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男儿★与狼共舞:祖上光荣 第八章:狼行双 六

杨景标 收藏 0 4
导读:热血男儿★与狼共舞:祖上光荣 第八章:狼行双 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128.html


那极其惨烈的一战,让太爷爷陪光了老本儿,所以应该就是他绿林生涯结束的一个标志。他万万没想到,他没败在心思缜密的井上垣手上,却被一个他根本没看上眼的鬼子军官给收拾了。

所以,当那一天晚上,彭亮带着弟兄引开了日伪军,已让他和柱子,还有关老道脱离了险境,可他心里却还是轻松不下来,沉重得不得了,真是生不如死。他开始后悔自己的知恩重义了,可亲娘教悔的做人要重情义,也没有错啊?怎么就害死了这么多弟兄呢?一想起这个他就怒火中烧,关老道就在身旁呢,他恨不得一枪就打死他,但他还是强按了心头的怒火,没下得去这个手,他知道,此时此刻的关老道,心里肯定也比死还难受,他毕竟刚死了亲娘,而他的亲娘也是太爷爷的干娘,太爷爷答应过干娘的。

日伪军追过了林子后,柱子便用刀尖把打进太爷爷腿上的子弹挖了出来,疼得太爷爷快将那根木棍咬断了,看得在关老道也跟着直咧嘴,然后柱子就拿出身上带着的药,给太爷爷的伤口抹上了,又重新包扎了一下。两人谁也没搭理关老道,就那样起身要走,柱子是想背着太爷爷的,太爷爷却不肯,可两人没走几步呢,关老道就叫住了他们,关老道忽然把手里的枪扔在地上,然后就神情索然地看着太爷爷:“杨老弟,你就一枪打死我吧!”太爷爷和柱子回看了看他,却仍没吭声,又转过身朝林子外边走,关老道像一根死木头一样,愣愣地站在那儿,看着两人慢慢地离去。

走到林子外面,柱子看太爷爷走得实在痛苦,就强行背起了他,那时天还没亮,可两人也不敢找村子进,更不敢回七星峰的方向,就找了地头的一个小破窝蓬先栖身,那小破窝蓬是夏天用来看守菜地或瓜地的,这个时节还没播种,倒也没人来打扰。太爷爷想去潘大姑娘的干妈那儿,一来是怕潘大姑娘听到他全军覆灭的消息,不知到他的生死会很担心,二来他的腿伤也确需要找个地方静养,可他知道,鬼子翻不到他的尸体,肯定会四处搜查,还是晚上行走隐蔽些,他就准备和柱子等到晚上起程。

柱子去买了些吃的回来,还捎了一身衣服,把太爷爷那一身军装换了,两个人一起吃了饭,柱子就又到附近转了转,好不容易买到了一匹马,有了马,太爷爷的腿伤就不会误行程了。等到了天黑,两人就同乘上了路,潘大姑娘干妈的家,就在离县城很近的一个村子,是那次关老道在二王村抓走了太爷爷后,小月带着干妈新转移的住址,也不知为啥,两人越接近县城,这心里越紧张。等到了那个村子已是后半夜了,因不晓得潘大姑娘干妈家的确切位置,太爷爷只好让柱子硬着头皮敲开了一户人家,那户人家被吵醒了很不高兴,但还是告诉了他们在村东的第几家,还说那一家刚死了人,两人一听脸色就变了。

等到村东找到了,敲了老半天的门却没人回应,倒把邻居敲了起来,开门伸着头说:“别敲了,那屋里没人!”太爷爷一问才知道,原来潘大姑娘和小月来时,竟发现干妈已死在屋里不知几天了,没被村里人及时发现,尸体都有了异味。人年纪一大,哪天终老自己也想不到,身边若没个儿女还真就不行,潘大姑娘哭得很伤心,买了养老衣服和棺木,在乡亲的帮助下就把干妈葬了,然后又守七天的墓,昨天一早,两人才离开村子走了。太爷爷听完心里就焦急起来,担心潘大姑娘会去七星峰,万一让鬼子兵碰上了咋办?柱子让他先在屋里住下来,然后骑马去七星峰找一趟,也顺便挥一下彭亮他们的生死。

