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潜入 第十三章 迷茫的爱 [1]

usemax 收藏 2 33
导读:秘密潜入 第十三章 迷茫的爱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88/


私人诊疗所看起来面积不大,整洁的地面,淡绿色的墙壁,或许是当地局势紧张的关系,在外面看不到一丝的灯光。脸庞肥阔的医生显然不满被深更半夜被人叫醒,他扯着大嗓门,圾拉着拖鞋打开了门。出于医生的职业本能,嘴里虽然唠叨个没完,但手却不由自主的伸向了患者。

“先给她注射镇静剂,再观察几日,马上就会痊愈的。”

“她的伤势重不重?”

医生显然并未听清楚钟勇久发出的含糊不清的问话,他皱了皱眉,用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问道:

“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虐待妇女可是要追究法律责任的-----”他再一次仔细察看伤口,喃喃自语道:“不行,这件事情得先告诉妇女权益保障机构-----我可不想惹麻烦。”医生用怀疑的眼光紧盯着钟勇久,钟勇久苦笑道:

“打不打电话随你,但必须先给她治疗一下。”

“她是你什么人?是谁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举动,你看看,你自己看看,真是变态!”

“我不认识她,开车路过发现她倒在公路旁,就直接找到这家最近的医院了。”

“噢,原来是这样。”医生转过身取出药品、注射器:“打了针也会疼上一段时间,但不会持续很久,烧伤处涂上些软膏,它有一定的局部麻醉作用。”

医生示意男子帮忙将女人翻过来,等钟勇久再向后退一步时,却发现医生的表情有些不自然起来-----他冲着医生友好的笑了笑,将袖子放下来遮挡住手臂上的纹身----一个绘有镰刀、锤子、毛笔的图案①。既然不小心被对方识破了,就没必要继续使用憋脚的南韩语了,他随手拿起桌上放的一包香烟,点燃后塞进医生的嘴里:

“抽支烟吧,对缓解精神压力有效。”

医生本能的愤懑的将烟吐了出去。钟勇久见此,便抽取出一根烟点上火,叼在嘴里深深地吸了一口。南韩的烟抽起来有股怪怪的药材味,这令他皱了皱眉,随即又深吸起来,将一个个烟圈喷向呆望的医生。

“发什么愣?还不快点动手治疗。”

“我,我不会给残杀韩国人的敌人医治的。”

“医生同志,别忘记你的职责----更何况她原本就是你的同胞。”

“韩国人?这怎么可能!”

令钟勇久颇为担心的情况出现了,这个家伙显然从女人紧抱她的动作判断,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不管怎么说,一个朝鲜渗透军人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和一位南韩籍女子扯在一起的。但是眼前这个深处于半昏迷状态的女人必竟曾救过他一命,他不想一走了之-----至少应该看到她苏醒过来。

“信不信随你,但现在你必须履行你的职责,懂吗?”

又是一股烟圈吐了过来,医生低着脑袋凑上前继续涂抹药品,直到全部结束后,摘下手套,说:

“脸上的红肿部位,敷上冰袋,一个晚上就会消肿。”

“不用缝两针?”

“这点伤口缝什么针?挺几日就愈合了。”

医生没好气的说着,显然他并不相信钟勇久说的话,韩国人?见鬼去吧,北韩军人什么时候优待过被俘的韩国人,骗三岁小孩子还差不多-----其实另一层他内心也一直不愿相信,不愿相信一个韩国女人会和敌人搞在一起----这显然深深的刺痛了他的民族感情。

“这么说还不要紧。”钟勇久松了一口气:“那就麻烦医生了。”

医生看到这个男人有离开的意思,心中的大石不禁落了地,但随即抗议道:

“不行,你得把她带走----要是让别人知道了,我这个诊所还会有人来看病吗?”

“呵呵呵呵----满口的爱国,仁义,事到临头却完全变了,妈的,你们南韩人真是无可救要!”

“救死扶伤是我的职责----现在,她已经没事了,我没义务继续照顾她。”

“你可以打电话叫警察。”

医生的眼睛陡然变的溜圆,他不敢断定对方的话是真是假,发木的双腿哪还有力气走向电话----或许对方在他的后脑来上一枪也没准,真是太可怕了。

其实医生的担心并不是毫无道理的,钟勇久知道这个女人已经不会有事了,他在考虑如何处理眼前的这位医生。昏迷的女人至少要在明天早晨才能清醒过来,等她镇定情绪,开始说话怎么也得是一天以后的事情。到那时,他完全可以脱身,逃到另一个地方。但眼前这个活生生的医生却不然,一旦他前脚离开,后脚就打电话,在层层的军警包围中想要脱身,不免要费一番手脚,最好的办法当然是就地解决。

“求求您了,快走吧,千万不能让别人看到你们曾经在我的诊所治疗过-----哎,你,你想干,干什么?”

“医生,会很快过去的,您不要紧张。”

钟勇久叨着烟一步步向医生走去,预感到死亡来临的医生一步步向后退。他真的有点后悔了,不应该及时救治这个女人,没治好他的同伙,自然就不会要他的命,可惜-----

医生碰到了床上的那个女人,女人再次发出阵阵的呻吟声,医生仿佛抓到一根救命稻草般拼尽全力扑到女人的身上。但他的身体在半空中被钟勇久拽住腿拖到了地板上,还未等他回过神来,一只大脚重重地抵在医生的脖颈处,钟勇久用一种不屑的眼光看着医生,道:

“我曾经告诉过你,这个女人是你的同胞,难道你想杀死你的同胞?”钟勇久的腿突然一收:“现在就给你这个机会,杀!”

一丝残忍的笑意浮在钟勇久的脸上,救过他的一命早已还清,实在是没必要带上这么一个累赘----不防先让这个胆小鬼动手杀死这个女人-----如果他有这个勇气的话,然后再处理掉医生也不迟-----什么事情都解决了岂不更好?

医生真的犹豫起来,他缓慢地站起身,踱到雪今的身旁,女人尤如死人般苍白的脸,令他想到了冷冻室里的死尸-----唯一不同的是,这个女人不停的在呻吟着,显然刚才的一扑,在重压下再次撕裂了伤口。他笨拙的将双手叉在雪今的脖子上,微微一用力,女人发出窒息般的急喘声,一双翻白的眼珠恐怖的圆睁着----

雪今终于苏醒过来了,在半死的状态下苏醒过来了。

突然,医生松开手瘫软了下来。

救死扶伤的手何时曾用来杀人?

钟勇久在一旁冷冷的看着,见医生放弃了努力,便走了过来。医生不再做任何的挣扎,头耷拉在床沿,一副等待命运安排的样子。杀死无辜的人,对于钟勇久而言并不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因为他是军人。

军人,就要服从命令!

军人就要千方百计的完成任务,为了完成任务他不得不选择杀人。

他有时在想,用一个人的生命来换取多数人的生命是值得的----真是这样吗?他不敢细想下去,任何踌躇、犹豫都是不适合做这行的!

死神的影子渐渐走近,医生绝望的尽力将身体靠向床沿,但那里已经无路可退,面对如此安祥的杀人面孔,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是这样的渺小。


①镰刀、锤子、毛笔:毛笔居中,底为红色,是朝鲜劳动党的党旗标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