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狼》 第十一章 风起云涌 第十一章 风起云涌 第一节

帝俊缔结 收藏 0 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72/


且说霍去病踏入汉朝地界的那一天,几个匈奴人自河西披星戴月,一路飞骑急奔,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漠北伊稚斜大单于的王庭。这几个人并不敢立刻面见大单于,倒是蹭进大单于的宠妾——脂嫣所居的帐篷内。


脂嫣是休屠王的亲妹子,现年十八岁,只因休屠王在第一次河西之战吃了败仗,感念大单于并未降罪于他,便特地将妹子献给大单于。这脂嫣面目娇好,且骑马射箭,样样精通,比起从前和亲而来的汉女,更有一种爽朗明丽之美;兼之正是青春妙龄,因而来到大单于身边虽不足一个月,就被伊稚斜视作心头肉、手中宝,爱之甚深。此刻,她正在梳妆打扮,忽然见帐幕被掀开,还道是大单于去了复又回来,忙扭转身子,笑盈盈的就要娇嗔几句,却发现来人是哥哥的亲信,不由得诧异的道:“师牙,你不在哥哥身边,来这做什么?”


师牙先不说话,只是拿眼飞瞟帐内的侍女,脂嫣立时明白他的意思,便对左右道:“你们都下去吧。”


待众侍女退尽,师牙才急步靠近脂嫣的耳边叽叽咕咕的低语。听完,脂嫣蹙起眉头,道:“师牙,大单于正在气头上,怕是不依吧?”


师牙恳切的看着脂嫣:“玛修(匈奴语,相当于汉语的小姐之意),这就看你的手段了。你总不会看着一族的父老兄弟们活活饿死吧?”


这话触到了脂嫣的痛处,自河西二战的战败消息传来,她可没少为哥哥担心受怕。现在哥哥把一族人的希望都寄托在她身上,她怎能无动于衷?于是,她咬咬银牙,道:“好吧,你且去歇息,听侯我的音讯。”言罢,又将贴身侍女叫进来,命她安置师牙等人。


师牙大喜,拱手施礼,依命随侍女而去。


脂嫣整理了一下思绪,再对着从汉朝人那儿得来的铜镜,仔细的将自己的容貌打量一翻,便信心满满的往王庭大帐走去。而到了王庭,她并未冒然就进去,先是停在帐外,向卫兵问明情况,确认帐内只有大单于一人,这才轻轻撩开帏幕,悄悄的进去。


伊稚斜正为河西二战的溃败恼怒不已,全副心思都在考虑对策,自然没注意到有人进来。忽然一双柔软香腻的手蒙住了他的眼——他先是一惊,随即便不由自主的笑了:敢和他调皮捣蛋的,除了心爱的脂嫣,还能是谁!


他转过身子,搂住脂嫣的小蛮腰,脂嫣顺势坐在他怀里,柔声道:“大单于,你一整天都闷在这里,岂不是要把自己怄坏了?”


本来伊稚斜怀抱美人,正享受着秀色可餐带来的快感,但是听罢这话,不由得勾起心病,恨恨的道:“只怨我手下没有能人!一败再败,丢尽了昆仑神赐与的光荣!”


脂嫣原先就没有想过要去招惹大单于,现见大单于发狠,联想到哥哥和一族人的艰难处境,不由得眼泪“叭哒叭哒”的掉下来。若是换了一个心思深沉的女子,她准会察言观色,耍耍手段将大单于哄得开开心心,再稳有胜算的提出要求,诱使大单于心甘情愿的满足其愿望。可脂嫣自幼就长在莽莽大草原,是地地道道、心直口快的女孩;兼之阅历不多,还不知晓一个宠妾该生存下去的种种伎俩,因而她还未开口求情,便先碰了钉子。不过,她没料到的是,一个宠妾除了逗人开心之外,还另有一样天下无敌的武器——这不,她一哭,真是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直把大单于粗壮的肠子立时给泡软了。伊稚斜叹息一声,不得不换了副口气,道:“你哭什么,我又没说你。”


脂嫣抽泣道:“作为部族之王,我哥哥没有守护好河西之地,大单于自然该生气,也该责罚他。但是,现在河西还有六万余昆仑神的子民,难道仅仅因为一个王的失职,就要让他们全都饿死不成?”


伊稚斜皱起眉头,他已经知道脂嫣真正想说的是啥。其实,河西二战惨败的音讯传来时,休屠王和浑邪王的哀求也跟着来了:他们不敢奢望大单于赦免他们的失职之罪,但却恳切大单于从王庭这边分点口粮,调拨牛马,好歹让河西的匈奴人能熬过可怕的秋冬两季。当时大单于就气坏了。要知道,自先祖冒顿单于驱逐大月氏王国以来,河西广袤肥美的土地就是大匈奴最好的牧场,他伊稚斜敢有恃无恐的将王庭迁于贫瘠寒冷的漠北,就是深信河西能源源不断的为大匈奴的所有子民提供充足的食物!可现在这两王无能,不但没防住霍去病,还使得千千万万头生畜被汉军的军刀屠杀殆尽——可恨呀!这不是要连累全大匈奴的子民挨饿受饥么!而他们竟然还有脸来请求援助!伊稚斜恨不得拿老大的耳光赏他们!


