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4/


“这个,这个,噬光大叔我看还是算了吧。”龙风摇了摇头,自己虽也很贪嘴,不过要到自己心中仙子般的蓝晶阿姨家去偷嘴,总是感到有一种猥亵仙子的感觉。

“怎么不行呢!好了,好了,走吧,走吧,别考虑了。看!作战服我都准备好了。”狡黠的一笑,噬光不知从那弄来了两套黑衣在龙风面前晃来晃去。

龙风那个郁闷啊,这个奸诈的噬光大叔像极了诱人犯罪的地狱恶魔嘛,还有那衣服,在家乡分明是忍者的夜行衣呀。头痛的龙风,实在是不能把那个自称为硕士生导师的智慧龙和眼前这个教唆人犯罪的奸诈恶龙之间划上关系符。

在龙风的郁闷中,兴高采烈的噬光挥手将一套衣服穿在龙风身上,然后一身黑衣的噬光便拖着精神恍惚的龙风,瞬移到一颗全由冰雪构成星球上。

头带黑色三角头巾,在脸上打了个结,像极了采花大盗的噬光爬在洞口,小心的向里面张望。

“殿下你看,呵呵,那个傻瓜冰焰这么多年了,还在使用这种普通的防御结界。哼哼!我用一只脚指头就能破开它。喂,殿下你来看,殿下?殿下?嗯?”叫了几声发现没有动静,噬光疑惑的回过头去。

只见可怜的龙风同志正脸色铁青缩成一团不停颤抖着,口中还不停的发出嘎嘎声。吃惊的噬光连忙在龙风身上布下了个守护结界。

虽然经过了龙神皇的龙息成了半龙之体,但龙风必竟孵化后,步入幼年期还不到两年时间。经过了强化的肉体,虽然能够顶住龙界强大的空间压力,还能依靠龙的身体直接吸收空间中的能量锤炼身体,并供给生命的需要。但是做为半龙的他只经过不到其他龙五分之一的卵化期的岁月,连同岁普通幼龙十分之一不到的能力,突然来到零下一千度的星球,没马上冻成冰棍多还多亏了大脑中来自蓝晶的逆鳞。

良久,龙风才从彻骨的寒冷中回过神来,看了看身边正满脸严肃的静坐在地上的噬光大叔,也慢慢坐了下来。刚才听了噬光说的那些话,他有着太多的疑问需要思考和整理。

而端坐在地上的噬光正小心地将自己的神识侵入结界,透过结界感应洞中的一切。直到一阵巨烈地空间波动传来,噬光才猛地睁开眼,原本严肃的脸上又挂上了邪恶奸笑,扑到洞口的结界边忙开了。

当思考中的龙风被噬光唤醒时,便发现由洁白的由冰块构成的洞口上,悬着五块金色的龙鳞,这五块龙鳞之间似乎还有着金色的细丝连接,于是龙风便奇怪的问一边奸诈的噬光“咦,我说噬光大叔,你那是在干嘛,你的鳞怎么跑那去了?”

“嗯?怎么殿下看不到结界吗?哦,对了,你还没学习过对能量的感应,那这样,拿好这块龙鳞。”说着,噬光取出一枚金色的鳞片递给龙风。

当龙风接过那枚龙鳞后,奇迹发生了,在龙风的眼中出现了无数细小的洁白颗粒在满天飞舞,而原来空空的洞口则出现了一道晶莹地冰墙,无数美丽的冰晶在其间来回穿梭,耀出无数美丽的光带。而五片金色龙鳞中的四片,正好将冰墙分出一道宽一米高近两米的长方形的空间。而四条金色的线条从四角的龙鳞上射出,正好连结着长方形空洞上二分之一处的那枚金色龙鳞,而那四条金色光链中,似乎有着无数美丽的白色光点在闪耀着。

看到龙风还在原地发呆,噬光连拉着龙风向那洞口冲去,口中喊到:“快点,快点,我等不及了。”说着弯身一个卧倒,带着龙风从下方的光链中穿了过去。

两龙,哦不是。因该是一又二分之一龙,顺着地上光滑的冰面一直向冰洞的中央滑去。仰身躺在冰面上,被噬光带着向前滑去的龙风,痴痴地望着从眼前闪过的一道道晶莹的光带和满空飞满冰晶,仿佛又回到了在家乡北国的那段难忘的时光。

