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1927 起步 四十一

七夕214 收藏 8 46
导读:转折1927 起步 四十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


与李锦江在下一个每半月一次例行的通讯中,张卫通报了这边找到七名科学家的情况,通报了怎么说服七名科学家的经历,不禁令李锦江叹为观止。此后,张卫和李锦江把这个方法又演绎了四五次,无一不获得了成功,把那些专家囊括于中华共产党的旗下,为中华的解放事业、为中华的发展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此是后话不提。

在例行通讯中,张卫通报了自己这边的发展情况,而李锦江那边的进展则令他震惊!

李锦江已经派出了大批游击队和武工队,遍地开花的在中华国各地开展游击战争,并且,有部分地方的游击队已经站稳了脚跟,撒播下了革命的火种;对于张卫与李锦江都一致钦佩的叶艇同志,李锦江也已经派出了精干小队到香港去寻找,并有了消息回来。

对于寻找叶艇这点张卫是举双手赞成的。这位在北伐乃至中华共产党内部战迹赫赫、功勋卓著,又一心为党,忠心不二的革命先辈。张卫打从心底不愿让他再因为任何原因受到责难,背负本不该由他负担的罪责,最终牺牲在曙光之前。

令张卫震惊的,是他所获悉的红麻根据地工业发展状况,相对于红麻根据地的发展,他深感到自己已经落后于李锦江的速度,对于尽快把太行根据地建设成为一个完备的工业基地,深深的感到一种紧迫感。

李锦江在政治上是一名白痴,但他的组织管理能力却又是出奇好,他对于他所熟悉的东西、他所知道的人,往往出于直觉的就感知到,这人适合于干哪一个自己所熟悉的方面的工作,进而迅速做好人事上的管理,最大的发挥此人在这个方面上的专长。

李锦江的做法,在他所熟悉的方面无往而不利者。因此,在红麻根据地建设的初期,熟悉工业、军事,在经济和一些政治方面上有过思索的他,能够很快的就调整好红麻根据地的发展方向,应用好手上的人才,组织好红麻根据地的经济建设。在自己很轻松的情况下,就能使得红麻根据地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走上正轨,显得比张卫这边发展还要好还要迅速。

和李锦江近乎于玄异的直觉不同的是,张卫是通过有组织的学习,进而掌握组织管理等政治能力的人,他具有系统的管理能力,并能随着管理的事务、局面的扩大而学习、调整自己的管理能力,使之与时俱进,不至于造成管理上的混乱。

张卫和李锦江的差异在于系统的优点与某一方或某几方面的优点,因此,在初期,张卫管理太行根据地时,反而显得没有李锦江发展得快,在工业生产上要差于李锦江许多。

尽管这有着条件的限制,并不完全是张卫动作慢了,但张卫一样感觉到了压力。不为别的,就因为他与李锦江约定的,太行根据地应该是作为一个中华共产党的大后方,一个庞大的工业、能源、后勤基地。

所幸,张卫所急需的一些基本的机床,以及那些机床的操作工人已经随着这些专家来到了长治,工业这一块可以预料的,就会根据张卫的计划迅速的得到发展,他除了督促好手下的工业管理负责人,倒也不必他再亲历亲为的操作了。

张卫的目光转移到了教育与科研方面。教育与科研,是一个地方发展的保障!

整个太行根据地的教育,完全处于一种“一穷二白”的状况。受过教育的人不是没有,只是这些受教育的人受过的往往是旧式的教育,而且还都是那些家族中有钱的族长、地主之流的子弟,要张卫来用他们,那还不如直接向阎西山投诚交给阎西山管理来得轻松。

而整个山西,受过西式教育的人不是没有,但都集中在了太原等阎西山地盘内大中城市里,长治这么个小地方,是没有的。如果张卫确实要这些人,就是去阎西山的地头挖人过来,那也不能大规模的“进口”。

这样,就只能靠自己培养了。

所幸,枪杆子里出政权,政权下面出法律,法律下面出意志,意志下面就由张卫他们说着算了。通过立法,张卫规定了太行根据地的每个适龄儿童,都必须到政府开办的学校中统一接受义务教育。

这个义务教育等同于后世的九年制义务教育,但时间达到了十年这么长,而且经过数字化师一些师范出身以及对教育有兴趣的战士的修改,把初中与高中重叠的部分合并,取消了高考制度,采用才能升学制度,由下一级学校推荐或由大学进校直接挑选。

修改后的教育体制完全取消了应考式体制,取而代之的学分制度对平时的学习进行了加强,平时的学习获得的学分占到了总比例的百分之八十。只要学生在平时能够好好学习,完成每一个课堂的学习任务,就能够获得足够的学分顺利达成毕业或升学的愿望。

其实,采用平时学分占大比例的学分制度并不是取消了考试,而是把考试随堂化了,每一节课随着教师的授课结束都会进行一个小测验,测验与在课堂上的表现,就决定了这名学生的平时学分。

