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班的湘西考察是五天前开始的。学校批下了我们的行文可是要等到校运会之后才能走。

老师申报的费用因为学校方面的折扣以致于我们不得不另外交一笔钱。不过还好,大家都还

乐意出,毕竟这是我们新闻班的第一次实践活动。10号晚上系主任给我们开了动员大会,带

队老师讲了些细枝末节却很重要的东西。接下来的两天大家都在准备,星期一上午8点半,

两辆大巴一辆中巴进入中文楼前的马路边,宣告此次湘西之行的开始。

第一天 启程

上车之前就听人说过有近8个小时的车程,估计路也不会太好走。我们的目的地是贺龙的

故乡——土家族聚集的桑植县。地图上的桑植县在湘西北的澧水河边上,弯弯曲曲顺着河水

往下流,依稀可以看到澧水支流融合在一起的轨迹。车程从学校开始,一路经过的几个地

方是漆河、桃源、慈利、张家界。常德境内大家都太兴奋,车里的人拿相机手机把窗外的景

致一顿猛拍,看上去像是去旅游的。上大巴后我马上吃了晕车药,鉴于前几次的痛苦晕车经

历,还是早些预防好。车上徐老师拿着个吹气的小枕头到处问谁晕车,不过没有太多人听见

她的话。经过河芙收费站后,就有一种逃离的感觉,不管是地域上还是心理上,感觉和以前

都不太一样了。虽然是冲击平原常德桃源段内还是有很多座不大不小的山丘,一幅典型的华

南丘陵地形,由松树和竹子构成的简单山林看起来有一种淡淡的美。尤其是在秋暮冬初的寒

冷时节。树往后退不停的退,渐渐退成了一道迤俪的风景。

天空的颜色是深沉的蓝,秋天的脾气是阴郁的美。幻想无数种眼中的桑植两河口,不如一

饱路过的风景。经过常德至张家界的高速坦途后,接下来迎接我们的便是蜿蜒于山腰的回环

公路了。山是经过了张家界才渐渐多起来的,走在高山间的车顺着地势上升或是下沉,不断

地攀爬过山头山腰,从窗口望去,山谷底是开得灿烂的野花,河流边上是依水而居的人家,

薄雾似的大概是谁家炉灶里的炊烟。中午的时候车停了一下,我下车整理了气息很久才缓

过来。大巴车里的空气本来就流通,加上靠近后排的换气窗坏了打不开,可想而知我们呼

吸的是已经吞吐了多少次的CO2 。大约过了10分钟后上车继续颠簸的行程。越是靠近目的

地,越是感觉离繁华越远。土家的小背篓,木屋已经不知多少次在眼中滑过,澧水河越往

上走越是清澈。在离两河口6KM远的洪家关乡,车又停了。我在这里拍了两张照片,手机

像素不高,照片的效果不是太好。看不见落山的太阳,时间来到了下午4点钟。天色在山

色中暗淡了很多。后来的车程却是与澧水河相伴的,它始终在我们脚下,或近或远,或清

或浊。到达两河口乡政府的驻地,办公楼上挂着“欢迎省文理学院来我乡实地考察”的毛

笔字横幅。重新集合后老师把我们班分成了4个组,我在第1组。各组都有男生,大家都是

由所分到村的村支书接待的。接待我们组的支书姓王,个子不高皮肤健康得黝黑。他先招

呼我们吃了晚饭然后简单安排了我们十个人的住处,明天就要开始住农家,希望一切都不要太失望。


第二天 下乡

下榻的村名叫五度潭,一个因为产业结构调整做得出色而成为新农村示范村的水果大村。

想想还是觉得后怕,要不是支书今天把我们10个人都安顿在一户农家,我和另外一个男生

也许就要过上好几天没水没电的日子了,昨晚我们可是在蜡烛叫齐的照明下才睡下的,早

上起来厕所没水洗漱都是在女生住的地方完成的。清早吃过饭后支书叫了辆小型农用四轮

把我们送到了村里房子弄得最好的农户家里。听主人说修这栋三层小楼用去三十多万的时

候,感慨得我们每个人下巴都几乎掉了下来。

主人家里婆婆和爷爷以及他们的儿媳妇在,婆婆说她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儿子在外面

