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潜入 第十章 特种侦察小组 [3]

usemax 收藏 0 32
导读:秘密潜入 第十章 特种侦察小组 [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88/


“让开,让开,快让开!”

直升机卷起层层的灰尘,一群医护人员未等它的螺旋桨完全停止,就拥了上去。

李炳熙躺在单架上,努力地睁着双眼----眼前是白花花的世界,耳内不停地响着“咚咚”的巨大回音。“啪”的一声,刺眼的光茫射入了他的灵魂深处,医护人员在手术室无影灯下开始为他实施手术----

****

“雪今小姐,雪今小姐,你没事吧-----”

全身上下笼罩在白布下的李炳熙被护士缓缓推过,默默地流着眼泪的李雪今无力地靠在墙上。满身疲惫的郑国浩风尘仆仆地走了进来,正好看到这一幕。他沉默了一会儿,就扶着雪今回到病房,急不可待地拿出一叠照片:

“雪今,帮我回忆回忆,那些可恶的北韩军人在自杀前可曾说过什么?”

雪今迷茫地摇了摇头:

“想不起来了,能想起来的,全都告诉你了。”

“雪今,你再好好想想,他们可曾说过什么?做过什么?”

雪今依旧摇头,即而着魔般自言自语:

“我要出院----对,我要出院!”

“雪今,你胡说什么?快帮我想想,他们提没提过新南里这个地名?”

“新南里?”雪今捂着头低下脑袋,一眼就看到枪击现场的照片:血肉模糊的尸体旁散落着杂草,破碎的布片。她紧紧地闭上双眼,浑身不停地发颤。

突然,一丝暖意漫布于全身,雪今闻到了男人的气息,她的头部随着郑国浩那有力的心跳一起跳跃着。她睁开眼,再次扫向那些照片:

“咦,焦卷?”

“你听他们说起过焦卷?”

雪今摇头,郑国浩颇感失望。

“他们只是说要拖延时间,为了掩护什么小组要拖延时间----还说到要把情报送回祖国----还有-----”

雪今抱头紧抓头发,看到此景,郑国浩有些不忍,他拍了拍雪今的肩道:

“算了,想不起来以后再慢慢想吧,想起什么,就给我打电话。”

“你们不是活捉了那个叫李----”

“李光素!”

“李光素不是全部交待了吗?他知道的一定比我多。”

“唉----”郑国浩长叹道:“话虽如此,但李光素必竟受过专门的特工训练,对付审讯可是他们的必修课。”

他在屋内踱起步来:“一开始我们也相信他的口供,但----”郑国浩语气一顿,考虑是否将实情告诉雪今。

雪今习惯性的将不听话的头发掖进耳缝后,一努嘴道:

“但是什么?是不是怕违反纪律?哼,不想说就不要说。”

看着清纯可爱的雪今,郑国浩乐了。他并不是怕违犯纪律----更何况也不可能违反军纪,只不过,他很担心眼前这个极好冲动的女孩子会做出像上回那样的不智之举,尤其在看到了刚才那凄惨的一幕后。

“但是经我们情报人员分析,李光素虽然交待了大部分问题,却没有交待最关键的-----逃跑路线!”

“逃跑路线?”

“没错,北韩特工虽然可以不经思索地就选择自杀,但是他们也不是一群傻子,只有在最危险,无路可逃时,才会选择最极端的方式。”

“噢,原来如此,难怪被包围了就自杀。”

“是啊,但是北韩特工的确是一群具有高作战技能的士兵,就说李光素吧,明明走投无路,还让他带着一个女人从包围圈里逃了出来,就凭这一点不能不让人敬佩啊。”

“难得听到一位大韩民国的高级军官称赞起自己的敌人。”李雪今回想起当时差点被枪杀的情景,不禁咂了咂舌:幸亏李光素选择了逃跑,否则她怎么还能坐在这里?

“事实就是事实,敌人虽然善战,但还是脱逃不了我们的追击----不管负出多么大的代价!”

“事实就是事实?”

雪今喃喃自语,自从经历过这么多难以想象的事情后,她的心情一直开心不起来,夜里总是做噩梦,总觉得有一种力量不断地催促着她:

去啊,去啊----你是记者,终身以追查事实为最终目标,去啊,去啊----像你的父亲那样,勇敢地面对敌人----去啊,去啊,李雪今绝不是懦夫!

“逃跑路线----就是敌人为了以防万一做的准备。”郑国浩停住脚步,双手撑在窗框上,江陵市医院的环境真是优雅极了。蹒跚走路的病人迈着可笑的步子,年青漂亮的护士推着老人穿行于花草丛中,这里虽然每天都在演绎着生与死的绝别,但听不到远方的枪声,看不到大韩民国的士兵是如何奋战在血腥的战场之上。他的声音就像从窗缝里不屈不挠地想钻进来的风似的,刺耳地在雪今的耳畔响起:

“知道敌人的逃跑路线不仅意味着可以将此次渗透进来的敌人一网打尽,更重要的是我们可以顺藤摸瓜,进一步了解敌人的作战思想、作战方式,可以掌握敌人对我们到底了解到什么程度----要知道,敌人是不可能平白无故地知道我军在沿海的布防情况的。”

郑国浩说到此处,心里就有一种失职般的揪心的痛:敌人绝不可能是盲目的执行渗透任务,敌人选择江陵海域就充份说明了这一点。从敌人潜艇渗透及至最终搁浅的位置判断-----恰到好处地选择了水狗哨所和杏峰哨所这两个雷达站的中间点----即雷达盲区!如此精确、绝密的军事情报敌人怎么会知道?既然连如此重要的情报,敌情报人员都能弄到手,那么,敌人会选择什么样的逃跑路线呢?能不能借此,一网打尽活跃于韩国境内的北韩情报人员?

“国浩哥,我的确想不起来了。”

雪今为难起来,当时的情况,当时的心情哪有时间想这些,即使敌人可能说过,但对于陷入混乱思维状态的她来说,的确是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嗯,不难为你了----真是奇怪,敌人怎么会出现在新南里一带呢?”郑国浩摸了摸胡子茬思索起来:三道防线,由外至内层层包围,敌人却出现在最不可能的地方----脱离了这三道防线,这不能不令他大为吃惊,如果他们没有枪杀韩国普通的百姓,如果他们做的更加职业一些,或许就永远也发现不了他们了----必竟是军人出身,如果换了职业杀手,就不会这样盲目开枪了。

“新南里?新南里,噢,对了,我想起来了,新南里往北是不是有个地方叫仁杰?没错,是仁杰!”

“你听他们说起过仁杰?”

雪今兴奋地说:“当时他们在小溪边喝水时,给我送水的家伙曾问过我仁杰离青鹤山有多远----”她摸了摸至今还痛的脸颊道:“我刚想告诉他,却被那个满脸大胡子,好像是他们的指挥官似的人插开了话。”

郑国浩眼前拂现出面目全非,横躺着的金东源的死状,他收起照片,连个招呼都没打,就像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