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双星战纪》第一章第一、二节

组工人 收藏 1 4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已经成功创建了一部原创小说《双星战纪》的第一章前两节:“天堂与地狱”、“潘多拉魔盒”,但不知道为什么无法上传正文。鄙人感到非常汗颜,希望有哪位朋友能告诉我上传正文的正确步骤。下面奉上拙作,各位大侠请指点一二。


双星战纪

第一章 脱胎换骨

第一节 天堂与地狱

肖然掉进那个洞窟的时候,他并不知道,整个人类的命运都将改变。


仲夏,群山透着一缕超然物外的清凉。对于实习期间来这里旅游的肖然和他六个同学来说,这凉意真是直沁心脾。

“大家小心点,这里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石灰溶洞特别多。别掉进去当野人的老婆!”最后一句话肖然是对女同学们说的。

“去你的,我看你就是个野人!”说完纪雨蕊才发觉自己这句话有语病,其他女同学都正喘着气,就她回了一句,那不是把自己搭进去了……她看着肖然的目光不禁有些异样。这小子怎么看也不像野人,健硕的身材,清朗的面容,再配上一对闪亮的星眸,称得上标准的帅哥。纪雨蕊想起因为自己是“校花”,加上成绩总是和肖然排在全年级的一二名,大家都叫他们“金童玉女”,脸不争气地红了起来。“还好他们都没注意”,她想。

顺着一条嶙峋的山道爬上去,前面是一个小台地,一些坐车上山的游客都在这里下车步行。肖然他们这些带着回归自然愿望的大学生当然不愿意和这些人一同走,他们选了一条比较险峻的路上山。刚准备走,天空风云突变,不到两分钟就下起了瓢泼大雨,大家只好跟其他游客一起涌进路边的凉棚。

“这老天,好像拿着浴室里的喷头来玩,”葛良伸手接外面的雨向旁边的女同学泼,“我也来帮你们洗洗。”

“要死啊,二秃!”梁玲燕叫骂起来。葛良其实并不秃,一帮好事者附会他是葛优的弟弟,加起来就是“优良”,葛优是光头,所以叫葛良“二秃”。

“我最讨厌别人叫我这个。”葛良怏怏地嘟囔了一句,顿了顿又看着正低头沉思的纪雨蕊说“‘雨关初见花间蕊,雨后兼无叶里花’,在这天堂一样的地方就是当野人也不错,何况还有愿意嫁给野人当老婆的美女。嘿嘿,是不是啊,肖然?”

“懒得跟你说,整个一欠揍。雨停了,我们出发吧。”

下过雨,刚才的山路没法走了,大家只好跟着那一群游客走大路。很快前面出现了铁丝电网----到野生动物园区了。前面那一群众游客正找管理员买鸡喂猛兽。

“这些人肯定是政府机关的。”肖然说。

“就你知道,说不定是哪个公司的呢。”梁玲燕一直对肖然不服气,她每次成绩都紧跟在肖然后面,老是超不过去,连实习那一小组都是肖然当组长,她作副组长。

“年龄在25到50之间,手上没茧,皮肤都很白,肚子都有点挺,说话带点颐指气使的感觉,除了政府机关人员是什么。你们看,前面那个穿蓝衬衫的人多半是这个单位的一把手,每次都是他往里面扔鸡,其他人跟着他笑。”

“算你有道理----福尔摩斯那儿学的吧----那你毕业了会不会从政?”梁玲燕瞪着肖然问。

纪雨蕊恨恨地看了那群人一眼说:“我们走原来那条路吧,我不想看见这些蛀虫,当官的没一个好东西。啊,对不起,肖然,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纪雨蕊是从农村来的,五年前她的伯父因为没交提留被乡干部打了一顿,一个想不开喝农药自杀了,所以她对行政干部没什么好感,却忘了肖然的爸爸是一个县的组织部长,不由得急红了脸,不知该怎么致歉。

“没什么。我们从那边走吧。”肖然没注意纪雨蕊的窘态。思索着“毕业后干什么”这个问题,从政还是经商,或者留在大学教书?他自己也有点莫衷一是了,边想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别人的问话,跟着大家手脚并用地往陡峭的山崖上爬去。

“大伙小心!前面山洪下来了!”

