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四.准备,从现在开始. 68.与虎谋皮,找死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翁同龢很好就到了,因为他就在重文殿.自成监国王,我就忙忙碌碌没个空闲,翁同龢除了初见我那几个月,此后从不把自己当帝师.但载淳还没[毕业]哪!虽然当了皇帝.

翁同龢来到,简简单单鞠个躬,我伸手一指坐椅,他随意得落坐,都成习惯了.

与翁同龢主要谈两件事,一是关于户部的工作重点.哎,我哪儿知道怎么管好官吏呢,何况这清朝的官员腐得可以直接做肥料了,最关键是为了未来做打算,这个只能做为远景目标.目前......干干力所能及得事吧,我啊!只能提出要求,翁师傅尽可以和我躲在屋里讨价还价,什么能成,什么不成,先说开喽,这样好,比乱下保证好一万倍.

大半个上午都在商讨吏制改革,总算商量了个大慨.我的超前思想起码令翁同龢的脑子做了二十次拨浪鼓,双眼十次以上不可思异得望着我.与翁同龢相处三年,我极为注重对他思想循序渐进的影响,但所需要实施地行事手段,他却知道不多.

吏制改革对清廷触动太多,急切不得,现在只是做个计划,深了也没法儿说下去.于是,话题转到该由谁来担任帝师.翁同龢去户部当掌权的左侍郎,不能把小皇帝的学业荒着啊!

考虑来考虑去,翁同龢推荐了近来正在失意中的大学士文祥,文祥不知怎么得罪了咸丰,没能成为顾命大臣,在军机处的权责也被消减了不少.

文祥,是不是为容闳送第一批留学生留洋出过力地那人?如果是,我表示满意,因为他应该是个比较开明比较热心,或者说比较有眼光的人.

中午,两人一起用膳,饭间,翁同龢满怀期望得问起了后世......

我信任翁师傅,可怎能将一切都告诉他呢.怕他胡思乱想啊,科幻作家可不是这个时候需要地人才.更怕他一味忠君,不再支持冒牌货.所以,对他说地远没对咸丰透露地多,我的来历,全靠神话来抵挡,只是知道后世百年的历史就是了.翁同龢倒没有非要搞清楚我的来历真假,最感兴趣得是清朝的未来怎么个光景和后世对他本人的评价.我简述一番后,看地出来,翁师傅的震惊程度远超自知将死,一了百了的咸丰.

翁师傅端着碗,捏着筷子,有一下无一下的拔拉着饭粒,脸上表情时时变幻.有对自己一生的骄傲,有对清朝五十年后灭亡的不信,还有对"没有皇帝,老百姓当家作主"的感叹.我没打扰翁师傅,让他多想想也好.

沉寂中,有太监来报,八大臣求见.

"宣!"

"监国王万岁宣.......觐见哪!"值守太监一声通禀,八大臣进了大书房,他们叩见,我叫免礼,接着谢恩,排位.完了还一一恭贺翁师傅得任要职......烦.翁同龢也烦,而且知道我想说什么,所以,早早告退了.

"是不是看本王年纪小,以为自己做地很聪明?"面前八人,都是混官场的老手,我这话几乎就是开门见山.

"微臣万死也不敢无视监国王万岁."八大臣赶紧下跪,异口同声中,并不是要为自己辩驳,倒有点儿和我争论一番的意思.

"载垣,你来回本王话,不到之处,其他人可以补充.垂帘听政是谁提出来地."

"回监国王,是皇母皇太后."

"圣母皇太后为什么不提?"

"这......"

"哼,以为本王不知道吗,你等支持太后垂帘的理由,无非就是本王改了些祖制,更烦死守祖制,因而就以此为由,允许后宫听政,是不是如此啊?"

"这个......此事有何不妥,请监国王万岁教训."

"教训?你们当然要教训,你等了解皇母皇太后么?"

"微臣不敢."

"嘿,不敢?做都做了,还说不敢.以你们的地位,会不了解本王吗?会不了解太后吗?会不了解个自身边的另七个人吗?说话总是虚头八脑,什么时候才能改了这臭毛病!不管你们想怎么限制本王,不管本王怎么不给人留面子,本王什么时候不准人说话?"

"监国王教训地是,微臣等对皇母皇太后有些了解."

"了解就好,那么各位是怎么看本王呢?"

"这......微臣不敢胡言乱语."

"那好,本王直接问你,周公旦,曹操,多尔衮,你等希望本王做谁?"

"监国王万岁可比周公."呵呵,载垣这回答也算是个马屁吧!

"多谢你瞧得起,本王没周公那么好,当然,也没有曹操那么心黑,没有多尔衮那么好杀.最多嫌你们太固执,销销你们的权,但该仰仗你们的时候还是要仰仗地......"

"是,微臣明白."

"明白?真明白么?那垂帘听政怎么回事?"

"微臣等仅是同意太后听政......"

"那翁大人怎么会受仗责?"

"那是......那是翁大人话中有不敬之罪."

"所以,你们就听之认之?"

......

"皇母皇太后这人会甘于听政而不干政吗?"

"这个......我等想......有监国王万岁在,皇母皇太后不至于过份......"

"好好好,厉害,不愧是先皇看中得朝廷重臣,都想好了啊!本王还以为你等愿意找死,原来还拉着本王给你们做挡箭牌.本王要是不夹在皇上和皇母皇太后之间,你们敢不敢这么做呢?"

"监国王万岁,没有您所虑那般严重吧?"

"哼,不怕你等到处乱说,皇母皇太后可是杀人不眨眼,连本王都喝过她两回毒药,你们谁敢说不知道?载垣,你知道不知道?"

"哦哦,这......微臣不知......"

"哦,原来宫中没你的耳目啊,你可真是个老实人哪!呵呵呵,大家都是老实人吧!难怪先皇如此信任各位."

连笑带讽,八大臣一齐底头不吭声.

"本王目前第一要务是治军练兵,上朝来就是为了军费,其它琐事也懒得说你们.现在,两太后也不想听政了,你们要是愿意再请回来,随便.本王只想告诉尔等,那个女人的权欲大得不可想象,而你等心里还是支持皇上的,自然要成为她的绊脚石,就看谁喜欢与虎谋皮找死了."

"两宫太后不再垂帘听政了?其实微臣等心中均是后悔莫及,却是覆水难收.万幸有监国王万岁力挽狂澜."

"本王说了,你们可以去请回来,反正她杀不了本王,也不敢与本王明着做对.至于你们吗,在她心里算个屁!"这帮家伙,就不能给他们留面子.

"监国王万岁......"

"好了,别多说啦!本王没空天天上朝,朝政主要还靠你们帮着皇上,两件事,第一,军队不要你们管,你们也练不出什么好兵.第二,不该花地钱决不能花,谁敢找由头胡乱浪费,本王饶不了他.除此之外,其他本王不想管.不过,你们要是自愿让出权力给那女人,可别怪本王言之不喻,刀架上脖子再明白可就晚了.本王不想给自己脸上贴金,想好喽,是跟着虽满嘴粗话却不杀人夺权的监国王好,还是跟着满嘴好话却心狠手辣的慈禧太后好.你等可以退下了,回去好好思量思量."

赶走八大臣后,我发了半天呆,才想起请来齐先生,给了他一个一年期任务计划:"盯死慈禧,必要时干掉她与其同伙儿,一年后看情况再说."

慈禧,我忙活地时候,不会再给你机会,妖婆子,看不死你,我还治个屁得国.等我准备就绪,就利用利用你.或者,一场卫国战争的理由就是从你身上找出来,到那时,为此,你是自豪还是悲哀,自己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