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历程 正文 孤胆团队(四)

梦中将军 收藏 15 73
导读:光辉的历程 正文 孤胆团队(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82/


原来的房东老李,柱着拐杖不止一次地找李铁锤,要求武工队收下他的两个女儿,就是帮助做做饭也好。这么大的姑娘放在家里实在不放心,鬼子和汉奸三天两头光顾这里,如果哪天武工队撤走了,他实在没有能力保护两个闺女。尽管李铁锤反复向他保证,武工队在这里扎下来了,鬼子和汉奸再也不会来欺负老百姓了,可是老李就是不听,不走也要把两个闺女送到队伍上。老李认为,八路军和武工队都是好人,让闺女跟着这些人准没错,他曾经听李铁锤说过,八路军特别纵队也有不少的女兵,更主要的是比放在家里安全多了,再也不用担心受鬼子和汉奸的侮辱了。大妞和二妞也愿意到部队,这些天来看到武工队和抗日干部,个个有文化有知识,论起杀敌本领也都身手不凡,为老百姓办了那么多的好事,打心眼里钦佩这些这些人。经常和住在他家的战士们聊天,又听到许多抗日救国的道理,以及八路军英勇杀敌,攻城掠地的英雄事迹。还跟着战士们学识字,学唱歌,天资聪慧的姐俩进步很快,已经掌握了几百个字了,学会了《毕业歌》、《到敌人后方去》、《八路军进行曲》等抗日歌曲,用李铁锤的话说,都快赶上他了,再不努力就要被姐俩拉下了。姜营长给战士们上政治课和军事课时,她们俩也跟着认真地听讲,从中又学到许多政治和军事方面的知识,一旦视野被打开,再也不甘心在这个小村庄里默默无闻地生活一辈子,要投身到轰轰烈烈的民族解放战争中去,像武工队的同志一样,解救天下的受苦受难的老百姓,把可恶的小日本打回东洋老家去。为此,姐俩先是偷偷地找到姜晓峰营长和李铁锤副营长,遭到无情地拒绝后,又软磨硬泡地动员父母出面,老李和他的媳妇一商量,觉得把闺女送到队伍上是件好事,不仅做人没得说,还能学到知识和本事,所以亲自出面替闺女求情。

姜晓峰营长被老李的诚恳所打动,同李副营长商量后决定批准姐俩入伍,把大妞李慧梅放到救护组做护士工作,二妞李玉梅才16岁还小需要学习,准备送到基地的学校学习,这段时间突击学习文化,为将来的学习打好基础,待下次直升机来送弹药和给养时,搭乘便机回基地。当姐俩身着崭新的军装,扎着崭新的武装带,上面还挂着一只54式手枪,英姿飒爽地站在老李两口子面前时,两口子激动得不知怎样才好。老李的媳妇抱着两个闺女,一边流泪一边唠叨:“真出息了!真出息了!这武工队就是有灵气,谁沾上谁有灵气。看看咱们的闺女,都快认不出来了,翅膀硬了,要飞了,妈的心……”,老李把拐杖在地上用力地墩着,“死老婆子就知道哭,这是好事你还哭什么?谁家的儿女陪爹妈一辈子,让孩子们出去闯一闯不比窝在家里担惊受怕强?老娘们儿真是短见!”,“是了,我这不是高兴的嘛,死老头子你叫唤什么!还说我哩,看看你自己吧!”,老李的媳妇回头看到老李也流着泪便回敬道。老李把泪花一擦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不也是高兴的嘛,还不快进屋就让孩子们冻着?”。大妞和二妞从挎包里拿出白糖、罐头、饼干、烟、布料和一瓶老酒,老李一看脸沉了下来,问道:“孩子们!这东西从那搞来的?在部队咱可不兴把公家的东西往家拿呀!”。二妞撒娇地抱着老李的脖子,“放心吧老爹,你女儿不是爱小的人,这些都是发给我们的营养品,我和姐姐舍不得吃,偷偷地放起来孝敬您老的,这要是让班长知道了还挨批评那,说是为了保证战斗力必须要吃掉!”。年轻的看官们可能不理解,不就那点平平常常的食品嘛,这些东西放到现在不算什么,可是在抗战那个艰苦的岁月,都是难得的奢侈品。“我不信!”,老李固执地说,“这烟,这酒,也是发的营养品?要是来路不正趁早给我拿回去!”。大妞接过来说:“爹,这烟和酒是李副营长捎给您的,还给妈捎了十尺的布料,说了,快过年了让您做一身像样的衣服”,“真的?”,老李还是半信半疑,这些东西太稀罕了,除了鬼子和汉奸,就是有钱也不见得买到啊。“当然是真的,爹!您连自己的女儿都不相信啦?”,大妞有点不满意了。经大妞和二妞解释,老李才打消疑虑,想起武工队在家里住的时候,好像每个人都有一块手表,真够阔气的了,大妞和二妞才到部队几天,回家就拿这么多的珍贵物品,“唉!那就谢谢李副营长了,这么大的人情怎么还那!”。二妞嘴一撇,“爹真是老土,这些都是缴获敌人的,班长说刚打完石家庄那会,罐头都吃腻了,天天都是白米饭和白面饼,等打下五行镇又有好吃好喝了。爹,你还不知道吧?武工队的战士每人一块手表,那都是缴获鬼子的,只有参加过战斗,杀死过鬼子的老兵才有。我问住在咱家的小李子怎么没有,他脸臊得通红,说这次打五行镇一定要缴获一块,哼!原来是个新兵蛋子!”。“不许这样说小李,你不也是个新兵蛋子?”,老李媳妇嗔怪道,二妞调皮地伸了一下舌头,“娘!你看着吧,我也要弄到一块手表……”,二妞突然意识到涉及了军事秘密,遂把下面的话咽了回去。老李的媳妇抚摸着军装,“多厚实的棉袄,多好的面料啊,外面还带罩衣,妈这一辈子都没穿过这么好的衣服啊!武工队的同志们多好啊,你们可得好好干那,别给爹妈丢脸!”。一家人幸福地聊着,老李两口子千叮咛,万嘱咐,一定听首长的话,向同志们学习,好好工作,报答共产党和八路军的恩情。这也许是最朴素的阶级感情了吧,许多人当初参加革命的动机开始都是这样,随着政治教育思想觉悟才逐渐提高,才上升到为天下劳苦大众,为实现社会主义奋斗的高度。晚上,来了一屋子的姑娘和媳妇,叽叽喳喳地聊个没完,对大妞和二妞羡慕不已。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封建势力是很强大的,女性能像男人一样出来干一番事业是很难的,像老李这样开明的人并不多。