肖然一下子回过神来,抬头望过去,在一公里开外的地方,一条暗黄的水龙推攘着翻滚的石块汹涌而下,急速往他们站立的崖壁冲来。

“快,上面有个石台,快上去!”肖然一个手刀砍下一根儿臂粗的树枝递给下方的三个女生“抓住,我拉你们上来!”

他们刚登上石台,洪峰就冲到了面前,离石台的底部不到两米,翻跳的大石不断地撞击着石台,七个人都被大自然的伟力吓得噤若寒蝉。

“肖然,有点不对劲。这石台好像在动……真的在动!”赵宁馨本来胆子就小,这时她已经快要哭了。

“大家快到向水的这边来,别让洪水把石台冲翻了。”肖然把大家集中到石台靠水的一边,手拉手蹲下来。他自己也没发现,他正拉着纪雨蕊的手。石台缓缓下滑,还好这一段山谷比较平坦,石台只是不断地摇晃,没有翻倒。几个人蹲在石台上,在水流的推动下进行一段惊心动魄的旅程。谁也没敢说话,好像一说话就会让不幸中的万幸变成万劫不复的厄运。不过即使说话也会被隆隆的水声淹没。

“My God! My God!”一直没说话的尊尼突然叫起来,一急之下母语冒出来了。

大家回头一望,都出了一身冷汗----前面一个悬崖,洪水到那里就变成一道瀑布直泻下去,如果石台从这里掉下去,他们肯定没命。“把树枝给我”,肖然站到石台边,不断将水里翻起的石块向石台下拨。

“好像没什么作用…”葛良大着胆子蹲到石台边看 “不,等等,石台好像有点向岸边移动了,”又摇了摇头说 “不过,只有一点点”。

其实肖然也知道这起不了多大作用,但做总比不做强。现在只有希望老天保佑了。慢慢地,大家发现石台偏离了原来的轨迹,不断地向岸边靠去,可能河床下面的石块帮了他们的忙。终于,石台在离悬崖不到十米的地方,撞在岸边一块巨石上停了下来,大家都悠悠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不过岸边这块巨石很高,他们只有等洪水过后经过河床才能出去,这时所有的人才觉得手脚发软,都坐着不说话。肖然一个个打量着这些劫后余生的同学们。

韩景儒,一个很帅的家伙,肖然的死党,聪明、稳重,外号“教授”,刚才山洪暴发就是他发现的,这时镇定地盘坐着,时不时看看表----他的习惯。尊尼•古度亚,加拿大留学生,人如其名,常常犯点小糊涂,个子高但有些难看,特别恨美国人,不过没人知道为什么。葛良,山东人,油嘴滑舌,很耿直。梁玲燕,聪明伶俐,快嘴快舌,长得挺漂亮,一头碎发加圆脸蛋配上大眼睛,迷倒不少男生。赵宁馨,身材很好,很漂亮的一个女孩,就是胆子小了点,这时坐在两个女孩中间缩成一团。右边……

“呀,我还拉着纪雨蕊的手!”肖然急忙放开。这时纪雨蕊正似有意似无意地看着他,搞得肖然像作了贼一样,只好四处张望,装着看周围的环境。

半天过后,山洪终于退了,河床上的石块露出了狰狞的面目。

“走喽!”葛良跳了起来,其余人纷纷起身。突然“轰”地一声,石台带着众人坠了下去。

肖然从昏迷中醒来,头疼得厉害,有点像宿醉未醒的感觉。头顶是石台压穿的一个洞,很高,看来很难上得去了。石台掉下来后落在一片软泥里,陷进去两米多深。很幸运,要是下面是块石头或硬泥,他们不死也得残废。其他同学都昏了,一半是震的,一半是吓的,肖然好不容易才把他们都弄醒。

“这是哪儿啊,好黑。”赵宁馨小心翼翼地四下张望。这是一个很大的洞穴,目力所及也有一个足球场大小的空间。洞顶昏暗的阳光照进来,在他们站立的地方留下了一个直径约10米的光圈,朦胧的光线向四周发散,越往外围越暗淡,直至什么也看不见。黑暗像怪兽的大嘴,等着吞噬走进去的人。

