异时空之抗日 续集 第二卷 风云 第六章 安蒙军(二)

lovedxy2003 收藏 13 112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续集 第二卷 风云 第六章 安蒙军(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539.html


一九四五年九月十三日,当天出版发行的《大公报》和《申报》突然爆出了宋子文和王世杰在八月初访问莫斯科和苏联秘密签定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中关于国民政府将承认外蒙独立的条款。《申报》还将《雅尔塔协定》中四大国关于如何处置外蒙的条款列了出来,按照《雅尔塔协定》中相关条款,外蒙、台湾和流球群岛都将归还中国。现在台湾、流球都已经“收复”,只有外蒙还在苏联的控制之下,政府不能为了一己之私出卖国家的利益,和中共之间的分歧和矛盾完全可以协商、通过谈判来解决,而不是借助外国的势力,坚决反对政府同意外蒙独立。

“如此不顾国家民族之行为,与袁世凯卖国有何异?”是《申报》大记者李毅中队这则新闻的评价,暗中影射国民政府为了和中共争夺东北的权益而出卖国家主权。

消息一出,社会哗然。听闻有如此丧权辱国之条约,群情振愤,当天中午开始全国各大高校的学生开始游行,抗议批评政府出卖国家主权,要求政府抵制外蒙独立。学生游行声势来的异常猛烈,短短一天的时间就波及全国,声势之浩大,几乎让当局措手不及……已有地方军警对学生游行开始镇压,不少地方已经发生血案……

在报纸刊登出来的当天下午,副主席紧急约见王世杰和苏联大使彼得罗夫,仔细询问了关于外蒙的问题,并向苏联提出抗议。晚上,副主席觐见蒋介石,要求政府仔细斟酌承认外蒙独立的问题。副主席向蒋介石承诺,只要国民政府不承认外蒙独立,那么延安将在控制区(解放区,包括东北、中原和江南)问题上做重大的让步。延安将会考虑国军进入东北的“接收”政权的问题,可以将锦州、沈阳等大城市交由双方共管理……

蒋介石做梦也没想到延安居然会为外蒙的事情而做出如此激烈的反应,大喜之余心中难免有一丝的惭愧。延安突然从“人民的武装,一枝枪,一粒子弹,都要保存,不能交出去”到同意国军进驻东北——虽然仅仅局限于辽宁南部,也使蒋介石从中嗅到了不寻常的味道。

“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延安做出如此巨大的让步呢?难道是延安的爱国心在作祟?”蒋介石百思不得其解,他连夜招集幕僚对延安的反应进行揣摩分析,但大家也分析不出什么来,都猜不出延安为什么突然“变卦”,倒是何应钦的话让他觉得有点道理。

“东北的老百姓在日本人残暴的统治生活了十四年,共军抢在国军之前进占,利用无知老百姓痛恨政府的情绪取得他们的支持,民心已为共军所得。反观我方,前有人大肆宣扬委员长不放一枪一弹让出东北,后有共军在接收东北后大肆诋毁中央政府,并对我党部组织进行清洗。在延安进占东北的这一个多月,他们已经将沈阳以南的企业、设备搬空,如今那里只剩一个空壳。他们之所以那么痛快地让出锦州和沈阳,是他们认为他们已经在东北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因为东北不仅有战略纵深,而且有老百姓和日本人遗留军工企业的支持,所以他们才放心地提出让锦州和沈阳‘共管’……”

蒋介石也觉得延安打的算盘正是如此,不过就算延安在东北取得了所谓的“绝对优势”,但国军也不是吃素的,那近百万的美械师可不是做摆设的。况且蒋委员长都第五次围剿打败共军的经验,这更让他自信倍增。

不过既然延安做出如此重大的让步,蒋介石也指示张治中在谈判的时候将既定政策做适当“调整”。

说真的,蒋介石也不愿意外蒙独立。虽然蒋委员长在大陆当政期间没什么建树,但他的“爱国心”却是毋庸置疑的。

第二天上午,蒋介石“意外”地遇见了从外面散步回来的主席,问他为什么怎么做。主席告诉他这是他们的家事,不需要外来势力的插手,中华民族的利益不能葬送在他手里。听到主席的回答,蒋介石心中愧疚更盛。他赶紧约见彼得罗夫,向他转述了国民政府将不会承认外蒙独立。彼得罗夫非常的生气,立刻向莫斯科报告。莫斯科大骂国民政府言而无信,为了警告重庆政府,苏联将远东红军第一集团军群摆到中蒙边界,举行军事演习威胁平津地区。并给外蒙当局施加严厉,要求他们发表声明不欢迎中国军队进驻。

