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历程 正文 捕蝇草行动-请君入瓮(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82/

虽然太阳还没有从东面的山头升起,但是天已经大亮了,没有工业污染的山区,到处是松柏葱葱,到处是飞鸟的鸣叫,空气格外的清新。徐进师长从坑道指挥部里走了出来,十分惬意地伸了一个懒腰,点燃一支香烟开始饱览周围的美丽景色。他是来自未来的人,到了这个时空中,最深刻的感受是原始状态的环境,同那个时空中的环境相比,简直是天上人间的感觉。环境和生态一旦破坏,几乎是不可能再复原的,如果说有可能复原,那要清除所有现代的工业,以及退回到原始的生活方式,再经过几百年兴许可以恢复,这是不可能做到的。等打跑了小日本再向中央有关部门建议,一定要把保护环境作为立国的头等大事,再也不能走以破坏生态环境为代价的发展道路了。徐进师长正在沉思中,一个参谋兴冲冲的跑来报告,说是“野狼团”的曹营长来电,抓回了7名活鬼子,其中一个好像还是个军官。徐进师长十分兴奋,“告诉曹营长马上把俘虏给我押过来!”参谋刚想转身去传达命令,又被徐进师长叫住了,“算了!还是我自己去吧!你去找辆摩托车来”。

徐进师长同副师长和参谋长交待了一下,便带上警卫员自己驾车来到“野狼团”的驻地,直奔营部所在的农家院。一进院子就看到在墙根站着七个鬼子,都被反绑着双手直挺挺地站在那里,一个战士手里拎着一根粗大的木头棒子在看押着。看来这些俘虏已经被战士们轻不了吊地修理了一番,个个都是灰头土脸鼻青脸肿。“野狼团”的战士们工作了一个晚上,正在吃着民兵送来的白面馒头和猪肉炖茄子,由于天气热的缘故,人人都是满头大汗,却没有一个战士因为炎热而赤背,都是着装整齐连钢盔或军帽都没有摘掉,或蹲或站围在一起吃着早餐,由此看出“野狼团”过硬的军人素质。战士们看到徐进师长的少将军衔,立即停止进餐都齐刷刷站起来,一个少尉排长快步跑到徐进师长的面前,立定后敬了一个十分标准的军礼,“报告首长,野狼团2营直属队昨晚偷袭日军,抓到七名日军俘虏,目前正在开早饭,请指示!排长孙长久”,徐进师长还了礼,“同志们继续用餐!”,“是!”孙排长转过身对所有战士喊道:“继续用餐!”战士们又齐刷刷地原地蹲下,端起餐具继续吃早饭。这时曹营长从屋里跑了出来,向徐进师长敬过礼后报告,“报告师长,我部圆满完成任务,经初步统计一共消灭鬼子五百余名,俘虏七名,没有人员伤亡!”。徐进师长十分满意,笑着拍了拍曹营长的肩膀,“谢谢啦曹营长!”,“徐师长,您还是先吃早饭吧,这七头野兽都归您了!”曹营长笑着说。“好!既然赶上了饭时我就不客气了。”徐进师长同曹营长一起进了营部。