“喂,有没有人哪,救救我们……”葛良扯开嗓门向上面的洞口喊,其他人也跟着叫起来。直到大家都口干舌燥,还是没有一点动静。

“算了,那儿很少有人来的,就算有人,这里离地面起码有50米,也不知道能不能听见。”梁玲燕说。

“那我们不是出不去了。肖然,我们,我们会不会死啊。”赵宁馨又想哭了。

韩景儒拍拍赵宁馨的肩膀说:“别怕,天无绝人之路。我们往里面走走看,说不定有出路。”

听韩景儒这么说,肖然凑过去低声问:“景儒,你是不是知道出路在哪儿?”他知道韩景儒很聪明,而且稳重,没把握的事从来不随便说。

“我怎么会知道出口,但我觉得一定会有。我们掉下来多久了?”

“到现在?”

“到我们醒来的时候。不知道?我醒来后看过时间,大概半小时。如果这里是封闭的空间,那空气应该很浑浊,你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没上面好,但也蛮清新。嗯,你是说……”

“你想到了?先别告诉他们,我不想大家的情绪波动太大。而且现在也没很大把握。”前面出现了一个洞口,太黑看不清里面。

韩景儒转过头向葛良伸出手:“打火机用一下。”

“我哪有打火机。”

“你不是抽烟吗。都什么时候了,还藏着。”肖然知道葛良从读大一起就抽上了瘾,不过经常是躲起来抽罢了。伸手从葛良衣袋里掏出打火机,找来几束枯枝,点燃一束和韩景儒带头走了进去。

“想在女士面前保留一点光辉形象嘛。”葛良甩了一下前额的长发,很潇洒的样子。

几个女生噗嗤笑了出来。梁玲燕横了葛良一眼说: “你的形象很光辉吗?我们怎么不觉得?”

一群人走了很久,纪雨蕊突然说:“肖然,我觉得不对劲,这里我们刚才走过,你看,这是我用石头在这里划的。”

“是啊,我也觉得这里好像走过。”

“那怎么办,我们不是都走不出去了。”

“My God,回去也不行了,完了。”

大家乱了方寸,几个人叫嚷起来。肖然只好问韩景儒:“景儒,你说现在怎么办?我们的火把很快就烧完了。”

“看来这里是个迷宫,不知是天然的还是人工的。”

“怎么说?”

“人工的有规律可循,天然的我也没轭。”想了想又说“有一个办法,不知道行不行。”

“那你快说呀,你看赵宁馨都哭了。”肖然也急了。

韩景儒还是不温不火地说:“大家听着,我们的火把快完了。不过这洞里的空气很新鲜,应该有通风的出口。我们顺着有风来的地方走,应该可以走出去。”顿了顿又说“一个牵着一个的衣服,一只手摸着石壁,注意别走散了。我在最前面。”

“摸着石头,会不会有蛇呀。”葛良小声说

“你别提那个!有蛇也先咬你。”梁玲燕打了葛良一拳。几个女生想起那弯弯扭扭、软软滑滑的东西,头皮都有点发紧。

“别怕,这里应该没有。我走最后面,蛇咬人都是咬最后面的。”肖然退到最后。他当然不能拉着女同学的衣服前进,只好跟着感觉走。

韩景儒带着后面的一排人,摸索着慢慢前进。不知道走了多久,一股异常清新的风扑面而来,仔细一看,前面有一点星光。他知道出口不远了,脚步越来越快。

“哈哈!我们出来了。”葛良举起双手“蓝天啊,我想死你了。”

“可是这里好像并没有路通往外面的世界。”尊尼四面望了望说。这时大家才发觉这是位于悬崖中部的一个突出的平台,只有30平方左右大小。下面云雾缭绕,不知道有多深,上面离崖顶也非常高。

“不行不行,我脖子快望断了,回去要做个针灸。”葛良望着崖顶说。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油话。”看样子梁玲燕又想一拳挥过去。

葛良伸了伸舌头:“景儒不是说了嘛,天无绝人之路。”

赵宁馨也抬头望了望崖顶,对韩景儒说:“这里到崖顶恐怕有好几百米高,而且崖顶好像只是个山尖,怕不会有人能到那上面去。”

“是啊,现在上是上不去了,下去也不行。四周不是悬崖就是深谷,我们怎么出去呢?”