同时,苏联开始明目张胆地支持在新疆伊宁(伊犁前称)发动叛乱的哈萨克人。九月十四、十五两日,苏联方面向拜城叛军提供军火武器,并出动飞机轰炸防守的中国军队的阵地。中国军队虽然进行了顽强的抵抗,但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各地方相继失守。

叛军于九月六日从拜城出发围攻宿温,由于缺乏武器装备,一周后仍没有攻下。但叛军在九月十四日获得苏联的武器援助后攻击力量大大加强,终于在苏联飞机的“配合”下终于攻陷温宿,接着攻陷乌苏和精河,乌苏万余守军覆灭,精河守军师长郭岐被俘。到九月十六日,叛军已经逼近到迪化西北100公里。由于迪化的守军力量异常的薄弱,苏联飞机又大肆轰炸,省城各学校已经疏散了老师学生,组织居民向南逃命。

外交部进行了强烈的抗议,但对新疆的局势也无济于事,叛军又攻陷了安集海、三河道子,进犯绥来,逼近迪化。

蒋委员长心一横,请求美国政府的帮助,将呆在宜昌附近的第六战区孙蔚如部谢义峰军团空降到绥来。美国本来就对苏联在亚洲欧洲的行为很是不满,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并派出“志愿飞行队”帮助对付苏联的空军。

苏联看到美国插手了,就悄悄地缩了回去。

九月二十日,谢义峰军团空降到绥来,第一次交锋就击溃叛军两万于人的,新疆军开始反攻……

同时,重庆政府命令在英国参加五国外长会议外交部长王世杰向美、英、法求助,美、英、法利用捷克和匈牙利占领问题要挟苏联(因为苏联只占了边境极小的几块地方),要求苏联履行《雅尔塔协定》,将外蒙归还中国。苏联则坚决不愿意,也要求英、法不得参与欧洲之外的亚洲和约,仿照柏林模式占领东京。美、英、法当然不干,五国外长会议不欢而散。

消息传到国内,延安和重庆都不甘心,主席和蒋介石当天发表联合声明:如果苏联不履行《雅尔塔协定》的有关外蒙的条款,那么中国将被迫采取必要的措施维护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

同日,蒋介石还下令将外交部部长王世杰停职检讨,由次长暂时代理;追究镇压学生游行的长官的罪行,交付法院审判……

见到重庆和延安发出这样的声明,美国人高兴坏了。延安怎么一弄,那就将会彻底和苏联决裂,剩下的途径就是倒向美国这一边。智囊团的成员们纷纷向杜鲁门建议,美国政府要充分要抓住这次机会,督促中国联合政府的成立。美国政府当天也发表声明将无支持中国政府的行为,将在近期向中国提供十亿美元的贷款和物资——当然前提必须是成立联合政府!这钱是联合政府的,不是某一方或者某一个党派的,也不能搞分配!

面对着中方和外界强大的压力,莫斯科一时间慌了神。莫斯科始终想不通,为什么原本势如水火的延安和重庆会外蒙的问题上如此的一致,居然发表这样的声明。斯大林一时间对延安和主席异常的愤怒,下令贝利亚去查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又发电报去责问为什么,并威胁将单方面解除与延安制定的一切条约和协定。

主席回电说外蒙自古以来都是中国的领土,维护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是每一个中国人的义不容辞的责任。延安尊重苏联老大哥,但在事关中华民族最终利益的问题上却不能让步。“如果我今天做了有损于中华民族利益的事,那我将在后世日夜遭人的唾骂,希望老大哥理解,希望此事不会影响到中苏两党之间的一贯友谊……”

