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潜入 第十章 特种侦察小组 [1]

usemax 收藏 1 24
导读:秘密潜入 第十章 特种侦察小组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88/


“正男同志,你来看看。”

“嗯。”

侦察小组组长徐正男握着M16爬了过来。他拨开灌木丛向前望去,正好看见几小队南韩士兵就地休息。

“正男同志,是不是避一避?”

徐正男看了看三人的装束―――破旧的土布衣上四处是磨出的洞,蓬头垢面的活像刚从老煤窑里钻出来似的。他摇了摇头做了一个斩的动作。其它两名侦察队员互相看了看,悄然地向两侧迂回了过去。

就在他们准备占据有利地形之际,对面传来一阵嚷嚷声:

“集合了,集合了。”

十几名全副武装的南韩军人开始乱哄哄地往车上爬,一名砍木材的士兵,连忙放下手中的军刀,提起枪就往军车的方向跑。人尚未跑出两步,突然自身后伸出一只手捂在了他的嘴上。

士兵的眼神由惊讶,即而转为痛苦。“咔吧”一声尤如树枝折断般的脆响,他听到了人世间最后传来的最为恐怖的声音―――颈部折断的士兵被轻轻放置于草地。在两侧观察敌情的侦察兵迅速围拢上来,将那名死去的士兵拖入灌木丛内。

侦察组组长脱下他的军装在自己身上比量了一下,一甩手扔给了体态魁梧的郑珉国少尉。

“快点换上,穿上敌人的军服,咱们更容易脱身。”

“嘿嘿―――还得再弄两套。”

“哲浩,就凭你这体型,不好找啊。”

郑珉国看着哲浩直摇头,哲浩却不以为然:

“这有什么?我就不信南韩士兵全是肥嘟嘟的家伙,下回让我下手,准能找个瘦一些的。”

“都闭嘴,把弹药带上,撤!”

趴在原地一直观察敌情的侦察组组长徐正男见敌人并未发觉少了一人,便悄悄地倒退回来。三人继续沿着起伏的山脉向南北朝鲜军事分界线靠拢。


****

“哎呀呀,真是累死人喽,歇会再走吧。”

“呵呵----才爬到半山腰就喊累,真是没出息,来,老酒鬼,让我扶着你走。”

“不行喽,人老了,爬不动了,要爬你爬吧,我可要喝点水润润嗓子了。”

身穿登山服的老者笑着将伸出去的手抽了回来,他一手捶打着腰斜靠在一块大石上。老酒鬼则蹲坐在青草地上拿出一个小水壶,“滋喽”灌进一口,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来:

“来,你也喝上一口?”

“算了,还是喝我自己的吧,你那‘水’我可消受不起。”

老者拧下水壶盖,仰着脖“咕嗵咕嗵”地喝了好几大口。

“真是不懂得享受!”

老者擦了擦嘴:

“你这个老酒鬼啊,说你什么好呢?全天下也只有你把那东西当‘水’喝,看你到天堂还喝什么?”

“上了天堂能喝什么?还是照样喝酒----到时多带几瓶,听说那地方酒鬼多啊。”

“算了吧,没听神父讲过?天堂是不喜欢你这样的酒鬼的。”

“那我就趁现在活着多喝才行啊。”

“喝酒伤身,你看看你,走这点山路就喊累”

“哎----你怎么像我老婆似的唠叨个没完?我,我这是喝酒吗?我是在喝‘水’懂吗?这是‘水’!”老人又抿上一口嘀咕道:“酒,就是用水做出来的,这个都不懂,真是的。”

“呵呵,你这个老东西真是越来越不讲理啊,难怪出门时你家老太婆仁姬让我好好看着你呢。”

“去去----难得出来一趟别提那老婆子。”

“呵呵,也就仁姬能治得住你----咦----”老者指着山脚土路道:“你看看,那里好像有人哪。”

蹲坐的老人起身望去:“嗯,是有个人,背着小篮子应该是采山菜的吧。”

采山菜的老妇听到头顶上有人讲话,便抬头望去。

“您好啊-----”

“您们好啊---是来登山的城里人吧?”

“是啊是啊,您这是采什么好东西啊?”