柱子离开的当天,日本人的贺喜通告就张贴开了,大肆宣扬已“剿灭杨匪”,村子里人都议论起来,太爷爷也就知道了,这心里就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柱子离开后,太爷爷都是自己清洗伤口换药,子弹及挖出得及时,那药末也很管用,伤口没发炎,也没那么疼痛了,走路就能吃点硬,倒也不耽误生火做饭。柱子是三天后回来的,说没找到潘大姑娘和小月,也没有彭亮等人的消息,估计彭亮情况不妙,但也估计潘大姑娘和小月没啥事,因为潘大姑娘名头大,鬼子若抓到了她,这两天也该张扬出来了,可太爷爷听了还是放不下心来。

潘大姑娘和小月确实准备上七星峰找太爷爷了,可潘大姑娘毕竟是个机灵人,走在途中就觉得气氛异常,不但日伪军到处了设了关长,还不时有巡逻搜查队晃动,而且越接近七星峰越紧张,一打听,才知道在孙家堡刚发生过一场恶战,潘大姑娘知道那一战肯定是太爷爷他们跟日伪军打的,却不知道具体情况,便决定先找个客店住下来,等日伪军放松了戒严,她们再上山。结果第二天她们就看到张贴出来的贺喜通告,两人脑袋里当时就嗡地一下子,两颗心就焦急了起来,不过潘大姑娘也直犯合计,怎么她刚离开没几天,就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呢?玉红不会这么莽撞吧?再说了,不还有彭亮和刘邦在他身边吗?

潘大姑娘不知道关老道上了山,她当然就想不明白了,可她琢磨来琢磨去却也放宽了心,因为她知道了太爷爷还没死,因为贺喜通报上只说已“剿灭杨匪 ”,并没有提太爷爷个人半个字。这也很像潘大姑娘当初的经历,二道沟一役后,日本人发喜报也这样宣扬,潘大姑娘把自己的看法和小月一说,小月也觉得她分析得有道理,就也放宽了心,想柱子平常和太爷爷那么近乎,总在他身边,既然太爷爷没死,那柱子也不会死,她还关心着柱子。“或许好多弟兄都没死呢!”潘大姑娘和小月后来还这么想,那么他们会去哪呢?当然回不去七星峰了,很自然地,两人就想到了马架山和奶头山。

不清楚太爷爷他们伤亡的真相,这正是潘大姑娘的判断,与太爷爷的判断产生误差的原因,实际上就剩了太爷爷和柱子两个人,他们也就没必要再去这个山那个山了,太爷爷想的是:潘大姑娘若去七星峰找不到他,肯定会去翠花表叔那儿找他。所以,他和柱子就直接奔去了翠花表叔家。就这样,两伙儿人走叉道儿了,错过了一次相遇的机会。而太爷爷奔翠花表叔家,他并没进去县城,那个县城对过往客本盘查得不严,却突然严了起来,柱子只好让太爷爷牵马在城外候着,自己独自进了趟县城,他当然见不到潘大姑娘两人,却让翠花的表叔免去了担心,那时喜报已贴得到处皆是。

柱子一出城回来,太爷爷就犯了愁,一时不知该去哪儿。太爷爷很想去吉林翠花那儿,现在他已没了“忠侠军”,一身轻松,少了牵挂,终于可以去见她们母子了,何况他现在已不太担心潘大姑娘,还没有她的消息从日伪军那儿传出来,就说明她还没事儿,她早晚会找到翠花表叔家,而翠花表叔也会把他还活着的事实告诉她。可去吉林路途太遥远,而且还有腿伤,行走很不方便,太爷爷还是犹豫不决,柱子知道太爷爷的心思,一咬牙就说:“大哥,就去俺哥那儿吧,先把你的腿伤养好再说!”柱子的哥家就在附近的村子,当初王老疙瘩带上山几个人,家也都在这附近。柱子的父母前些年就死了,他跟哥的关系还行,跟嫂子却很不和,这也是他宁可跟着王老疙瘩上山,也不愿跟哥嫂继续在一起的原因。若非万不得已,柱子绝不想再去哥嫂家,当然这些情况,柱子不能跟太爷爷说。

可太爷爷到了柱子哥嫂家的当天,他就看出来了,柱子的哥哥倒很热情,可嫂子总鼻子不鼻子,脸不脸,显然很不欢迎他们,太爷爷就要走,可柱子硬是不让,说忍两天,等把腿伤养好了再走。开始的几天,太爷爷在柱子哥嫂家的情绪还很正常,但后来却变了,一个人但凡遭遇大起大落,沧桑巨变的刺激,当时可能还不会怎样,过后就多少会有精神失常的表现,重者可能还会发疯。

太爷爷当时的精神状况就有点问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