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四十五篇 历史遗留 第五章 边境冲突

yuertou 收藏 26 2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40军的驻地在呼伦湖东面,距离呼伦贝尔市只有不到50公里。这是中国在东北地区的一支精锐野战军,虽然名声远比不上39军,但是在新军事改革的时候,40军突出了自己的重点,即快速反应能力。作为部署在国境线上的一支部队,40军不但要承担起日常的战备工作,很多时候还要担任起边防军的角色,帮助边防军对付走私者。

40军的排级以上干部都集中到了军部学习,满满堂堂的坐了2000多人,全军的所有军官都集中了起来,而学习的内容只有一个,入蒙后的行动,以及需要注意的事项。在众多的少尉军官中,有一个很普通的年轻人,出了几个认识的之外,几乎很少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这人叫鲁斌,北京人,21岁大学毕业后参军,到部队才半年时间,才从军官训练班出来,然后就被分配到了这里来。在40军某师的一个普通的步兵排任副排长。

军队中的大学生并不少,有的是从军校毕业的,还有的是在服役的时候拿到了大学文凭。但是,像鲁斌这种直接从正规大学毕业,然后分配到战斗部队来的大学生却不多见。他这类大学生一般都是在技术兵种中服役,特别是电子战,网络战部队中,这类的大学生是很常见的。所以,他也是个特殊人物,听说是在军官培训班上表现得很出色,并不比军校来的大学生差,最后就被分了过来!

没人会注意到一个副排,这个军像他那样的副排级干部上千人,而且很多都是从军士长升上来的,战斗技术非常过硬,还有谁看得起那些白皙皙的大学生呢?但是,在鲁斌那个排,上至排长,下到普通的士兵,大家都对这位新来的副排刮目相看。这人不但技术过硬,在任何一项体能与战斗技术方面都不比最优秀的军士差,而且精通各类技术,包括电子对抗,网络,指挥,情报搜集等等。全排的人都知道,他们排分到了个文武双全的副排长了!

会议开得很无聊,讲得无非都是以前的那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当然,也加入了很多时代性的要求,中心是没有变的,必须要友善的对待蒙古同胞,不歧视,不打击蒙古同胞,军队要做好自己的工作……

说实话,鲁斌听得头快晕了,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坐得住的人,所以当时从军官培训班毕业的时候,他与别的技术型军官不一样,没有选择去技术兵种,而是决定要到基层战斗连队去,去担任一名普通的前线指挥官。这更能够释放他的激情,也能够有更大的空间。在排里生活了几个月,他的感觉还是很好的,至少与那些基层的战士们混在一起,不用考虑太多勾心斗角的事情。但是,这次,他的耐性也快被磨光了,就这么坐着听了几个小时的报告,这表示他的性格能够忍受的事情。

当鲁斌昏昏沉沉都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肩膀被人轻轻的拍了一下。“小鲁,我们去外面溜达溜达,人都快憋死了!”

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排长了,鲁斌赶紧猫着腰站了起来,跟着排长的身影朝后面不远的一扇门走去。排长已经是个老兵了,如同大多数的低级军官一样,他是从普通的士兵一步步干起来的。因为才到部队不久,鲁斌与排长之间的关系还不是很熟,平时说的也是工作上的事,很少与排长聊私人生活,所以他也只是从一些老战士的嘴里知道了排长的一些事情。排长是陕西人,家里并不怎么富裕,父母都是工厂的工人,全家5个兄弟姐妹,他排行老二,后来没有考上大学,就背着父母进了部队。当时,中国正在南亚地区作战,虽然陆军没有什么动作,但是参军也是够吓人的了,这让他父母好几年没有与他联系过!当然,在10多年里,从一个士兵才干到排长,这说明他的能力很不错,但是也肯定是那种很难带的兵,不然的话,早就提到营长一级去了。

“来,接着!”一根烟在空中划了道痕迹,准确的落到了鲁斌的手里。

在学校里的时候,鲁斌是不抽烟的,但是到了部队,特别是到了这种步兵战斗连队来,大部分的战士都抽烟,虽然军队不鼓励抽烟,但是对于一直生活在压力下的士兵来说,抽烟也是卸压的好办法。还好,现在的烟草里面已经没有对人体有害的物资了,而是用一些别的物资代替的,谁叫烟叶都是从工厂的车间里面生产出来的呢?

