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潜入 第十四章 静静的云 [3]

usemax 收藏 1 85
导读:秘密潜入 第十四章 静静的云 [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88/


“叮铃铃,叮铃铃-----”

电话铃声锲而不舍的响着,躺在沙发上早已死睡过去的郑国浩一动未动,直到被人不断的摇晃,才一跃而起。二个月来他从没睡过一个好觉,连他也不知道为何,一倒下就睡觉得这么死。值日军官握着电话,示意长官接听。郑国浩伸了一个懒腰,调整了一个自己的精神状态:

“是郑上校吗?”

“嗯,又出什么事了?”

“您最好到检验所来一下,我们分析出了现场结果。”

“噢?”郑国浩看了一眼手表,手表夜光板上显示着蓝色的数字:“都已经凌晨2点了,辛苦诸位了,我这就过去。”

他胡乱地用凉水洗了把脸,冰凉的水显然有助于振作精神。完全驱除睡意的他,一边披上衣服,一边用手抓起桌上的饭菜狼吞虎咽了几口-----实在是太累、太困,昨天的晚饭全当作今天的早饭对付了。这一去,鬼知道下一顿什么时候才能吃上。

夜里的街道安静极了,仁杰这个地方虽然只有巴掌般大小,但由于每年冬季都会有一大批滑雪的游客来滑雪,不免就依靠这得天独厚的自然优势发展起了当地的经济。整齐划一的街道两侧布满了旅店、酒吧,为了能有个好一些的住处,此时早已应该是游客如织的繁荣景象。但由于北韩渗透事件,对当地的经济打击是尤为明显的。除了那些小本经营的生意人尚在寒风中瑟瑟的巴望能挣点钱的外,大多数苦盼了一年的生意人都灰心失望的早早打了烊。

一个女人搀扶着一个男子走在人行斑马线上,在路灯的照射下,女人显然看到了正在等绿灯亮起的一辆越野军用吉普车,便扔下喝醉的男人指着军车破口大骂起来:

“喂,你们这群没用的东西,连几个北韩杂种都对付不了,哼,真是白养你们这帮浑蛋了。喂,你给我滚出来,看看我男人,就因为你们无能,才整天泡在酒缸里,听见没有,赶快给我爬出来!”

上了年纪的女人插着腰这不理会在一旁摇摇欲倒的男人,男人见女人骂个没完没了,便拉着她的胳膊大声嚷嚷道:

“你,你这个娘们,真,真是不懂礼貌----怎么,怎么可以乱,乱骂人?谁,谁又得,得罪你了。”

“去你的,别碍老娘的事。”

“哎哟-----痛,痛死我喽-----妈,妈的,你要是不,不服,再,再接着喝----”

女人见男人倒在地上胡言乱语,便一把将他拉起。此时,坐在车内的郑国浩既像发泄内心的愤怒,又像向对方做出保证似的,猛地按下车笛,方向盘一转,汽车在刺耳的尖叫声中,划破寂静的夜空,向前冲去。

“喂,你这个胆小鬼,把车停下来。”

“你,你骂谁呢?谁,谁是胆小鬼?”

“哼,除了那些没用的大韩民国的军人,还能有谁!”

“嗯?”男人的酒好像醒了一大半,他猛地一转身,抱住女人的肩大叫道:“王八---蛋,胆,胆小鬼----不,不服再,再喝两瓶----”

“呸!喝狗屎去吧,喝死你算了!”

女人扶着男人摇摇晃晃地消失在后车镜内,郑国浩羞愧难当。怨不得这些平民百姓,军事上的判断失误不仅导致了平民百姓的无辜死亡,而且完全断绝了当地赖以生存的经济来源。老百姓能不破口大骂吗?说实话,连他自己都在无时不刻的责骂自己。

真是既劳民,又伤财啊。只有早一天消灭北韩渗透份子,才能早一天恢复正常的秩序,只有早一天消灭北韩渗透份子,才能重新树立大韩民国军人在百姓中的地位。

军人生存的全部意义难道不是为了保家卫国吗?