打工,女儿一个在张家界一个在桑植县城。这套房子是儿子出钱建的。婆婆和爷爷都不再

耕种了,他们只是安心的颐养天年。婆婆的儿媳妇在家待产,女生都叫她嫂子。婆婆家二

楼有两个客厅,每个客厅4间卧室,木板铺成的地板,装饰和城里无出其二,简直就是世外

桃源般的生活。

下午我们呆不住去找别的组了解情况,第二组的女生带我们去过用几块木板搭成的桥。

男生们胆子大几下就过去了,女生因为害怕不敢走结果只能淌水过河。淌水的时候第四组

的成员也一路游历过来。大家都挺开心的,彼此交换各自的欢愉和快乐,委屈和成全。天

色渐渐黯淡,各组的人都渐渐散去,各自回到彼此的村子继续调查体验。因为我们这组才

安顿好所以都没有确定调查主题。


土家族习俗,一天两顿饭。火锅算是招待客人的最好菜肴。五点多吃过腊肉火锅后大家

把澡都洗了,婆婆家的大锅装下了10个人的热水。晚上组长把人齐确定了调查主题,分组,

然后大家便轻松地看起了电视。山里的夜总是来得早,不到6点就天黑了。婆婆家在一个临

水傍山的山头,对面是满山的林子,楼下是澧水支流枯水期露出的河床和野生的芦苇。穿

梭在山间小道上的牛马,恍恍惚惚地把人带进了梦乡。雾霭在视力不清的远方腾空而起,

模糊的剪出了山里人难过的背影。

来了两天并不觉得桑植县比别的地方差,只是好的人家和坏的人家,情况是如此不同。

木屋阁楼里陈年的腊肉不知道黑色滋养了它的青春,还以为多久才是它得以重见光明的

日子,土家人的生活里不知道幸福是什么样子,还以为简单的盐巴小菜就是美满的人生。

在这里生活让人有一种简单的幸福感,如果可以卸去生活的负担。睡觉的时候听见河水

哗哗地流,突然想起了儿时发高烧被父亲抱着往医院赶的脚步声。原来爱是可以由时间

承载的。河水承载了谁的思念谁对谁的爱呢?答案明天醒来找吧。

第三天 赶集

早上起得早,村里很安静。河对岸的那片树林看起来很和美,

卵石从芦苇荡的缝隙里窜出,公车从遥远的山涧里开过来,像

隔绝的时空中遗失的某个世界。学校的喧嚣和俗世的纷扰都不

再,只有这样一个世界在我的心海里流转。

2、5、8号赶集。吃过早饭后我们组便踏上了赶集的行程。

半路上碰到驱车前来的指导老师,交流之后指导老师觉得我们

做的东西太大不好弄于是我们只能重新确定调查主题。我和另

一组员童童做的是水果产业问题,她在赶集途中母爱泛滥的抱

起了一个眼睛大大的土家小男孩,男孩不认生,只是疑惑为什

么这个姐姐总是不停的傻笑。后来和同去赶集的老婆婆聊天知

道了一些采访素材,走过五渡潭大桥就到了第一天我们下车的

乡政府,再往前走就是集市了。也许是天气不好的缘故,赶集

的人不是很多,倒是碰到了不少别的组的同学。主人家婆婆也

来赶集了,她说要给我们买菜做饭吃。集市上摆满了日用品,

卖的东西和超市里几乎一样,不过还是有些不同,这里有卖中

草药的还有专卖土家族特产的摊位,只是我叫不出那些东西的

名字,赶集有点汉化的意味,买卖都是在安静的环境下完成的

。光顾着看我丢掉了身边的组员童童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走

开的。找到她的时候看见她撑着伞手里提着好多好吃的东西,

原来她也体验了一回赶集的滋味。是的,下雨了,集市上的人

只剩下摊主,背着背篓的老妇人年轻人都散开了。空气里的寒

冷加剧,温度慢慢往下退。