“这会议开得真他妈的憋气!”排长叼着根烟,如果不是肩膀上的军官军衔与那一套军装的话,别人准以为他是个地痞流氓。“开始听连长说了,这次我们可能不会这么顺利,听说老毛子那边也在做准备!”

“老毛子?他们也要插一手进来?”

排长点了点头,变化了个坐姿:“说不准,反正老毛子现在不爽,他们要不搞点事出来,让我们顺利的多出150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来,那他还不要跳起来咬人了!”

鲁毅笑了下,这排长虽然经常说粗话,但是也偶尔来两句隐晦的,这下就把一个超级大国比喻成了一条狗,大概这样的话,就只有这样的排长说得出来吧。

“好了,不说这个了,上面怎么安排,我们怎么做,但是真要打起来了,我们也不能只挨打不还手,这不是我们的风格!”排长抖了下烟灰,转移了话题,“听说,你在大学学的是机械专业?”

“对,但是与现在的工作沾不上边,而且也没有怎么学,本科能够学个什么东西?”鲁斌尴尬的笑了下,其实他学的是机械控制,而不是机械设计,反正给排长也解释不清楚,就不解释了。

“也是,反正我没有读过大学,不知道大学里面学些撒!”排长一点都没有为自己没有上大学而感到羞耻。“好了,抽完这根烟,我们就出去吧,那些兔崽子要是见我们俩都不在,准要闹翻天,我们就又要被连长训了!”

鲁斌丢下了手上还剩半截的烟头,跟着排长走了进去。外面还在下雪,南方这时候应该已经转暖了吧!

5月5日凌晨,40军的先头部队,也就是鲁斌他们所在的那支兵力单位迅速的越过了中蒙边境,进入了蒙古的东方省,开始占领二线重要地点,为在一线的空降16军提供掩护与支撑。这一天,进入蒙古的中国陆军正规部队超过了15万,大多都是快速反应部队,包括40军,42军以及20军这三个部署在中国北方的正规野战军。

4个小时之后,早已经做好准备的空降15军也紧急入蒙,开始控制蒙古各城市与城镇。空降15军的到来,大大加强了中国入蒙部队的实力,这不但是一支快速反应部队,而且是一支战斗力非常强悍的空降部队。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中国大批军队入蒙的时候,俄罗斯军队也开始行动了。

最先进入蒙古的是部署在俄罗斯博尔贾的一支数字机械化部队。这是俄罗斯远东地区战斗力最强悍的一支正规部队,而当他们的坦克越过俄蒙边境的时候,立即遭到了中国空降16军的阻挡,双方在边境线上对峙了半个小时之后,俄罗斯军队开始了强行突击行动!战报,迅速的传到了中国的各个重要战争机构,鲁毅所在的战略处拿到了一份!

“俄罗斯军队的前进速度还真不慢,我们以前真有点小瞧他们了!”鲁毅把自己的办公地点转移到了战略处的一间稍微大一点的作战室内,中间是一个小型的三维战术地图。而房间内,还有几个情报工作人员,以及两名从国防部作战处借来的参谋。

“俄罗斯军队进入蒙古依靠的是一条铁路以及两条公路交通线!”一名30岁左右,看上去还要小一点的少校参谋正在给大家解释现在的战况。

俄罗斯的主要兵力是沿着博尔贾到楚伦浩饶特铁路前进的,这是俄罗斯重兵集团挺进的方向。另外还有两支轻装部队正沿着赤塔到巴詹乌拉公路两侧前进。显然,俄罗斯的重点目标落到了蒙古东部地区的两个省上。

此时,空降16军的兵力已经相当分散,因为这个只有3万多人的军需要防御蒙古北面上千公里宽的正面国境线,根本就无法把部队集中起来使用!另外,还有大量空降16军的运输机被抽调走了,所以部队的机动能力也受到了限制。此时,在这两个地区国境线上的防御部队只有不到1000人!而俄罗斯的先头部队就超过了一个混成装甲旅,足足5000多人。另外还有空军的支持与掩护,所以,防御的一方已经处于非常不利和被动的一面了!

