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磐 第一章 第十一节 警兆

清逸轩主人 收藏 0 30
导读:涅磐 第一章 第十一节 警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7/


第十一节 警兆



"还有一刻钟就能见分晓了,哈哈,经历了这么多次的教训以后,希望这回石名他们不会再被俘虏了."石之轩站在木图上望了望帐篷的外面,把怀表放进口袋对站在一边正俯身凝神审视木图的段正说道.

"那也不见得,你那个弟弟是个勇猛善战的好家伙.但他已经习惯了大军掩杀的战场,要想把他的思路给拧回来,我看还得要再磨磨他的性子啊.孙远虽然是静得师叔的弟子可你别忘了,他可是得到你师父的真传的.奇兵偷袭,以点博面那可是他的强项."说着段正直起腰来揉了揉脸:"要论战术和勇力,石名和王仲师弟在仲伯之间.可要论决断和智谋,我看他还需要一点稍稍的指点啊.不过有一点我是佩服他的,无论是怎么输,他都不会丧失信心.大有撞了南墙不回头的气概啊.哈哈...难能可贵啊...""那倒是实话.不过我倒是认为象这样不断地进行磨练和积累,对双方来说都能起到加深的作用.哦,时间就要到了,我们到外面去吧,他们也该有个结果了."说完石之轩便走了出去.

回家已经快三个月了.支之轩在享受了十天的悠闲自在以后,严厉的父亲便要求儿子尽快地熟悉军政帮理"家务"实践自己的所学.用他的话来说就是"玉不磨不成器,把戏要过手.年轻人还是要多一些历练才是."驳得心疼儿子的夫人哑口无言,只好依从.任由丈夫把辖地内的军政交给儿子去"胡闹".对此石之轩倒是一副兴致勃勃的态度.在掌握了初步的资料以后,他发现这里的军政布局竟和师父的一些观点有应和之处;如政区划分,学堂教育,商业规划,藏兵于民,军械自产等等,特别是建立一支专门的独立部队把他们分散开来,化兵为"匪".专门去收集情报和抢掠骚扰那些抱着不良企图进入辖地的外来官员和军事势力以稳固自身的这一妙招,更是与师父的见解如出一辙.询问之下才知道这全都是师父的主意,也是父亲之所以要自己从师和治理的原因.这下,对石之轩来说,"就好比干渴的鱼儿遇到了水."为了能系统地验证自己的所学,也为了在实践中摸索出经验和心得;石之轩除了带着比自己小两岁熟于山地运动战的弟弟石名和几个父亲的得力干将一起操练战法外,还特地派人把还在武当山上"吃苦"的几个师兄弟如长于谋略的段正,勇猛顽强的王仲,精于计算的周志军,智勇双全的梁勇以及善于以小博大奇兵偷袭的孙远这五人接了来一同实践;把诺大个湘西变成了他们行军布阵,较量战法的沙场.两个月下来,不仅是他们几个各自摸索出了一套风格各异思想全面的领军风格和经验,还使得参赛的军队也得到了锻炼,提高了战术水平.

此刻,正是精于山地作战的石名和擅长奇兵偷袭的孙远为加强各自的战术理念而作的第六次实地较量,较量的科目是:偷袭与反偷袭.在此前的五次里面,除了第一次因孙远缺乏实际的领兵经验而导致败北外,其余的四次都是习惯于正规战的石名输了;不是指挥部被小股部队端掉,就是粮草被烧,要么就是半夜里被摸掉了哨兵被来个"火烧连营",还有一次更干脆-----直接被来了个全军中毒!那种打又打不到,跑又跑不脱的郁闷感把性子直爽的石名气得暴跳如雷却又不得不心服口服继而又虚心接受最终发展到入魔的程度.在经过一整夜的总结和策划之后,今天天还没亮便催着大家起床,饭都没吃就和孙远各自领着自己的兵进山去了.按规定,现在已经应该有结果了.

这是一座建立在一个独立的山峰上的营地,被栅栏围起来呈品字行摆放的营房紧紧地护卫着处于山峰顶端中央位置的主帅大帐,大帐旁是一座临时搭建的了望台.石之轩和段正刚走出帐门,守在了望台旁的死缠烂打着非要跟湘军将领龙保田学习警卫和情报的司马义便一孥嘴,四个全副武装的卫兵就无声无息地跟在两人身后上了台子.