郑国浩用力的一踩油门,墨绿色的军用吉普车像只美洲豹似的与黑夜迅速融为了一体。

**********

检验所被临时设置在仁杰市医院,这是考虑到可以使用医院的某些设备来进行简单的检测。他不太理解,原本明天中午才能得出结果,不知这些人用了什么方法,或许使用医院的设备也未可知。按照报告中的请求,必需的精密的专用仪器应该在运往此地的途中,令他颇感高兴的是,总指挥部最终还是采纳了他的意见,从其它地域调来了兵力。

但是当郑国浩通过宪兵布设的第一道检查哨所,驱车进入医院时,却发现有很多技术兵种的军人在四处忙碌着,他颇感吃惊地推开门走进了临时布置的检测所。

“噢,您是郑上校吧?”

“是,我是海军部特情局的郑国浩。”

郑国浩看着眼前和眉善目的少将,军人的本性让他不自主的向将军敬礼。

“呵呵,深夜把你召来真是辛苦你了,来,坐,请坐。”

将军拈着一个试管,左右摇了摇,放在灯下看了看,又放回了原处:

“吸烟吗?”

郑国浩摇头。

“不必拘束,我是国防部派来亲自主持这项工作的。”

郑国浩内心一震,看得出来总部对此次发生于农庄的骇人事件非常观注,要不然不会派最高级检验专家到这种地方来。

“大部分检验结果已经出来了,除了一项----”将军起身拿来检验报告:“这项检验结果会在五个小时后才能出来,呵呵呵呵----装那套设备的飞机因为突然的天气变化晚起飞了三个小时,呵呵呵呵-----按时间计算应该快到了。”

难怪会这么利索,原来动用了运输直升机啊。

“你先看看已经得出的检测结果。”

郑国浩接过报告,将军在一旁指指点点的做着解释:

“从血型的化验结果来看,最应该关注的是门框上带血的指印,这枚指印上的血迹是独一无二的。”

“长官,您是说,这枚指印上的血不是屋内尸体上的?”

“是的。”

“也就是说,有一个人受了伤跑了,是那个留下一段头发的女人吗?”

“不,血型不符,是另一个人的。”

“还有一个人?”

“是的,从脚印的压痕看,应该是一个男人。”

郑国浩疑惑起来,留在地上的脚印他是注意到了的,从陷下去的土壤来看,当初是怀疑那个留下一段头发的女人留下的,因为那双压痕很浅,只有体重相对轻巧的女人才会留下这种脚印。

将军好像看穿了他的想法,他徐徐的说道:

“北韩人的体质相对我们韩国男人来说是轻了些-----这与他们的运动量,饮食有关系。”

“噢,这么说,要么是侦察组仅存活下来的一人,要么就是那个潜艇艇长钟勇久了。”

不知为什么审讯完李光素,郑国浩就一直忘不了这个叫钟勇久的家伙,提起他总有种令他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冲动。

“呵呵呵呵-----我仅提供检测结果,其它的需要你自己来做判断。”

“谢谢长官,还有其它可供参考的吗?”

“有一点非常令我奇怪。”将军侧头想了想:“除了被击身亡的尸体,屋内四处留下了这个女人的痕迹。从现场留下的痕迹判断,这个女人曾经受过非常重的刑训-----从地上的烟头、生扯下来的头发等物品判断,我敢判定绝对是北韩军人所为。从血液凝结的时间已经不太好判断她到底受了多长时间的酷刑,但我敢保证,经过这番拷打,她绝无能力自行离开农庄。”

对于将军的判断,郑国浩是心悦诚服的。别看这是一位慈眉善目的老者,但作为军方最高级检验员,他一定参与过无数次针对北韩军人的审讯,自然就会对他们的那套手法极为熟悉,这也是最高层派他来的原因之一吧。

“您的意思是说-----”

“不好说啊,现场没有留下任何有关此人的痕迹,但通过推理总觉得怪怪的。郑上校,你认为呢?”