正如鲁毅感慨的一样,俄罗斯军队的行动是非常迅速的。在他们军队离开军营被侦察卫星发现之后2个小时,他们就出现在了边境线上,并且已经准备强行突破中国的边防部队了。而这时候,空降16军在这里的防御部队甚至还没有进入防御阵地!

“我们其他的部队呢?”鲁毅看着地图,一时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俄罗斯的行动太快了,超过了总参谋部的估计,但是,在所有部队没有集结完毕的情况下就发动进攻,这已经表明俄罗斯不大愿意与中国打一场大规模战争。这才让鲁毅稍微放松了一点。

“最近的40军正在前进,4个小时之后就应该能够向空降16军提供支援了!”少校参谋做了解释,“但是,现在我们入蒙部队都是轻装前进,没有多少重型装备。而重装集团军至少要2天之后才能够进入蒙古!”

鲁毅点了点头,这是俄罗斯的优势。在第一次冷战期间,蒙古一直是依靠苏联发展的,所以其国家建设重点是在北部地区,当然北部地区的交通也最为发达了!这就是俄罗斯现在占的优势,从中国这面进入蒙古的路只有三条,而且就从二连浩特那里出发的路好走一点,近一些。但是,俄罗斯却有从东到西数十条进入蒙古的公路!比起战略投送能力,如果不是中国的战略运输机群十分强大的话,根本就无法与俄罗斯对抗!但是,总参谋部一定会有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的!

正如同鲁毅所想的一样,总参谋部在获知俄罗斯军队已经越过俄蒙边境之后,立即就做出了反应。而鲁斌所在的那个排,刚到达预先计划的驻地,还没有能够卸下行装,就接到了新的命令,让其立即北上支援空降16军,将俄罗斯军队挡在蒙古国境之外!

当然,这道命令其实已经迟了,俄罗斯的军队已经进来了。所以在总参谋部的命令中还有一条,即不得开第一枪,不得挑起事端,尽量控制局势。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双方有可能把局势控制下来吗?

鲁斌他们乘坐的装甲车辆还没有赶到空降16军的阵地上,就已经听到了前面传来的稀稀拉拉的枪声!关于到底是中国军人还是俄罗斯士兵开的第一枪,这个已经无法考证了。反正,在中国的支援部队到达之前,负责蒙古北部边境地区边防任务的中国空降16军的一支部队已经与俄罗斯入侵军队发生了战斗!

战斗的规模并不大!这是鲁斌第一个反应,但是全排的战士很快就跳下了步兵战车,通信员在呼叫支援,排长正在把每个班的战士集中起来,而一班的尖兵部队已经出发探路去了。因为走得匆忙,很多装备都没有带上,也没办法带上。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了,必须尽快找到空部队的战友,了解战况,然后才能够决定下一步怎么办!这些中国士兵并不知道,在他们西北面,一支拥有20多辆重型坦克的俄罗斯装甲部队正在扑来,而他们手中却几乎没有一件反坦克武器!

很快,坦克发动机的隆隆声,以及履带碾压在碎石上的嘈杂声传了过来。“分散隐蔽,尽量不要暴露自己,装甲车先撤走!”排长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按照规定,排长将到一班去,而鲁斌将留在二班。

战士们纷纷找到了藏身的地方,东方的天空已经亮了起来,太阳就要升起来了,在黎明前的那一瞬间黑暗到来之前,鲁毅看到了北面大路上开来的一列坦克。只要看那些坦克的外型,就知道不是中国的,空降16军也没有重型坦克!

“排长,空降部队已经被打散了,但是他们的人还在坚持抵抗,中间被俄罗斯军队分割了,我们无法突围过去!”一名尖兵跑了回来,把前线的战况也带了回来!

“排长,联系上连部了!”通信兵这时候也喊了起来,“连部的大队人马正在杀过来,让我们必须阻止这支俄罗斯装甲部队前进,现在战争已经爆发,我们可以开轻进攻!”

“妈的,我们终于等到这一天了!”鲁斌在耳机里清楚的听到了排长的这句话。“准备反坦克武器,反坦克小组隐蔽好,1班抽4名战士去掩护,先干掉他们打头的那辆坦克!通信员,向连部呼叫火力支援!”

