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四十五篇 历史遗留 第六章 火上浇油

yuertou 收藏 20 9
导读:华夏春秋 第四十五篇 历史遗留 第六章 火上浇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中国和俄罗斯的军队虽然在蒙古的东方省与肯特省战斗着,战火还一度燃烧到了与中国相邻的苏赫巴托尔省,但是双方都在克制着,没有使用大规模的破坏性武器,没有使用过多的重型装备,也没有使用太多的空中力量。而且,一直没有爆发过大规模的战斗,几乎都是小股部队之间的零星交火!

事态按照鲁毅当初的估计在发展着。俄罗斯不需要,或者手也不想与中国爆发一场大规模的战争,那是非常不划算的。而中国也不想在自己的国土边上打一场大规模的战争。好不容易,美欧在百幕大群岛上打了起来,虽然也是一场特种战争,但是这总比让中俄一直受到美欧的压制好吧!所以,双方都不想让冲突扩大,靠的是士兵的意志在战斗。而当两支都不畏死的军队发生战斗的时候,最终的结局往往是非常惨烈的!

俄罗斯军队拼命的想要站稳脚跟,他们不能退下去,不然这次军事行动就没有一点意义了。但是,出了在边境上的几个重要的据点之外,俄罗斯向两个省内部地区的突击几乎都失败了!中国军队也拼命的想将俄罗斯军队赶出去,因为不久之后,这里就将是中国的领土了,绝对不能让俄罗斯的军队占领中国的领土!但是,面对最后那几个据点,中国军队在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代价后,却没有能够拿下来!

俄罗斯的装甲部队还在向纵深猛插,而中国的装甲部队也时时刻刻的想要切断俄罗斯进攻部队的后路。战场交织在了一起,而且十分的混乱。双方部队都出现了巨大的伤亡。虽然双方都知道这种添油战术是没有多少效果的,但是这是一场政治战争,在没有后方总指挥部的批准下,任何一位前线指挥官都无权发动一场大战役!

当然,这也是一场高科技的战争,战争双方虽然兵力投入不大,但是大量的高科技装备却都拿了出来。全频段干扰,新式的通信设备,新式雷达,非致命性武器,小威力精确制导弹药等等都被用了上来。而太空中,双方的侦察卫星也是全部启动,对准了这一地区,双方的情报机构更是全速运转,为军队提供着最新最准确的情报。

战斗打得很乱,根本就没有一点章法!这是鲁毅对这场战争的直观了解。确实也是这样,从战斗一开始,混乱就没有结束过。双方的兵力投入虽然很大,但是却从来没有过一场正规的战斗,都是遭遇战,伏击战,而且规模都不大,无法把大规模军团的战斗力发挥出来。当然,战斗既然打得乱,那就要改一改了,不然这么乱下去,不会有好结果!

这天,鲁毅如同以往一样,吃了午饭之后,就给战略处的工作人员安排了工作,然后开始研究昨天爆发的几场零星战斗,双方投入的部队都没有超过排一级的建制,这根本就算不上是战斗,而且最后双方谁都没有吃掉谁,在付出了鲜血与生命的代价之后,都撤了下来。就如同以往的每一场战斗一样,一接触就打,打够了就撤,反正没有什么章法,也没有体现出自己的目的来。

几支特种部队组成的侦察兵的表现还不错,在边境线上端掉了俄罗斯的几个哨所,打开了一个缺口,让空降15军的部队补了上去。但是,很快就遭到了俄罗斯坦克兵的压制,特种部队是撤了下来,但是空降兵撤不了,他们必须坚持在那,不能撤,撤走了,就没有任何意义。而后方也遭到了俄罗斯特种部队的骚扰性攻击。总参谋部已经做了决定,投入第三支特种兵大队,在后方组织反围剿工作,专门对付那些渗透进来的俄罗斯特种兵。照这个样子发展下去,最后恐怕又要变成一场特种战争了!

