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面埋伏(转)

段鹏 收藏 38 1161
导读:八面埋伏(转)

山城市开往北京的长途大巴,现在正沿着一条双向四车道高等级公路飞驰而去……


这条路与高速公路很相似,只不过路边是半封闭的,因此这辆大巴速度很快。


大巴车内,身材健美相貌英俊的林森坐在靠窗的位置,身材高大的魏伟坐在靠过道的位置。林森有些困倦,他将高高的靠背向后倾斜,闭目养神。他是个典型的英俊帅气的美男子,脸上的线条坚定有力。魏伟第一次出远门,他要跟着林森去西南春城销售本公司的药品。大巴车到北京后,他们还要转乘火车去春城。他是那种高大健壮,并且有点胖的男人,他脸上的肉丰腴结实,给人一种有实力的感觉。他瞟一眼似睡非睡的林森,觉得春城似乎远在国外,遥远得会让他们在以后的四天内总是休息、吃饭、再休息、再吃饭,然后是睡觉、醒来、再睡觉、再醒来,最后才能到达那令他神往的地方。


他在想:春城的天空也是这么蓝,森林也是这么稠密广袤,公路也是这么宽阔光洁吗?透过宽大明亮的车窗,他看见路两旁那高大的杨树、柳树、桦树、青松、落叶松、柞树、椴树等都吐着浓浓绿色,飞快地向后闪去。路中间的隔离带早已长出嫩绿的草坪,偶尔还能看见片片鲜花扑面而来。透过虚开的车窗,花、草、树的清香在车内萦绕。他触景生情,目光凝视着路的远方,带着梦一般的神情问:“春城美吗?”


“美!”“美!”有两个人异口同声回答。一个是林森,他听到另外一个女人的声音时立刻坐直身体打量她。那女人与他们俩年龄差不多,可能也不到三十岁;穿一套浅紫色的皮尔-卡丹女装,下面是裙子;腿上穿着羊绒长筒袜,足穿小皮靴。她身材苗条,长发有些卷曲;长脸,额头和颧骨有点高,尖尖的下巴。在她那尴尬的微笑里,有一种不安分的目光流露出来,她想隐藏住眼睛里的这种光亮,但那光亮却违反她的意志在隐约可辨的微笑里闪烁。当然,这种目光森林是不理解的,而魏伟却领会了。魏伟从她那不安分的目光中,看到了一线他最想要得到的东西。林森从她的目光中看到了不同的东西,他觉得那女人有些乖戾,一点都不温柔。那女人与魏伟之间只隔了个过道,此刻她知道魏伟不是问自己,羞窘得脸通红,笑着问魏伟:“你也去春城?”


“是啊,你是春城人吗?”魏伟也有些尴尬,结巴着说。


“是,我是春城人。”她的脸上虽然还挂着笑容,但却郑重点点头,以表明春城人值得骄傲的身份。


于是他和她聊了起来,魏伟问:“春城的气候怎么样?”


她想了想,神情高傲地说:“那里可能是全世界气候最好的地方。”她的高傲神情渐渐消失,因为她并不了解眼前的这两个男人。她想也许人家比自己优越呢,自己不要太趾高气扬了。于是她变成谦虚的样子笑着问:“你们二位贵姓,到春城做什么?”


林森想多了解一下即将工作的地方,礼貌地探了探身,如实地说:“我们俩是山城药业的销售员,去春城建立办事处。我叫林森,他叫魏伟。”


从林森那直视的目光和坚定的脸上,她看到了野蛮。这样一个彬彬有礼的帅哥,怎么会有野蛮的一面呢,她不懂。但她觉得具有野性的帅哥才最有味道,于是她自我介绍道:“我叫王嘉怡,在春城房地产开发公司上班。一个人无聊出来旅游,散散心。”