可是,气归气,作为昆仑神在大草原的最高执行者,难到自己能狠心不顾那些挨饿的河西子民?这苍穹之下,拥有大匈奴纯正血统的人并不多,就是先祖冒顿单于时代,控弦之士(即有战斗力的人,暂不算老弱妇孺)也不过四十万,跟汉朝的上千万人口相比,简直是微乎其微。要真不顾河西子民,都把人饿死了,自己拿什么去跟汉朝人争夺最有利于整个民族生存的地盘和物资?汉朝人不是有句话叫“罚不责众”么?不能因那两王无能,就累及无辜;何况,河西虽受重创,但其土地的所有权和控制权不还都在大匈奴这一边么?哼,还是调整策略,挨过这一冬,明年再作打算——就不信大匈奴没有能人,不信昆仑神不护佑自己!非要剪掉那霍去病的翅膀不可!定要跟刘彻顽抗到底!


想罢,伊稚斜转过身来,捧起脂嫣的脸,温和的道:“这些你都不用操心,我会安排的。”脂嫣听了,知道此事已有眉目,不由得破涕为笑。


是夜,一队王庭本部的职业兵,押着大批牛马,送往河西。赵信站在他的帐篷外,默默看着远去的队伍。这个决定,大单于没有和任何人商量,连他这个一直被视为亲信的右谷蠡王事先也不知情。说实在话,赵信的心里是颇不舒服的:他知道,操控这事的,是一双女人的手!他环顾四周,发现长期追随大单于的那几个部落王,脸上皆露出不平之色。最后,这些人,纷纷钻进同一个帐篷:那个帐篷,是从前大单于最信赖的谋士——随汉公主陪嫁过来的宦者,中行悦的帐篷。赵信预感到,他们是为着同一个目标,略略沉吟,他也往那个帐篷去了。


且说霍去病回到长安,面见天子,交复皇命后,并未能及时回詹事府。欣喜若狂的刘彻,立刻将他留在宫中伴宿。当天晚上,还举行小型家宴,为他接风洗尘。过了七八日,好大喜功的刘彻又在未央宫举行盛大的宫宴,除了皇亲国戚外,享二千石以上的朝臣(秦汉时代,官员的工资就叫俸禄,并以俸禄额度来标志官僚等级,是所谓“禄秩”)领圣旨携夫人赴宴;当然,一些禄秩较低,但手握重权的官员也奉命携家眷出席,同为骠骑将军庆功。


早先,赵破奴、高不识、仆多三人凭在战场上斩杀敌人的数目以及擒拿俘虏名额之多寡,依汉律分别被封侯。其中,赵破奴功劳最大,不但斩杀敌人的数目最多,就是抓获的俘虏也最多,而且他所俘虏的官员级别也最全,从部落王到大将,从阏氏(王后)到王子,因而被封为从票侯。至于高不识和仆多,则分别被封为宜冠侯和辉渠侯。刘彻很够意思,在给霍去病的手下封侯的时候,都从他的封号或是军衔上来赐名;不单如此,还下了昭命,叫这些人一块入宫,参加晚宴。彼时,刘彻还不知道王抉已被霍去病斩杀的事,他看到军功簿上没有王抉之名,只道王抉是初上战场,尚不适应血腥的场面,才导致寸功未立;后又不见王抉来宫中拜谒,就更确定自己的猜测,进一步认为王抉是由此便羞于见君。本来,刘彻可以直接向霍去病问明情况的,但他忙于国事,待见了霍去病,又只记得谈论两次河西之战,以及将来开拓河西的大事,哪里还记得此等鸡毛蒜皮的琐事。直到晚宴前,宠妃王夫人特别问起,为着体恤心爱的女人,亦为思慕男色,才又格外下了一道圣旨,特别恩准骠骑将军手下的所有校尉——不管是封侯还是没封侯,皆可赴宴。


众校尉还是第一次参加这么高规格的宴会,不免惶惑大于喜悦。事先,赵破奴就叮咛众人,千万不能在君王面前失却礼数,丢自个的脸面。在宦者的引导下,这些人七拐八弯,仿佛走了许久,才来到举行晚宴的宣室殿。一路上,赵破奴等人只看见未央宫内殿阁楼台数不胜数,气象巍峨宏大,场面开阔无边,不仅高不识和仆多这两个未见过世面的焉末人骇得目瞪口呆,就是赵破奴、卫山、徐自为等人亦瞠目结舌。因而在迈进殿内时,再看到济济一堂的当朝大人物,这些个在马背上打江山的大老粗们,便大气也不敢出,诺诺应答着随司仪官安排,按次序就坐。众人刚刚坐定,便听到鼓乐奏响,笙箫吹鸣,谒者拉长了声音:“陛下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