放下了战报之后,鲁毅翻开了民事撤退报告。战区的蒙古牧民正在有秩序的撤退,这次俄罗斯保持了克制,他们没有对这些撤退的蒙古牧民发动攻击。派去掩护这些牧民的部队都顺利的完成了任务,只有最后一支牧民正在向西撤退。原本计划让这些牧民先进入内蒙古的,但是遭到了拒绝,也就只有向西撤退了。

桌上的电话响了三声,鲁毅拿起了电话。“好的,我半个小时后到,你们先开始吧,不用等我!”总参谋部来的电话,说是有新的作战计划,邀请鲁毅去参加。

虽然鲁毅不是总参谋部的人,但是作为大将,他有资格参加任何一次大型的作战会议。给秘书吩咐了两句,让他有新的情况立即通知之后,鲁毅穿上了外套。虽然现在已经是5月的天气了,但是今年特别冷,现在还没有一点回暖的意思。

蒙古东方省省会乔巴山南面80多公里处,一支俄罗斯的装甲部队正在前进。这支装甲部队有2个坦克排,2个机械化步兵排,指挥官是奥托金上尉,这个混成连的连长。

奥托金已经是老兵了,他在俄罗斯军队里摸爬滚打了10多年,去年才混上个连长,而与他一起入伍的那些人都已经混到团长一级去了。别的原因没有,主要是这人爱喝酒,而喝了酒之后,就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与拳脚,也就特别爱惹事。他第一次当上排长之后一年多,因为表现优异,准备提他当连长了,但是在一次喝醉酒之后,把师里的一个参谋给揍了,他说那参谋喝酒不爽快,耍滑头!当然,这次提升是没指望了。3年之后,他终于当上了连长,而且已经在车臣战争中活动了“战斗英雄”称号,只要他不闹事,提干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在一次军事演习中,因为他们连没有分到打主攻的任务,他把一名少校参谋给骂了一通,接着就带自己的部队冲了出去。虽然演习顺利结束,但是他也“顺利”的被降为了副排长,这差点让奥托金没有开着坦克去闯师部!反正数次升降,本来早该当上团长的他,现在仍然是个装甲混成连的连长,这让他每次在老战友聚会的时候,都显得比别人低了半个脑袋。但是他也不以这个为耻,反正只要有酒喝,有仗打,那就够了,他没有别的物资要求!

这两天,奥托金的脾气又大了起来,就算是坐在坦克里面,都不时的喝上两口。他们这个连队是冲突爆发之后5天才进入蒙古的,这已经让奥托金憋着一口气了。进来后,原本以为有仗要打,所以他卯足了劲。但是他这个连长途奔袭几百公里,却没有遇到过一股正规的抵抗力量!这让奥托金的火蹿了上来,没有上级的压制,他的脾气又大了起来。不知道是他的运气,还是他这个连队的素质好,反正这一路下来,绕过了乔巴山,部队没有一个人负伤,没有一个人掉队,只是他们携带的燃料快要到头了,必须找地方补充,或者是调头返回。大部队早就被奥托金摔到了后面,电子干扰又让他联系不上部队。他当然不愿意回头,而找自己的部队补给是不可能的了,那就只有去抢补给!

为了搞到补给,奥托金已经把一排与侦察班都派了出去,顺着几条道路去寻找目标。与他一样,他这个部队的士兵也都是牛脾气,打起仗来,无人能敌,但是就是脾气大了点,根本就与别的部队和不来。而这可是难得的单独执行任务,所以官兵们干起活来还挺卖劲的,不久,连通信电台就响了起来。

“好的,知道了,阿列克斯少尉,你立即呼叫周围的部队先过去,我们马上赶来,不要急着开火!”奥托金关掉了话筒之后,兴奋的搓了搓手,一排长才发来消息,在前面发现了一支大型运输部队,全是运输车辆,护卫兵力不是很多,但是可以看得出来,那里有很多的物资!

全连的官兵都兴奋了起来,很多人的酒瓶都快空了,真希望那支运输车队里面有点酒,听说中国的五粮液茅台这些酒的味道都不错,甚至比伏特加还要厉害,要真有的话,这会就发财了!

打先锋的二排的三辆坦克立即就变换方向,成三角箭形进攻梯队,掩护着后面的连部与装甲战车,朝阿列克斯少尉所在的方向杀去!

当奥托金赶到阵地上的时候,一排已经把所有的侦察兵力都招了过来,并且占领了运输车队两侧的要地,只要一开火,这些俄罗斯坦克兵有信心在10分钟内解决战斗,获得他们需要的燃料,食品!对了,还有中国的茅台酒,只要那里有!