再过7天就是春节了,武工队决心打掉五行镇的日伪军据点,派李铁锤率领一个精干分队化装成老百姓,为了增加化装效果,二妞也加入到这次行动中,扮成李铁锤的闺女。为了拔掉五行镇的据点,让老百姓过一个安稳快乐的春节,将鬼子引出来予以歼灭。李铁锤副营长亲自带队,选出5名精兵强将化装成老百姓,混进城内闹一家伙,战士李存焉也被选入行动组。李铁锤化装成商人父亲,二妞李玉梅化装成女儿,赶着毛驴车,装着一些布匹、旱烟、棉鞋、毡帽等日用百货什么的。武器弹药和微型对讲机都藏在毛驴车下面的特制夹层里,除非用超现代化的仪器,或是把毛驴车砸碎,否则是看不出任何破绽的。其他几个战士化装成小贩商人,或是进城办年货的百姓,推着与驴车同样功能的小车,或是背个筐和麻袋什么的,揣着良民证奔着五行镇而去。

姜晓峰营长将特种小队埋伏在五行镇附近,伺机准备随时攻入城内。狙击连布置在镇西集村附近,任务是给鬼子造成一定的杀伤后撤退,并协同其他部队将鬼子包围,引诱鬼子大队人马出动,全营出动埋伏在公路两侧,以绝对优势的兵力和火力,迅速歼灭所有的日伪军,然后回师五行镇消灭残余的日伪军。这是部队成立后首次战斗,必须要打好,也是对整个部队训练成果的检验,关系到能否成建制地拉出去,投入更大的战斗。各民兵排负责本村治安,防止被打散的鬼子流窜到各村,民兵排坚决予以歼灭,绝不允许留俘虏。主要是考虑到民兵战斗经验不足,但是士气高昂弹药充足,手里的武器也不错,为了贪大喜功而去抓俘虏,只怕是增加无谓的伤亡,故此做出不留俘虏的规定。另外,一部分民兵组成了担架队,配合主力部队行动,有了伤员运伤员,没有伤员运弹药,各村在村政府的组织下,都腾出了一定数量的热炕头,做好接收我军伤员的准备。救护组的军医给每一个战士发了一个急救包,并且在村中选了一间大房子作为临时救护所,进行手术和处理较重的伤员。所以,战士们斗志很高,很有必胜的信心,都说,一定要多杀几个鬼子,肚子上穿个窟窿也不怕,有咱们的军医给补上就是了。