两人站在台上随目望去,四周的景色一览无余;起伏的山峦葱郁的森林,峡谷里蜿蜒的河流伴着芦花一齐流动,除了偶尔传来的一两声鸟的鸣叫声外,整个的世界就只有松涛在呼喊了."哈哈,这两个家伙看来是认真在较劲了,上千的人马在里面较量居然看不到一个人一面旗,连声音都没有.这仗,是越打越精了."对眼前的状况石之轩很满意.

"昨天我问你弟弟为什么要这么努力地去学习.他说是为了以后不会被人欺负.哈哈,这小子有志气."段正笑呵呵地看着森林说道.

"是啊,勤奋是为了明天的荣誉.这是我父亲经常拿来开导我们的话.凭着这个信念,我们使自己站在这几省的交汇点在数股军事力量之间安如盘石左右逢源,成为西南的屏障和门户."石之轩感触地点点头:"可要做到真正的富国强兵使国家强大,我们还差得很远啊.你看这眼前的景色多美,辖区内的人民都能安居乐业.可此时的数千里之外,我们的同胞正在忍受着外人的欺辱和压迫.内有贪吏误国,外有列强环窥虎视眈眈.我辈既已许身报国,唉...任重而道远啊..."

"伯毅之心天地可鉴,愚兄也以此为许.你我兄弟,此后当团结一心.咱们要轰轰烈烈地做它一番事业才能不负此生啊."

"大哥有此心意,之轩岂敢不..."


"报----------!"一声急报打断了二人的谈话,一个兵士从山下急奔而来在台前跪下禀报:"报告小公爷,前面二少爷派人传来消息;说是在穿插途中截获两名身份不明口音难辩的外地人,从他们身上搜出了一些不明用途的物品.特传报来请小公爷和段爷定夺."说完把一个包袱高高举起.司马义一把拿过送上台来.打开一看,是几卷薄羊皮和几件测量用具.石之轩把羊皮展开一看,立时心里一跳!"地图!"一旁的段正失声喊道.是地图,而且是绘制得极其专业极其精细的地图;山脉,城镇,村庄,河流,道路,桥梁,温差,等高线和经纬度无不标注得一清二楚,甚至连一些不为人知的小道也都一一地标明在上面,显示了绘图者的专业水平.这是军事地图!石之轩从段正手上接过一具经纬仪,这做工精致的小巧仪器一看就不是本国的产物. "人呢?"石之轩现在很想见到这些东西的主人,疑惑和一丝莫名的恐惧在他的心里蔓延开来.

"回爷的话,二少爷的人说他们就在前面的山坳里."

"大哥,走,咱们去看看.绘这图的可不是一般人!来人!带马!"


在一个回字形山谷的樵径上,石名和孙远正带着百来个士兵把两个货商模样的人围在人圈里监视着,其余的兵丁正在四周的山林里漫山遍野地进行拉网式搜查.石名和孙远见石之轩和段正来了,忙上前迎接,把他们带到那两个货商跟前.石名介绍道:"在潜进途中我的人从草丛里搜出了这两个人,他们自己说是货商,来这里收买兽皮和药材.本地的兽皮和药材的价格他们倒是一清二楚地,可问他们准备和谁交易,沿途的介绍人是谁他们就答不上了.我觉得可疑,就搜查了一下.结果就搜出了那些东西来.我怕他们还有同伙,就下令搜山并派山丁向各处传话,要他们封锁所有的境道注意搜查."石之轩点点头,赞许地拍拍他的头说道:"做得好!走,咱们去问问看."说着几个人就来到那两个货商面前.看到有人来,其中一个年纪在四十左右的商忙上前哈腰:"这位看来是位大人了,小的有理了.小的叫董胜,是个收买山货的行商,这个是我的伙计王中.我们要到前面的镇竿城去收买皮货和药材.没曾想在半道上撞上了官军演习,把我们误当奸细给围了起来.大人,小的真是老实的商人.请大人明察."

"哦?你们真的是商人吗?"

"是的是的,大人明鉴."

"好啊,既然你们是商人,那么,"石之轩用轻松的语气随口问道:"请你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我们是在演习而不是行军?你怎么会知道演习这个术语而且随口就把它说了出来?通常连军队都习惯于把它叫做操练和操演的."

"这个,哦,回大人的话;小的家乡就有一个大兵营,里面的军爷常这么说.听得多了也就习惯了.大人明见,小的佩服.小的真是商人啊."

"好,我再问你,你说要到前面去收山货,那好,你的介绍人是谁?准备向谁收?"