奥托金默默的观察了一会,他没有立即下达进攻命令,因为在战场上,他绝对不是一个卤莽的指挥官,不然当年也不会活着从地狱般的车臣战场上走下来了。

车队的规模确实不小,大大小小的运输车辆至少有50多部,而且前进的速度不快,如同蜗牛爬一样。情况有点不对劲!奥托金皱了下眉头,再看了一眼,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了,这支运输车队的掩护兵力很少,最多就一个班的步兵,而且还没有装甲战车,就几辆吉普车,也没有重型反坦克火力,这样的护卫兵力根本就无法阻止任何规模的进攻!

管他那么多,抢了再说!奥托金下定了决心,如果不抢的话,他们这次的作战任务就算结束了,他可不想回到军营,把自己憋是在那!

“一排负责从两面进攻,二排挡住车队,三排断后,我们要一锅端!”虽然对手非常弱小,但是奥托金没有想过要手下留情,在战场上放过敌人,就是在间接杀害自己!

10多辆坦克迅速的散开,进入了阵位,因为对手没有反坦克火力,他们也不需要太小心。而步兵战车载着步兵也跟了上去,打扫战场还需要这些步兵来做,而且步兵战车上的机关炮在对付这些运输车辆的时候更管用!

奥托金指挥的坦克第一个开炮,准确的命中了车队前面的那辆吉普车。那车上的4个中国兵肯定都完蛋了,120毫米的榴弹足以干掉20米范围内的任何有生目标!接着,三排长的坦克也开火了,准确的打中了最后一辆运输车,这辆卡车被炸到了20多米的空中,然后重重的摔了下来,几乎全散架了。

战斗一边倒的进行着,虽然中国士兵在顽强的抵抗着,但是他们手里根本就没有反坦克武器,在俄罗斯的装甲力量面前,他们的抵抗显得那么的微弱,那么的无助!

战斗只持续了10分钟,中国士兵的枪声停止了下来,最后一名上士班长被干掉了!没有一个中国士兵投降,奥托金很佩服这些中国兵,要是俄罗斯的军人都是这样的话,那么车臣战争根本就不会有那么大的损失。说实话,奥托金是很佩服英雄的,当年在外高加索的时候,他就见识过中国士兵的骁勇,不管是在哪种情况下,他很少见到过有投降的中国兵,即使全部战死,他们都不会眨一下眼睛!

“连长,情况有点不对!”正在奥托金感叹这些中国兵的英勇时,负责清扫战场的一排副排长的声音通过无线电传了过来。

“怎么回事,说清楚点,别吞吞吐吐的!”奥托金有点看不起别列维奇,这个人有点文绉绉的,当时分到连里来的时候,他根本就不想要,这是军队,不是大学,要的是钢铁般的战士,而不是学者!

“我们好象打错了对象,这不是运输车队,是一支运送牧民的车队!”别列维奇的声音有点颤抖,耳机里还传来了小孩哭泣的声音。

奥托金脑子一热,妈的,这下闯大祸了,接着就立即下达了命令:“步兵全部负责控制战场,坦克在外围警戒,所有军官都过去集合!”

所有排长与副排长都集中了起来,在战场的中心,300多牧民被集中了起来,在他们周围,是荷枪实弹的俄罗斯士兵,枪口都对着这些手无寸铁的平民。小孩在哭泣,大人们都怒视着这些俄罗斯士兵,而在不远的地方,一个班的步兵正在把一具具牧民的尸体码在一起,在开始的战斗中,至少有50多人被打死了!

看到这场景,刚从坦克上跳下来的奥托金知道自己闯大祸了。在入蒙之前,师长在军官会议上特别叮嘱过,打中国军队不要手软,但是绝对不能够伤害蒙古平民,这是钢铁纪律,如果谁违反了,就要被送上军事法庭!而这绝对不是以前那种降级的小事了,奥托金只觉得头皮发麻,怎么开始就没有留点手呢,打那么狠,这么多平民死了,事情是瞒不住的,迟早要倒霉!

“连长,现在怎么办?”几个排长也知道闯祸了,一排长壮着胆子开口问了出来。

“你们说怎么办?”奥托金看了一眼那些愤怒的牧民,知道就算拿出自己的性命,也无法堵住这些人的嘴,只要他们一说出去,他们这个连没人不会吃枪子!

几个排长的脾气与连长差不了多少,沉默了一阵之后,阿列克斯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接着另外的排长也点头同意了。这是唯一不让消息泄露出去的办法,但是冒的风险太大了!

