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新史 第二章 浴火重生 第二十七节 海战(1)

梦游者 收藏 7 29
导读:中华新史 第二章 浴火重生 第二十七节 海战(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07/


1918年1月21日,日本东京。


日本内阁总理大臣寺内正毅府邸,西原龟三正在与寺内正毅密谈。


西原龟三说:“阁下,去年年底(12月30日)由泰平组合给段祺瑞的一千六百万日元的军火让段祺瑞实力大增。我们只要再从外交上为段声援、对冯国璋施加影响,段祺瑞再次上台应该没有问题!”


寺内正毅说:“西原君,段祺瑞上台的问题必须抓紧,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菲律宾的张自强政府是中国人的政府,他们打败了美国海军、又平定了为祸近4百年的棉兰老岛伊斯兰教的叛乱,其实力和手段我们千万不可小觑啊!我担心他们会很快插手中国的国内事务!段祺瑞、冯国璋等军阀势力不足为惧,他们成不了大气候,我最担心的就是菲律宾的张自强!他们去年利用“间谍案”大做文章,让我们在国际上的名声大损。他们还拒绝与我国进行贸易谈判,他们才是大日本帝国将来的最危险的敌人!我们只有在利用段祺瑞迅速掌握住中国局势以后,才能考虑对菲律宾动武的可能。我们必须把这个张自强消灭在襁褓里,不能让他成为帝国未来发展的障碍!”


寺内正毅生于1852年2月24日,卒于1919年11月3日。陆军元帅,长州藩士出身。1869年参加函馆战争;1882年任驻法公使馆武官;1886年任士官学校校长;1898年任首任教育总监;1900年——1902年任参谋本部次长;1902年——1911年连任三届内阁陆军大臣;1910年——1916年任朝鲜总督,1916年晋升元帅。1916年10月9日组阁。寺内正毅内阁上台后,鉴于前任大隈重信内阁以武力侵华引起了国内外的指责,使日本陷于进退维谷之境,寺内改变策略,标榜“尊重并拥护中国独立和领土完整”,“不干涉一切内政纠纷”,“与列强保持协商”等原则,摆出一副对华新姿态,用以改变人们心目中的日本帝国主义的凶残形象。


西原龟三在青年时代就是一个殖民扩张主义者。日俄战争前夕,他追随神鞭知常在朝鲜搞“对俄同志会”活动。神鞭死后,西原在汉城经商。1911年,朝鲜总督府总务长官、他的同乡有吉忠一把他介绍给寺内正毅总督。西原献计献策,上了许多统治朝鲜的条陈,很得寺内的赏识。1915年,西原推荐前大藏次官胜田主计任朝鲜银行总裁,强调说朝鲜银行将来是从经济上渗入满洲和关内的中枢机关、胜田对中国问题很有研究、是最适当人选等等,为寺内所接受。寺内组阁时,先由自己兼藏相,胜田作次官,不久提升为藏相,这也是出自西原的主意。人们把在朝鲜就开始密切结合在一起的这三个人称为“朝鲜三人帮”。


西原有一套殖民地统治术,主张以“王道”实现帝国主义目的,曾经写过不少的意见书、小册子宣传其侵华方案。他说:对华政策,或者彻底侵略压迫,或者王道亲善,二者必居其一,而日本正徬徨于二者之间。他估计,如果侵占全中国,每年至少要付出二十亿日元的占领费用,还要冒以国家命运作赌注的最大风险。他问道:既然目的都是一样,何苦激起四亿民众的反感,而不采取与我和睦同化的彻底亲善政策呢?


西原所谓的“彻底亲善政策”,其中心思想是用怀柔的手段从经济上,结果也必然在政治上、军事上变中国为日本的附庸,其用心之毒比之枪炮也毫不逊色。


其实,寺内和西原改变的只是侵略的形式:从军事恫吓为主变到经济扩张为主,以贷款为手段达到对中国多方面控制的目的。西原借款是寺内内阁对华贷款中数目最大、最突出的项目,成为日本侵华新手法的“代表作”。