她过来与他们握手,然后大家重新坐下。她没有说自己是那个公司的总经理,她怕吓着这两个男人,使他们对自己敬而远之了。现在就有些胆小的男人,一听说女人是富婆,马上就自卑地退怯了。而另有一些男人,宁愿靠上个富婆吃软饭,也不愿意自己去辛苦赚钱。她最喜欢那种即不想靠富婆,又特别能干的男人。眼前的这两个男人,出门在外的,肯定是很辛苦赚钱的那种能干的男人。她望着身旁这两个东北人,一个高大魁梧,一个英俊潇洒,她从心底里想接近他们,于是她找话说:“我玩了好多地方,北京颐和园、长城、哈尔滨、松花湖、长白山,都不如春城好,你们到了春城就会感觉到。”


于是林森和魏伟与她聊了起来,一直聊到彼此没有了拘束。


这时,大巴车已开始减速,离开高等级公路向南行驶,取道沈阳方向。大巴车刚离开山城市的时候,路两旁是绵延的群山和森林——现在已经到了辽阔的东北平原,这里几乎都是一望无际的农田。遥远的地平线上可以看见矗立的高压线铁塔和中国电信铁塔,这些铁塔很美,像是埃费尔铁塔的宿小版。一辆大型播种机正行驶在辽阔的黑土地上。


现在这条路是一条只有两个车道的普通柏油路,路的每一侧都有两排高大的树木,是由柳树、杨树、桦树、椴树、柞树和青松等混合形成的一道绿色长廓。远处还有一道同样的绿色长廊与这条公路平行延伸着,那是电器化双线铁路,一辆子弹头列车正远远地超过这辆大巴车。


这时魏伟前排有个黑胖的中年人,可能是不习惯汽车的速度总是这么慢,于是他大声问:“什么时候上高速公路?”


年青的男售票员看了他一眼,心想你这人事儿还不少呢,有本事坐飞机去,要不然开着自己的轿车也比这快呀。但他没有这样说出来,他只是不耐烦地说:“过了沈阳再上高速公路。”


黑胖中年人一看售票员不好惹,声音就软了下来,只是降低了声音嘟哝道:“为了多卖票,专走小路。”


售票员还是听到了,怒目道:“我们不能更改线路,必须按线路跑!”


说着他飞快地按下一个开关,车顶上吊挂的液晶屏幕立刻播放出抒情的流行歌曲,歌手背后是穿着三点式的美丽女郎在伴舞。售票员想,我这些穿三点式的美女,足可以把你的嘴给堵住了吧?果然堵住了,只见那黑胖男人眼里流露出色迷迷的光,也不管身旁的胖女人是否愿意。


林森又一次斜靠在高背椅上,他在假寐,在闲听王嘉怡与魏伟的谈话,顺便倾听悦耳的流行歌曲。他的脑子有点乱,心想这女人挺复杂的,看神气像有钱人,察言观色又不像是幸福之人。她为什么一个人出来,她的老公呢?不会是离婚的吧?这样想着他又听见王嘉怡说:“春城到处都可以看到绿化带,到处都有鲜花,四季如春——不像你们东北,冬季太冷,夏季又太热。” 林森微睁双目瞟了她一眼,她嗫嚅了一下,忽然像是羞红了脸,不嫌冒昧地说:“这次出来我妹妹要陪我,我没用。我和老公办完离婚,第二天我就请了假,当天晚上就上了火车。我的手机一直没开,谁也不知道我到哪了。我想单独走走,有缘的话路上还能多结识几个朋友……”


她果然是离婚的女人,魏伟和林森都听到了这句敏感的话。对魏伟这样的男人来说,离婚的女人是有机可乘的。但林森不这么认为,他的眼光可高着呢,一般的女人不会打动他的心。魏伟竭力掩饰侥幸的喜悦,紧闭宽厚的双唇,但眼睛却放着光芒。他佯装理解地说:“现在离婚的太多了,很正常。”


“你们俩都没成家吧?”王嘉怡进一步试探着问。她想先报出自己是离婚的,看看这两个男人有什么反应。她看到林森只是稍稍疑惑,而魏伟那侥幸的目光她也看到了。但是她清楚的很,凡是能露出这种目光的男人,对女人都是不负责任的。他们很容易就上女人的当,但事后他们会一走了之,根本不放在心上。而那些见了女人保持沉默的男人,一旦他被女人迷住,他将会很难解脱,她希望林森是这种人。


“我成家了,他还没成家。”魏伟说。


王嘉怡感慨地说:“像他这样英俊的帅哥,一般女人在他面前会产生自卑感的。”