奥托金沉默了,他是战争疯子,但是绝对不是屠夫,而且,这些人是对自己没有一点威胁,也从来没有威胁过俄罗斯的平民。在车臣战场上,他因为枪决过投降的恐怖份子而被降了职,但是那是杀害俄罗斯人民的凶手,他能够下手,但是对这些牧民,奥托金知道自己下不了手,他不能这么干!

“连长,我们干吧,这事闹出去了,我们都得完蛋,不为自己想,为兄弟们想想!”阿列克斯很激动,他属于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型的军人。

“连长,我们干吧,没有退路了!”

“连长,放他们走,我们就得完蛋,反正我们不说,没人知道!”

……

军官们也开始起哄了,这些人都是奥托金带出来的兵,脾气上与他一个样,而且战斗起来比谁都狠,但是,在这时候,他们都缺乏一点点政治头脑,难道杀光了所有的目击者,他们就能够逃脱惩罚了吗?

看着下面的这些军官,奥托金犹豫了,只觉得脑袋一热,微微的点了下头,但是没有说话!

“连长,你下不了手,让我去做,这事如果败露了,我担着,不会让大家难做的!”阿列克斯跟着奥托金干了5年了,他知道连长不会抛下他们不管的。

“好吧,既然大家都这么认为,那我们就干!”奥托金终于做出了决定,“一排负责处理,二、三派负责收集物资,半小时之后撤退。阿列克斯,干净利索点,不要留下什么!”

当300多牧民看到周围架起了十多挺机枪的时候,稍微机灵点的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了。一片片咒骂的声音响了起来,女人已经开始哭泣,甚至连一些胆小的男人都忍不住了。死亡不可怕,但是知道死亡来临的时候,没人会不害怕!

5分钟钟内,300多牧民全部被屠杀,其中有86名儿童,还有4名孕妇!半小时之后,所有的尸体都被掩埋在了公路东面500多米的一个大坑里,还用坦克在上面来回碾压了好几次,断后的步兵洒上了碎石之后,这支俄罗斯部队才离开了屠杀现场。

奥托金想得太简单了,此时在他们头顶上,数枚侦察卫星已经将这幕屠杀的整个过程都拍摄了下来,不仅有中国的侦察卫星,还有美国与欧洲的侦察卫星!而且他们这支部队已经深入中国后方100多公里,有那么容易逃出去吗?

北面,俄罗斯境内的犹太人安置区内,天色已经晚了下来,家家户户都在准备晚饭了。这是个寒冷的夜晚,今年的春天来得很迟,已经5月了,树木仍然没有抽出新芽来,北风呼呼的吹来,街上的行人不多,偶尔几个都在匆匆忙忙赶回家,准备享受一顿丰盛的晚餐,然后与家人一起度过这个寒冷的夜晚。

沙龙在5点钟出的门,到老爹的酒馆吃了一顿很简单的晚饭,自从把妹妹送到中国去之后,沙龙已经很少在家吃饭了,几乎每顿都到老爹的酒馆来吃。而慈祥的老爹也几乎把沙龙当做了自己的儿子看待,他的两个儿子都在十多年前的那场战争中阵亡了,而女儿也走散,现在政府正在帮他寻找女儿,但是老爹没有抱多大的希望。他一个人已经过惯了孤独的生活,但是他有很多个像沙龙这样的“儿子”。这些年轻人都是在战争与后来的暴力事件中失去了自己的所有亲人,如同这里大多数的犹太人家庭一样!

“老爹,这是给你的饭钱,还有前几次欠下的酒钱!”沙龙从钱包里掏了一把零钱出来,数出了应该要偿还的数目,然后把剩下的也推了过去。“另外,这些就算是利息吧,老爹去买两瓶好酒,也算是我给你的一点心意!”

老爹顿了下,他知道沙龙很穷,几乎没有经济来源,就靠着政府那点点救济金过日子,所以他从来没有催过沙龙还钱。但是,现在沙龙却把所有的欠窄都还清了,而且还把多余的钱都拿了出来。老爹有种不祥的预感。

“沙克(沙龙的昵称),发生了什么事吗,你准备去中国?”老爹的头脑不是很灵活,他们这使用的是临时政府的货币,在中国那边不通用。

“是啊,我准备明天一早就出发,去中国那边找我妹妹,大概不会回来了,这些钱留着也没有用,还是孝敬老爹您吧!”沙龙笑得很腼腆,但是也很诚恳,他从来没有欺骗过老爹!