一班的四名老战士立即冲公路前面跑去,很快就在距离主阵地前方200米的地方找到了隐蔽地点,通过瞄准镜,鲁斌看到那几名战士都没有畏惧的神色,这就是老兵,在战斗的时候从来不会惊慌失措!而排里的反坦克手已经拿着几具超高速反坦克导弹向公路两侧跑去。他们需要一个安全距离,这种导弹需要一定的距离加速,不然的话,根本就无法对坦克构成多大的威胁!其实,即使是在最佳的射程上,因为现代化坦克的主动防御装置,所以也无法构成多大的威胁。对付坦克最好的是反坦克感应雷,后者是铺天盖地的炮火!

“排长,火力支援暂时不能到达,只能靠我们自己了!”通信员的声音惊慌,也有点失望!

“不靠就不靠,大家再分散一点,三班到后方200米布防,我们只能自己干了!”

随着排长的命令,三班的10名战士迅速的向后撤了200米。这些他们排的30多号人必须要守住这段大概有500米长的公路,除非他们全部阵亡,不然俄罗斯的坦克别想从他们这里经过!

“轰……”一声巨响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鲁斌在瞄准镜里看不清楚导弹有没有击中目标,因为爆炸的烟雾挡住了他的视线。但是,当他看到一个黑色的钢铁怪物仍然在继续前进的时候,他知道那枚导弹被坦克上的主动防御装置拦截下来了,根本就没有打到坦克上!

虽然俄罗斯坦克没有受到损伤,但是速度已经大大减慢,后面搭乘步兵作战的俄罗斯步兵立即下车,并且分散到了公路两侧,显然是要找出反坦克手来,他们的任务就是协助坦克进攻!

一发炮弹落到了鲁斌藏身点前面50多米处,滚烫的气浪抛起了一片沙石。这是一发加强了威力的高爆弹,如果再近一点的话,鲁斌前面的那块石头就承受不住了!接着,前面穿来了电磁步枪射击时那种急促,但是微弱的“哧哧”声,接着就传来俄罗斯士兵的惨叫声。掩护反坦克手的伏击小组开始行动了,那些老兵的枪法确实很准!

俄罗斯的坦克仍然在前进,后面的步兵战车也在用机关炮向前面每一块岩石射击,似乎要将隐藏着的中国士兵干出来一样。

鲁斌只感到挡在身后的那块岩石在猛烈的晃动,至少有数发机关炮弹打在了上面。他小心的摸了下背后冰冷的岩石,松了口气,至少那些机关炮弹没有能够击穿这块石头,不然他就完蛋了!

“反坦克手,再来一发!”排长的声音很焦急,因为俄罗斯的坦克已经逼近了,如果再不使用反坦克导弹,就没有机会了。

等到俄罗斯步兵战车的炮火一停,鲁斌立即从岩石旁边伸出了电磁步枪,他头盔上的瞄准具与步枪上的瞄准具是联动的,所以不需要直接瞄准,只要看到瞄准具上的红点压在了目标上,就可以开火了!

一班在前面挡住俄罗斯坦克,而鲁斌所在的二班就担任狙击任务,对付坦克后面的俄罗斯步兵!电磁步枪的有效射程超过了1000米,而且准确度相当高,作为狙击步枪使用的话,效果非常好,虽然这只是一种普遍装备部队的步枪而已!

“……第三个!”鲁毅看到目标的胸膛炸出一朵血花之后,立即把步枪收了回来,并且开始向早已经看好了另外一个阵地匍匐过去。他已经干掉了三个敌人,虽然因为距离太远,看不到俄罗斯四并死亡时的痛苦神色,但是他知道,他杀人了,第一次杀人!

显然,这支俄罗斯军队也发现在抵抗他们的是一支并不弱小的部队。很快,后面的两辆坦克从公路两侧杀了上来,并且不断的发射高爆榴弹,并且用坦克上的机枪压制住对方的步兵火力!步兵战车也下了公路,从两侧包抄了过来。

“妈的,反坦克手呢?”排长的声音很焦急,一班已经有5个战士倒下了,另外还有3个人负伤,但是没有人侧出战斗,大家仍然在继续顽强的坚持着。

“排长,反坦克小组完蛋了……”在三班狙击阵地上的通信员的声音带着点哭腔。

“我操,二班顶上来,三班打掩护,为兄弟们报仇!”