“呵呵----刚下过雨,最适宜采松蘑。”

“噢,是这样啊。”

“你们慢慢玩,我走了。”

“哎----您慢走。”

“谢谢。”

“老酒鬼,你看看人家----身子骨多硬朗啊,再看看----”

老者打住话,一眼不眨的直盯着老人的身后。

“看什么?看什么?你不喝酒又能怎么样?从小到大,你是哭着喊着要进棒球队,哪像我----咦,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搜山了?呵呵---年青人过来,陪我喝口酒。过来啊,正好有个酒伴----呃!”

老人话顿止,身穿南韩作战服的郑珉国少尉的身后的草丛里又钻出两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来,赤红的眼珠暴崩着的血筋怎么看都不像自己国家的士兵。两位老人互视了对方一眼,一个转身就向后跑去。

“呯呯!”

两声枪响,两位老人栽进了草丛里。郑珉国和哲浩忙上前拖着老人的脚踝拉进灌木丛内,侦察组组长徐正男则握着手枪听了听动静,才慢慢将枪放回腰带间。

“出,出什么事了?”

未走出多远的采蘑菇的老妇一路慢跑着向这边赶来,一抬眼,就瞧见身穿韩国陆军作战服的士兵正费力的拖动着老酒鬼的尸体。她的眼内露出惊疑之色,脸上勉强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

“走,走错路了,人老了,眼,眼睛不好----”

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老妇的头部,“咔嗒”撞针发出清脆的声音----枪里没子弹。老妇浑身一抖,两腿再也迈开不了。

“突突!”

M16发出的枪声久久地回荡于山谷之中,老妇的胸前漫出两朵血花,她露出不相信的眼神,缓缓地仆地,身旁落下零星的几个鲜嫩的蘑菇。

“快点处理掉!”

徐正男恶狠狠地站在石上仔细观察四周的动静。其余两人草草地用草掩盖在尸体上,三人冲下山,跨过小土路爬上了对面的山林。


****

9月22日,13:20分

接到情报的三军联合调查小组共聚代望山。

“二人被手枪击中头部死亡,一人被M16击中头部死亡----枪法很准!”

“从现场被压倒的草丛印以及山下土路上的脚印分析,敌人共有三名,离开时间不超过1小时。”

“弹壳需要送往陆军部,才能进一步鉴定是不是出自那支被暗杀于代望山的士兵的枪。”

“嗯,看来他们是准备下山找食物的,死者身上所有可吃的食物都被搜刮走了。”

“除了弹道检验,马上将现场勘测情况上报总部。”

“是!”


三军联合调查小组组长自尸体旁站起身,慢慢地解下白手套,长叹了一声。视线过处,一队队士兵正采用战斗姿势沿着对面的山林搜索过去。突然,一丝感觉窜了上来:

敌人出现的位置怎么会是这里?!

****

山色渐暗,松柏林内尤如死寂,只能听到凄厉的风声。但驻足凝视,便可以看到齐腰深的草丛里闪动着一双双晶亮的眼睛,全副武装的韩国士兵以战斗队形摸索前进----互相仅间隔几米,依稀可辩两侧队友的身形。

中士李炳熙小心地向前踱出一步,静悄悄的夜下基本上是什么也听不到,看不到,唯有来自军靴下的青草给人一种软绵绵的感觉。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感觉敌人就在前方,在那黑漆漆的丛林里正有一个枪口瞄着他,缓缓地随着他悄悄移动,就如同这黑深深的夜一般-----“呯”的一枪,那划破夜空的枪声,也许毫无痛觉地就可以送他升入天堂。这种可怕的想法陡然间窜入心田,令他冒出一身的冷汗。

“该死的北韩人!”

这句话不知在他的内心骂了几千遍,几万遍。再有半年,他就可以退伍回家,回到家就可以继续未完成的学业。一想到,因为当兵而离开他的女友,内心里就有一种颤抖的痛楚。

这个世道是怎么了?

我这是为了谁?

“真是该死!”

李炳熙停了下来,蹲在草丛后解下钢盔擦了把额头上的汗。待他再次睁开眼时,一个男子的身影自一棵树后像鬼似的闪了出来。他顾不得戴上钢盔,抬起M16就像那目标扫出。

“咔嗒,咔嗒----”

枪卡住了,他忙扔掉枪,一个后滚,摸出一颗手榴弹,尚未拉开引线,就大叫起来:

“卧倒----北,北韩人----北韩特工!”

“轰----”

“突突----突突突----突突突----”

“突突突---突突突----突突-----”

巨响声中,双方开始交战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