学习过系统的教育学及教育心理学的战士在此发挥了极大的作用。根据人的心理发育历程,尤其是幼儿期小孩游戏心理,十年的义务教育中,采用循序渐进的方式加重学习负担。

起初的六年等同于2012年的小学,但又与之有了应试教育与特长教育之间的区别,小孩子是玩着来进行学习,这保证了小孩子能够获得充足的自我成长空间,可以在娱乐当中充分的发展自己的个性。

后面四年中,开设了选修课,把英语、俄语、德语、法语等外国语种作为选修课的内容而不是必修内容。实际上,这些外语语种在十年的学习中,一直都是作为选修课,学校不硬要孩子们学习,但却通过鼓励的方式,让孩子们可以自由选择。

外国语言,在国内并没有相应的语言环境,即使硬要中华的小孩学习,都不会有多大的提高。这点,在后世的教育中就可以看出。不少人即使通过了英语四级乃至六级,但要他流利的与外国人进行沟通、交流,他的外语能力往往仍然不如一名外国十岁的小孩。

选修课的内容有外语及音乐、美术等,主课有语文、数学、政治、物理、化学、生物、地理、历史八个课程,但这些课程并不是一开始就全部开设的。

从一年级开始至三年级,开设的只有语文、数学,到了三年级,开始有政治课,但也是很简单的,只进行荣辱观和国家观念这些较为简单,但对于小孩来说却是必要的课程。

结合荣辱观及国家观念的教育,三年级开始开设地理和历史。但一样的,也是很简单的,主要是结合国家观念,历史方面给小孩子讲述中华国屈辱的历史和历史上中华国强盛的事迹,地理方面就讲述中华国的幅员分布、物产等,以及近年来欺负中华国的几个国家的地理及世界地理概况。

三年级开始直至四年级的地理和历史课程都是很简单,不求学生们学习得系统、完善,但求给孩子们留下一个印象,激起孩子们学习历史地理的热情。从五年纪开始,就开始系统的进行历史地理课的学习,利用四年的时间让孩子们充裕的把历史地理学习完。

自五年级开始就增加了物理、化学课程,不过一样是很简单的,几个负责教育体制建设的战士甚至打算,就拿十万个为什么里面的一些物理化学现象来作为教材,让孩子们通过这些学习,培养对物理、化学的兴趣。

只有有了兴趣,才会更好的学习。

实际上,从孩子们的心理进行分析,十岁左右年纪的孩子,就开始对自己所不明白的东西感兴趣,开始他们总是提问,以问到大人觉得厌烦的提问式方式进行他们独特的学习。

此时要他们进行系统的学习,不是就一个现象一个现象的解答问题,他们是没有耐烦心的。因此,关键是要引起他们的兴趣来,让他们带着兴趣去学习,那样才能真正的学习进去,掌握应有的知识。

六年级开始,进行系统的物理、化学的学习,利用两年的时间,让孩子们大概的掌握物理、化学的基本原理及一些物理、化学现象。

在这两年的时间里面,学校就通过孩子们的表现,来区分他们对物理化学的兴趣,如果没有兴趣的,那么就不再勉强,从八年级开始,让不想学的转而在地理、历史上进行更深入的学习,如果有兴趣的就让他们系统的学完整个物理或者化学课程。

八年级同时也进行生物课的学习,利用三年的时间把生物课传授完毕,在此之前,九年级的时候,会有一个意向调查。如果不想进入大学学习的学生,在语文、数学、政治必修的情况下,可以抛弃其他学科的学习,转而学习一些他喜欢的、实用的课程;如果打算进行大学进行学习,那么他进入大学学习的学科,在此时就会进行相应“学前”试授。

其实,这只是一个意向而已,战士们(或者说教育家们)也知道,实际上会有很多孩子在是否进入大学的最后的关头,还是会再进行选择的。所以,最终的结果还要根据孩子们的学习来决定。

这就不得不说说将来的升学制度。

战士们经历过那些书山题海的应试教育,都知道,或许就是在考试前,学生们才真正的看了书,才看得进书。因此,考试不是问题的根本。

问题的根本在于,我们把一起两起考试看得太重,似乎只有那一起两起考试才是真正区别精英与庸才的方法,才能选拔出人才来。

这是极端错误的!

事实上,这是中华国在后世教育体系僵化,各学校开始官僚的体现。我的学校就不允许你来插手!你的学校我就不放心,但没有出问题,也不会真的去你的学校去调查,而一旦出了问题就一口咬死,此后该校学生的保送资格就开始动摇。

这样,就靠着应试教育,学习认真的学生们犯了并不是学习上的错误,却往往就影响到了他进一步的学习。如果一紧张没考好,就没法上得了喜欢的大学;如果填志愿出了点偏差,也没法上;如果……

太多的如果,抹杀了太多的人才。

而且,作为应试教育,往往就忽略了基本的素质教育,这也是后世中华国的一大弊端,这早就了许许多多的书呆子一流,当他们真正出到社会,反而不如那些一贯学习不怎么认真的学生更能适应社会、更能生存。

没有调动起学生的积极性,就强硬的要学生进行国家或者学校规定那些课程的学习,这是极端错误的!大人们往往从自己的心理出发去分析孩子,认为自己可以的,孩子也应当可以。但实际上,孩子们对于没有兴趣的课程,回答的往往是NO!

