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潜入 第十三章 迷茫的爱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88/


“唉----”

长长的烟柱喷向了窗外,钟勇久第一次感到从未有过的懊恼,他对自己产生了怀疑----一个正在执行任务的军人,却缠绵于此。

是对,是错?

是生,是死?

一向果断的他深深陷入了苦恼之中,蟋蟋嗦嗦的声音自身后传来,其间夹杂着女人的呻吟声----

他努力的控制自己,真想回头再看一眼啊,哪怕只看一眼。累累的伤痕密布于女人洁白的身子,红红的、嫩嫩的,红白相间组成的一幅人体画,这幅画面足以诱发人类最原始的冲动。他干咽了一下口水,试图打破这难熬的寂寞:

“完没完?真是麻烦。”

“哼-----哎呀,痛死我了。”雪今一边涂抹着药膏,一边发着哼哼声:“讨厌,尽说风凉话,换了你早就叫破天了。”

“这点小伤算什么?至于哼哼唧唧个没完吗?”

“哼!不理你了-----哎,把头转过去,不许偷看。”

“莫明其妙!谁在偷看了。”钟勇久又点上一根烟,道:“该看的早看了,有什么好看的。”

“呸!不理你了。”

钟勇久笑着,窗外的景色一如往日,但不知为何现在望去,多了几分秋天萧瑟的美。这点淡淡的凄凉与此时的心境是那么的吻合,街道上四处飘落着金黄的枊叶,再过几日就是11月份了,冬季即将来临,欢叫的鸟雀早已在南归的途中,我何时才能回到祖国啊-----

“喂-----喂-----”雪今低声召唤着:“远,远山哥----”

雪今天见他呆呆的发傻的样子,便气上心头,她披上衣服大声的喊了起来:

“远山哥,你这上家伙看什么呢!”

陷入深思的钟勇久突然意识到雪今在召唤他,他本能的转过了身。一眼就看到女人半掩的胸部,胸部不是很大,但他清楚的记得那里有二颗芝麻粒大小的红痣----

“远山哥,帮我敷药吧,后背我够不着。”

女人的脸上分明带着羞涩,红彤彤的增添了几许妩媚,钟勇久的神志变得恍忽起来,有一种飘在云端的感觉。

“噢。”

女人的后背异常的光滑,锦缎般的皮肤上明显的可以看到几处红印,睡衣捂在了她的胸前,双肩在微微的颤抖着。这个女人一定感受到了他内心中的不安,屋里为何变得这般寂静,真是令人难堪的寂静啊。

我是怎么了?心跳为什么变得这么快,呼吸为什么变得这样急促?这个男人的手好粗、好大啊,轻轻的抚摸丝毫感觉不到肉体上的疼痛,真想再躺进他的怀里,真想再听一听那有力的心跳声-----

连女人自己都不知道就依偎在了男人的胸怀,她闭着眼,抿着嘴唇,仿佛再次沉睡过去似的。

钟勇久的心中不断地涌起阵阵燥热,万千思绪不由得细想一股脑的窜了上来。他真的想抱住这个可爱的女人,但他不能,他不愿让已经饱受苦难的雪今再遭受任何身体和心理的创伤-----他不得不承认一个现实,他爱上了她。

爱情是莫名奇妙的。

爱情是无法用语言解释的。

或许两人共同的生死经历导致了这个结果吧,或许什么也没有-----这本就不应该发生,这本就不应该存在。

“小时我常到海边去玩,每次都是牵着父亲的手,在海风的轻轻吹拂下,我们会走很远很远的路,细细的沙,温暖的海水----”雪今换了一个姿势,以便让自己更加舒服,更加贴进这个男人:“只可惜父亲太忙,没时间陪我-----哎,真想再回到从前啊。”

“你比我幸福多了。”

“和我说说你吧,远山哥。”

“没什么好说的-----还是讲讲你的事吧。”钟勇久不知如何开口,儿时的记忆是那么美好,仿佛总有一股子用不完的劲,他很庆幸自己成长在一个伟人辈出的时代。金日成领袖的巨大光辉就如同太阳般照射在所有朝鲜儿童的身上,革命教育深入到每一个人的骨髓,那段日子过得真是无忧无虑:“成长的烦恼。”

“你说什么?什么烦恼。”

“噢----没什么,顺嘴乱讲的。”

雪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男人的气息不知为何闻起来怪怪的,却有种说不出来的温馨感觉----这是一种安全的、宁静如深谷般的感觉,多少年了,她一直在梦中回忆父亲的胸膛。女人是感性的,她会凭借感觉去寻找自己的港湾。她一向讨厌烟味,更何况是混杂着鱼腥的气息,但这一刻,躺在心上人的怀里,那丝丝泌入心脾的体味却丝毫未引起她的反感,她像一只舍不得离开巢穴的乳鸽,在男人宽广的胸膛里心满意足的睡着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