"回大人,小的没介绍人.只是在来的路上跟客栈里的老板打听才知道前面的城里有大货场.就赶来了.还没联系好卖家呢."

"大胆!还敢狡辩!你既然是专门的商人,岂会不知道这里的山货都是由官家和土司掌管货源的吗?!没有山外的介绍人你能到哪里能去跟谁做买卖?!一个本地的客栈老板岂会不懂规矩没见你的路引和信物就敢冒然给你介绍生意?!还有!"石之轩把那个包袱丢在他的脚下:"一个生意人怎么会把时间浪费在绘制地图上而且还能绘制得如此专业?!难道是怕迷了路吗?!"

"这个..."

"回答我的问题!"

"... ... "

"来人.把他们的衣服都脱下来,仔细地搜."

"是!"

几个士兵立即上前把这两"商人"的衣服扒了下来,露出一条白色的兜裆布."日本人!"石之轩的眉头一皱."爷,这衣服有夹里.里面有东西."一个士兵喊叫起来,拔出匕首一割;一个小布包现了出来.打开一看,是两本护照.上面用中,日,英三国文字写满了字,姓名一栏里,是"山内一"和"小野次郎"的字样."是东洋人..."士兵们低声轰动起来.石之轩把手里的护照一晃,不屑地撇撇嘴:"这下二位怎么说?"

眼见事情已经败露,山内一觉得在隐瞒也已于事无补,便把头一昂,骄傲地说道:"是的.我是大日本帝国的公民,有外交豁免权.阁下有义务为我和我的同伴提供安全保障.请交还我们的所有物品并把我们护送到你们的省城去.否则,我们将向贵国的政府提出抗议!"

士兵都轰笑起来,看怪物似的看着场中的两个光溜溜的家伙.见自己的威胁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山内有些急了:"你们要为自己的行为后果负责的!我们大日本帝国会让你们为此付出代价的!"

听他这么说,笑声立时嘎然而止.山内以为自己的恐吓终于发挥了威力,开始得意地微笑起来,于是更骄傲地昂了昂头,准备再加强语气显示一下威风,一个士兵急步走到山内的面前,右手一扬"劈劈叭叭"就是一顿耳光直打得他口鼻溅血才停下来:"狗日的东西!瞎了你的狗眼!竟敢这么对小公爷说话!给我跪下!"随着他的喝令站在山内和小野身后的士兵一齐抽出腰刀用刀背在两人的膝弯处猛力一击"啊---------"两个日本人尖声惨叫着一下跪倒在地,全身随着剧烈的疼痛急速地颤抖着.两把明晃晃的大刀在他们的头上高高地举起来在空中一顿,便要砍将下去.

"慢!"石之轩把手一扬:"不能让他们就这么死了."说着对士兵群中的一个军官说道:"马敬,你带人把他们带到营地去审问.你用什么方法我不管,日落前你必须把他们的口供给我."

"是!爷您就瞧好吧!"马敬抱拳领命回身,令兵士把那两个日本人仍到马背上绝尘而去.


"哈哈,想不到推演还推出了个外国探子来.名啊,哥哥要为你向爹爹请功.这次你做的很好!"石之轩亲热地拍了拍弟弟的头.随即便变了声调:"来人!传令下去,按这两人来的路线依次盘查,着该线各点的山丁头目及各镇村的里正甲长各自责三十军棍以敬效由.其余各境当以此为戒,如有再犯者,严惩不贷!传令各村,镇,县,道,营及各寨土司,立即清查辖区内的一切流动人口,逐一排查以防遗漏.传令各道山丁自即日起将巡逻次数增加一倍,不可放过一个可疑的人!立功重奖!懈怠者以抗命论处!"

"是!"轰然应诺声中,一组组传令兵翻身上马向各自的方向飞弛而去.

"是哪几个人抓到的日本人?在这里站队!"石之轩用马鞭指了指面前的空地.四个膘悍的兵士立即跑过来列队站好.看着他们抬头挺胸目不斜视的姿式,石之轩满意地点点头:"好!军人,就是要随时都能保持旺盛的斗志和警惕!你们四个擒贼有功!每人赏白银五十两!各升一级!每人每户按人头赏大米一石,猪肉十斤,酒一斤!所有在场的士兵都赏肉一斤,酒一斤!"

"谢小公爷恩赏!"四个新伍长整齐划一地跪在地上磕头,止不住地心花怒放.一旁队列里的士兵们眼红得冒火;在心里大叹着自己运气不佳都摩拳擦掌地看着四周的山头跃跃欲试.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