她这样说一是给魏伟听,二也是给林森听,看他有什么反应。林森几乎是毫无反应,甚至微微闭上了眼睛,显得比刚才还要矜持。于是她只好继续和魏伟聊,没想到越聊越投机,于是就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什么男人啊,女人啊,中国啊,越南啊,缅甸啊,无所不聊……最后她聊得有点累了,就靠在椅背上也寐一会儿,学着林森的样子,因为林森的样子实是太好看了。


她喜欢这两个男人。高大健壮,英俊可爱的男人虽然到处都有,但能如此密切接触的机会却不多。如果说让她选择,她肯定是选择林森。她觉得林森比她的前夫魏聚宝还可爱,标致得让她心里总是有点骚动。她想起了前夫的那个外遇,那是一个温柔美丽的姑娘。前夫有浓浓的眉毛,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子。她曾经为他的俊美而自豪,但现在他属于别人了。以前她总是对他大吵大闹,只要妈妈有一点不愿意,她就对他大发雷霆,有时甚至去打他一个耳光。前夫家里穷,为了能跟她过上好日子,他忍气吞声。终于有一天他忍无可忍,打了她一巴掌,她开始和他闹离婚。没想到弄假成真,离婚的第二天他就领着那个女孩子租房子住了。她知道那是他离婚前的外遇,不然不可能那么快就找对象了。后来她才知道那女孩子的名字叫房金玉,与魏聚宝刚好相配,都是金银财宝之类的名字,很可笑。算命的大仙对她说,你前夫跟她久不了,名字相克。


她向大仙问,他还能跟我过吗?


大仙摇了摇头说,不可能了,你们的缘分已经尽了。


她拿出手机想给哥哥王积银和嫂子梦纳打个电话,因为自从她踏上旅途后就把手机关了,她不想听到别人怜悯她的声音。她打开手机,想了想又关上了。还是等快到家再打吧,现在打嫂子又该说个没完,会让这两个东北男人瞧不起的。哥哥一直要收拾魏聚宝,她没同意,现在她想通了,回去后一定叫哥哥狠狠地搞他。她还要把儿子魏昊的名字改成王昊,让魏聚宝一无所有,连儿子也不让他拥有。


中午大巴车停在了一个农贸市场外面,售票员高喊:“先上侧所,然后到市场买吃的回到车上吃,十五分钟后发车!”


王嘉怡与魏伟、林森一同下车,在她走进女侧所之前,她要像对待自己的男人一样交待一句,那样显得比较亲近。她对他们说:“你们等着我。”


魏伟听了这句交待很是舒服,觉得就像自己的女人交待自己一样。在男侧所里魏伟问林森:“她为啥把离婚的事告诉咱?”


“看上你了呗。”林森半开玩笑地说,其实他已看出这个女人对他们两个怀有好意。


“瞎扯。”魏伟这样说,脸上却有喜色。二人出来等了几分钟,她也出来了,三人开始买吃的。林森买了三瓶啤酒,三卷五香干豆腐,三盒快餐菜。王嘉怡买了熟肉、水果和瓜籽。大家上车后,三个人聚在一起边吃边喝。在这三人中,一个是刚刚离婚渴望遇到好男人的女人,两个是远离家乡渴望结识新朋友的男人——最好是异性朋友,因此三人很自然便成了朋友。真奇异,自从有了人类,男女之间相互吸引可能就从未停止过,只是吸引的程度有所不同。就像林森,他对王嘉怡没有多大兴趣,只是觉得这个女人的身材挺苗条,并且十分的性感。但她长得并不好看,甚至有点丑,只有一点点,又被她身材的优点遮盖住了。


车上本来就没坐满,半路又下了几个人。大巴车从农贸市场开出来不久,路边有三男一女在招手。从这些人的装束上看,即不像大城市的也不像农村的,而是像县城出来办事的人,其中有一个还戴了顶鸭舌帽。戴鸭舌帽的人目光锐利,鹰顾狼视,不是一般的人。停车后,两个男人上来坐在了王嘉怡的前排,其中那个戴鸭舌帽的坐在靠过道的位置。另外一男一女的坐在了与那两个男人隔一排的座上,在四人中间还有一排空座。林森看见新上来的人都买了沈阳的票,就对魏伟和王嘉怡说:“现在离沈阳还有不到一百公里了。”


