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潜入 第十二章 施暴 [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88/


没有石虎的日子是寂寞的,没有同志相伴的逃亡是孤独的。

枪,它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当最后一颗子弹射入石虎胸膛的那一刻,它就伴随着英雄的英灵消逝于天际。

枪,留在了石虎的身旁,没有枪的相伴,是多么令人不可想象。

军人,怎么能离开枪的相伴!

钟勇久察看了一下地形,估计了一下时间及方位-----没有军事地图的帮助,仅靠手表上的指南针,实在是不能做出精确的判断。他穿行在林中,依据植物的颜色变化快速潜行。潺潺的流水声,不停地传入他的耳内,他对自己的判断感到非常的满意。有些东西不是靠教官的口授就能撑握的,它需要长期的训练和积累,一个老猎手是绝对不会受困于山林之内的。

但,水源是万万不能接近的。敌人会在那里设置重重的障碍,或许早就下好了套子,静悄悄的等待猎物步入圈套。山林中激战的枪声已经停了很久很久,连他自己都不敢断定停了多长时间,偶然传来的零星枪响,稀稀拉拉的-----分明是某个士兵不堪忍受这种磨人的寂寞而在发泄心中的不满。钟勇久笑了,虽然笑的极为勉强,但他心里非常明白------这场游戏他或许能胜,因为他的耐心比敌人强!

被追赶的狼,一旦有机会,就会毫不犹豫地扑杀失去耐心、失去信心的猎人。

猎与被猎不过仅差一个字罢了!

冬季快要到了,山上可以裹腹的食物越来越少。尤其在没有盐、淡水的情况下,实在是无法继续潜伏在山林中。即使没有被饿死,也活不过即将到来的严寒冬季。从零星的枪声以及树丛里的痕迹判断,敌人不仅加强了搜捕的兵力,而且在所有可能的地方设置了圈套。他决定放弃原来的逃跑计划,一味的逃命并不是最佳的选择。救命恩人的话总是一语切中要害,他要利用已经降临的黑夜寻隙钻出这片大山。

****

如诗如画的仁杰在高处远望多了一分袅娜,少了一分雄浑,细长的灰色链条曲曲折折的隐现于山谷之中,小如蚂蚁般的军车时而闪现,掠过公路两侧种植的垂柳,可以模糊的看到隐没于草垛、栅栏间的一处农庄,钟勇久坐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儿,嘴里的草根已经嚼不出苦涩的味道,想必味觉早已迟钝,丛林求生训练的本质就是为了生存,好在这点苦对他而言到也算不了什么。他振作精神,沿着山体的走势滑下山去。

突然,传来一阵枪声。

他的身形顿止,静静地趴在草丛里仔细观察。除了风声和野鸡的求偶声之外,一切都是静悄悄的。

难道在山顶的观察有误?

敌人发现了他?

不可能,从枪声判断,弹着点不是射向他。以静制动,显然是目前最好的方法。他的目光仔细的搜索农庄内每一寸土地,他可不想仅仅为了填饱肚皮,反而丢了性命。

欲望,克制自己的欲望!

生存法则是必需遵守的,谁违反了它,谁就得下地狱。奇怪的一幕出现了,两个南韩士兵向屋里抬着人。

钟勇久大感疑惑,这辆军车停在那里,他是观察到了的,车上只下来过一位军人,那个斜挎着步枪,松松垮垮地随着他的屁股摆动的是一把军用手枪。军人走过干草垛后就再也看不到了,很显然,是进屋里去了。

这原本是他的目标,一个懒散,毫无戒备的军人是最佳的功击目标。和食物相比,手枪对他的吸引力无疑更大,他要潜入市内,就需要一把短兵器护身,虽然他很清楚的知道:枪支并不是万能的,有时还不如一根烧火棍。但有了总比没有好,至少对于一个不想随意杀害平民百姓的军人而言,一枪在手,多多少少都会对这些人起到震慑作用。

经过良久的观察,他基本认定这两个身穿韩军作战服的家伙要么是自己的同志,要么就是趁火打劫的强盗。但不管是属于哪一类,从目前的情况分析,很显然是对他极为有利的。

他小心地靠了过去,就在钟勇久贴近门缝偷窥时,令他难以置信的悲壮惨面出现了。

一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极其利索的处理掉了一个男人-----痛苦而扭曲变形的脸庞,分明是侦察组中的一员-----郑珉国少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