鲁斌正要冲向前面一个隐蔽点,突然一发炮弹落到了距离他只有20米的地方!气浪立即将他震昏了过去,3秒钟之后,鲁斌醒了过来,出了身上的战斗服被烧了几个洞出来之外,奇迹般的尽没有挨一块弹片!但是,在距离他2米外的地上却躺着一具无头的尸体,尸体还在抽搐着,只能够从他的军服上判断出这是一名中国士兵!

鲁斌感到一阵恶心,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战友倒在自己身边!但是恶心一过,他觉得自己身上的血都要燃烧起来了,他从那名战士左手无名指的戒指认出他来了。这是排里才结婚的一个老兵,他在部队服役了10年,半个月前,才回去娶了老婆,而现在,他就已经躺在阵地上,再也无法站起来了!

“我操你妈的!”鲁斌没有注意到,自己也骂了出来。

一班只剩下排长与一班长还在坚持着了,排长的右肩上也裹着绷带,应该是被弹片划伤的!而一班长更是狼狈,钢盔已经不知道在哪里去了,手里端着两把步枪,正在阵地前迅速的变化着射击位置,炮弹与子弹追着他跑,却怎么也追不上。

“怎么样,怕死吗?”排长看到鲁斌已经冲了上来,问了一句。

“怕死就不来当兵了,开始‘新郎官’阵亡了!”

“什么?”排长睁大了眼睛,他当时是证婚人!

“好了,不说了,坦克上来了,你掩护我,我去看看还有没有反坦克武器!”鲁斌话一说话,人就蹿了出去。

在岩石堆里摸了半天,他终于摸到了那具反坦克导弹发射器,上面还连着一支被炸断的手!还好,导弹还在,没有一点损伤。

排长那边一见鲁毅得手,赶紧招呼起上来的二班战士吸引俄罗斯坦克的火力。俄罗斯坦克主动防御系统在尾部90度的扇形范围内是盲区,必须要让这些俄罗斯坦克把屁股露出来!

果然,左侧的那辆坦克大概认为没有导弹威胁了,正在转弯,立即就把屁股暴露在了鲁斌的面前。这略略一瞄准,鲁毅就把导弹打了出去。距离太近了,导弹无法加速到最大速度,但是对付坦克屁股后面那薄弱的装甲,应该是足够了!

一声巨响,那辆俄罗斯坦克停了下来,接着油箱被引燃,坦克炮塔内的弹药也被引爆了,20多吨重的炮塔瞬间就被炸到了天上去!

就在鲁斌他们竭力对付前面的俄罗斯坦克的时候,俄罗斯的那些步兵战车与步兵已经从两侧包围了他们。在后面打掩护的三班也迅速陷入了苦战之中。此时,阵地上的20名官兵都知道,他们无法突围了。

多拉上一个垫背的就好!鲁斌苦笑了一下,丢掉了手上已经空了的导弹发射器,迅速的变化着隐蔽点,寻找着容易对付的俄罗斯步兵!

这是一场小规模冲突,一个排的中国步兵与一个连的俄罗斯装甲兵在蒙古境内20多公里处的地方爆发的一场小战斗。双方都没有动用远程支援火力,也没有动用空军,其规模之小,甚至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但是,正是这场阻击战,让俄罗斯西面突击部队被拖延了足足2个小时,为中国军队占领后方的重要战略地点创造了机会!

当鲁毅收到秘书匆匆送来的战报,当他看到阵亡名单上面那个熟悉的名字时,大将身体只是微微颤抖了一下,脸色一白,接着就离开了作战室。

鲁斌是他的孙子,虽然鲁毅的儿子没有继承父业,参军当兵,但是他的孙子却在大学毕业之后,顶着父母的压力,参加了解放军,并且当上了一名基层干部!但是,他却在这场战争中早早的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这个上午,作战室的参谋都没有看到大将出来过,也没有人去找他。其实,很多参谋都知道鲁斌是鲁毅的孙子!在第一天的战斗中,中国只有100多名士兵阵亡,而中国有100多万士兵,鲁斌却出现在了阵亡名单上,大将受到的打击,是可想而知的!