“太好了,离北京越来越近了。”王嘉怡喜形于色,大概是长途奔袭太劳累了,遇到一个大城市她也会感到很愉快。凭她的条件,每天坐飞机都不成问题,但她非要与大多数人一样,乘坐长途大巴和火车,这样她好有机会结识新朋友。她认为那些整天坐飞机的男人,肯定都有完美的家庭,或者是想找未婚少女的,根本不适合她。


这时车又停了,上来一个不到十五岁的少年。他穿着很旧,看样子有点呆;手拿一个还没开封的健力宝铁罐饮料,坐在了那三男一女中间的位置上。那少年一拉健力宝的小盖,里面的气太足了,一下子喷到后座戴鸭舌帽的男人身上,衣服上洒满了很多泡沫。戴鸭舌帽的人怒斥道:“咋弄的?你赔我衣服!”


少年很紧张,鼻音浓重地嘟哝着说:“我没钱赔……”林森注意到那个戴鸭舌帽的男人,冷眼一看像是很清瘦,实际是非常健壮有力,鸭舌帽下面那双鹰顾狼视的眼睛,闪烁着猎取的光芒,一副凶脸孔。


王嘉怡关切地注视着少年,希望那戴鸭舌帽的人不要难为他。少年喝了一口饮料,奇怪地看着小拉盖背面的红色“奖”字,自言自语道:“奖?什么奖……”


戴鸭舌帽的男人夺过小拉盖一看,惊讶地说:“臭小子,你还挺有财。”说着他不等少年将饮料喝完,夺过健力宝铁罐,用水果刀将铁罐吃力地割开,从里面取出一个塑料压成的白色纸板。那纸板大约一寸宽二寸长,反正面都有黑色印刷体的粗笔字:八万元整。戴鸭舌帽的人惊呼:“八万元整!”


王嘉怡看得越来越入神,而魏伟却用怀疑的目光注视着这一切。很多人都听说过健力宝有大奖,林森也听说过,只是刚才喷了太多泡沫在那男人身上,引起了他的怀疑。他站起身,立在过道上要求与王嘉怡换位子。她不情愿地坐在了魏伟的位置,魏伟则坐在了里面。林森想保护这个女人,虽然她穿戴很时髦,不像是穷人,但远在千里之外奔波是多么不容易啊,万一她被骗了钱,一路上还要安慰她,那将是很不愉快的事情。这时,戴鸭舌帽的男人把东西还给少年说:“下车回家取身份证,到广州领奖去吧。”


少年显得很迷茫,嘟哝着说:“我没身份证,家也不在这。”


与戴鸭舌帽男人同座的,是一个瘦高健壮,虎视眈眈的青年,他站起身争着说:“小孩,把东西给我,我给你三万元,前面下车到我家拿钱。”


“我不下车……”少年好像怕被抢劫,忽然变得聪明起来。


戴鸭舌帽的男人趁机说:“小孩,我现在给你两千元,把东西卖给我。”


少年前面那女人是个身材苗条,长脸尖下颏的女人,她回过身大声喊:“你丧良心,两千块钱买八万块钱,欺付小孩呢!”


这时魏伟前排那个黑胖男人,正和一个胖女人商量想要那八万元,蠢蠢欲动。他们好像还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处于买还是不买的十字路口上。渐渐的他们变得激动,看来是要下手了。林森看见他们正在从裤子里向外掏钱,他们的钱肯定来之不易。需要解开腰带才能拿出钱的人,生活都是很简朴的。他们的钱怕丢失,放在裤子里面觉得安全,也许是放在内裤的兜里才觉得是最安全的。经常会有一些民工模样的人,在向外取钱时把身子背过去,解开腰带才能把钱取出来。眼前这个胖子虽然不是民工,但那钱肯定也是来之不易。


苗条女人显得很焦急,她手里虽然没握着钱,但情绪却很高,此刻她又跟着大喊:“小孩,我现在给你五千,卖给我!”