尊尼见韩景儒也没办法,沮丧地坐了下去:“完了,那我们永远也出不去了,完了,完了。”韩景儒发现他特别喜欢说“完了”,正想过去安慰一下,突然纪雨蕊叫道:“肖然呢?”

是啊,肖然刚刚还跟在大家后面,现在到哪儿去了?韩景儒有一个不祥的感觉,立即叫其他人在原地等着,他再回去找找。

“当然在原地等着,不然能走哪儿去----唉”葛良也没心情说笑了。

等了好一阵子,正当大家担心韩景儒会不会也不见了的时候,他埋头走了出来:“没找到。出来的时候我们迎着风来的方面走的,回去就没办法了。肖然没找到,我们自己也没法回原来那个山洞了。”看见大家很丧气,几个女孩只差没哭出来,只好装作轻松地笑了笑“别担心,肖然他应该还在迷宫里,那小子很机灵,又练过武术,说不定过一会儿就自己走出来了。我们在这里等等吧,反正岩壁这些果子可以吃。再升堆火,希望有人看见。”

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三天,既没有人来救他们,肖然也没从洞口走出来。


第二节 潘多拉魔盒

肖然的确还在洞里。

他不好意思拉着女孩的衣服走,只能听着大家的脚步声跟在后面,左转右拐地走了很久,突然发现前面的脚步声变小了。他想可能大家拐了弯,赶紧加快步子,前面的脚步声却消失了。他不敢出声叫,这里的岔道很多,如果大家回来找他,很可能又走错路,到时候都出不去了。他相信韩景儒的办法一定行得通,于是注意感觉气流的方向,摸索着往前走。突然脚下一空,身体直向下坠,掉在一个斜斜的管道中,急速向深处滑去……

“我们等了半天了,肖然还没出来,会不会出事了?”赵宁馨小声说。

“我也很担心,这个迷宫岔道很多。我进去找肖然的时候留意了一下,几乎每隔10米左右就会分出一条道,方向是向内的,从这里走回去肯定会误入歧途。”韩景儒也很担心肖然,但他知道即使大家分头进去找,也找不到,只会让所有人都陷在里面。

这时纪雨蕊说:“景儒,我觉得这个迷宫应该是人造的,石壁上好像有斧凿的痕迹。”

大家出来的时候都是一只手摸着石壁,经纪雨蕊这一说,都想起石壁上确实有一条一条整齐的纹路,不像是自然形成的。

“人工的?这么大的工程。会不会是哪个皇帝的陵墓?”尊尼对中国历史很有兴趣,经常醉心于一些古怪的历史迷案。这时不由兴奋起来“秦始皇的?应该不在这里。成吉思汗的?应该在北方……”

葛良突然叫道:“人造的迷宫?那这里面一定有很多机关!糟了,肖然一定是掉到机关里去了。白玉堂就是掉在铜网阵里……”葛良是个武侠迷,自然想起了《三侠五义》。不过看见几个女孩凄然欲泪的样了,当然不敢说出那个“死”字。

葛良猜对了一半,肖然是掉进了机关,不过并不太糟。在管道里滑行了300多米,前面突然一亮----地底深处怎么会有光?他还没来得及惊讶,就掉了下去。幸好不高,他没受伤,只是摔了个脸朝黄土背朝天,不,是脸朝白土背朝顶。他爬起来一看,不由得张大了嘴巴。

