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53/


原来,正对门外十几米处的沙漠中,二十多个美军士兵有的站有的蹲,正端着M4A1冲锋枪瞄准着小屋门口的所有人。

韩晋的心一下子凉了,自己和自己的这帮朋友玩命地闯过了这么多关,却还是难免逃脱全军覆没的结局,以前担的惊受的险,全白忙活了。

亚提尔伸手在自己的腰间摸了一把,这才记起自己已经在舍勒曼城外把所有的武器全部都处理完了,这回是想当烈士都很难了。

威尔玛紧紧偎在幕萨里德怀里,轻声说着:“下辈子你还会喜欢我吗?”

“以真主的名义起誓,不管生生世世,我们都要在一起!”

萨乌叹了口气道:“要是我有一把枪就好了!”

幕萨里德冲谢罗特厉声骂道:“都是你指的好路,把我们全卖了!”

韩晋听出幕萨里德这句话说重了,连忙说道:“这也不能怪谢罗特,谢罗特的本意是好的,怪只怪美军这次比我们先算一步了。”

谢罗特听了幕萨里德的话急得大汗淋漓,浑身发抖地说道:“我,我,我和这帮鬼子拼了!葵花宝典!”说着就冲美军冲了过去。幕萨里德见谢罗特竟空手赤拳和美军拼命,知道是刚才自己的话伤了谢罗特的心,急忙伸手去拉谢罗特,但谢罗特此时像发疯的野牛一样,哪里还拉得住,众人大声喊着“谢罗特”,眼睁睁地看着谢罗特向全副武装集体瞄准的美军官兵冲去。

但美军没开一枪,谢罗特自己也吃了一惊,冲刺的速度太快,竟一时刹不住脚,正撞在最前的一个蹲着的美军士兵身上,将这个美军士兵撞得后仰倒去。

奇迹出现了,所有的美军官兵像多米诺骨牌似地一个接着一个的向后倒了下去。

亚提尔等人包括韩晋都看得傻了眼,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萨乌自言自语道:“我的真主啊!这是什么魔法?”

“不是魔法,是韩先生教的几招中国功夫!”亚提尔十个手指不断地活动着,心中也对韩晋教的“葵花宝典”跃跃欲试。

萨乌吃惊地瞪着韩晋,好像第一次才认识对方一样,萨乌一直以自己的枪法无敌而骄傲,而谁知身边竟隐藏了一个身手不在自己之下的高手。那感觉就好像一个大学生在讲台上吹了半天牛皮,却猛然发现自己的听众中居然还藏着几个博士生导师一样。

韩晋也毫不谦虚地对目瞪口呆地萨乌说道:“没什么,这只是最基本的中国功夫!”这是扬我国威的最好时机,韩晋觉得吹吹牛也没什么,况且,中国国内,真正的武林高手决不乏少数。“走吧,别发呆了!”

众人这才醒过神来,一个个仍小心翼翼地向着美军走去。

韩晋走到美军中间,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异样之处。谢罗特还在美军中间转来转去,一边转一边口中还喃喃自语着:“葵花宝典!葵花宝典!葵花宝典!”

韩晋伸手在几个美军的脖子上探了一下,几个美军都还活着,只是脉搏跳动均相当慢,体温偏冷,四肢僵硬。威尔玛也在几个美军的脖子上探了一下,大声说道:“我这边的几个也是活的,只不过都不能动。”

韩晋在几个美军身上拍了几下,从一个美军士兵的上衣口袋里摸出一枚勋章来,看了一眼,神色一凛。

亚提尔注意到韩晋脸色的变化,关切地问道:“韩先生,出什么事了。”

但韩晋似乎心不在焉,没有回答,眼睛向四周一扫:“你们看那边!”

众人顺着韩晋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在美军的正北方的风沙中有三个黑影。

“是悍马!”谢罗特不愧是伊拉克的武器专家,一眼就从黑影的轮廓中判断出来了。

“拿上武器,过去看看!”亚提尔对所有人命令道。

于是所有人“哗啦啦”拿起地上的美式装备,向着黑影的方向摸去。

萨乌和幕萨里德见韩晋冲得靠前,快跑几步,将韩晋挡在自己身后。

走近一看,果然是一辆悍马吉普和两辆布雷得利装甲车,车门都是开的,门口垂着头坐着五个美军士兵。

众人用枪指着靠近美军士兵,谢罗特用皮靴踢了一脚,美军士兵没有动弹。幕萨里德凑上去,用手在每个美军士兵的脖子上摸了一把,莫名其妙地对众人说道:“和那边一样,人活着,四肢僵硬冰凉,昏迷状态!”

“奇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真的真主显灵了?”亚提尔对美军的这般模样一头雾水,想不出所以然来。当然,不止亚提尔,现场除了韩晋还有一点头绪,所有人的思维、判断都已经混乱了。

“我明白了,大家听我说!”韩晋突然脑中灵光一现。

所有人都不再乱动,也不再出声。

“你们所有人马上把美军的衣服脱了。”韩晋命令道。

众人马上七手八脚地把美军的衣服脱出下来,美军的迷彩作战服下面,有的穿着背心三角裤,有的里面居然什么也没有穿。威尔玛羞得背过身去,谢罗特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照相机准备拍照。

韩晋见谢罗特拿着照相机,一把将谢罗特的照相按下去:“你干什么?”

