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潜入 第九章 俄罗斯上空的鹰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88/


“不要大惊小怪,你们中国人不是有句话:‘一根绳上拴着的两只蚂蚱’----现在就麻烦你把我送到目的地吧。”

陈钢干咽了一口口水,心想:蚂蚱?天下到哪去找这么厉害的蚂蚱!看了那么多的电影,没想到现实生活中还能碰到,看来小命真是难保喽。

“什----什么?”陈钢惊魂未定,张口结舍。

“把车钥匙给我,我进车里就还给你----你是不是很害怕?害怕的人不知会做出什么傻事来,如果不能快速的离开此地,我们可就麻烦了,好了,快点把车钥匙拿给我。”

朴莲花将手枪塞进包里,极其利索的穿好衣服。陈钢则摸索出车钥匙,递出去,哆哆嗦嗦地说:

“给,在这里----能,能不放我一马,我不,不想-----”

“陈先生,你脑子没进虫子吧,放了你?不行。趁天还没亮,警察赶到之前,我必须赶路,明白吗?”朴莲花接过车钥匙紧盯着他道:“你我互相拆台是没好处的,要么永远闭上你的嘴;要么送我一程,到了目地的,我会付给你酬金的。”

朴莲花从不大不小的旅行包内拿出一叠钞票,随手扔给依然傻站着的陈钢:“先付一万,到了地方再给一万!”

陈钢的两眼一亮:美金!即俄又变得死灰似的----哎,有钱何用,有花钱的命才行啊。

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开了旅店,店老板并未出来----显然在这种地方小情人吵架,甚至动手看来是常发生的事情。

“咱们----你,你想去哪?”

“列宁格勒!”

“列,列宁格勒?”

“开足马力,从孜雷诺格尔斯克到那里不过几小时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吧?想要活着拿美金,就乖乖听我的话,开车!”

****

正午时分,二人的汽车过了基洛夫桥,沿着绿意盛容的“夏日庭园”直向南边的奈夫斯基大街驶去。朴莲花饱览着列宁格勒的名胜古迹,汽车开到了奈夫斯基大街的终点。从旧时代的海军部大楼的白光闪烁的尖塔下拐向右边,上了涅瓦河畔大街。冬宫出现在眼前,朴莲花不禁联想到在这里寿终正寝的沙皇统治下的俄罗斯王朝,有趣的是,现在这个国家再次恢复了它的国名----虽然不能回到前苏联时期的辉煌,但多少可以感受到“俄罗斯”这一名称带给人的力量。但现在她的心思并没有放在这些景致上----列宁格勒到了,离她的目标更近了!

“过了阿尼肖夫大桥往左拐。”她对陈钢说:“具体地点到时候我会告诉你。”

“还,还没到?”

“不要担心,我会遵守诺言的。”

一路忐忑不安的陈钢听到快要到达了目的地,他悬着的心渐渐放了下来。朴莲花靠到后座上,汽车挤过混乱的萨特瓦雅大街,拐进叫作“玫瑰之家”的老住宅区中行人拥挤的街道。康钟业南韩著名学者,一个在国际学术界颇有影响力的学者。同时,也是一位坚决反对和平解决南北朝鲜统一的民主人士,在南北朝鲜问题上他主张以最强硬的手段(包括军事手段)解决,而后一点,为今天的可悲结局埋下了伏笔----正如他曾亲口说过的那样:民主政权绝不能与独裁的枪炮政权坐在同一个谈判桌上。现在,朴莲花就是为他而来,他会在哪里出现呢?涅可夫珠宝店,敌人的联络点,这个不急,不能让次要目标影响到自己的最终目的----朴莲花的思路被映入眼帘的一幢建筑物遮断了。

“在前面那栋楼的拐角停车!”她对陈钢说:“拿着,这是你应得的酬劳----我建议你最好在此地痛痛快快地多玩几天。要知道,整个俄罗斯的警察都在搜你。”

陈钢的脸变得煞白,因为恐惧瞳孔变得极大。朴莲花柔媚噬骨般冲他笑了笑----她知道恐吓的目的达到了。按照国际惯例,俄罗斯人一般会核对死者的身份。然后就会查出这不是一起普通的刑事案件,依例就会转交给VKR(俄罗斯独立调查部,此处按前苏联习惯称乎,因为性质相同,没必要改换。)VKR只能采取秘密的调查方式,运气好的话,这个倒霉的男子会在VKR监狱里关上一段时间----当然,也有可能会关上一辈子。

陈钢向右打方向盘,把车停在用铁链拴在一根电线杆上的一排自行车后面。

“再提醒你一遍:你面临着两种选择。”朴莲花直盯着陈钢说:“一是告诉警察---顺便告诉你,警察局就在这条街的拐角处。这样做的结果可能是,你不仅拿不到钱,而且还要接受俄罗斯秘密警察的盘问,你会受到俄罗斯人特有的野蛮待遇。二是按我说的建议,在这里安顿下来,好好玩上一段时间,等风头过去了,再花钱偷渡回中国-----对此,你应该不陌生。”

“这不是说我所能选择的仅有后一条嘛,罢了,我先快活地快几天再说吧----哎,能,能不能----”

朴莲花听了男子的话,就知道对方已经想通了,至少在短时间内----到完成任务的这段时间内不会给她惹麻烦。俄罗斯有的是花钱的隐蔽场所,想要揪出一只躲在黑洞里享受的耗子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她摸出一叠票子扔给陈钢,后者嘻嘻一笑,转眼就开着车在她眼前消失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