这是一个方圆达一公顷的大空间,空荡荡的,除了像汉白玉一样的地板和洞顶一个发出柔和光芒的圆球外,只有他孤零零地站在一角,像一只渺小的蚂蚁。这时洞顶圆球的光芒逐渐变暗,圆弧形的穹顶上一些大小不等、色彩不一、形态各异的小球慢慢显现,并绕着变成橘红色的圆球缓缓转动。肖然一震之下突然明白过来,那是太阳系的缩影!肖然直觉这应该是最完整、最精确的太阳系星图。中央那个大圆球是太阳,绕在外面转的第一个小球是水星;第二个金黄色的小球是金星;第三个蔚蓝色的是地球,还有一个更小的球围着它转,那是月球;再外边依次是红色的火星、最大的木星、带光轮的土星,白色的天王星、蓝色的海王星。(注:2006年8月,在捷克布拉格召开的IAU即国际天文学联合会第26届大会上,冥王星被定为“矮行星”,太阳系的九大行星变为8个。)甚至还有小行星带、柯伊伯带和拖着光尾的慧星。半分钟后,太阳系星图快速缩小,一个铁饼状的旋涡星系逐渐显现,太阳系星图变成它一个旋臂上的小点,这是银河系。很快,银河系的四周又出现了很多星系图,穹顶的背景变成了米黄色。一条亮线从应该是仙女系的一个旋涡星系中部一点上快速延伸出来,一直射向太阳系所在的位置。肖然完全被这瑰丽的影像震撼和陶醉了。这时旁边一个声音说道:“我们从那里来。”肖然愕然回头,不知什么时候后面站着一个人,正指着穹顶仙女系的镜像对他重复道:“我们从那里来。”然后微笑着向他伸出手“欢迎你,朋友!我叫刘中华,请问您怎么称呼?”

在这地底深处见到这样的异象,还遇到一个活生生的人,肖然一时还沉浸在无比的震撼中。见此人手还伸着,连忙握着道:“我叫肖然。我和我的同学迷路了,我无意间闯进了这里,打扰你了,非常抱歉。”肖然突然想这是不是像武侠小说写的武林高手隐居的地方,这个刘中华就是像独孤求败一样的绝顶高手?自己也觉得这个念头可笑,不由得摇了摇头。

刘中华有些不解地看着发愣的他。肖然发觉自己这样很失礼,有些尴尬地说:“请问您……前辈也是掉进这里来的吗?”肖然还是觉得他像个隐士,称呼“前辈”稳当些。

刘中华指了指穹顶的图像:“不,我来自那里。请你跟我来,很快就明白了。”说完向左侧的墙壁走去,光滑的墙壁无声无息地出现了一个人形的洞门,就像融化的蜡一般,刘中华走了进去,墙壁又迅速地恢复了原来的样子,看不到丝毫痕迹。肖然正犹豫要不要跟过去,刘中华的脑袋又从墙壁上穿过来:“没事,直接走过来就行了。”说完脑袋缩回去,墙壁又恢复原样。

肖然苦笑着挠挠头,又捏了一下脸:“不是做梦。”硬着头皮向墙壁走去,心想自己比刘中华要高一点,不知会不会过不去,墙壁又裂开了一个人形的洞,刚好容他通过,好像为他量身定做的。

门,不,应该是墙的另一边又是一番景象。一个大约二三十平米的空间里摆放着各种各样奇怪的像机器的东西,有很多操作台,上面一排排按钮,类似电脑的键盘。刘中华说:“这个等会再看。”又向前面的另一面墙走过去,还是径直穿过墙壁。肖然这回有了经验,从刘中华穿墙的地方进入了下一个房间。这里又是一片空旷,房间虽然没有第一个厅大,但只在中央放了一台直立的机器。“他果然是个隐士,连医疗设备都有。”肖然怎么看那台机器都是个X光机。

“过来吧,站上去先给你扫描。”刘中华将肖然拉过去,教他该怎么站立到那台机器上去。肖然告诉他学校里定期体检,知道X光透视怎么回事,况且自己的身体很好,不需要做胸透。

“这不是X光。你先站好别动,以后会告诉你。”

肖然感觉这机器和X光透视的确有一点不同,前面没有一个大盘子上上下下的,只是一些蓝、绿、红、白各色光线绕着他不停地转。刘中华也没操作什么,只是在旁边看着,光线一停,他就按下一个蓝色的按钮,道:“行了,你去休息一会。”

“不是说要告诉我怎么回事吗?”肖然有些生气地想,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也不能多说什么。刘中华一言不发地带他到了隔壁一个显然是卧室的小房间,道了声晚安就穿墙走了。肖然想追上去问问,可碰了几下壁都没找到门洞。这下完了,肖然觉得自己像被绑架了一样。

