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2/


(十二)


晁显决定去见静子的时候,是一个晴好的礼拜天。晁显早早地起了床,还特地理了个很精神的短发。营门口有一面整理军容用的镜子,晁显特地跑过去,对着镜子上下左右照了照,感觉良好,才不急不慌地到马路对面去等车。

自从接到静子的那封来信,晁显心里的波涛就没有平静过。与亚梅结婚半年多了,相处竟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当然,这一部分与自己的职业有关,做军人的妻子就意味着牺牲正常的家庭生活,意味着比常人更多的奉献和付出。但从感情角度来说,晁显在心理还没有转过弯来。这一切仿佛来得有点儿突然,有点儿不可思议,甚至于还有几分荒唐。处于男人的责任感,他别无选择,谁让自己抢占了别人的阵地呢?现在,生米都做成熟饭了,哪怕这饭有点儿夹生,自己也要咬着牙吞到肚里去。也许,这都是命运的安排吧?既然是这样,也只有认命了,还能有其它花花肠子吗?别说家人不同意,部队也会剥你一层皮下来。

如果没有接到静子的这封来信,或许晁显不会有太多的想法。但实事上他接到了,而且静子就在离自己不远的一所幼儿园工作。从哪方面讲,他都应该去看看她,毕竟静子是第一位闯进他心灵深处的女性,曾经全方位地覆盖过他的整个心灵,没有留下一点点儿死角。现在,在晁显的心里,又有多少亚梅的空间呢?

其实,从营门口坐公交,到静子所在的那所幼儿园,止不过20多分钟的路程,这20分钟的路程竟使得晁显和静子多年没有见到一面。也许人与人之间真是有缘分存在的,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那!想到这里,晁显不禁在内心又感叹了一番。几年过去了,不知静子现在变成了什么模样?也不知她否已为人妻。现在想这些还有什么用呢?只怪当年不成熟,性格太腼腆,失去了对静子表露情感的机会。如今,纵然浑身是胆,也只能把这份爱慕永远地埋藏在内心深处了。

今天的公交似乎特别拥挤。晁显手扶着把手,随着车子的晃动想着自己的心事。这时,他听到车厢的后面有个女声传来:“你掏我的包干什么?!快把我的钱包还我?!”

“去你妈的,你别巫赖好人!谁偷了你的钱包?!”随后便是一个恶狠狠的声音。

“就是你,快还我钱包。”还是那个女声,只不过声音下降了一个高度。

“你在乱说什么?走!你跟我去派出所!”那恶狠狠的声音似乎很委屈,但分明还有几分威胁的含意。

本来就很拥挤的车厢开始骚动起来。晁显明白,车里一定有扒手了!他警惕地摸了摸自己的衣袋,还好,没发现“敌情”,于是他把头转了过去,通过晃动产生的缝隙,看到一个留着长发的小伙,正在扯着一个女孩的胳膊,那女孩正在使劲地挣脱。

“打110!”这时,车上的一位老太太喊道,“哪位师傅有手机?帮着打一下110!”

话音刚落,那名小伙就开始往车门口挤,这时他距晁显只隔着一个人了。晁显望着这位穿着还算得体的青年,似乎看不出一点儿贼的样子来。

就在公交在路边停下,等待警察到来的时候,晁显猛着发现那个青年把一个漂亮的钱包塞进另一个男人的衣袋。尽管这动作只是在车子停放的刹那间,但晁显还是清楚地看到了。很显然,这只精美的女式钱包绝不会是这名青年的。

想到这里,晁显挎前一步,上前一把揪住那名长发青年:“你把钱包还给人家!”

“喂!大兵!你别狗拿耗子多管事!”长发青年声音虽低,但目光却十分凶狠。

“我再说一遍,你把钱包还给人家!”晁显穿着军装,在这种场合下,他感觉自己义不容辞!

“去你妈的!”就在晁显紧紧抓着那名长发青年不放的时候,他身旁的那个男人却冷不防发动了袭击,声到拳到,这一击正中晁显的左眼,晁显感到眼前直冒金星。

晁显一手抓住“长毛”,腾出另一只手来招架。车厢空间太小,实在没有施展拳脚的空间。

就在这时,长毛挣脱了晁显的手,拉开车门就跳下了车,那名男人也把晁显车上扭打了下来。看同伙被晁显缠住,长毛气急败坏,从马路过捡起一块砖头,奔晁显的后脑就轮了过来。

“嘭!”砖头却砸在晁显的手臂上,要不是任柯及时赶到,挡了长毛一下,这砖真要砸上去,晁显恐怕至少要也要脑震荡。

只见任柯随后一个侧踹,把长毛踹出三米开外,摔倒地马路旁,晁显这时也死死地拿住了长毛的那名同伙。

“解放军同志好样的!”车上响起一阵掌声。

“同志,请你们跟我到派出所去做个笔录,好吧?”从110警车上跳下来一位警官,热情地把手伸向晁显。

“哎呀!”这时晁显才感觉自己的右臂无比疼痛,已抬不起来了。

“怎么样?伤得厉害吧?”丢失钱包的那位女孩被刚才车上发生的一幕惊呆了,这时她也从车上走下来,见晁显伤了胳膊,跑过来急切地问道。

“我,没事。”晁显用另一只手捂着胳膊,“先去派出所,回头我还有事呢!”

“啊?是你?晁显?!”

“静子?!”晁显激动地声音有点儿颤抖,“真没有想到你会在这儿!”

“是呀,我也没想到,真好!”静子激动地说。

“你们认识啊?”任柯把长毛交到警察手上,走上前来问道。

晁显也不回答,反问任柯道:“真巧,多亏在这儿遇见了你。你怎么在这儿?”

“走,我们先去帮着做个笔录,回头再告诉你!”任柯脸上没有一丝笑意,“你的伤能坚持吧?”

“我没事!”晁显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下戏剧性地与静子相见,心头正激动着,好像那一砖并没有砸在自己的胳膊上,把左手一挥:“走!先去派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