也许澧水承载的是土家人相对安定的生活。他们不需要太过

安逸的生活不需要老天的馈赠不需要别人的同情。一份简单的

成人礼就足够,只是需要平静不要辉煌。河水承载上午是一份

真挚的情谊,对土地的感恩生命的感激天空的赞美。雨停后集

市上又慢慢地聚起人潮。澧水的生气又像被什么给带了回来。

四周的青山在淡淡烟雾中飘渺,绿水荡漾,四轮小车接送走背

着竹篓满脸岁月皱纹的阿婆,静静的,集市就安静了下来。

我和童童采访完村长和乡长就没事情做了,数据和一些材料

户老师那边都有,采访素材也弄好了。该回去了。

呼吸着稀薄的空气,回想白日的集市和土家族人,一场繁华

落尽之后所特有的平静充满了胸怀。岁月可以这样安静而单纯

地流过去,而太阳仍旧一样升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四天 球赛和孩子

昨晚的大雨把温度带到了10度上下。早上起来后穿上外套都

让人有股秋末冬初的微寒。婆婆生了火让我们烤,温暖的火苗

扑腾到每个人脸上,手上,衣服上,仿佛似被谁丢掉的太阳。

今天是采访的末期了我们组只有几个人还没有弄到素材。吃过

早饭后他们就出去了。我一上午都呆在火堆边躯赶早已上身的

寒意。中午组长收到短信说乡中心小学的老师要和我们打场友

谊赛。我们到学校才知道我们来得最早。小孩子们对我们的到

来很是惊奇。球赛期间不断有小孩向我们要签名,为了满足他

们小小的愿望,我们厚着脸皮体验了一把当明星的感觉。并不

指望留下联系方式会有回音,只是尽力维护小孩子的善良和自

尊心。

球赛最后打成了平手,没有加时赛,也许这是最好的结果。

指导老师告诉我们明早8点半乡政府院内集合返校。离开的时候

碰上了小学开饭的时间。不小心凑过去不小心看见了每个人碗

里的两个菜:白菜炒豆腐,咸菜。我不敢认真地和那些孩子对

视,只是把目力涣散,望着天空。从小5就开始寄宿的孩子一定

是最坚强的孩子,他们一定是一群有所作为的孩子。最后一次

走回五渡潭村,也许是时间太晚路上都碰不到行人,只有运输

着沙石的汽车,轰隆隆的马达声在山谷里回荡。

书本里画片上看了几百回的石墙断垣,一旦亲身面对着它,

还是有些说不出的激动。曾经是我心中梦想过千遍万遍的一片

神秘山地。真的在云雨之中离开它时,一份沧桑感在心头,拂

也拂不去。

第五天 回家

收拾完物品,爷爷替我们叫了辆四轮农用。临行前我们和婆

婆爷爷合影留恋。女同学更是给了婆婆一个熊抱,婆婆脸上笑

开了花。四轮农用把我们送到了乡政府驻地,大家也都到了,

各自脸上挂着不同的表情。支书起得早,车费是他给我们出的。

雨突然就在这个时刻大了起来让人来不及好好告别。千万种别

情都只能压在心头,这儿是桑植县两河口乡,今天我们要离开。

四辆中巴驶进乡政府大院,我登上车,拉开窗户,好好的再

看了一眼这里的天空和青山,以及村民。我爱的族人和山,那

片青树连天的乐园,也许一生只能进来一次,然后永远等待来

世,今生是不再来了。

顺着澧水渐行渐远,突然在清水绿桨的河面上现出一行诗:

东边路西边路南边路 五里铺七里铺十里铺

行一步盼一步懒一步 霎时间天也暮日也暮云也暮

斜阳满地铺 回首生烟雾

兀的不山无数水无数情无数

再见我的湘西,再见了亲爱的土家族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