1年前,西原龟三通过驻日公使章宗祥介绍找到当时任交通银行董事长曹汝霖,用特殊优厚的贷款条件为诱饵,在1917年1月20日签定了向交通银行借款五百万日元的正式合同。交通银行是当时中国的最大银行之一,有货币发行权,和国库关系密切,从当年6月份起就陷于停兑困境,中日双方曾商谈过把它改为中日合办银行,所以寺内把它作为经济渗透的第一个突破口。正在梦想以武力统一中国的段祺瑞从此一头栽进了日本人的怀抱。


1917年5月间,北京的“府院之争”达到高潮,黎、段破裂,段被免除总理职务后退居天津,策动各省督军反黎。日本看准了段祺瑞的亲日倾向,坚决给予支持,派西原(化名山田宪川)再次到中国。西原于6月8日秘密抵达天津,住在曹汝霖家,同段祺瑞一起策划恢复政权,胜田主计在东京用电报指挥。寺内甚至亲自出马,6月11日通过章宗祥打电报给天津的陆宗舆(时任交通银行股东会长)转告段祺瑞,要他坚决以武力夺回政权,并密令北京正金银行和天津三菱洋行借给段大量军费。


段祺瑞平定张勋复辟活动后,黎元洪引咎辞职,段祺瑞又重新上台,国民党议员逃往南方,北京已经没有了政敌,日本人以为段政权从此巩固了,下决心大规模援段。7月,内阁通过决议:“不反对日本财团单独或与他国财团协议对中国政府进行财政援助”,“如果中国政府权衡得失机宜,要求供给武器及其它军需品,也将予以友好考虑”。寺内内阁终于撕下了“不干涉”的面纱,转而公开、全面地进行干涉。


8月14日,中国对德、奥宣战。日本立即作出反应,在9月28日贷给第二次交通银行借款二千万日元。这笔钱至少有一半被政府征用作为对南方的内战军费。作为报答,北京政府立即批准成立日本盼望已久的中日“合办”银行——中华汇业银行,并于9月2日正式营业。这个银行专营中日间的汇兑业务,收转日本对华借款,有时还代表日方向中国放款,事实上是日本对段系军阀的输血管。段政府还特许该行有货币发行权。按西原的设想,将来要把交通银行合并进去,作为实行币制改革的基地。中华汇业银行的设立,是日本阴谋夺取中国货币金融支配权、从经济上控制中国的又一个重要步骤。


此后不久,日、美订立《蓝辛石井协定》,美国对日本作出让步,纵容日本侵华。从此,日本以“特殊利益”为护符,以贷款为手段,加紧对中国进行控制和掠夺,西原借款的绝大部分都是在这以后成立的。


在中国国内,内战借款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每个军阀集团都有帝国主义作后台,这也是众所周知的。可以说,各国利用借款给中国的军阀谁也没安好心。而日本利用借款给段系军阀输血更是为了加强战后日本在中国的地位,相对地削弱美、英在中国的影响。借款还有一个不敢公布的附约,其中规定参战军必须由日本军官训练。有人揭露过,日本派来充当教官的下士达数百人之多。这是它企图控制中国军队的又一项重要措施。



西原龟三对寺内正毅说:“阁下放心,这四千一百万的借款,让段祺瑞除了与我国合作已经别无选择。只要他再次上台控制住局势,在我国的全力支持下,中国的局势将对我国相当有利。海军方面也要加强军舰的建造速度,毕竟拔掉菲律宾这颗钉子还需要我们英勇的海军呐!”


寺内正毅点点头:“依集院五郎已经找过我好几次了,要求利用间谍事件借机跟菲律宾开战。可是在中国问题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贸然开战,我们有失去在中国利益的危险。他们毕竟都是中国人,中国国内不可能没有反应。还有美国,我们现在还不能准确判断他们将会在开战后会有什么反应。驻美国的海军武官野村吉三郎大佐送来的情报说,两国现在的关系非常密切,我们不能排除他们结成同盟的可能性。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国将得不偿失、因小失大啊。所以,对待菲律宾的问题,我们一定要慎重、再慎重!这关系到我们的国运、关系到帝国的前途!一直到现在,情报课还是没有搞清楚美国“纽约号”战列舰被击沉的原因,如果我们在战争中失败了,那......哎。”他叹了口气。