莫斯科虽然查清楚了延安和重庆发出联合声明的原因,但也无可奈何!如果当初远东红军攻下哈尔滨南下长春、沈阳,恐怕现在又是令一番局面了吧?虽然说已经和国民政府签订了“国际化”大连旅顺口的协定,但现在也还在国民党的全权控制之下,苏联在辽东半岛的军队也只有一个师的规模——还是从北朝鲜调过去的……为了太平洋的利益,苏联最终还是决定履行《雅尔塔协定》中有关外蒙的条款……

如果说苏联那么轻易地放弃了其在外蒙的权益那就大错特错了,苏联曾经向中方建议立即举行全民公决,根据投票的结果来决定中国政府是否派兵进驻外蒙。这一建议当即被中方否定了,理由是现在外蒙在苏联的全权控制之下,投票的结果是否能真实地代表民意值得人怀疑。

最终苏联在各方的压力下同意中国军队进驻外蒙古,但必须是中苏共管,等人民的生活安定下来之后再由当地人投票决定是独立还是合并入中国。

对于这个结果,延安和重庆都表示可以接受的,这是当前能争取到的最好的结果了。虽然已经可以驻军外蒙,但对于驻军的成分、规模、司令官,费用承担等问题上,蒋介石感到非常的头疼。

恰好这个时候,第八战区司令长官傅作Yi给他带来了好消息。

九月二十日,第八战区司令长官傅作Yi致电蒋委员长,希望再次斟酌解散新军的事宜,他向蒋委员长建议可将新军进驻外蒙。傅作Yi在给蒋介石的电报中说国内军队忙着进驻地方(抢地盘),而新军马上要解散,不如将新军派到外蒙。况且新军里面许多蒙古族战士,他们熟悉和适应外蒙的情况,并且驻军费用可由第八战区独力承担。

面对着意外到来的这一连串的惊喜,委员长又显得有些踌躇。傅作Yi如此的“大方”,难道私下和延安已经达成了什么秘密协定不成?如果没有达成什么秘密的协定,怎么解释他们配合的那么巧妙呢?

蒋介石下令军统仔细调查,傅作Yi在北平的小动作没有逃过军事调查局的法眼。

“成立人民党对抗中央?笑话,你傅作Yi不过是一小虾罢了,我想捏扁你就捏扁你,想搓圆你搓圆你……”委员长虽然对解决傅作Yi万分的自信,但最怕的是思想不纯的傅作Yi突然倒向延安那边去……

九月二十二日,蒋委员长正式发布命令,命令将新军第一军第一第二师、第二军第四师第五师并国军第二十三军二一三旅组成“安蒙军”,委任原新军副司令刘万春为安蒙军司令、赵延为安蒙军副司令,另外原二一三旅旅长李定漠为安蒙军总参谋长……

北平西火车站是锣鼓喧天,欢呼的人群站在街道的两边,安蒙军的士兵们排着整齐的队伍上了火车。

看着这近十万人的兵力,刘云心中很是激动,推动历史的感觉真是舒服……

1945年10月2日,中共中央代理主席刘少Qi,中共东北局书记、东北人民自治军司令员林Biao,国民政府北平行营主任李宗仁,行政院长孙科,外交部部长,蒋委员长私人代表、副总参谋长冷欣,第八战区司令长官傅作Yi,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等到北平西郊火车站送行进驻外蒙的安蒙军

1945年10月10日,安蒙军正式入驻库仑,中华民国的国旗在库仑的上空飘了起来,外蒙古正式进入到了中苏共管的时代!

同时,经过一个多月艰苦谈判的国共两党签订可《双十协定》,双方确定当前为和平发展、和平建国之新时代,必须团结统一,杜绝内战,各党派在国家一定方针之下,彻底实行三民主义,以建设现代化之新中国……

双方决定,重庆有条件承认解放区的地位,延安正式承认蒋介石国家元首之地位,承诺在明年六月的全国大选中将不参与总统的角逐,承诺将逐步北撤江南解放区的军队……

双方决定,在明年六月举行全国大选之前应先做好一切筹备工作,广泛采取和征求意见,以确定联合政府的模式……

双方决定…………

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美好,中国的和平似乎就在眼前,内战的阴影已经消弭……

然而真的这样吗?答案是肯定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