当沉浸在回忆中的龙风被噬光放开的时候,龙风才发现自己正在一个半圆形的冰晶墙前,而噬光大叔正趴在身边,小心将五枚龙鳞向着晶墙上贴去。

龙风奇怪地问:“噬光大叔,你怎么不瞬移进去呢,这么麻烦。”

“唉,殿下你不知道。” 噬光摇了摇头伸手分别指了指冰墙和空中的冰晶,说道:“看到那些光带和冰晶了吧,他们会将这里出现的各种能量传达给洞顶上的那枚冰核,冰核就会通知冰焰的。”

“喔,知道了。”龙风应了一声,便静静地看着噬光将四块龙鳞分别贴在冰墙上。

龙风发现原来龙鳞之间其实并没有丝线连接着,只见噬光小心的将第五块龙鳞贴了上去后,五块龙鳞飞快地各自飞出几条金线,从四角的鳞片上分别有两条成度飞出,而中间的那枚鳞片分出两条则成垂直线向四周的金线飞去,接着各线相连后,那晶莹的冰墙顺着金线分为不规则的四份,各以一角为中线慢慢合拢,终于又形成了又一个神奇的空间。

当噬光兴高采烈的爬进去了后,可怜的龙却怎么也爬不动,那原本保护他的结界,将他和冰面隔离开来,根本就使不上劲来。噬光这次倒很快就发现了这个情况,忙把龙风拉了进去。

进到结界中龙风发现,这个结界里并没有冰晶飞舞,而结界中央有还有一个冰墙结界,透过这层美丽的结界,龙风终于看见了石桌上那所谓的冰涎花。那是由一朵朵五颜六色的冰晶,组成的一朵自己从未见过的美丽花朵。

“咦?这次的冰涎花似乎和以前的不一样啊?难道冰焰一又发现了什么新品种?”噬光在那自言自语着,手上却忙个不停,只见他又拿出了五枚鳞片,不停的在空中划来划去:“算了不管了,殿下请让一下。”说着推开龙风在冰墙上忙了起来。

看着那美丽的冰涎花龙风心想:“如果自己和噬光大叔真的将冰涎花偷走了的话,冰焰阿姨一定会非常难过的,可自己又不知道该如何制止噬光大叔,看他那个样,分别是谗虫上脑了,根本不会听自己的话了。该怎么办呢?”

忽然龙风脑中灵光一闪:“对了,自己大脑里有可以同蓝晶阿姨联系的逆鳞啊!”

想到这,龙风马上把精神集中到头部的逆鳞上。可怎么用呢?龙风又为难了,当初蓝晶阿姨可并没有告诉自己怎样使用逆鳞同她联系。

没办法,龙风只得在心中默默的呼唤着蓝晶阿姨。

这个办法果然有效,很快,脑中便传来蓝晶阿姨那柔和的声音:“风你终于和我联系了,怎样,在噬光那他没欺负你吧?”

“没有,没有。对了蓝晶阿姨,冰焰阿姨在她那儿吗?噬光大叔正带我来偷她的冰涎花!”龙风在心里焦急的喊到。

“什么?噬光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哼!上次的教训看来还不够。风,冰焰她马上就来。”说着就中断了和龙风的联系。

当两眼发直、口水长流的噬光,正兴奋的伸出颤抖着的手,向冰涎花抓去时,就感到一只手在自己肩上拍了拍。

噬光头也不回地说道:“别闹!别闹!马上就好。”可那双该死的手,还是不屈不挠的拍着自己。噬光那个火大,猛地回过头要找那只手的麻烦。

只见回过头来的噬光,脸色迅速地由红变白,再由白变青,接着再由青变紫,然后再由青变白,全身上下不停地颤抖着。老半天才好不容易才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嘴里发出呵呵地干笑声:“你……你回来啊……这个龙风他找你……”

喔,原来那只手的主人,便是全身雪百透着寒气的冰焰大长老。

“哼!”只见火焰紧闭着双眼,柳眉倒竖,重重一哼,抬手一拳就将干笑着的噬光击飞。

只见,惨叫着地噬光,在美丽的由洁白晶莹的冰构成的洞顶上,留下一个大洞,随后那个大洞又飞快的合拢起来。

寒冷的冰洞中,便只留下满脸尴尬的龙风和双目紧闭静静站立着的冰焰。

一时间,美丽的冰洞中,再次陷入了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