鉴于对日本军队武器和装备现代化的必要性,为了对付日益加强的美国海军兵力和新崛起的菲律宾海军,在寺内正毅和海军军令部长依集院五郎的共同主持下,日本于1917年11月28日对日本《国防大纲》重新进行了修改:


一、国防方针:帝国国防依次把俄国、菲律宾、美国和中国作为假想敌国,主要防范此四国。


与1907年的《国防大纲》相比,日本又增加了一个假想敌人——菲律宾。因为地缘关系和与中国人的历史恩怨,张自强他们非常“荣幸”地排在了美国的前面,成为日本的第二位假想敌。让寺内正毅没有想到的是:日本是张自强政府心目中唯一的敌人,而且是死敌!


二、所需兵力:陆军四十二个师团(战时);海军以八八舰队为基干。


陆军战时所需兵力与1907年决定的五十个师团相比,减少了八个师团。其原因是根据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经验,军队要实现现代化,即改善机枪、火炮、坦克、飞机及通信器材,特别是坦克的装备,提高军队的素质。


海军的“兵力以八八舰队为基干”,是指两支由八艘战列舰组成的舰队和一支由八艘巡洋舰组成的舰队,共计二十四艘。这是对美国的计划所采取的对策,美国计划在1916年的第13年计划期间建造十艘战列舰、六艘巡洋舰等共158艘,总吨位约80万吨。


三、用兵纲领:


1、对俄作战:歼灭远东俄军,占领贝加尔湖以东之要地。


2、对菲作战:海军舰队寻机歼灭菲舰队主力,然后陆海军协同,迅速攻占关岛和菲律宾之吕宋岛,摧毁敌海军根据地,歼灭各地之菲舰队;陆军在各岛寻机歼灭菲陆军主力,占领菲律宾。陆军对菲作战的目的是:迅速确保马尼拉和苏比克湾,作为日本海军与美国海军作战的根据地。


3、对美作战:海军作战计划的方针是:在奄美大岛附近集结全部舰队,在小笠原群岛一线配置巡逻部队,根据敌主力的进攻方向,全力出击,将敌歼灭。


4、在没有解决菲律宾问题之前,尽最大努力避免首先与美国发生战争。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期,美国对国内及国际形势研究的结果表明:日本已成为太平洋上一大强国,它在海军及政治上的野心并不亚于欧洲各国。


因此,摆在美国面前的事实(当然是冷静分析的结果,但也带有想象)是:英国固然是在大西洋方面能够威胁美国的唯一国家,但它是否拥有可以进行威胁的力量也非常值得怀疑,何况它显然没有威胁美国的企图。如果有危险,那是来自太平洋方面,而不是来自大西洋方面。


根据这一判断,美国一个半世纪以来所采取的集中舰队于大西洋的主张宣告结束。它的防御重点回到了东方,大部分舰队于1918年末移到了太平洋方面,这也是让日本举棋不定的重要原因之一。


西原龟三说:“阁下,东乡平八郎、山本权兵卫和桦山资纪等几位海军元老也非常关注菲律宾问题。他们提出可以让海军对菲律宾进行一下试探,那样我们就可以根据他们的反应来决定下一步的行动了。我认为几位老前辈说得有道理啊。毕竟我们没有直接的证据来证明他们的强大,如果我们仅仅因为怀疑就放弃菲律宾的话,我们就有可能失去一次重振帝国的好机会!我建议您能认真考虑一下他们的建议。”


寺内正毅又点点头:“西原君请转告他们,我会认真考虑的。也许这是个好办法,或许张自强他们根本就不堪一击,让帝国轻松地得到菲律宾,我们还可以通过这次行动看看美国的反应!”他本身就是一个崇尚武力的军阀,这个建议正好符合他的心愿。


1918年2月8日,一封来自日本军部的电报放到了台湾总督兼军队司令官明石元二郎的办公桌上。


同时到达的,还有海军军令部长依集院五郎发给驻扎在基隆港的日本海军第一舰队司令官加藤定吉中将的命令:“寻机对菲海军发动攻击,试探他们的武备和战斗意志。授权你拥有机断处置权,如不敌则迅速退守台湾,不可恋战,切切!”


1个小时以后,同样内容的电报由“耳朵”小组破译出来,放到了张自强的办公桌上。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