老爹的耳朵有点不灵光,但是大概听清楚了沙龙的意思,郑重的点了点头:“也好,这边的日子是越来越艰难了,早点过去,说不定能够找个好工作,就在那边安家吧,记得有机会回来看看老爹,顺便给老爹带点东西来就好了!”

“老爹,我记住了,只要有机会,我一定会来看你的,你不是说想尝尝中国五粮液的味道吗?下次我给你带来!”沙龙拍了拍老爹的肩膀,站了起来,“老爹,你保重了,晚上我还要去给几个朋友道别,明天就不来打搅你了!”

看着年轻人走出去的身影,老爹很恍惚的叹息了一声。这年头,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都去了中国那边。虽然听说那边谋生很容易,而且只要有才干,肯定能赚到大钱,2个月前,隔壁梅特尔的儿子就回来了一次,听说在那边发了财,给他老子带了很多好东西回来,让梅特尔高兴了很久。但是,怎么说,这边已经是他们的家园了,年轻人一个个的都走了,剩下的全是老人,妇女,孩子,以后还怎么生活呢?

沙龙并没有回家,而是到了预定的地点,等着两个伙伴过来。他没有打算要到中国去,虽然他很想去,但是他知道,这边的事情不干完,他不能离开!今天晚上,他就要为死去的母亲,爱因斯坦兄弟,还有千千万万的犹太人同胞报仇,他要干掉那座俄罗斯的兵营,他要复仇!当然,沙龙并不笨,他知道自己这次的行动几乎是有去无回,所以他也做好了准备,告别了老爹。另外也已经托人给妹妹去了一封信,如果他能够活着出来,他就去中国,如果不能,就去追随大卫王吧!

巷子头响起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两个伙伴一起到了。鲁宾斯穿着一件大衣,冲锋枪挂在大衣里面,看他胸前鼓鼓囊囊的,应该是准备了几枚手雷。薇吉尔只带着把手枪,另外在大腿内侧还挂着把匕首。这年头要搞枪容易,但是要想搞到好枪就困难了,正规军的那些电磁枪是别想了,连那几个大组织都没有几把,他们这种根本就不上号的小组织哪有?

“准备好了?我们走吧!”沙龙摸了下裤兜里的那把手枪,这还是他3年前在一次暴力冲突中拣来的,他很少使用,因为沙龙一直认为,光靠武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但是今天晚上,他准备让这支枪发挥一点作用了,因为不靠武力,就更不能解决问题!

负责这个出口的只有一个班的俄罗斯士兵,而他们的营地就挨着出口,所以真正在出口出值勤的士兵一般只有2个人,最多的时候3个。而现在正是吃晚饭的时候,士兵也要吃饭,所以门口只有两个士兵在值勤!

“非礼啊,救命啊!”突然一个衣着破烂,大腿上的裤子都被撕下了好大一块的年轻女子从不远出的巷子里冲了出来,直接向出口出跑了过来。后面还跟着两个凶光毕露的壮年男人,一看他们衣着不整的样子,就知道不打算干好事!

两个哨兵开始还是一愣,立即拉开了枪栓,但是一见到跑过来的是一个美女,而且衣襟已经被撕碎了,两个巨大的乳房就快要爆出来,两名哨兵不由得吞了下口水,打了个眼色之后,站在外面的一个迎了上去,挡在了美女的后面,把步枪端平了,而后面的那个哨兵着直接把美女拉到了身后来,一副英雄救美的样子。

“站住,再前进一步,我就开枪了!”前面的哨兵叫了一声,两个犹太男人收住了脚步,正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后面的那个哨兵笑了起来,这些犹太小混混就是这样,在女人面前牛得很,但是在枪口下,就一个个的变得异常的老实了。他转过头去,想看看后面那个美女,但是他看到的是一柄明亮的匕首,在他还没有发出声来的时候,匕首已经迅速的割断了他的喉咙,接着划破了颈动脉。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哨兵就被那个文弱的女子给干掉了。

前面的哨兵好象也感觉到了不对劲,正扭过头来,但是一柄明晃晃的匕首已经从他的后颈刺了进去,直接刺段了脊椎骨,他根本就无法控制手指扣下扳机!

