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天覆地 第四集 气吞山河 第十七章 战略进攻

腾飞华夏 收藏 2 56
导读:翻天覆地 第四集 气吞山河 第十七章 战略进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3/

自从腊戊战役胜利结束以后,解放军第二十三军和云南军区部队一直在滇西、缅中一带驻防,他们不但要进行正常的思想政治教育和正规军事训练,也要参加地方经济建设,特别是干线公路的建设,其中第一挺进师和大理独立师被编为第二十三军特种师和警备师,该军的炮兵部队在11月下旬也扩大到炮兵师,全军到11月底有85000多兵力,此外果敢、德宏、昆明、楚雄四个独立师也在11月出编为云南军区第一、二、三、四师,合起来有52000人,第二十三军军部仍然兼任云南军区司令部。当英军在12月1日再次发动侵略战争以后,第二十三军和云南军区主力部队各级指战员主动请战的电报一个接着一个,解放军总部为了再次取得出其不意的胜利,加上滇缅公路的建设任务也不能耽误,特别是从保山到畹町到腊戊到曼德勒再到曼尼坡的公路建设,基本上由他们建设完成,所以这支近十四万人的大军一直没有投入战斗,但曼尼坡战场的军用地图已经全部发到各个师团,解放军指战员的备战和建设都能出色完成。

到了12月11日,随着南越战场胜利在望,气势汹汹的英军也遭受了重创,解放军总部认为反击的时机已经成熟,这才命令第二十三军既云南军区主力向西出击,组建一个多月的孟加拉师、旁遮普师和印度一、二师也跟着大军行动。12月12日,在陈元军长、孙文杰政委的带领下,他们沿着自己亲手修建的简易公路稳步开往前线,到17日全部到达英帕尔以南的解放区。18日凌晨3点,两个军的特种师、云南军区第一、二、三、四师和曼尼坡师、孟加拉师、印度一、二师的十几万指战员,经过翻山越岭艰难跋涉隐蔽到达英帕尔以西120公里的战略重镇锡尔恰尔,驻扎在这里的敌军只有一个印度守备师,从天而降的解放军指战员只用了一个小时就全部解决了敌人,其中俘虏就超过了一万,随后第二十三军特种师和云南军区第一、二、三、四挥师北上,在上午10点一举攻克位于北边110公里处的又一战略要点隆丁,又消灭了一个印度守备师,隆丁的解放彻底断绝了英军第二集团军和第六集团军的退路,也动摇了英军的军心和士气,并在整个英国及其殖民地引起的巨大的震动,由此产生的影响也传遍全世界。

解放军大部队攻克隆丁的消息传到布莱英司令耳朵里的时候,他当然感到十分震惊,不过他并没有惊惶失措,毕竟自己手里还有14万大军,在东北部的第二集团军也有14万大军,应该还有翻本的机会,他立刻用电台与印度总督寇松勋爵和第二集团军特鲁多司令进行了联络,由于解放军在攻克隆丁消灭一个印度师的果敢和迅速,使得英军高层都判断那里的解放军绝对是主力部队,人数估计在七、八万人,加上这些天来一直与他们激战的第二十四军和第二十八军具有同样强大的战斗力,因此他们认为在自己的背后就算有解放军也最多是游击队,他们相约第二、第六集团军主力稳步从前线撤下来,然后一起进攻隆丁,同时各派一部分兵力在后面阻击,英印当局也加紧从印度各地调兵遣将,争取把深入到隆丁的解放军一举歼灭,这个计划如果得到实现,不但可以重新夺回隆丁,打通与后方的联系,也可以彻底扭转英军的被动局面,他们还一致要求在南边的英军对解放军施加更大的压力,并请求伦敦当局赶快向这里增兵。

英军第二集团军已经深入到胡康河谷的新背洋一带,反而解放军第二十八军主力分布在敌人两翼的群山峻岭之中,随时可以打击英军。特鲁多司令只能命令部队慢慢往回撤退,并一再要求部队控制好退路两旁的制高点,为了夺取这些制高点英军前些天付出的代价可不小。无奈他的对手不会让他如意,早在昨天晚上第二十八军军长朱德同志就针对敌人的撤退路线作了周密的部署,当特鲁多司令在精心准备撤退的时候,在巴特开山外的利多响起了激烈的枪炮声,第二十八军主力在阿萨姆师的配合下对驻守在这里的一个加拿大师发起猛攻,这个时候正是大多数英军吃中饭的时刻,所以英军的防守并不严密,很快英军的第一道防线就被解放军突破,随后第二十八军的指战员迅速往纵深推进,英军的火力点一个接着一个被清除,炮兵旅的榴弹炮和迫击炮也彻底摧毁了英军抵抗的决心和信心,激战了将近一个小时后,剩下的不足6000的敌人仓惶向北逃窜,走了不到5公里正好进入第82师和阿萨姆师精心准备的埋伏圈,最终无法逃脱全军覆没的命运,其中有近5000人做了俘虏。