孩子们不喜欢这个课程,硬要他学,反而适得其反,孩子们一旦心理逆反起来,将来这个课程对于他来说,就是一门永远也不可能学得好的课程。如果没有硬压着他去学,或许过了一段时间在某些条件下,他反而会对之产生了兴趣,就是你要他不学都不行了。

在这里,值得说明的,就是随堂的小测验是不会计分的,只是作为老师之间的一个参考,不会对学生和家长进行说明。学生与家长始终只是知道,学生今天的测验,错了的是那些,对的又是那些,老师评价其那些方面做得很好,或者比起昨天有了多大的进步,建议其在那些方面加强。

这种似乎是只提好,不提差的教育方式,看起来是错误的,不利于一个人的发展。但是,我们所谓的利于一个人发展,要看实际情况。

对于一些已经跨入了工作岗位的人,他的心智经过十几二十的发育,已经成熟了,能够接受反面的意见,可以对他说他的缺点,他往往也能够进行更正。而如果你只说好的,不说差,确实容易使得他把差的当成了好的,导致没有好好纠正自己的错误,确实不利于他的发展。

但是对于小孩子,他的心智还不成熟,如果你说好的,他就会受到鼓舞,在学习上更加用心,这个时候你再给他提出一点建议来,他就很容易接受,学习就始终是带着兴趣去学习。

因此,对于小孩子,老师只是提出好的评价与建议给家长和学生,至于测验情况及学生的学分与测验的关系,老师是不能公开的。老师参考的测验情况这些内容在教育法中就明确加以规定,不允许公开,违反者就是违法,要根据刑法判处一年以上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这从法律上固定了教育的保密制度。

以上是对于适龄儿童的教育措施。对于工人、技术员、财会人员等各行业急需的人才,要从小孩开始一点一滴的培养,那不现实,也没有可能!

因此,战士们也把扫盲班、初小班、高小班、职业培训等紧急的教育、培训也列入了教育体系当中,在战士们主持的教育立法上,明确规定,这些培训由国家补贴学习人员一部分,余下的由需要使用人的单位负责。

而这点,对于资本家的有一些触动,但反对的声音微乎其微。此时,张卫根据李锦江的建议,对太行地区的企业也都是采用了合资的方式,一律是国家占大头,实际经营由私人进行经营,国家进行监督,采用后世美国式的会计结算制度,并严格进行管理。

这样在教育上出大头的,始终是国家。首期的比例已经明确有了,后面的比例按照股份均摊,也是国家多。算算,自己的那部分也有,确实有些肉痛,但看到国家都出了这么多,而且,这些人培训好了,必须先为自己厂工作五年这么长,那可是自己管理的厂啊!想到这里,这些资本家(由地主新转过来的准资本家)心理就平衡了。

对于科研方面,这些作为中华早期教育学家的战士们根据后世的大学加研究院的模式,建立了未来新中华的高校建设及科学研究系统。这在资金到位后,从上海过来的那几个科学家和精挑出来的几名战士,就构成了太行第一研究院兼太行第一大学的学者、教师的架子。

科学家们都有丰富的理论知识和实际经验,不用他们好好的带好下一代,那就是太可惜了。因为带学生和搞研究是一件两不误的事情,学生一般都不会阻碍导师的研究,而且,还会在导师研究的过程中,给导师打下手,例如实际操作、琐碎杂务工作、试验记录等。

这样即方便了科学家们作研究,更可以培养中华的未来一代科学家们,使得中华的科技一步步走下去,保持领先的优势。

只是这样,作为国家未来科技的发展方向的大学,就成为了中华国必须控制在国家手中的一个重要部门,此后私立大学的办学困难重重就是从此刻埋下的祸根。这点,是这些战士们在此刻完全没有想到的。

当然,这些东西,张卫只是认真仔细的看完了,并没有横加干涉。他从李锦江身上学会的一点,就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这些念过完整的师范课程的大学生们,就是一个教育方面的专家了。他们的“专家”头衔,比起这个时代的任何教育专家,只会更好,而不会更差。因为,教育不同于工业、科技,重的是人的因素,而人的思维等因素,在这个时代,与后世相比而言,并没有那么离谱的差距,这样,有着后世知识的他们就是站在前人肩膀上的巨人。

即使,他们不是巨人,他们只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侏儒,但由于他们已经站在巨人肩膀上了,他们就会比那些巨人看得更高!看得更远!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