“干得不错,薇吉尔,你守在这里,我们进去,半小时之后,如果我们还没有出来的话,你就不要等我们了,记得去中国!”

沙龙与鲁宾斯迅速的把两具哨兵的尸体拖到了岗亭里,等他们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穿上了这两具军服,虽然号码大了一点,但是并不妨碍他们混进俄罗斯军营内去!

薇吉尔对自己被安排断后的工作有点不满,她的身手不比两个男人差,但是她知道,只有男人才混得进去,而且他们都有后事交拖给了自己,伙伴的一切都给了自己,她不能有一点疏忽大意!她在军营的入口处埋了几枚地雷之后,就躲到了岗亭里面。夜幕已经降了下来,外面静悄悄的,没有人走动,镇上的犹太人是不会到这里来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同伴们还没有出来,薇吉尔有点着急了。她看了下手表,其实才过去10分钟,但是她觉得这10分钟就如同十个月一样漫长。秒针仍然不紧不慢的转动着,这是薇吉尔8岁的时候,父亲给她买的生日礼物,一块正宗的瑞士自动表。虽然戴在已经18岁的少女手上显得有点幼稚,但是薇吉尔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换一块手表,这是父亲留给她唯一的遗物了!父亲在她10岁那年,去镇上买食物,当时这个镇还没有这么大的规模,而父亲就从此一去不回!回来的邻居告诉她,父亲被俄罗斯的逮徒杀害了,连尸体都没有找到!从此,薇吉尔就一天不停的在练习着手中能够找到的任何武器,她这一生,出了为亲人复仇之外,就再没有任何的事情要干了!

沙龙他们进去15分钟之后,突然营地的后方传来了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得手了,沙龙他们成功的引爆了营地里的弹药库,不知道有多少俄国佬要被炸死!薇吉尔有点兴奋,也有点紧张,她不知道沙龙他们能不能逃出来。

“薇吉尔,快跑,不要忘了我们的托付!”突然,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在了营房大门口,但是很快就被追上来的子弹扫倒了,薇吉尔只听到了沙龙喊出的最后一句话!

薇吉尔愣住了,但是仅仅2秒钟,她恢复了镇定,看到沙龙已经死了,而鲁宾斯肯定也已经牺牲了,坚强的少女擦了一下眼泪,迅速的将一颗已经取掉了保险的手雷压在了一具俄罗斯哨兵的尸体下,头也不回的朝镇子里跑去!

当天晚上,至少100多名俄罗斯士兵被炸死,而俄罗斯军队也对这座有2万多人口的犹太人小镇进行了一次血腥的大屠杀,200多无辜的犹太人倒在了俄罗斯军队的枪口之下!而这是近一年来,俄罗斯境内犹太人安置区发生的最大的一次暴力冲突!

总参谋部作战室内,参谋长正在向大家介绍新一轮的作战计划,准备要发动几次大规模的行动,打击一下俄罗斯入侵军队的士气。这时候,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总参谋长拿起电话,2分钟后放下了电话,面色沉重的说到:“一个非常糟糕的消息,我们一支运送蒙古牧民的车队遭到了俄罗斯装甲部队的袭击,一个班的护送战士全部牺牲,而俄罗斯军队屠杀了所有的蒙古牧民,10分钟之后,侦察卫星照片就将送过来,外交部已经开始行动了……”

总参谋长的话还没有说话,鲁毅面前的电话也响了起来。当将军放下电话之后,神色变得更为严肃:“另外一个不好的消息,俄罗斯的一座军营遭到了犹太人极端组织的袭击,一名少校被炸死,100多名俄罗斯士兵也完蛋了。而袭击者只有2到3人!现在俄罗斯军队已经冲到了犹太人安置区内,正在寻找凶手,但是已经有屠杀消息传来了。另外,俄罗斯国防部已经决定向远东地区增援3个军的兵力,以加强对犹太人的镇压行动,但是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

会场内,所有人都沉默不语,一下来了这么多麻烦,看来这还真是个多事之秋啊!

“好了,各位,具体的作战计划,我已经介绍完毕,在新的命令到达之前,就按照原计划行动吧!”总参谋长站了起来,“但是,各位最好不要离开,我与鲁将军立即去元首府!”

鲁毅跟着总参谋长走了出去,军事计划肯定要变,但是怎么变?他还没有想清楚,现在的情况太复杂,也太麻烦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