饭后在曹营长的陪同下,徐进师长来到日军俘虏的面前,背着手来回看了几番后,就开始同曹营长讨论,这些日本鬼子究竟是属猫科还是犬科的问题。七个鬼子俘虏看到一个穿着花军装,带着一顶同样花色并镶嵌着一枚红星的钢盔,足蹬一双皮质棕色的军靴,红色的肩章上缀着少将军衔的八路军官走过来,个个都以蔑视冷漠的眼光注视着。但是令他们暗暗感到惊讶的是,这个少将军衔的高级军官的年龄如此年轻,根据对支那八路掌握的情报,少将军衔一般都是师长,几万人的最高统帅居然仅仅不到三十岁,真是令人难以置信。那个鬼子军官对旁边的士兵使了一个眼色用日语说到:“小岛君,给这个支那军官一点颜色,在大日本皇军面前,支那军永远不是对手!”。熟知日语的徐进师长早已听见,只是装作听不懂的样子,仍然同曹营长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那个叫做小岛的鬼子兵,偷偷地往前凑了凑,乘徐进师长不注意,一头朝徐进师长撞来,妄图一呈皇军的威风,被俘了还要羞辱支那军。这一头撞得挺狠,鬼子兵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真的撞上的确是难以承受。可是徐师长是谁?是摸爬滚打的特种兵出身,擒拿格斗不仅样样精通,中国式摔跤也是个行家,想占特种兵出身的徐进师长的便宜,真是鬼迷心窍瞎了狗眼。尽管徐师长在同曹营长聊天,眼睛的余光一直膘着这几个俘虏,一举一动尽收眼底,看到小岛的愚蠢举动不禁心花怒放,老子没找你麻烦,你倒是送上门来了,小子!你就认倒霉吧!说时迟那是快,眼看小岛就要撞上徐师长,徐师长身子一侧,有腿向后来了一个倒弓步,右手抓住小岛的脖领,左手一托小岛的裆部,来个中国最经典的“四两拨千斤”,借着小岛鬼子的冲劲,从头顶一下子将他扔出十几米远。啪唧一声摔了个结实,徐师长走上前,像拎死狗一样提起,托住下巴狠狠一旋,只听一声轻微的“卡巴”声,小岛鬼子全身瘫软一命呜呼了。徐师长拍了拍手,潇洒地又慢慢走到鬼子们面前,“你们都看到了,这就是偷袭本师长的下场。我说你们日本人是不是天生就是卑鄙下流的坯子,除了下三滥的阴谋诡计,会不会玩点光明正大的?跟你们的鸡巴天皇一个铞劲,除了玩女人狗屁都不是!”徐进师长轻蔑地用日语说道。一个鬼子听到他们的天皇被侮辱,大吼一声“巴嘎!”向徐进师长冲过来,这次徐进师长都懒得再用手了,腰一扭给这个鬼子来了一个旋风脚,坚硬的军靴带着千斤之力,从侧面击到鬼子的太阳穴上,霎时颅骨崩裂七窍出血,像一个麻袋沉重地倒在地上。剩下的几个鬼子俘虏都被震慑住了,本以为一个支那高级军官只是能玩玩嘴而已,动起手来绝不是训练有素的大日本皇军士兵的对手,想在临被杀死前再给支那军一点颜色,没想到转眼间两名士兵命丧黄泉,而且带着一点京都味道的日语说得如此流利,个个都惊得目瞪口呆。这哪里是个高级军官,整个是一个职业杀手,杀人的手法如此熟练,就连杀人如麻的大日本皇军都自愧不如。徐进师长走到鬼子军官面前用日语问道:“告诉我大尉,你叫什么名字?在第6师团任何职务?”,“无可奉告,要杀要剐随你!”鬼子军官的脖子一梗说道,“是吗,我想他们会告诉我的!”徐进师长指着旁边的俘虏说道。徐进师长走到一个鬼子兵的面前,面带着微笑问道:“告诉我他的名字”,那个鬼子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冷冷地看着徐师长一言不发。徐师长朝鬼子军官一笑,“您的士兵是个哑巴”说完当头一掌,鬼子兵吭都没吭倒在地上。徐师长又走到另一个鬼子兵的面前,“他是个哑巴,您会不会说话呢?请告诉我他的名字!”,这个鬼子有点慌乱,还没有想好是否回答徐进的问话,就在犹豫间,徐师长的铁掌再次劈下来,又送走了一个鬼子。当他走到第三个鬼子面前时,那个军官再也忍不住了,“住手!残忍的支那刽子手,我叫田中军吉,第6师团45联队大尉中队长,请你放过我的士兵!”。徐进师长一听田中军吉这个名字感到好耳熟,突然一下子就想起来了,据抗日战争史料记载,中国首都南京沦陷后,第6师团第45联队的中队长田中军吉在南京期间,手持"助广"军刀,一人就砍杀了中国俘虏及非战斗人员男女老幼400多人,犯下了无可饶恕的滔天罪行。