狡猾的鬼子中队长松尾正一,连日来经过试探和侦查,没有受到什么打击,五行镇一直也平安无事,由此断定八路的兵力不多,多在李朗庄一带活动,阴谋乘老百姓过年之机来个突然袭击,将这股八路彻底消灭,恢复这一带的秩序。所以,为了麻痹对方,松尾没有派出鬼子清剿,只是暗中做好了准备,想给对方致命的一击。同时,制造出繁荣太平的假象,开放集市允许老百姓赶集购置年货,只是明松暗紧,派出大量的便衣特务混入赶集的百姓中,防止八路乘机破坏。

李铁锤赶着毛驴车,李玉梅坐在车上,一路上赶集的人也不少。过年是中国最重要的节日,即使再困难也要想方设法过这个年,有不少人是夹着衣服、被子、座钟等等用品,想用这些物品到城里卖掉或当几个钱,再用来购买一点年货。远远地看到城门口有两个伪军和一个鬼子,李铁锤不动声色地将驴车赶到城门前,一名伪军走上前来吆喝道:“干什么的!有良民证吗?”,李铁锤满脸堆笑递上良民证,底下夹着一叠钞票,“老总,我们是从衡水过来的买卖人,快过年了,贩点年货赚点糊口的饭钱,您老多多关照!”。那个伪军把钱攥在手心里,装模作样地看了一眼证件,又指着坐在车上的李玉梅问到:“她是你什么人?”,“回老总,是小人的闺女,跟着小的顺便看看城里的她姨”,伪军又翻了翻车上的物品,也没有看出什么不妥之处,随走到那个鬼子面前,点头哈腰地说:“太君,他们是良民的干活!”鬼子一摆手,“开路!”。李铁锤心里一阵高兴,冲伪军点点头赶起车就想进城,不曾想鬼子吼了一声“巴嘎!”,还用三八大盖上的刺刀敲着李铁锤的头。李铁锤以为哪里露出了破绽,暗暗做好了夺枪拼命的准备。那个伪军见状赶紧说到:“你还是走南闯北的买卖人呢!怎么连规矩都不懂?给皇军鞠躬!”。李铁锤这才明白过来,心里恨不得一脚踢死眼前的鬼子,脸上却挂着媚笑,摘下头上的棉帽给鬼子举了一躬,嘴里还说到:“小的该死,冲撞了皇军,小的该死!”,鬼子满意地点点头,“呦西,开路依玛斯!”。李铁锤偷偷地瞪了鬼子一眼,心里话,等有机会老子一定把你的头拧下来,咬着牙赶着驴车进了城。