既来之,则安之,肖然干脆放下心来睡一觉。这里没有钟表,不知道时间,只知道每当肚子饿的时候墙壁上都会伸出一个盘子,里面有一杯白色的液体和一块像烤猪肉排一样的东西,味道倒还不错。肖然特别担心他的朋友们,他们已经走出迷宫了吧,这会一定在到处找他。韩景儒一定会再回来找的,希望他不要迷路才好;葛良一定以为他死了,这家伙,口没遮拦,肯定又把几个女同学弄哭了;尊尼可能会后悔跟他一起出来旅行,在加拿大什么风景没看过呢;纪雨蕊、赵宁馨、梁玲燕,以后如果告诉她们自己遇到的这些事,她们会想信吗……

肖然多次试着找可以穿过去的门洞,摸上的总是乳白色的,硬硬暖暖的像汉白玉一样的墙壁,那见鬼的盘子不知怎么伸出来的。不知不觉已经吃了六顿饭了,肖然感觉他在这小屋子里已经呆了大概两天。这时刘中华的声音不知从哪里传来:“肖然,休息好了吗?请你到扫描室来一下。”

肖然想:“我早就休息好了,是你不让我出来嘛”。大声说:“我休息好了,前辈,我不知道怎么出来。”刘中华道:“你走到墙壁前想想自己的体形就行了。”

啊?原来这样就可以走过去。肖然觉得很窝囊,怎么就没想到呢。这墙也怪,这种通行的方法还真是闻所未闻,不知是怎么造出来的。肖然有点佩服刘中华了。

左边就是扫描室,刘中华见他出来,在那个扫描器上不知按了什么,立即出现了一个虚拟的电脑屏幕。他指着上面一个标注了很多符号的人形图像说:“这是你的全息扫描,这两天我把它发回了雅伦,雅伦说你非常符合条件。”见肖然听得有些云里雾里,笑了笑带肖然进了另一个房间。这两天肖然对这里空间的庞大已经见惯不惊,现在他们正处在一个像是休息室的房间里。刘中华示意他坐到一张桌子旁,从墙壁上伸出的盘子里拿了一杯绿色的液体递给他说:“喝杯水再说。我的故事很长,希望你有耐心,也不要惊讶。”肖然想刘中华的故事一定是人类所能经历的最精彩的,也没注意为什么听故事的人要喝水,讲故事的人反而不喝。

刘中华眼睛里闪烁着迷醉的光芒,开始缓缓地讲述。

**********************

我的故事很长。那要从一万年前说起,我原来的主人,伟大的执政官波德拉知道雅伦星系,也就是你们所说的仙女星系,赤经0h41MO,赤纬41°00'的两个黑洞正在互相靠近,(肖然跳了起来:“什么,你是外星人!”刘中华笑着示意他坐下:“我会慢慢告诉你。别惊讶,当心把水洒了。”)这两个黑洞离雅伦都不到100光年的距离,他们相撞产生的辐射足以毁灭雅伦文明和其他两个较低等的文明。我们不顾造物主定下的知识密封准则,组织两支专家队伍,到位于黑洞另一边那两个还处于原子时代的星球,帮助他们建立防辐射罩,围住他们所在的恒星系,以免黑洞爆发的射线加速恒星核聚变,摧毁这两个星球的生命。然后我们打算用量子结晶在两个黑洞周围沿星系赤道面建立起一个直径500光年的引力屏蔽环。这是一个多么宏伟的工程啊,按雅伦星的科技水平和发展速度,也至少需要5000年。我说这些尽量用你听得懂的意思,实际上做起来复杂得多。工程才刚刚开始1000多年,魔鬼星系,也就是你们说的大麦哲伦星系,残暴的部拾帝国趁火打劫,联合魔鬼星系其他几个走狗,向仙女星系发起了进攻。那时,整个仙女星系几十个文明中只有我们掌握了量子跃迁技术,能够以1000倍光速进行星际航行。在留下了一多半的飞船继续修建引力屏蔽环后,我们的星际舰队跨越3万光年,在恒星密度异常高,充满宇宙陷阱的暗礁星系抗击规模比我们大几倍的敌人。我原来的主人,伟大的执政官波德拉亲自指挥战斗,用“天使之翼”精妙战术消灭了敌人大量的飞船。后来部拾人把他们的“魔王巨舰”开进了暗礁星系,我们眼看就要失败了。我原来的主人,伟大的执政官波德拉率领着他的旗舰将敌人大部分“魔王巨舰”诱进了一个宇宙陷阱,那些敌人在十几颗恒星间歇性暴发时变成了一个个巨大的缩成一团的行星。我们取得了最终的胜利,但我原来的主人,伟大的执政官波德拉受到了强烈的辐射,寿命只剩下不到2000年。

