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潜入 第十二章 施暴 [4]

usemax 收藏 1 4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88/


雨中,通往广场的路是很陡的坡道,两旁的景致越来越静穆,有种从俗界来到圣地的感觉。花里胡哨的霓虹灯迤逦到遥远的幕色中,街道两侧铺就的大理石石板上被雨水冲洗得一尘不染,影映着的五光十色的画面被飘落下来的雨滴不时破坏。

一身陆战队装束的钟勇久上尉沉稳的开着军车,雨刷每一次闪动,都可以看到一辆辆包裹严密的军车驶过。副驾驶位上传来女人阵阵的呻吟声,看来这个柔弱的女子快要醒过来了。他侧过脸看了一眼,紧锁的眉头没用多长时间,就放松下来。女人的脸上满是伤痕,好几处已经红肿起来,上面突起的血管像红蜘蛛网似的。右眼角被划出个大口子,血象小溪一样沿着脸颊殷殷流下来,白罩衣被扯得一塌糊涂。仅存褴褛的碎布片遮住了赛雪的肌肤。胸罩的挂钩也被拽断,乳房突露出来-----虽然已经披上了一件衣服,但在他的眼前依然晃动着第一眼看到女人袒露出肌肤时的样子,他不得不承认当时的确惊得他目瞪口呆----那是烟头的炙痕!那些难看的小圆点从耻骨处经过腹部,一直延伸到右乳房周围,连那小小的红乳头也被烧焦了。虽然不愿、不想承认,但通过折磨她的手段,他一眼就看出是同胞----侦察组成员所为。很显然,侦察组这帮家伙下这种毒手,不是为了逼出情报,而是施虐淫狂的行为----讯问是第二位的,尽量迅速地发泄自己的病态欲望才是目的。

女人再次呻吟起来,疼痛使她浑身抽动。歪斜的头部靠在颠簸的车门窗上,白晰的腿部可以看到清晰指痕,钟勇久双眼盯着前方,不停地喃喃自语着:

“不要紧了,一切都结束了。”

女人仿佛听到他的低语声,一行清泪顺着发丝滑落下来。

“唉-----”

钟勇久的思绪在雨水的拍打声中,在女人的呻吟声中渐渐飘向了密林深处-----

****

“水,水-----”

显然石虎是不幸的,幸运女神并没有关照这个英勇的水兵。钟勇久为了忙于摆脱敌人的搜捕只好背着石虎越走越远,连他自己也分辨不出自己置身在何方。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向前进,向北方前进,那是祖国的方向,那是亲人的方向!

石虎的枪伤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伤口开始溃烂,由于失血过多,苍白的嘴唇早已爆裂,尤为令人担心的是:他的神志已经陷入半醒半昏迷状态。

嚼烂的草根已经吐不出半点水,干涩的口腔尤如火炉般可以炙热掉榨出的每一滴水分。

“红,红玉----爱珠----”

钟勇久靠坐在树干上,仰望那高耸入云的松柏。天空异常的蓝、异常的清亮,晚秋的树叶层层叠叠的,是那样的金黄、飘逸,每一次秋风拂过,总要温柔的带走无数的金黄、无数的梦。

“爱,爱珠----红玉,红----”

人的一生总有很多很多割舍不断的亲情。爱珠,肥胖而充满智慧的一个女人,总是可以用有限的材料做出香喷喷的饭菜,再加上一小杯烧酒,就牢牢地拴住了丈夫的心。

“与其徒劳的用美丽的容貌拴住男人,不如烧一手好菜拴住男人的胃。”

这是爱珠最喜欢挂在嘴上的一句话,虽然每次都被用来取笑石虎的谈资,但没有一个水兵不发自内心的暗暗叫好。钟勇久及这些水兵吃过很多很多爱珠烧出来的饭菜,那种带有浓浓中国味道的饭菜据说偷学自60年代因不堪国内动荡的革命运动而逃亡至朝鲜的中国人之手,与朝鲜传统的拌凉菜相比,自然多了几分异国情调。

钟勇久爬到石虎身旁将他抱在了怀里,石虎一直在喃喃自语的不停念叨着妻子和女儿的名字。红玉那鬼丫头真是精灵的很,每次都能从他的身上榨出一二样有趣的物什来-----当然,这些东西是钟勇久特意带给她的。对于一个无儿、无妻的光棍汉来说,手头自然要宽裕一些,更何况石虎的家,就是他的家。一旦休整下来,隔三差五的到石虎家蹭吃蹭喝是在所难免的。

“石虎,石虎----”

“勇,勇久----爱,爱珠----红玉----”

“石虎振作起来,别说丧气话,我们会回到祖国的。”

“嗯----是的,我,我们----会回去的----有,有你在,我相,相信你-----”

“石虎,睡吧----睡一觉,一切都结束了。”

“看----天空真高啊----勇,勇久把,把我的梦带,带回祖国吧----”

“我,我答应----把你的梦带给亲人,你,你就放心吧。”

石虎的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望着流泪的勇久,渐渐地将目光伸向高空,他看到无数的金黄,像金色的梦一般打着旋飘落下来-----

他惊异地发现,每一片落叶中,都有一位熟悉的亲人在向他热切的招手-----

谁说这是异国的土地!

英雄的热血浸润着它,

谁说我在此长眠?

轻轻的风,

蓝蓝的天。

石虎的眼并未合上,钟勇久实在不忍合上这双知足、幸福的双眼,枪声震落下无数的树叶,在风的吹拂下,轻飘飘地落在石虎的眼上、身上-----

“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结束的-----我们还会再相见,同志!”

钟勇久携起一片在石虎身上高高堆起的落叶,小心地将它含入口中,一丝苦意略带着一份清凉,直到它漫布于全身,化作他体内的精魂!

石虎安祥地走了,钟勇久成全了一位只有勇士、只有军人,才能享受的最崇高荣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