在城里会合后,巧妙地避开便衣特务,将武器装备和爆炸物取出,留下一个战士佯装卖货,分别奔向事先商定好的目标。李铁锤、李存焉和李玉梅推着一车白菜和萝卜之类的青菜,一边沿街叫卖,慢悠悠地奔鬼子的宪兵队而来,按照计划将遥控炸弹布置在宪兵队,将宪兵队彻底炸毁。宪兵队是日寇残害我抗日军民的魔窟,只要被安上抗日分子的帽子被抓进宪兵队,不死也得被扒层皮,小日本残害起中国人来从不手软,手段极其残忍,每天都要从里面推出几具被被折磨死的抗日志士和中国平民。日本,这个卑鄙淫乱著称的民族,不知为什么附庸风雅地喜欢菊花,后世有人是这样分析的:日本的传统艺术浸淫于茶道和浮世绘的隐晦色情,认为生命最美的时候是菊花凋落的一瞬间。短暂、奇艳和死亡的意味搀杂在一起,在艺术审美中倾向于虐恋和宿命,后世的日本情色电影也将这一精神传统表现到了极致。宪兵队队长藤野酷爱菊花,据说在他培养菊花过程中,专门用中国人的鲜血浇灌。此外,还宠爱狼狗,经常用中国人的心肝喂这两头畜牲。离宪兵队越来越近了,已经看到门口站岗的鬼子哨兵了,李铁锤紧张地反复考虑着,如何进入宪兵队完成任务呢,实在不行就强行进入,先杀他娘的一通,然后布置炸弹。这是一条比较繁华的大街,来往的车辆和行人较多,宪兵队的斜对面就是警察局,不远处就是鬼子的兵营,如果过早地打草惊蛇会很麻烦。这时,从宪兵队的门洞里出来一个身穿黑绸棉袄,斜挎着一支驳壳枪,头戴一顶日本战斗帽的二鬼子向他们招手,“喂!卖菜的过来!”,李铁锤等忙推车走上前。那人对着站岗的日本兵呜哩哇啦地说了一通日语,大意是后面的厨房需要买菜,让这几个老百姓帮着把菜送到后面,华北集团军不仅组织战士们学文化,为了战争的特殊需要,同时也开展了日语教学,故此,李铁锤虽听不全懂,也能搞清大概的意思,不禁心花怒放,暗暗连称神仙保佑。那个人回过头来,“你们的菜我都包了,给我送到后边去!”,说完就往门里走。李铁锤等人没有动窝仍站在那里,那人走了几步看到卖菜的没跟上来,又回来对李铁锤等人说:“怎么,你们都是聋子,没听懂我的话吗?”。“老总,这.…..,皇军的地界儿我们怎么好进去,您老还是找几个人来自己搬吧!还有,这钱……”,李铁锤假装为难地说,玩起了欲擒故纵的计谋。那人不禁骂道:“妈的,几个穷疯了的土鳖!难道皇军还会赖你们这几个臭钱?再说了,就算你们几个都是八路,三条虾米还能翻大浪?少废话,快跟老子走!非要把老子惹火吗?”。李铁锤几个人显出十分害怕的样子,跟着他走进宪兵队的大门。一边走一边用余光观察着四周,李铁锤看到前院停放着2辆摩托车和一辆囚车,根据情报宪兵队整个是一个大套院,由三个院子组成。前院住着鬼子以及刑讯室,中院也住着一部分鬼子,其中就有宪兵队长藤野,还有厨房饭堂,后院关押着百余名中国的犯人,其实都是抗日志士和一些交不起粮棉,或受人迫害的平民。进到厨房里面,有两名妇女正在做饭,那人用日语向她们说明来意,原来是日本女人!李铁锤心里不禁暗暗称奇,也不奇怪,日本鬼子不相信中国人怕被下毒,弄来几个慰安妇岂不是一举两得。李铁锤向李存焉和李玉梅使了一个眼色,掏出一把无声手枪顶在那个人的腰上,小声喝道:“不许动!举起手来!”,李存焉扑上去迅速击倒了两个日本女人,李玉梅上前缴下了二鬼子的枪。经过审问二鬼子了解到,他是这里的翻译官,鬼子大部分都出去充当便衣特务,到集市和大街上防止八路捣乱,只剩下不到十个鬼子看家,大概不到两小时后就要回来吃午饭,后面关押着83名犯人。为了避免走露风声,审问完二鬼子后,连同两个日本女人一起送上了西天。李铁锤布置任务,自己和李存焉负责解决鬼子,李玉梅负责用报话机联络其他人向这里靠拢,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开枪,无声手枪除外。李铁锤和李存焉不动声色地把中院和后院的鬼子都一一收拾掉,前院还有两个鬼子和门口的哨兵不好下手,靠近大街太近了,到处是穿着便衣乱窜的鬼子和汉奸。李铁锤灵机一动,和李存焉换上死鬼子的衣服,李存焉对付哨兵,自己对付其他两个鬼子。李存焉看着李铁锤走进屋里,传出轻微的“噗噗”两声枪响,估计已经得手后,自己摸到门洞的里侧,故意用枪把在墙上敲出声音。鬼子哨兵根本想不到死神会在这个时候召唤,从门洞外面走进来想探个究竟,刚一露头就被李存焉当胸一枪,糊里糊涂地去见日照大婶去了。李存焉将鬼子尸体拖到里面隐藏起来,掳下手表拿起鬼子的三八步枪,得意洋洋地在门口晃起来,他不敢到门外怕被街上的鬼子识破,只在门里来回走动。

很快,通过微型对讲机联络上的其他队员都到了,他们在鬼子营房的外墙安放了炸弹,爆炸时如果鬼子在屋里肯定不能少死,最次也会把鬼子吓个半死。李铁锤和李存焉检查囚车和摩托车,其他几个人来到牢房将关押的犯人放出,他们制止了人们意外获救的激动情绪,告诉他们仍然未脱离危险。五分钟后,陆续从后门出逃,二十分钟后这里将发生大爆炸,要尽快脱离危险区。李存焉问道:“你们里面有没有会使枪的军人,如果愿意加入我们请站出来,不愿意我们也不勉强!”,当即,就有11个人站了出来,李存焉简单地了解了一下,有5名是国军的被俘人员,6名是民间的抗日武装人员。鬼子的军械库被打开,所有人员换上鬼子的衣服,都用三八大盖装备起来,还有4挺歪把子机枪,将剩余的武器弹药和物资装上了囚车。2辆摩托车各坐3个人配一挺机枪,其余的人坐囚车,驶出宪兵队,风驰电擎般地向城门开去。快到城门口时,几挺机枪对着日伪军乱扫一气,手榴弹到处乱飞,打得鬼子不知所措,李铁锤一边开车,一边用手枪把逼他鞠躬的鬼子打爆了头,彻底出了这口恶气。等到鬼子从混乱中清醒过来时,车队已经驶出几华里以外了。二十分钟后,城里又传来连续的剧烈爆炸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