**********************

讲到这里,刘中华的声音暗淡了下去,显然在怀念那位伟大的执政官。肖然完全沉浸在他的讲述中,驰想着那遥远的星际发生的大气磅礴的故事,只是刘中华翻来覆去说“我原来的主人,伟大的执政官波德拉”,这种句式让肖然感觉很别扭。刘中华沉思了一会儿,又开始继续讲述。

**********************

我们胜利归来,我原来的主人,伟大的执政官波德拉并不高兴。他号召雅伦人加快科学研究,因为引力屏蔽环还没有完工,部拾帝国一定会卷土再来。他还说魔鬼星际、雅伦星际和你们的银河系距离差不多,部拾人也想侵略银河系,因为银河系内也有一个强大的种族银心共和国,所以魔鬼星系才没有大举进犯。但银心共和国是一个爱好和平,与世无争的文明,他们恪守知识密封准则,不会干涉光速以下的文明。所以部拾人向银河系边缘的一个恒星系运送了一批落后但嗜血成性的魔族人,占据了“小蓝星”----这是我后来取的名字,因为那颗星球很像地球----企图有一天可以用他们作为借口进入银河系。这个恒星系离你们只有100多光年的距离,那时他们首先就会入侵太阳系。我原来的主人,伟大的执政官波德拉识破了部拾人卑劣的诡计,但雅伦已经没有足够的力量介入银河系的战争,所以决定派出一支队伍来到地球,引导你们与魔鬼斗争。我原来的主人,伟大的执政官波德拉慷慨地派出了他的仆从和侍卫,也就是我们,共101人,出发来这里。我们跨越了200万光年的距离,经历了种种险阻,克服了很多困难,终于在1500年前到达地球。我们建造了这个地下城,按地球人的习惯,取名“潘多拉魔盒”,你看这里整个空间像不像一个盒子?接着我们开始寻找合适的人选,教会他们必要的知识,然后把他们送到小蓝星,并留下50个我的同伴帮助他们抵御魔鬼。然后我们回到地球,等待你们进入核能时代,寻找符合条件的人。因为我们的潘多拉魔盒建在你们民族境内,所以我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刘中华,就是长期留在中华的意思。

**********************

刘中华停止了叙述,看着肖然说:“现在我终于等到你了。5个小时前,雅伦传回了结果,你的扫描状态完全符合条件,你现在是我的新主人。”

肖然一愣:“新主人?”

“对,主人。”刘中华很高兴“为了建造这个潘多拉魔盒,我的能源只剩下不到800个地球年的量,没想到这么多年你第一个来到魔盒里,竟然就是我要寻找的人。”

肖然彻底蒙了,什么能源?难道他不吃饭,靠能源生存?

刘中华见肖然一脸茫然的样子,解释道:“主人,我是个人形机器人,由高强度合金构成骨架,依照你们地球人的模样改装过表层活化细胞。其实雅伦人跟地球人的外形也很相似。我的能源是一块宇宙酶电池。”

这回肖然更惊讶了,接触了两天多,居然没发现他是个机器人?这家伙完全可以作图灵测试的样板。(注:“图灵测试”是英国数学家阿兰•图灵在1950年提出的著名的判断机器是否具有智能的标准,即让人和机器分别位于两个房间,只能对话,如果人无法为判断另一方是机器还是人,那么这台机器就具有智能。)肖然终于明白他为什么总是说“我原来的主人,伟大的执政官波德拉”,为什么不喝水,还有那一系列怪怪的表现。

刘中华当然不知道肖然在想什么,拉着肖然道:“水喝完了吧,我带你去改造。”

改造?肖然更蒙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