王嘉怡激动地打开了手包,她虽然是有钱人,但那八万元不是小数,她想赌一次,就当是玩麻将了。这世上的人无论钱多钱少,其本性都是一样的,钱多了多花,钱少了少花。赌博也是一样,有钱人大赌,没钱人小赌。王嘉怡这样想着,就要把手包中的钱取出来。但她没有前排那黑胖男人动做快,那男人手举一摞人民币高喊:“八千元卖给我!”


同时上车那三男一女七嘴八舌地指责道:“八千买八万,欺付小孩!”


“是啊,最少也得一万!”


少年急于要钱,喃喃地说:“八千也行,我自己又不懂怎么去领这八万元。”


“不行!”那几个人又在嚷,他们显得很公道,又显出自己想占便宜,似乎对那八万元奖金势在必得。吵闹声嗡嗡不绝于耳,气氛愈来愈紧张。他们宣染的气氛迅速漫延整个车厢,许多人跃跃欲试。那个叫得最凶的女人,口沫横飞,只是出价不是很高。还有一个人叫得也凶,他是个健壮有力的小个子,与那女人同座儿。


前面与黑胖男人同座的胖女人不想败给别人,发财梦在激励着她。没什么可以犹豫了,她摘下项上的一条金项链高喊:“这还有两千!”


时间紧迫,王嘉怡也不甘示弱,她迅速从包中取出一万元没开捆的新钞,但被站起身的林森猛的靠了一下,“来,咱们三个人挤着坐一会。”


林森边说边与她挤坐在一起,并用右手按住她拿钱的手,将钱按回包内。接着,林森又用左拳击了前座的椅背一下,但那黑胖男人财迷心窍,毫无反应,伸出的手已经被那少年将八千元钱和一个金项链接了过去。林森义愤填膺,霍的站起身,想当场拆穿这伙骗子。王嘉怡本能地拉了他一下,将他拉回坐在椅子上。被王嘉怡这一拉,他立刻清醒了,人家也许不是骗子,也许那奖是真的哩。


再说如果他一个人出来制止这帮骗子,肯定会挨上一顿胖揍的,没人会帮他。如果他与那些人打起来,魏伟能帮忙吗?王嘉怡会帮忙吗?不会的,魏伟胆子太小,王嘉怡不像是那种大仁大义的女人。


车内变得非常寂静,少年要求下车,车停了,少年先下车,另外三男一女也鱼贯下车。林森再次观察这几个人,那个戴鸭舌帽的可能是头,从那鹰顾狼视的目光中就可以看出;那个瘦高个儿虎视眈眈的,一脸的邪气;那个小个子也不是老实人,坚定的脸上露着一点点凶狠;还有那个苗条的女人,别看喊价时口沫横飞,除了喊价她多一个字也不说。


大巴车继续前行,已经是沈阳郊区了。车内变得萧索而凄惨,就连车身也仿佛在瑟瑟发抖。司机师傅和售票员始终一言不发,他们应该知道那些人的来意,倘若那些人是骗子,他们应该给乘客一点提示。他们可能是怕得罪那些人,也可能是那些人骗到钱之后给他们一些提层。如果说那些人是第一次在他们车上作案,有点不太可能。骗子们肯定是经常性的在这一带活动,他们表演得天衣无缝,炉火纯青,说明他们对这一带很了解。当然,林森如果起身揭发他们,车上的人又没有一个帮他的,那他只有被打得满面是血,还有可能满地找牙,到时候谁来替他受罪呢?魏伟性格温和,不敢与人打斗。王嘉怡,她压根就没相信这些人是骗子。这时有人大声说:“快看,那五个人上了同一辆车,准是骗子!”


车上的人向后望去,见那五个人上了一辆捷达车疾驰而去。望着渐渐远去的车影,全车的人都如梦方醒。有人终于证明了自己的怀疑,有人仿佛沉入无底黑暗的深渊。车内非常寂静,这时有人大声说:“记住车牌号!”


