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奔 第二部:职途飞扬 第三章:折翅上海(3)

渡梦河 收藏 6 58
导读:裸奔 第二部:职途飞扬 第三章:折翅上海(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46/




周飞是在一阵嘈杂声中极不情愿的睁开眼睛的,接着大腿上就挨了一脚,周飞活动了一下麻木了的左腿,迷茫的看着站在面前的两个穿着“伪军”服装的大汉。起来!个婊子,这儿是你睡觉的地方吗?小个子保安晃着手上的橡胶棒操着武汉话骂道。周飞晃了晃僵硬的脑袋看了看周围,偌大的地铁入口通道内,不久前还横七竖八的躺着很多人,这会功夫,仿佛人间蒸发了般,连根鸟毛也看不见了!周飞拖着左腿扶着墙艰难的站了起来,然后极不情愿的挤出一脸笑容小声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这地方不能睡觉。天快亮了,快走吧!高个子保安很不耐烦的催促道。周飞走出地铁口看着雾蒙蒙的车站广场,油然生悲,不争气的泪水又差点流了出来……

周飞走的第三天,家里的电话通了,这也是小村庄的第一部电话,从公路接到周飞的家里,足足八百米线,装电话是母亲的主意,以前周飞每次从部队往家里打电话,母亲都要走半个小时去村里的榨油厂接,父亲单位的电话又老是打不通。部队大院外的小卖部是转业的副大队长家开的,三分钟就要五块钱,周飞每次都是数着秒表一顿猛扫,母亲在那边蒙了,还没回过神来,电话就挂了!大队长那个尖嘴猴腮的唐山老婆要钱的时候头也不抬,每次都是捏紧拳头然后使命张开枯瘦的五指,在周飞面前如此仿佛几次,也就是从那时起,周飞发誓这辈子再也不啃鸡爪子了。周飞第一次掏出五块钱付帐的时候,津帖是三十七块钱一个月,一年后涨到了四十八块,退伍前的几个月拿到了八十五块钱一个月,那时他已经当了两年的班长!母亲是为了周飞这一次远行狠下心来催促周飞的父亲去装电话的。那时候,村里负责装电话的是邮电所的一个合同工,牛逼得不得了,浑身白毛白皮肤,看不到一丝血色,夏天里,百米开外就能闻到他身上的羊骚味,跟周飞家里好似还带了亲沾了故,村里的人都叫他“洋毛人”,周飞都今天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丫的实地“考察”了好几天,在周飞家蹭了三顿饭后,收了一千五百块钱,给周飞家放了个结尾是009的电话号码,据说还是邮电所看在周飞父亲曾经是乡干部的面子上给了这个谐音“顿顿酒”的号码!

电话通的时候,周飞正在上海闸北区一个社会招聘广告栏的玻璃橱窗前饶有兴致的上上下左左右右的找着适合自己的工作职位。周飞的母亲在电话装好后第一时间几乎是抢起了电话拔通了周飞表弟工厂的电话,十分钟后周飞表弟气喘吁吁的告诉舅妈:表哥根本就没来我这!周飞的母亲楞在那里半天没说话,过了好久才转过身望着身后自己的丈夫呐呐道:这小鬼能去哪里呢?周飞的父亲故作镇定的说道:那么大人了,能丢掉吗?搞不好已经找到工作上班了!心里却惴惴的。周飞的母亲冲着电话一字一顿的报了十多遍电话号码,反复嘱咐电话那头的侄儿看到周飞后务必给家里打个电话,然后才心思重重的挂了电话。

周飞围着火车站的周边转了整整三天,除了交了五十块钱的所谓报名和填表手续费,在五家公司美美的喝了几杯桶装水外,一无所获,值得庆祝的是:他在中兴路找到了一个一晚上只要十五块钱的旅馆,八张架子床,只有他一个人住着,凉席和被单清清爽爽的,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的肥皂味,根本就不像后来周飞在深圳住过的“十元店“那种超级恶劣的环境。五十多岁的旅馆女老板整天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这也让周飞渐渐觉得大上海并不是那么十分的令人讨厌!那几天因为常常一身雨水一身汗水的,一套衣服已经开始发臭,最可恶的是大腿的内侧长了许多湿疹,有时,稍稍动一下就痒得难受,常常是走在大街上突然发作,赶紧跑到一个没人的角落,双手塞进裆里拼命的乱抓一气。有一次碰到一个倒垃圾的中年妇女,撞见周飞闭着眼睛双手插在裤裆里上下耸动,狠狠地朝地上吐了一个唾沫……

周飞永远都忘不了自己面试的第一家公司,找到这家公司的时候,周飞就傻了眼,那家公司所在的写字楼是周飞见过的最高的一栋楼,周飞进大厅的时候在旋转门那里跟着转了三圈,第一圈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甩到了门外。第二圈眼瞅着就可以跨进了里面,结果一犹豫还是转到了外面。好不容易进了大厅,上来一个肩膀上吊着个黄绶带穿着制服的年轻人拦住了这个观察好久的乡下人道:先生,请您出去!周飞转了几圈,恼火的很,脖子一仰没好气的说道:干嘛?我是来应聘的!那个保安还是门童很客气的再次说到:先生,对不起,我们这里是酒店,衣冠不整的人拒绝入内!周飞不解的说道:酒店?请问这里是不是万丰大厦A座?门童继续耐心的说道:先生,对不起,这里是B座,A座在后面。周飞闹了个大红脸,赶紧说了声谢谢,转身出了门,奇怪,这次跟着门走了两步就转出来了!

周飞这几天疯了似的,天没亮就出门,也没有雨伞,也不打算买雨伞,等到万家灯火的时候才拖着疲惫的身躯灰溜溜的回到小旅馆。走在大街小巷里,远远的看见对面的某个地方贴着广告,周飞都当作是招募的信息,激动的奔过去看个究竟,好多次他看到的却是“包治狐臭阳萎”或者“月薪二万,急招男公关”之类的狗屁广告!

周飞是个典型的路盲,当了五年兵就是分不清东南西北,为这事在战术训练的时候,周飞没少挨批评,可他就是记不住!当班长带队训练,队长命令各班面南背北、背东面西展开训练,周飞总是等到别的班先带走才敢带着自己的班照着别人的样摆开队形。这晴天还有太阳照着,思考一下还不至于分不清,一到了雨天,肯定会蒙,有一天晚上周飞楞是在小旅馆相隔的一条街上转了一个多小时才找对了地方。第三天的傍晚,周飞在商场里买了一条长裤、一条内裤、一件衬衫和两双袜子,早早的回到了小旅馆,他决定第二天花钱去“职业中介”找工作。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