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烽火映山红 第一卷 第一章 山村惊变

昨日黄花 收藏 51 170
导读:抗日烽火映山红 第一卷 第一章 山村惊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015/


一九三七年冬,胶东半岛昆俞山深处,东离山外三十里,西离渤海五里,一百来户人家的麦山夼。

山里的天黑的早,男人们上近地场干活收工回来,有闲功夫聊磕的就进家端上女人盛好的饭走出家门,顺着村里坑坑洼洼的泥道,聚到村头单身的吉顺家烧的热呼呼的炕头上,在墙洞那盏油灯昏暗的光线下,吃着自己带来的饭。

只管自己吃,不用让,因为不用看男人们也知道,大闲冬不下地干活,家家的饭都一样:烀地瓜就腌咸萝卜。有限的几升苞米留着开春家里男人们下地干活掺着野菜吃。

男人们照旧是吃完夜饭麻溜下地,上外间摸起葫芦瓢在水缸里头舀上半瓢凉水,咕咚咕咚灌下去,抹抹嘴,吹灭油灯跳上炕眯着眼,一边在滚热的炕上烙着那累了一天的身子,一边听着大伙东一句西一句的闲扯。偶尔插上一句嘴。聊着聊着就迷瞪过去了。

吉顺十几岁就为人家养马扛活,拿他自己的话来说和这些牲口有缘,侍弄这些不会说话的生灵挺上心,夜草添的勤,饲料轧的细,再瘦的牲口到他手里仨月准保调理的膘肥体壮皮毛锃亮。牲口有个大病小灾的他也能上山找些草药熬了,掰开马嘴用大木勺灌下去医好它,所以三乡五里的都知道他,家里养得起牲口的财主们也都争着找他去扛活。两年前他从外乡被王财主找回来,一眼相中了王财主应许他借住的三间村西头马棚边上的破房,就答应留了下来。

29岁的吉顺人勤快,谁家有事找他帮忙他都是象干自家的活一样上心地去帮着干。在村里人缘挺足。每年秋天收拾完他那一亩地的庄稼就天天傍晌上山搂一噶篓草背回来,赶到立冬后,他门前就立起两个大草垛,一冬就天天把个炕洞吖上满满的半干草慢慢燃着,每天得替房前猪圈里那些不会说话的牲畜烀地瓜仫子和麦糠添膘,他那炕就老是热呼呼的,因为夜里得起来给牲口添料,王财主忍痛每个月给半斤火油点灯。他这单身汉家里又没有老娘们唠叨添烦,所以吉顺这三间房就成了村里男人们冬闲和夜里闲聊的好地场。

今下黑夜深了,有家口的男人们陆续都回家去了,剩下几个半桩小子和没成家的老单身汉半醒半睡有一句没一搭地瞎扯。听见附近山里不时传来几声貔子的叫声,几个小子缠着吉顺继续说那传了几辈子的貔子精的故事。吉顺只得依着他们:“提起貔子,老辈人说除了胶东别的地界没有这个名字,有的人说就是狐狸,有的人说狐狸是狐狸,貔子是貔子,貔子比狐狸小,尾巴尖子是白的,比狐狸更狡黠和灵敏,更顽皮。传说一只貔子精是由很多很多貔子的精力变化而成的。”

正说到这儿,炕头上歪着身子烙腰的二胜吧嗒着嘴说“:吉顺哥,我饥困啦,你打身后那地瓜箱子掏俩地瓜给我。”“你小子忍着点吧,大闲冬的不用上山干活,饿了锛水缸喝瓢水凑合吧。吃光了粮食开春我咋熬啊。”二胜嬉皮笑脸地挪到吉顺身后炕西头黄泥抹的地瓜箱子前,伸手掏出仨地瓜,转身下炕凑到炕洞前,抓起火棍扒开半明半暗的火灰把地瓜埋进去,扑澄着手上的灰回炕上瞅了瞅掀起格子窗上扇向外瞅的保林:“保林哥,天寒地冻的你掀窗想冻死俺们爷几个那?”“保林,甭瞅啦,黑灯瞎火的人家玉风不会出门啦。”袖着手靠着西墙半躺半坐的喜子瓮声瓮气的说。保林放下窗扇红着脸说:“喜子哥是你自个挂念秋叶姐了吧。”

正迷瞪着眼的老光棍连会叔睁开眼:“保林,听说山外东洋鬼子折腾的挺凶,让二鬼子带路进了村,谁家有大闺女都不放过,你找个媒人上门提亲和玉风他爹说说早些把喜事办了吧。”

翘着腿哼小调的富得插上嘴:“我上柴里村赶集听说山外闹八路哇,说八路把进几个村抢粮抓人的东洋鬼子打的找不着北。”

吉顺正要张嘴插话,村里突然响起狗叫声,保林说:“王财主家这条狗轻易不叫唤,这是有生人打东头进村了。”就这当口屋门被拍的山响:“吉顺大侄子,快开门那!”“是老栓叔!”吉顺跳下炕冲到外屋,把门栓抽开:“老栓叔,这大冷天的山道溜滑,天墨黑地,你咋来了?”

拉开门,只见月亮底下一老一少两个雪人相帮搀扶着站在雪地上。“老栓叔,这个大雪天你和俺俊子妹咋走这三十里山道上这山里来啦?家里出么事啦?俺云婶和俺对子妹那?”说着话把老栓叔搀进屋,炕上几个人赶紧把炕头让出来。吉顺对保林几个说:“这是我上山外墩前疃干活认识的老栓叔和俊子妹。”老栓叔和俊子瘫到炕上,“吉顺哥!”俊子拉住吉顺的袄袖子浑身颤抖放声大哭,老栓老泪纵横:“吉顺大侄子,你云婶和你对子妹遭难了!”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