另外一个人说:“车牌号肯定也是假的。”


林森靠在王嘉怡身上,隐隐的感到了她的体温和富有弹性的肌体。他顿感不安,起身坐到了原来王嘉怡的位置。王嘉怡立刻感到失落,她愿意那样靠着。虽然是刚离婚不久,但她觉得已经很久,仿佛是过去了几年,她现在非常渴望男人的身体。魏伟的心里已经喜欢上这个苗条的女人,性感而时髦。当她向外挪动身体坐在椅子中间时,他也感到有些失落。这时,前面受骗的胖女人开始小声啜泣,继而转为呜咽。呜咽声伴着汽车轻微的马达声在车内萦绕,那呜咽仿佛来自遥远的地方,又仿佛来自每个人的心中。许多人都开始同情那个胖女人,但谁也不能代替她难过啊。


王嘉怡对那胖女人的悲伤并不同情,不就是一万元钱吗,很容易就会赚回来的。她有点讨厌这哭声,影响她的安静。她微皱双眉,心烦意乱。突然她的心思又移向那个帅哥林森,他西装革履,眉清目秀,高高的鼻子,嘴唇像画过唇线一样明朗。他脸上的线条显得坚毅、果断,特别是他那下巴,坚定有力。还有他脸上隐含的野蛮劲儿,那才是最有男人味儿呢。那一米七五的身材,健美得让她心动。她不想放过一切与他勾通的机会,于是她笑着对林森说:“谢谢你啊,要不然我要损失一万元。”


林森谦虚地说:“当时我也不敢肯定他们是骗子,万一耽误你发财,那我可担当不起,幸好我是正确的。”


她带着一点高傲神情,每当她想起自己的家庭在社会上的地位,她脸上总会显出高傲的神情,她缓缓地说:“我不缺钱,但你挽回了我的一万块钱,这朋友我交定了,我一定报答你。”


王嘉怡和林森、魏伟已经坐上了北京到春城的特快列车。林森在中铺,魏伟在下铺,王嘉怡在上铺。列车的速度越来越慢,现在正行驶在西南高原上。列车钻过一个山洞马上就驶向高架桥,过了高架桥立刻就进入山洞,整个路段几乎都是山洞与高架桥构成的铁路。


列车终于驶向高原平地了,并开始加速。车窗外没有被绿色植被覆盖的土是红色的,红绿相间,别有风情。据说这车上的列车员也都是选美选上来的,都在二十至二十五岁左右;身材苗条,白净漂亮,普通话讲得特标准。列车本身也豪华:空调,地毯,双层窗帘,折射灯光,就连开水箱和垃圾箱都隐藏在不锈钢墙壁内。播音员开始用甜美的声音介绍多彩的西南……


王嘉怡找出手机,准备给嫂子梦纳打电话,她刚打开手机,梦纳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喂,嘉怡吗,你是怎么回事,手机一直不开,多让人操心。”


“对不起嫂子,我快到春城了,见面再说吧。对了,你们别去接我,我还有点事,明天再聚。好,就这样,再见。”她之所以不让嫂子接她,是因为她想让林森和魏伟去她那里住。她已经和他们说了这件事,林森表示不妥,而魏伟却很高兴。魏伟想,和这种女人住在同一套房子里,发生那种关系是很快的事,他越想心里就越美。林森觉得住在人家家里面不方便,会引来不少闲话,也会给她增加许多麻烦的。但是初到春城,一时又租不到合适的房子,那就暂且住在她家里吧,等找到合适的房子再搬出去。


她几乎一夜没睡,失眠一直困扰着她。结婚前她就有失眠的毛病,但婚后竟神奇地好了。自从与魏聚宝离了婚,失眠重又回来了。她常常彻夜不眠,辗转反侧,满脑子都是魏聚宝的影子。她一方面思念他,一方面又恨他。每当她遇到一个能与自己交往的男人时,总是情不自禁地与魏聚宝比较一下,她认为林森胜过了魏聚宝。


她实在睡不着了,顺着扶梯下来,想和林森、魏伟玩牌。林森仍然困倦,继续睡在铺上,她只好和魏伟在下铺玩了起来。眼前这个高大健壮的东北男人,虽然没有林森那么帅气,脸上也没有一点野性,但也足够她爱慕了。她一边玩牌,一边有意无意地将柔软的脚靠向魏伟的腿。魏伟并不躲闪,而是与她越靠越紧。他出门在外很需要女人的温柔,她离婚后不再坚持贞洁。想起贞洁自己都生气,魏聚宝有了外遇她还蒙在鼓里。再也不能那么傻了,人生能有几多享乐,现在她不想放过任何机会。