利多的失守让特鲁多司令及其手下感到不寒而栗,他不得不命令部队加紧撤退的速度,由此也带来英军官兵更加慌乱,这种惊慌的情绪就像传染病一样在各个部队传播,英军大队蜂拥着往回撤退,在边上掩护的英军的内心更加紧张,往往不等大队人马走完就开始撤出阵地,以便能够迅速跟上大队,这就给了解放军大量歼敌的机会,第二十八军特种师和警备师的指战员一直隐蔽在新背洋以北30多公里的密林中,他们及时发现了守卫大路两边制高点的英军防卫松懈的现象,立刻组织精干部队向敌人发起进攻,本来就没有什么斗志的守军果然不堪一击,很快敌人占据的多处要点被解放军攻克,没有死的英军根本没有组织反扑,一个个慌慌张张向北逃窜,被解放军在后面紧紧追着打,先后有5300多名英军被消灭,其中俘虏就超过了2800人。

更喜人的是在最后打阻击的一个13000人南非师被堵住了退路。这时候如果特鲁多司令命令部队回过头来救援,自然还可能救回这个师,无奈这个时候英军逃跑的愿望和决心都十分强烈,根本不可能这样做。这个师的英军在听到自己的后方发生激战以后,立刻急匆匆往北赶,在他们周围监视的云南军区第五师立刻对留下阻击的敌人发起进攻,这个师组建了一个月就参加了滇西北保卫战,在这些天里他们的战斗力反而是越打越强,基本上由滇西北各族新战士组成的部队打起仗来还是很有头脑的,他们在敌人仓惶撤退之机从敌人的两翼发起进攻,很快断后的英军一个旅就败下阵来,不到一个小时就被云南军区第五师的指战员歼灭,而急匆匆往北赶的师主力也在前面陷入第二十三军两个师的包围圈,由于周围的制高点都被解放军占据,使得英军完全处在被动挨打的境地,解放军也对这些英军进行宣传攻势,过了一个小时后云南军区第五师也陆续赶到,他们从后面给予敌人狠狠一击,特种师和警备师也加大了对被围敌人的军事打击力度,在感到突围无望援兵也不可能来以后,通过各种渠道已经熟悉解放军俘虏政策的英军南非师师长在下午四点率领余下8000多官兵向解放军投降。随后从西边的密林走小路向西追击。

这个时候敌人第二集团军的前锋刚刚跑出巴特开山脉,在山外的丘陵地带遭到了解放军第二十八军主力的顽强阻击,英军连续组织十多次疯狂进攻,都无法有效突破解放军的防线,英军的伤亡却在不断增加。不甘心失败的英军被迫向两翼展开,无奈北边和南边稍远一点的山头都被解放军占领,英军根本无法有效展开队形,英军人多的优势根本无法发挥,英军冲了几次都没有办法取得成功,只是增加更多的伤亡数字,大队人马被迫在大山里面安营扎寨。到了晚上英军的休息也无法安宁,解放军后面的三个师绕小路赶到敌军的南侧,然后在英军睡觉时对其发起夜袭,连续歼灭靠外部署的多处英军营连级部队,英军组织人马出来追击,反而会遭到大部队的伏击,直到更多的英军赶来以后,解放军才利用重重密林和黑夜的掩护转移了,英军面对莽莽林海和对自己不利的地形,不敢贸然追击,只能加派人手进行巡逻和警戒。就算这样英军仍然无法得到安宁,那些哨兵和巡逻队自然成为重点打击的对象,不断有敌人遭到暗算,这些时不时的就要进行的战斗和解放军有意识放置的鞭炮,都在折磨着英军的神经,甚至山上的毒蛇、猛兽和各种虫子也来给解放军助威,不断有侵略军遭到报应。