徐师长不禁怒火中烧,恨不能立刻扑上去将这头野兽撕成碎片,他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踱到田中军吉的面前冷冷地问道:“你说我是刽子手?我杀的可都是被俘后还在顽抗的野兽,告诉我,你又是个什么?”,“我是大日本帝国军队的军人、武士,要杀要砍随你,卑鄙的支那人,你没有资格侮辱一个日本武士!”田中军吉叫嚣道。“你是大日本的武士?你就是在中国南京手持军刀,一人就砍杀了中国俘虏及非战斗人员男女老幼400多人武士?就是在中国抢劫、强奸、放火、杀人的武士?在我看来,你们小日本所谓的武士,不过是野兽和罪犯的代名词!”徐进师长愤怒地驳斥道。“不许你侮辱日本的武士,我只不过是在尽一个帝国军人的职责……”,“帝国军人的职责难道就是屠杀手无寸铁的平民?帝国军人的职责难道就是强奸妇女?还没有屁股大的弹丸小岛国,居然大言不惭自称什么大日本,还自称什么帝国军人、五十,你们小日本儿别给自己贴金了,撒泡尿照照自己,你们还能算是人类吗!”徐进师长愤怒地打断田中军吉的话头。徐进师长历数日军在中国犯下的罪恶,尤其是在南京的兽行,每一个事件都叙述得十分清晰,每一组数据都十分准确,在铁证面前田中军吉哑口无言。其实,在同这支支那部队一交手,田中军吉就感到与以往不同,无论是武器装备还是单兵素质,都同以往的支那军队有很大差异。在夜间糊里糊涂地就做了俘虏,在被押回的路上看到了大量的火炮、坦克,常规步兵武器也比大日本皇军先进,尤其是迷彩色的军装,这是他头一回见到,他隐隐约约地感到,这一次第6师团是凶多吉少。但是,他并没有因此服气,帝国军人的顽强战斗精神,优秀的单兵素质,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的军队能够媲美。认为支那军采取的是见不得人的偷袭,有本事一对一地决斗才是军人所为,为此他找到大尉军衔的曹营长,阐述了这个观点。曹营长也没客气地回敬道:“你他妈的装什么蒜!当初你们袭击北大营的时候通知中国军队了吗?你们到中国杀人放火,强奸妇女,是谁邀请你来的吗?你们这帮侵略者老子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这是在老子的地盘上,除非你滚回东洋老家去!”。不过,一来要杀一杀小日本的傲气,二来也想耍耍小日本,曹营长把全营集合起来,让七个鬼子任意选出一个对手,要是打赢了立马放回去,不过被打死打残概不负责,当然曹营长私下里嘱咐战士们,不要出手太狠,一定给徐师长留下全须全尾的鬼子。狡猾卑鄙的鬼子真的挑选出自认为的弱者,他们不知道这是闻名的“野狼团”,每个战斗员都是百里挑一的高手,平素的训练也是在这个时空中,世界上任何一支军队所没有的,其结果可想而知,七个鬼子被收拾得都趴在了地上。所以,田中军吉的傲慢和自大被彻底地摧毁了,不甘心失败的他又想在徐进师长这里找回一点面子,没想到又碰了个鼻青脸肿,这位支那军的高级军官更是心狠手辣,杀起人来干净利落,而且都是徒手进行,可以看出是个职业杀手。田中军吉被徐进师长训得哑口无言,沉默了半天才喏喏地问道:“我想知道贵军想把我们怎样?”,“想把你们怎样?第6师团的士兵有谁没杀过中国平民?有谁没强奸过中国的妇女?我们早就郑重地宣布了,对第6师团一律不予受降,这是对你们作恶多端的惩罚!”徐进师长义正言辞地教训道。让人出乎意料的是,田中军吉居然还提出了一个要求,只见他一个立正头一低说道:“既然这样我也无话可说,我只有一个要求,请放开我,我要同您以一个武士的身份决斗。我知道我不是您的对手,但是,倒在一个武艺高强的武士面前,应该是我的荣耀……”,“呸!你他妈的不配!一个连妇女儿童都不放过的罪犯、禽兽,我怕脏了我的手!人不会跟畜牲决斗,只有宰杀,懂吗!”徐进师长指着田中军吉的鼻子骂道,告诉曹营长,“把这几头畜牲交给老百姓处理!”说完跨进摩托便扬长而去。至于老百姓怎样收拾的鬼子,由于场面比较残忍血腥,在此不便详细描述,总之,就是以血还血,抛弃腐朽的儒家说教,唤起中国人民的血性。按照原历史进程,1947年5月18日,田中军吉被引渡到中国。5月29日上午,南京军事法庭检察官李睿对田中军吉进行初次讯问,1948年1月28日,田中军吉和另外两个杀人魔王,向井敏明和野田毅被押赴南京雨花台刑场执行枪决。由于未来因素的介入,田中军吉伏法的日期提前了九年。

