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一个月已然过去,李羽在课堂上依旧一问三不知,所有的学习对于这一个混混来说实在太难了。但是李羽没有放弃依旧十分努力的学着,并且每顿还是馒头打底。

几乎所有的Q中人都知道学校有个怪物,每顿能吃十个馒头并且除了馒头不吃其他食物的怪物。

女生给他起了一个形象的外号‘馒头王子’不知道李羽听后有什么反应,但是所有的男生看不起自己李羽是知道的。经常有人,借机挖苦李羽,但李羽总是一笑了之。李羽可没什么闲工夫和这些贵族子弟纠缠。

今天是星期五,放月假了许多学生的家长都开的豪华轿车来学校,接自己的子女回家,李羽见状不由一阵难过。

这个假期怎么过?李羽在心中默问道,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的确两天的时间很不混过去。

李羽在学校逛了两圈,发现学校剩下没几个人,李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李羽发现自己和学生差别太多,自己根本无法进入他们的生活,一个人在学校过的实在是郁闷。想想自己一个月的收获,李羽发现自己还是有所进步。

李羽看着学校远处的S市,心道:“自己来S市一个多月了,还没有仔细的逛逛S市。”想到这,李羽决定出去学校仔细逛逛。

都说女人喜欢逛街,但是男人逛起街来依然很恐怖,李羽一人就整整在S市逛了整整一天,待夜幕降临时,李羽才发现今天自己是颗粒未进。

想着,自己为了节约整整吃了一个月的馒头,李羽决定今天好好的犒劳犒劳自己,吃一顿好的,没多久李羽在街边找了一个很还算可以自助的火锅店,李羽看了看价格只要二十圆一人,单独一人加五块的锅底费,想到二十五块就能吃一顿好的,李羽敢到很划算。

李羽这一吃,老板看着可就肉疼了,李羽实在太能吃了,大概就算普通的七八人也没他吃的多,并且他基本上都是吃自助餐里的好东西,素菜根本看也不看,老板不停的向漫天的神佛祷告,终于李羽停下了筷子,老板顿时一阵兴奋,待李羽结帐走时,李羽回头对老板道:“老板,你这的味道真好,以后有时间我就来照顾你。”老板刚高兴起来的心,顿时又凉了下去。

走大大街上,李羽看了看时间,顿时郁闷了起来,现在已经九点四十多了,学校十点就关大门,看来今天是无法回学校了,李羽自言自语说道。

李羽转眼一想,既然不能回去就好好逛逛S市的夜市,传说S市的夜市可是很出名的。

漫步在S市的夜市上,李羽发现自己感觉城市的霓虹灯仿佛是那样的刺眼,自己与社会是那样的格格不入,想起最近几年自己的遭遇自己仿佛在做梦般,走错一步就是家破人亡,想到这李羽的眼泪不由的落了下来。李羽真希望这是个梦,这梦能醒来,自己能回到父母的身旁和父母一起过着简单的生活。

李羽突然听到“啊”的一声,感觉自己仿佛撞到什么人似的。没等李羽反应过来,几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原来就是第一天欺负自己的那几个同学,李羽对这些靠着家有几个钱为非作歹人十分厌恶,到嘴的道歉声,狠狠的咽了下去,转身向一边走去。

那几人,顿时被李羽的行为激怒,利马破口大骂起来,忽然李羽听见一人骂自己的老妈,李羽转过身来,轻轻的说了一句:“这次我原谅你,下次就没这机会了。”

领头那人,李羽知道那人叫罗力,罗力说道:“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这农民,老子骂你妈又怎么了,老子喜欢,没教养的人。”说完,看着身边被撞到的那女孩,李羽一看原来是吴香,本来李羽对她有一点点好感都随之烟消云散。

吴香,此刻正恨恨的看着李羽,心中十分郁闷,李羽这人真是不知道好歹,自己为了帮助他那摸多,居然这样对待自己。

此刻,李羽已经快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对罗力说道:“给我滚,最后一次、、、、、、”

罗力,听了这句话后怒极反笑,抡起拳头便向李羽打去,李羽没有躲,这一拳狠狠的打在了李羽的脸上,李羽被打后冷静了下来但是他决定给这几个小子一点教训,李羽翻手一把抓住罗力的手臂,狠狠的将他摔到地上,罗力身后众人见罗力吃亏顿时围了上来。

此刻,吴香见罗力摔到地上,对李羽喊道:“李羽,你怎么这摸不讲理啊?、、、你们别打了、、、”

李羽听后,笑了笑顿时将这几人当作出气筒狠狠将几人揍了一顿,李羽还是有分寸的,都是皮外伤最多这几人就是住几天院而已。

兰香,此刻已经被惊呆了,本来她还怕李羽吃亏,没想到,罗力这几人在学校打架还排的上号的,可是短短的一瞬间就被李羽全部放到在了地上,看来伤的还不轻,一时间吴香还不知道怎么办了。

李羽看了看躺在地上的这几人,对吴香说道:“先报警,然后送他们去医院。”说完就站到路边,看着吴香慌张的拿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李羽知道自己还要在这读书就跑不了,并且跑也不是他的性格,看着夜色李羽心中苦笑道:“今夜算是有地方睡觉了。”

待吴香打完电话,地上躺着的几人还不停的呻吟,李羽见状不由冷笑了几声,吴香看着李羽,顿时气氛显的很尴尬。而李羽只是自顾自拿出烟,点燃一支等待着警车的到来,李羽知道自己下手并不重,还不够伤害罪最多就是拘自己四十八小时,这对李羽来说基本上已经习惯了,对于一个混混来说局子简直就是自己的第二个家。

没多久,警车呼啸而来,顿时李羽还感觉到一种亲切感,想了这李羽自嘲道:“自己还真是贱啊、、、、、、”

一名中年警官带着几名年轻的走了下车,看着地上躺着的人,中年警官对兰香说道:“你是报的案吧?救护车随后到,你随我们去警局做个笔录。”这时李羽走了过来,拿出双手,对中年警官说道:“铐上吧?”

顿时中年警官有点摸不着头脑,对兰香递出询问的眼神,兰香见状顿了顿还是对中年警官说道:“警察叔叔,就是他打的、、、、、、”李羽一听,顿时笑了出来,哎,还警察叔叔,小妹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