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陷 我 十二

小波之走狗 收藏 0 10
导读:沦陷 我 十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6/


莲生的学校在城市的另一头,历史悠久,校园里种满了高大的法国梧桐。莲生一直跟我说她怀疑这些老树都已经成精的想法,“它们肯定在晚上跑来跑去,因为我总是觉得它们在互相换位置。”莲生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会眯成一条线,很美。

莲生经常埋怨我的沉默,在她的身上已然看不见童年所留下的任何阴影,也许人是善于在幸福中遗忘痛苦的。我对于她来说也许一直是一个猜不透的迷,真的。我不知道能和莲生说些什么,每一次陪伴她的时候,我只是会觉得特别放松以至于会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来。为了能和莲生有点话说,我只好选择替她辅导功课这个对我来说很搞笑的途径。你很难想象一个整天活在暴力和欺诈之中的十几岁的男孩在奔波了一天之后依靠在残破腐臭的旧沙发上阅读中学课本的情景,而他之所以这么做只是为了能在周末和一个小女孩共度一个对他而言几乎平静得接近奢侈的下午。

“哥哥,你好棒啊!什么数学题都会做!”已经高二的莲生有一天这么对我说。她永远也不会知道,我所受的全部教育只有小学四年级,而我读书的环境是那么得简陋甚至有些苍凉,而且,我还经常在课堂上饿得两眼发呆。

我的祖父是个农民,贫穷而硬朗。他一生最大愿望就是能让他和他的后代吃饱饭,为了这个小小的愿望,一辈子都在辛苦劳作。我的父母在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出门找活路,谁知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杳无音信。祖父积劳成疾,日渐衰老。他去世的时候是一个赤日炎炎的下午,我从15里外的土山上背柴刚回来,一个邻居就告诉我,祖父因为中暑死在了田埂上。尸体是同村人帮忙抬回来的,用草席裹着就下了葬。我没有哭,有些迟钝地看着祖父露在草席外的双脚,粗糙而变形。祖父一直对我说:“我儿啊,人活着就是为了吃饭啊。”

吃饭,人活着就是为了吃饭。我知道,这个观点很多人都不认为,那是因为很多人生来就有饭吃,而我没有。

我没有告诉过莲生我的名字,我只跟她说我姓郎,以前的那个名字包含了太多泪水,我不想记得。

“郎哥,你做什么工作啊?怎么有时候老也见不到你。”莲生以前这么问过我。

“警察。”我不假思索。

“哇!是巡警吗?”

“不,是缉毒警察。”

许多同行都说我第一眼看上去就像个条子,一副自以为是的表情,其实,跟那些所谓的真正的条子比起来,我自以为是的还远远不够。

莲生那天并没有在校门口等着我,只好开车进了学校找她。

“莲生,我到了,你在哪里?”

“郎哥,我在图书馆大厅。”莲生的声音带了点哭腔。

“我马上来。”

莲生哭得很厉害,原因是今天下午在校门的门廊里等我的时候正好遇见学校篮球队赢球回来,一个平时对莲生颇有好感的男生突然抱住她亲了一口。莲生有点恼怒,拼命挣脱开来。大概是喝了不少酒的缘故,男生觉得面子过不过去于是就当众给了她一巴掌。我很平静地听她叙述完,轻声安慰。还好,没有我一开始想象的糟糕。莲生还是一个乐观的女孩,过了不多会儿就稳定了下来,答应我带她去吃甜品的提议。

“莲生,有时对其他人的伤害还是要稍微宽容些的。”我最后在她耳边说了这句话。

一个星期之后,校篮球队出了点小意外,那个好面子的男生被人吊死在宿舍厕所的铁架窗外,那一夜又是大雨瓢泼,尸体在风雨里整整挂了一夜。

我想我已经替莲生宽容他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