联队长若松平治大佐在清晨,就接连二三地接到下面的报告,昨夜遭到支那军的袭击,累计死亡五百余人,全部是被冷兵器所杀,以中队长田中军吉大尉为首的七人失踪。“野狼团”分成多组潜入,没有开枪惊动敌人,不声不响地用冷兵器进行屠杀。这次战斗并没有贪多和恋战,只是在鬼子的驻地袭击少数熟睡的鬼子,第二天天亮后鬼子才看到,相距不远的帐篷里或露天宿营的鬼子,全部被支那军所杀,没有一个幸存者。还活着的鬼子不禁有些后怕,昨晚上只要支那人愿意,他们也许根本不能站在这里了,神不知鬼不觉地死了这么多人,在日军中产生了恐惧心理,一到晚上就是草木皆兵,甚至误伤了自己人,士气极为低落。

旅团长牛岛满少将率领大队人马跟了上来,看到作为开路先锋的第45联队被阻十分不满,尤其是听到第45联队不仅大量地人员伤亡,而且所有火炮都损失殆尽,气得暴跳如雷,把联队长若松平治大佐狠狠地臭骂一顿。命令第23联队接替45联队,今日务必要拿下115高地占领响堂铺。步兵第23联队联队长冈本镇臣大佐,在接到命令后立即将部队展开,在两个炮兵大队的配合下,集中了六十余门火炮,分别对我军的115高地和响堂铺展开猛烈的进攻。敌我双方展开了激烈的炮战和阵地争夺战,日军的猛烈炮火把我军的阵地打成一片火海,二十余架飞机也赶来助战,对我军进行狂轰滥炸,不惜余力地要突破我军的防线。我军的炮火也不示弱,各种口径的炮火在进攻的鬼子中散布着死亡,特别是密集的火箭炮使日军伤亡惨重,一架飞得过低的敌机碰巧撞上了我军的火箭炮弹,当场在空中爆成无数碎片。

我军的主要目的不是坚守阵地,在给予敌人大量地杀伤后主动后撤,最终目的是要将第6师团诱入太行山腹地,然后再进行毁灭性地打击,目前谷寿夫和部分第6师团的部队还在涉县。