郑国浩细想了一遍,道:

“经您这么一说,的确是很奇怪,从他们互相射击的角度,弹道的分析都留下了很多疑点。”

“死亡的北韩军人是躺在里屋的女人干的,我们从他的脖颈皮肤处提取物可以断定是这个女人所为----呵呵呵呵,真是一个可怕的女人,幸好死了。”将军清咳了一下:“当然也要感谢那些贪吃的老鼠,总算给我们留下了一点东西,呵呵呵呵-----”

这个老家伙,准定参加过类似的审讯,否则普通军人是绝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可怕的女人幸好死了,这有什么可笑的!郑国浩闭上眼都能想象得到那凌厉的致命一击,连这样的女人都能杀死,那么杀死这个女人的那个人岂不是更厉害?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处疑点-----那就是女人头部的致命伤到底是谁开的枪----是那个连动都不能动的女人?这不可能,北韩军人善长这个,他们会让她痛苦不堪,但绝不会给她反击的力量。那是谁呢?只有一个可能,就是那个带走受伤女人的男人,如果他不存在,就是天堂里的天使下凡助一臂之力喽。”将军这回没有大笑,他惋惜的搓着手:“可惜现场中缺了二样东西。”

“您是指枪?”

“是的,女人的身上一共有两处枪伤,胸部是M16留下的痕迹----现以证明,那不是我们军人的。头部上留有一颗手枪射出的子弹,从弹道分析,应该是从高于脸部的位置向下射击。”将军站起身比划了一下:“哼,北韩人特有的方式-----和那批自杀者采用的方式一模一样,都是击中头部。”将军长叹道:“哎,经过查证,这把手枪是那个被射杀的可怜家伙的。”

郑国浩默然无语,同是军人宁可面对面的战死,也不想被敌人偷摸从背后射杀,这群卑劣的家伙。

“长官,通过审讯,北韩侦察组成员使用的都是和我们一模一样的武器,这是便于侦察而故意如此装备的。”

“嗯,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情况。”

“还有别的检测结果吗?能不能进一步查证现场中的那两个女子的身份?”

“现在还不能,不过我们对已经死亡的女子做过牙齿核对,数据库里查不出来-----要知道,有那么极少数老人为了节省资金,是很少去看牙医的,但是年轻人不看牙医到是很少见。”将军在屋内踱来踱去:“从牙齿检测来看,分明是做过牙齿美容手术的,真是怪事啊。”

“您看会不会又是北韩人?”

“毫无根据的猜测!总不能到处都是北韩特工吧?呵呵呵呵----这件事我会转交给警察局查办的,他们对付这种情况比我们军方更有经验。”

“今天的收获真不少啊,谢谢您,长官。”

“没什么,和这些家伙打了一辈子交道,都习惯喽,呵呵呵呵-----只可惜没有进一步的线索来寻找那个失踪的女人,噢,还有那个神秘人物,这个家伙职业性蛮高的,如果我的推测没错,那个女人就是这个神秘人物解决掉的。”

“谢谢长官,我会注意的。”

“祝你好运,有新的情况,我会极时通知你的。”

“是,长官。”

郑国浩敬完礼,退了出去。

**********

朴莲花在仁杰火车站广场附近租了一个不大的屋子。屋子是老式的一层建筑,多数人不会选择这里。因为此处离市内较远,不仅人多,而且远离滑雪场。但她对这间小屋很满意,房屋的主人是一个年过六十的老妇,整天絮絮叨叨个没完,老伴儿因病死于大前年,这就为朴莲花省却了一份心,要知道好色并不会因为年龄的关系而有所减低。老妇唯一的儿子正在汉城大学读书,最近的一次见面还是在老半儿去世的那天,显然母子关系并不融洽,没有什么特殊情况,一般不会回到家里。

老屋曾“∟”字形排列,西面的一间屋住着老妇,拐角处是厨房,转过拐角,位于南侧的还有二间屋,朴莲花看好紧靠厨房的那一间。并不十分宽敞的小院内有一口水井,自从换上自来水后就被填上了土,里面灌了水,有几尾金鱼摇着大屁股嬉戏于荷花叶下。

“卫生间在那里,虽然是老式的,但总比没有好。”

显然老妇担心眼前这个漂亮的中年女人会过分的挑剔。化了妆的朴莲花洋气十足,一看就是时常出入于那些歌舞场所的不正经女人,换了从前老妇是绝对不会同意把屋子租给这种女人的,但自从老半儿走了后,断了经济来源,又指望不上自筹学费读书的儿子,便只好打起租房子维继生活的主意。

“姑娘,我可得把丑话说在前头,绝不能把那些不三不四的男人领到这里来。”