与第二集团军的艰苦形成鲜明对照的是英军第六集团军的撤退却比较顺利,本来就被堵在山外的英军本来就紧紧靠在一起,深刻体会到第二十四军威力的英军亦步亦趋往后退缩,如此密集的阵型自然非常稳固,不过解放军的炮兵却时常发挥了他们的优势,密集的炮弹往往集中对准密集的敌群射击,造成英军大量人员伤亡。由于北边的英军的撤退步伐很慢,布莱英司令有意识放慢自己部队撤退的步伐,解放军第二十四军也没有给敌人太大的压力,反而是英帕尔北边有多股游击队在活动,他们利用神出鬼没的战术不断打击外围的英军,当英军大批人马赶来时,这些游击队却转移了,英军生怕遭到解放军的伏击,根本不敢贸然追击,只能加强对外围的警戒。事实上英军第六集团军在18日一天并没有马上急匆匆往前赶,整个集团军捆成一个严密的整体,并且拼命在英帕尔周围构筑工事,让解放军咬不动、啃不烂。

12月19日,布莱英司令带着大约八万人马开始向北进发,由于在北边的第二集团军被堵在利多以东,所以布莱英此次进攻还是试探性的,英军的前进速度并不快,队伍展开的队形也非常开,显然英军生怕被解放军包围消灭,看到英军如此小心翼翼的行军,负责引敌的解放军第68师改变了策略,他们在英帕尔以西北20公里处依托简易的掩体进行正面伏击,迅速消灭了走在最前面的500多英军,英军前锋受阻后立刻往后退却,等到大部队上来以后才开始正式进攻,这次第68师指战员没有象昨天一样采取打了就跑的战术,而是在这里狠狠打击了英军,造成英军2500多人伤亡,直到下午布莱英得知从印度方向紧急调来的五个印度师已经到达西边400多公里的库奇,而第二集团军也千辛万苦突破利多一带的第一道防线以后,才加大向前进攻的力度,没有想到解放军战斗力仍然那么强,英军整整投入近两万人马在宽达5公里的正面发起的进攻照样被解放军打退了,一下子又损失了3000多人,恼羞成怒的布莱英司令各派了两万人马向解放军侧翼运动,前面阻击的第68师这才往后撤退。

在这里受到这么大损失的英军实在不甘心就这么让前面一个师的解放军跑了,在得到布莱英首肯以后,英军分三路向第68师发起追击,解放军指战员虽然跑起来很急,但并没有乱了阵形,在后面掩护的指战员还经常给予最前面的英军狠狠一击,这样子布莱英反而更加确信解放军是顶不住被迫往后撤退,投入追击的部队更多了,就这样第68师边打边退,牵着敌人往北追击了20多公里,这时候早就埋伏在敌人侧翼10公里外的第二十三、二十四军各两个师果断向敌人后卫部队发起猛烈打击,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把处在运动中的两个师21000多名的英军消灭干净,并彻底切断了英军第六集团军两边部队的联系,这时候布莱英才发起自己上当了,立刻带部队往回打,无奈周围共八个师的解放军围了上来,他们发扬敢打敢拼的大无畏革命精神,大胆向慌乱运动的敌人纵深发起勇猛冲击,很快英军第六集团军主力被分割成三股,其中左右两块英军由于缺乏坚固阵地、炮火支援及统一指挥,在傍晚时分就被解放军全歼,其中俘虏就有23000多人,看样子解放军的优待俘虏政策影响很大,许多英军官兵都已经知道,加上解放军部队中有许多改造过来的原英军官兵,他们的现身说法也很有威力,而被包围在中间的英军也在一天的战斗中损失惨重,只剩下21000多人龟缩成一团妄图顽抗,布莱英司令也在其中。

在英军第六集团军主力遭袭的消息传到英帕尔以后,留守的集团军副司令利姆莱特中将立即亲自带着30000人马往北进攻,企图趁着解放军立足未稳的时机救出主力,两军在英帕尔以北发生激烈交锋,先是英军拼命往北攻,到了后来是解放军从两翼包抄上来,当利姆莱特中将妄图带着部队逃回英帕尔的时候,第二十三军的炮兵师发出了怒吼,猛烈的炮火一起轰向运动中的敌群,大片大片的英军倒在血泊之中,利姆莱特中将自己也被炮火炸飞上天,随后解放军四个主力师的指战员从三面向敌人发起了冲锋,新缅军区第一、二师也在南边冲了上来,最后大军齐心协力干净彻底消灭了这股敌人。在英帕尔的三万英军已经被吓破了胆,根本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在英帕尔呆着不敢动弹,事实上新缅军区的第三、四、五、六师就隐蔽在英帕尔周围,随时准备给予敌人致命一击,英帕尔之敌没有出来也算他们的福气。