我军依托坚固的阵地,一次次地击退了鬼子猖狂地进攻,但是长时间的鏖战,在鬼子的重炮和飞机轰炸下,我军也出现了较大的伤亡,据守115高地的连队已经伤亡过半,但是仍然以猛烈的火力击退了鬼子的多次进攻,倒在他们阵地前的鬼子已经过千。据守响堂铺阵地的是我军的一个营,我军的优势火力和过硬的单兵素质,尤其是华北集团军严格的二百米内硬功夫强化训练,在实战中展示出良好的成果。日军除了在炮火和空中占有一定的优势外,进攻的步兵在进到我军阵地前二百米处,就开始遭到我军抗日-1型半自动步枪和狙击步枪的精确打击,日军的三八大盖的火力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尤其是在接近五十米处,我军密集的手榴弹筑起一道火墙,再加上狂风暴雨般的机枪火力,筑成了一道看不见的,令日军难以逾越的鸿沟。为了达到投弹五十米的要求,有多少战士在战前的训练中练肿了胳膊,无论刮风还是下雨,吃大苦,耐大劳,流大汗,终于人人练就了过硬的投弹技术,这么远的投弹距离,几乎相当于一门小炮。由此可见,华北集团军不仅在武器装备上超过了日军,单兵的军事素质也是无可比拟的,其整个部队的综合战斗力更是强于日军数倍,这就毫不奇怪,为什么能够毫不费力地大规模歼灭日军,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决不是一句空话或口号。

第6师团36旅团的旅团长牛岛满少将,举着望远镜注视着前线的战况,他看到在皇军摧枯拉朽般的炮火打击下,支那军的阵地一片狼藉,好像所有的生命体都被炮火摧毁了。但是,皇军的攻击步兵总是遭到猛烈的打击,至今为止还没有越过对方阵地前五十米,好像在哪里有一道无形的屏障,无数皇军士兵的尸体,在这道看不见的屏障前堆积成一道长长的“尸坎”。第6师团自侵华以来,经历了淞沪会战和南京会战,在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战斗中,同支那军的精锐部队无数次交手,我英勇无敌的第6师团总是所向披靡,都取得了最终的胜利。这可是第一次看到,支那军居然还有如此强悍的部队,不仅武器装备远远超过皇军,单兵的军事技术和灵活的战术,也是前所未见的。更令牛岛满旅团长心惊的是,这支支那军比大日本皇军还要冷血,早就听说过这支军队,对待皇军士兵和协助皇军的支那顺民格外残忍,直觉告诉他,这支部队决不会被血流成河所震慑,牛岛满不由得回忆起曾经在支那东北发生的日俄战争中的一个战役。

1905年5月26日晨,日军在猛烈炮火的掩护下发起了对金州和南山的猛攻。日军当时仅有少量进口的法国轻机枪,而俄军已广泛配备了杀伤力极大的马克沁重机枪,且有坚固防御工事。当一波又一波的日军呐喊着冲向俄军阵地时,迎接他们的是密如雨点的子弹,战斗变成了屠杀。但日军不为尸山血海所动,毫无畏惧决死冲锋,当天下午南山阵地终被攻克。此时,日军付出的代价已超过了4千。反观俄军伤亡仅1千1百多人,但却败退而走,俄军与其说是被打跑的,倒还不如说是被视死如归的日军吓跑的。紧接着,日军30日攻克大连,切断旅顺守军与辽阳俄军的联系。日军虽付出惨重代价,但金州和大连的占领决定了旅顺口,进而决定了整个日俄战争的命运。日军视死如归的精神,才是这次战争取胜的主要因素,所以日军通过日俄战争,在军队建设中过分强调精神作用,忽略了在武器装备上的提高。究其原因,不仅仅是日俄战争的气势,资源贫乏的岛国没有更多的战略资源,去支撑现代化自动武器的巨大消耗。不能不承认日军的武士道精神的作用,在侵华战争中也同样显示出这种优势的作用,几千名日军就敢追得十几万国民党政府军狼狈溃逃。可是如果现在的对手同样拥有这样的战斗精神,但是在武器装备却远远先进于日军,两军相遇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呢……,牛岛满旅团长不敢再往下想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