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潜入 第十一章 大韩民国上空的鹰 [4]

usemax 收藏 0 14
导读:秘密潜入 第十一章 大韩民国上空的鹰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88/


“女士,根据您的经验判断,敌人会出现在哪个方向?”

身穿便服的郑国浩望着大玻璃窗,萧条的街道上,北风裹着落叶漫天飞舞。除了荷枪实弹,懒散过度的军警之外,偶见几个老人苦着脸蹒跚而行。但他的注意力却全部集中到了这个女人身上,没有化装的女人的神色极为平静而满足,至少在玻璃窗上看去是这样,仿佛像一位陪伴爱人小憩一会儿的家庭妇,安静而知足地品味生活中的温馨。但是,如果此时、此地随口喊出这个女人的姓名,定会引起急风骤雨般的爆炸效果----愤怒的韩国百姓会不顾不切地以食其肉、啃其骨为快!

金贤姬----多么美丽而残暴的女人!

或许,她每时每刻,都在忏悔自己的罪孽;或许,她的内心真的希望能早日得到解脱!

郑国浩带着莫名的感觉坐在那里,咖啡是苦的,但是他此刻的内心却比浓浓地咖啡更苦。面对北韩最优秀、亦或是全世界最出色的女特工,他的思绪变得极为混乱----昔日的仇敌,今天却共饮!不能不说是莫大的笑话,但世上的事情谁又能说的清楚呢?

眼前的女人虽然早已放弃了原来的信仰,但她却绝不能等同于类似李光素之流的投降者-----李光素再怎么夸夸其谈,如何的英勇无畏,却难以掩藏内心对死亡的恐惧。但眼前的女人却是值得受到任何一个敌人尊重,在她身上所表现出来的敬业精神、忘我精神、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绝死精神,都是值得任何一个为自己祖国的荣誉而战的特战人员所学习的。

难道杀死那么多无辜的百姓也值得效仿?!

是的,祖国的利益绝对高于一切-----这在任何一个国家,不管他是标榜什么样民主的国家都会要求自己的人民为祖国的利益而战、为民族的利益而战!

民族-----受尽磨难、可歌可泣的朝鲜民族,何时才能不再自相残杀!

金贤姬享受着生命中每一刻的阳光、空气、温馨。也许,生命早已在那被捕自杀的瞬间已离开躯体飞逝于蓝天;也许,此时这多余的生命对一个死而复生的人意义尤为重大;也许,她就像窗外的一片落叶,飞舞至极至,再悄悄的飘落,直到化作一抹故乡的春泥。就像那些曾经为朝鲜半岛统一而流血牺牲的同志,就像她那从未见过面的父亲。谁说这片土地不是故乡的土地?这里有太多太多的同志、亲人永远的驻留在这里,割舍不断的亲情、友情每时每刻都在为这片热土的完整、统一挥洒着汗水。

一片落叶轻飘飘地落在了窗台上,宛如彩蝶般那么轻轻一点,随即再次腾空而起。

对于目前的局势金贤姬是知道的。从9月18日发现朝鲜渗透军人至10月15日,算起来“珍岛狗1号”行动已经开展近一个月,大部分同志都已牺牲。而南韩军队除了在9月22日击毙一人后,仅存活下来的三名渗透人员,就好像突然蒸发了似的,再也找不到敌人的行踪。而正是基于这一点,万般无奈下,郑国浩才请她出谋划策。

成功逃逸?

继续潜伏?

旷日持久的行动正逐渐消磨着韩国军人的士气,连续近一个月的钻山越岭,使郑国浩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

仁杰,搜遍了仁杰的一草一木,就是没有发现敌人的踪迹!

敌人,狡猾的敌人会在哪里呢?

4万名陆军、8万名警察、28万名预备役军人,总计40万大军像梳头用的篦子似的,到处抓这些可恶的小虱子。

“仁杰的天气真是奇怪啊。”

郑国浩闻言一愣,看了半天的窗外,还是那副鬼天气,年年如此,有什么好奇怪的?反过来看这个女人,无原无故的崩出这么一句话,才真正令人奇怪。

“呃----女士,您说什么,奇怪?”

“在其它地方,这个季节早就下过一场大雪了吧?”

“噢,也许吧。”

郑国浩不明所以的简单应了一声。的确奇怪,久居这片土地的韩国人为什么没有发现江陵异常的气候?反倒是让一个敌国女人看出了不同,哎,不愧是搞特勤工作的老手。对敌国,什么事情都看在眼里,放在心上。

“江陵可真冷啊,下了雪反倒是不冷了。”

金贤姬慢条斯理地端起咖啡品了一下,就转过头望向窗外。一对情人高高兴兴地在她眼前走过,看起来年青人的心情丝毫不受目前局势的影响啊-----也不知家里人怎么样了,经历过南北朝鲜统一战争的老母亲还活在世上吗?弟弟现在也应该成家了吧?接到特情局的抄报:成功完成任务后,她就被最高司令长官金正日同志封为朝鲜的人民英雄。真是极大的讽刺,那个独裁者为了顾及自己的脸面,想必不会为难他们吧?哎,真想在离开这个世界前,再看一眼他们-----哪怕让他们知道了真相,知道自己成为卖国贼,成了叛国者被他们恨死、打死也心甘情愿!

“嗯----仁杰的确很冷,四面被山包围着,风到了这里就打起了漩涡。”

“噢,难怪这么冷呢。”

金贤姬抿嘴一笑,浅浅地酒窝增加了中年女人的成熟、妩媚。妻子如果还活在世上,一定像她一样美丽。郑国浩愣了愣,将头转了过去。越过高低不平的建筑群,就可以看到四周层层环绕的群山,他看着看着,突然眼前一片雪亮,猛地握住女人的手大声道: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谢谢,谢谢你!”

“我什么也没做,不用谢我。”

女人真是奇怪,这个当过职业特工的女人更是奇怪-----但,郑国浩却非常理解她内心的复杂心情。他扔下金贤姬,推开门跑了出去,虽然这极不符合特种作战条例,虽然可以找到一千、一万个理由不能将她一个人留在这里,但郑国浩却这样做了----一个失去祖国的人能到哪去?

金贤姬静静地坐着,一片落叶再次随风起舞,它飘啊飘,飘过一直守候在车前的两位特情局警官的头顶,飘落到她的窗前-----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