“拍裸照啊!韩先生真绝,拍几张美军士兵的裸照,今后在网上一公布,那点击率升得绝对比火箭还快!”

韩晋一瞬间觉得谢罗特是一个色情狂。

幕萨里德踢了谢罗特的屁股一脚:“拍什么照,换衣服化装。这美军也真下流,内裤也不穿。”

韩晋觉得还是幕萨里德有领悟能力。

“不拍裸照也行。”谢罗特低声说道,又大声对萨乌喊道:“过来,萨乌,帮我拍张像留作纪念。”

萨乌已换好一身美军的衣服,口中嘀咕着“真麻烦”,跑过来接过了谢罗特的相机。

谢罗特抄起一挺美军的M4A1冲锋枪冲到美军中间,一脚踩在一名美军身上,右手将枪扛在右肩,左手插在腰间,摆了一个趾高气扬的POSS。“来,拍清晰点,别拍歪了!”

“好了!”萨乌叫道。

“再拍一张!你要是没拍好怎么办?”

萨乌轻声骂了一句什么,又给谢罗特拍了一张。

“好了!去换衣服吧,就差你了。”

谢罗特这才收回踏在美军身上的脚,胡乱找了一件美军的迷彩作战服换上。

“谁会开吉普和装甲车!”韩晋问道。

“我!”“我!”“我!”回答的是费希尔、幕萨里德和谢罗特。

“好,我们这次再来个混水摸鱼,冒充美军来通过到纳杰夫的关卡。美军定然想不到我们敢冒充美军的,只要胆大心细,必能成功!”韩晋信心十足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所有人都打心眼里佩服韩晋的这个创意。

亚提尔和众人分成三拨,自己和韩晋、萨乌还有威尔玛和两个随从乘坐悍马吉普,由谢罗特当司机,其他众人都分配到两辆布雷得利装甲车上,然后,这批伊拉克抵抗分子穿着美军的军服抱着美军的武器开着美军的战车,大摇大摆气焰嚣张地行驶在伊拉克的沙漠公路上。

“韩先生,我觉得,好像这一次有人在暗中帮助我们。”亚提尔在行驶我悍马吉普上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肯定是有人在帮我们,这也是我最担心的啊!”韩晋显得忧心忡忡地望着远处的风沙漫漫。

“哦?”亚提尔显然不明白韩晋的意思。“有人帮我们这不是一件好事吗?”

韩晋没有回答亚提尔的这个问题,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勋章,亚提尔一看,这就是之前韩晋从美军身上搜出来的那枚。

“你看,这枚勋章,你发现了什么?”韩晋将勋章递给亚提尔。

亚提尔将勋章仔细看了看,这是一枚金黄色的美军的服役优异勋章,正面是一只目光凶残的老鹰,反面是一个正五边形,老鹰图案的正中间,有两个陷得很明显的凹痕。

“韩先生,我看不出任何特别的地方。”亚提尔想了半天也想不出这枚勋章有怎样的特殊之处。

“你看那个凹痕,你把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放上去。”韩晋给了些友情提示。

亚提尔不明就里的把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放在凹痕处,亚提尔马上惊叫起来:“完全吻合!难道韩先生的意思是……这不可能!”

韩晋皱着眉点点头,脸上满是忧虑。“这个凹痕很明显是右手食指和中指打出来的,你们还记得劫持飞机时遇到的那个‘空中保镖’吗?”

“当然记得,那家伙简直就不是人,当初他两个手指冲我喉咙一点,把我点得飞了出去,差点没让我断气!”谢罗特边开车边诉苦道。

“中国功夫里面有一种武术,叫做点穴术,练到一定境界后,用一两根手指点击人身上的穴位,可以将人点得处于假死状态。我们刚才看到的所有美军,都是处于假死状态,呼吸正常,体温偏冷,四肢僵硬,身上一点伤痕也没有。我以前就听说过,中国的特种部队士兵个个精通中华武术,点穴术、硬气功等都是他们的必备技能,只是我从没见过。”

“你是说,有可能,是中国的特种部队士兵干的。”亚提尔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正是我最担心的。如果是,一旦被美军察觉,必然会对我的祖国产生不利的影响。”韩晋长叹了一口气,迷茫地望着远方。

亚提尔忽然记起了什么,说道:“我记得当初在飞机上,那个‘空中保镖’曾说过,‘机上的中国人要是少一根头发,走到天涯海角我都不会放过你们。’你们说,会不会是那个空中保镖干的呢?”

所有人都没有回答,亚提尔看见谢罗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汗水直往下流。

“谢罗特,你没事吧?”亚提尔紧张的问道。要是谢罗特出了什么事,这辆悍马吉普算是没人开了。

“没事,我只是想,韩先生在我们这里掉了不止一根头发。头儿,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韩晋对谢罗特吓唬道:“那你完了,说不定,那‘空中保镖’就在我们的车后跟着。”

谢罗特吓得油门一踩,悍马吉普飞似地在公路上颠簸起来,四个轮子不是在公路上跑,而是在公路上忽高忽低地跳,悍马吉普成了名符其实的,悍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