“呵呵呵呵-----伯母您就放心吧,我这人挺安份的,我像您一样特喜欢静,绝不会给您增舔麻烦的。”

“鬼才相信,现在的年青人啊,唉------”

老妇长吁短叹地回到了自己的屋里,朴莲花四处逛了一圈后回到了自己的屋内。隔壁的厨房内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看来老妇是准备做晚饭的。按照事先的约定,房租里包括了一顿早饭,显然不是为她准备的。她端庄的坐在炕上,四下望了望,屋内还算整洁,可以看出老人对这幢老宅是深有感情的。一张饭桌斜靠在矮柜前,矮柜上摆着一台老旧的电视,朴莲花一躬身,按下了开关,黑白屏幕里是一幅男女搂抱在一起痛苦流涕的场面,她望了一眼帅气的男主角,对这位尚有名气的男主角她显然是极为熟悉的。朝鲜虽然闭塞、落后,但通过一定的技术处理,还是可以接收到南韩电台节目的,更何况了解敌人的状况,本来就是她的工作内容之一。

她看了一会,觉得很无聊,和朝鲜的影视剧比较起来,虽然场面华丽,但总带给一种“滥情”的感觉,缺少一种内在的“气”。朴莲花扭转频道,略带激奋的男音在老旧电视的“滋滋”刺耳声中传进她的耳内:

“代号珍岛狗1号的作战行动目前已经进入到收尾阶段,自上月在新南里击毙北韩侦察组组长徐正男后,仅过一个月就在仁杰市郊的一个农庄里发现逃逸的侦察小组二名成员中的一名,现已证实死亡。根据上述情况分析,目前仅剩二名北韩渗透军人在逃,总统以下令不惜一切代价必须将其绳之以法-----对不起各位观众,有最新消息,请听来自青瓦台总统府信息发布处的最新通报。”

“经总统授权,我现在向大家公布一件令人发指的恐怖行为。我大韩民国最杰出的学者、汉城大学康钟业教授被人残忍的枪杀于俄罗斯列宁格勒的一家图书馆。总统已授权总统府高级助理朴羽一协助俄方调查此事。康钟业教授的夫人及女人将搭乘最近的航班赶赴俄国处理善后事宜。”

“请问,此次暗杀行动和本次北韩军人渗透行动有无关系?”

“请问,为避免再次出现类似的恐怖行动,相关单位是否会出台相应的保护政策?”

“请问,北韩最高当局是如何看待此次渗透事件的,对暗杀无辜民主人士有何反应?”

“各位各位-----外交部已经照会北韩政府要求对此事做出一个满意的答复。但到目前为止,总统府还没有收到对方明确的答复。”

“难道北韩最高当局对现在处于层层包围中的北韩军人不管不问吗?”

“您不认为暗杀康钟业教授是为了实施相应的抱复行动吗?”

-------

总统府发言人在一片乱糟糟的发问声中,擦着额头上的汗水退了下去。

画面一转,男主持人再次出现,激奋的表情早已化为了悲痛:

“很显然总统府尚未收到北韩最高层的答复,但从两件事情接连发生的情况分析,我们有理由怀疑,暗杀康钟业教授是北韩最高当局实施的针对北韩渗透军人被围、被射杀做出的报复性行动!现在让我们一起看一下即将登机准备前往俄国处理丈夫善后事宜的康钟业教授的遗孤。”

镜头一转,画面中出现了泪流满面的教授夫人及女儿在保安人员的簇拥下向前走去,主持人借此机会开始向观众介绍康钟业的简历:

“康钟业毕业于汉城大学历史系,获得学士学位后远赴美国的哈佛大学主攻欧洲文学,其后长期驻留莫斯科。是一位在国际学术界具有极大影响力的学者,生前曾积极的致力于南北朝鲜统一大业,主张-----”

“啪”朴莲花关闭了电视,她蹙眉深思。搜捕渗透军人的行动已经进入尾声,一旦行动全部结束,那么就会恢复到正常的秩序状态,这对她即将要开展的行动而言显然是极为不利的-----行动一结束,金贤姬自然就会回到汉城那座警备森严的居所,解决起来相对要麻烦得多。看来,时间不等人了,刺杀金贤姬的行动必需提前才行!

她闭上眼,眼前立刻出现了一整套经反复研究后最终拟定的行动方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