林森翻来覆去睡不着,找出手机给万宝药业住昆办事处吕志新打电话:“喂,你好,吕志新吗?我是西安杨杰的朋友,我们今天下午四点到。不用接。好,吕哥再见。”


林森打完电话,探头想和下面说什么,却看见两人已将牌散放在一边。他侧卧在床上用手搂着她的蛇腰,她坐在床边用手抚摸他那丰腴的脸颊。林森风趣地说:“进展这么快。”


两人立刻松开手,羞窘地笑着。对面床上的一个男人见此情景也会心地笑了。车轮发出轻微的有节奏的隆隆声,列车员继续用甜美的声音介绍着多彩的西南。早在读初中的时候,林森就向往着这个春城,现在她就在前方,正在以巨大的魅力吸引着他。那是由高原冷空气、低纬度的温暖和多情湖的水气,天赐的四季如春的美丽城市。单从气候上讲,世界上能有几个城市可与春城相媲美呢?也许伦敦可以一比,但那是别国的地方,不如在自己的祖国好。他的思绪毫无羁绊地飞驰,就像这飞驰的列车。窗外绿山红土,蓝天白云,阳光明媚,一片煦暖。


列车渐渐驶入春城,车上的人开始骚动,人们做着下车的准备。


春城火车站出站口,林森、魏伟和王嘉怡三人,拖着轮式旅行箱向外走去。刚一出站,看见一个黑黑高高有点胖的男人手举一个纸板,上写林森两字。林森忙上前叫道:“吕哥!”


紧接着林森上前与他握手,望着那张黑而圆的脸,结实、丰腴,微皱眉头而笑,显出机智、善良、辛苦的复杂表情。他旁边一位也是有点黑、胖、高但却漂亮的女人也来握手,一看就是个很大方的东北大姐。吕志新介绍道:“这是我家你嫂子。”


大家一一介绍,当介绍到在车上认识的王嘉怡时,吕志新高兴地说:“那我得请妹妹吃饭呀。”


吕嫂笑着说他:“熊样。”


大家来到一个面包车旁,车窗两侧都帖有红字:通化万宝。吕志新让大家上了这辆面包车,驱车向西山区的方向驶去。


面包车驶进了梁原小区,在“民族风情园”的门前被服务生引导着停在一个车位上。大家下车后,服务生将人们送至大门口,再由穿着白族服装的小姐引导进入大厅,找个位置坐下,坐的是又园又矮的草墩。大圆桌的中间有个洞,洞里面是一个液化气罩。小姐端上来一个鸳鸯锅:一边是三鲜汤,一边是麻辣汤,中间用一个S型的铁板隔开。长方型的大厅正面有一个一米高的铺着红地毯的舞台,随着《五朵金花》等乐曲的响起,靓妹和帅哥身着各式民族服装在台上载歌载舞。


此时魏伟感叹道:“舞台上的演员真漂亮。”


王嘉怡问:“你指男的还是女的?”


“男的也挺帅。”魏伟如实回答。


“哪个也没有林森帅!”王嘉怡叹道。


“小王最有眼光,林老弟才是第一流的帅哥呢。”吕嫂大声说,并放下筷子带头鼓掌。全桌的人都鼓起掌,于是掌声四起,邻桌也热烈鼓舞。只有本桌的人知道,这一阵掌声是献给林森的,而不是台上的演员。掌声平息下来,林森和魏伟几乎停止吃东西,聚精会神地欣赏舞蹈。林森想:难怪春城会造就出那么多优秀的舞蹈演员,原来一个普通的火锅店都有免费欣赏的舞蹈。于是他问魏伟:“是不是感觉确实来到了春城?”


魏伟认真地回答:“实实在在来到了春城。”


随着舞台上高潮迭起,大家的目光全都凝聚在那些身穿民族服装的漂亮姑娘和小伙子的身上……



5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