吃过午饭之后,鲁毅表情如常的来到了作战室,但是所有的工作人员都看得出来,将军是在压抑自己的痛苦!而这天下午,总参谋部做出了决定,开始全面反击,坚决把俄罗斯侵略军赶出蒙古!

南面的战火还在燃烧,而且是越烧越大。5日傍晚时,中国与俄罗斯的交战部队规模已经达到了数万人,中国三个正规军,俄罗斯的2个正规军都已经投入到了这场战斗中来。出了地面部队之外,俄罗斯首先使用了远程支援炮火,接着中国空军也开始行动,对进攻的俄罗斯军队实施猛烈的轰炸!

战争在升级!但是在俄罗斯犹太人安置区内的一家小酒馆里,却一点都感受不到战争的气氛,三三两两的客人都分散坐着,气氛有点沉闷,因为就在白天,一个犹太青年在外出的时候遭到了冷枪袭击,送到医院去之前,他已经归天了!

“沙龙,你难道就看着兄弟被人杀害吗?”一个年轻人的嗓门有点大,把周围客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鲁宾斯,你小声点不行吗?”一个女青年压低了声音,但是她的脸色已经能够说明她现在的心情了。“沙龙老大,我们都听你的,但是这次我们不能够就这么算了,爱因斯坦是我们的好兄弟,他为组织做的贡献很大,这肯定是那些俄国佬干的!”

背对着窗坐着的年轻人终于睁开了眼睛:“我知道是谁干的,上次我们的行动,已经让俄国佬吃了不小的苦头,他们肯定早就盯上了爱因斯坦,我们没有能够救他,这是我们的错,但是我们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老大,怎么干你告诉我,我去做!”那个大嗓门又说了起来。

两人同时厌恶的看了一眼这个没遮拦的家伙,这可是公共场合,虽然犹太兄弟都不会出卖他们,但是如果这里有个俄国佬的暗探的话,那他们就麻烦了。

“怎么办,我还得想一下,这么吧,明天早上,你们都到我家里来,我会给你们分派任务的!”沙龙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对着柜台那边的老板说到,“佩鲁斯老爹,酒钱记在我的帐上,过两天一块给你!”

“好的,没问题,你随时来给都可以,出门小心点!”快60岁的老头爽快的答应了。

三个年轻人离开了酒馆后,就各自分散走了。沙龙并没有急着回家,他家里已经没有什么亲人了,母亲在去年的时候,被一伙俄罗斯士兵打死了,妹妹随后就被他送到了中国的亲戚家里去,现在家里就只有他一个,他不想回到那个写满了痛苦回忆的地方。而且,现在他也需要去仔细观察下情况,为一下步的行动做好准备!爱因斯坦的仇一定要报,但是却不能让兄弟们去冒险,死的犹太人已经够多的了!

沙龙不是个莽撞的人,他爷爷的爷爷曾经担任过以色列的总理,不知道是遗传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沙龙很有政治头脑,他知道自己的这个组织还太小了,无法与别的那些犹太人复国组织相提并论,但是他看到了机会。现在中俄不是在南面打得狠吗?这就是机会,俄罗斯已经没有多少力量来压制犹太人,这就是他们的机会!

沙龙如同以往一样,漫步走在大街上,这条路虽然才修没几年,但是周围的房屋都显得很破败,全是这些年那些俄国佬干的好事,他们杀害犹太人,烧毁犹太人的家园,甚至连妇女和孩子都不放过!沙龙是在14岁的时候亲眼看到母亲倒在俄罗斯士兵的枪口下的,从那一刻开始,他心里就只有复仇的火焰,再也容不下其他了!

犹太人安置区外面全是俄罗斯军队的铁丝网,只有5个出口,沙龙走到一栋已经塌了一半的房子后面,靠在墙上,仔细的观察着前面200米外的那个出口。以前这里有一个排的俄国兵,现在只有一个班了,这就是他要寻找的机会!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