在利多前线阻击英军的第二十八军在19日上午照样给敌人以痛击,为了让南边的第六集团军上钩,故意放弃了第一道防线,自以为取胜的第二集团军从中午开始加大了进攻力度,双方的炮兵也加强的对步兵的炮火支援,整个利多前线战况空前激烈,但无论英军怎么使劲,始终无法攻破第二十八军布下的铜墙铁壁,英军第二集团军一天下来又损失了9200多人,剩下的104000多英军只能盘踞在巴特开山脉的一角苟延残喘。到了晚上,解放军两个军的主力并没有给被包围的英军以喘息的机会,在进行了必要的政治宣传和强硬警告以后,解放军指战员利用抢挖的工事不断向前推进,所有的炮火全部砸到这股英军的头上,战斗一直持续到20日凌晨3点,包括英军第六集团军部在内的2万英军被全歼,布莱英司令本来准备自杀,被自己的手下阻止,最后有包括布莱英上将在内的7000多英军做了俘虏。随后解放军加强了对英帕尔英军的军事压力和政治宣传,由于人数更多的英军在防守更坚固的腊戊都无法抵挡解放军的强大攻势,加上大批以前被俘虏的英军官兵的说服,被围在英帕尔的近三万英军最终在20日下午4点缴械投降。

18日上午,第二十四军特种师、曼尼坡师、孟加拉师、旁遮普师和印度一师分兵两路向西南和正南两个方向挺进,三天下来,相继解放了米佐和特里普拉两个地区,并开始在这一带开展轰轰烈烈的土改运动。20日英军第六集团军被全部消灭以后,英军在印度的统治地位彻底被动摇,尽管英国致命者继续紧急从本土和各个殖民地征调军队,但近几个月里英军在东亚的惨败造成英军的补充非常困难,而且新编成的部队的战斗力也大大下降,虽然英军采用拆东墙补西墙的办法拼命向印度增兵,但毕竟是远水不救近火,残余的英军或者节节抵抗或者狼狈逃窜,解放军第二十四军和新缅军区也开始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向西横扫,经过三个多星期时间的奋战,刚刚被拆分的东西两个孟加拉省、比哈尔省、奥里萨省等都被解放,相继有十个师的英印军被消灭,达卡、吉大港、库尔纳、加尔各答、克塔克、维沙卡帕特南、詹谢普尔、那格浦尔、巴加尔普尔、布德万、阿散索尔、加雅、瓦腊纳西、阿拉哈巴德、比哈尔、坎普尔、巴特那、勒克瑙、巴雷利等重要城市也被解放,英军被迫退缩到印度西部和南部地区固守。

21日以后,第二十三军主力、云南军区部队、阿萨姆师、印度二师也没有去支援利多前线,而是直接西进,连克迪斯普尔、西隆、库奇、噶伦堡、西里古里、木扎法普尔、廷布、甘托克、加德满都等地,其中的不丹、哲孟雄(锡金)、尼泊尔自古就是我国的藩属,当年英国侵略军入侵这里时这些地方还专门派使者向清政府求救,无奈腐朽无能的满清王朝根本没有心思和精力注意这里,现在新中国强大起来了,这片喜马拉雅山南麓的热土终于回到祖国的怀抱,这里的各个民族都是与我国藏族血脉相连的的民族,自古以来来往相当密切,追溯到远古与汉族也是血脉相连的,而且这里的居民基本上信仰佛教,所以人民党和解放军很快站住了脚,原来的国王和贵族尽管失去了权利,但也受到各级人民政府尊敬和礼遇。1906年1月1日,这里将成立喜马拉雅、尼泊尔两个省,其中喜马拉雅省包括整个藏南地区、锡金、不丹和原来属于孟加拉的包括西里古里以南的大片平原地区,面积达到22万平方公里,尼泊尔省的范围也扩大许多,一直延伸到南边的恒河,面积超过26万平方公里。与喜马拉雅省隔着雅鲁藏布江相邻的阿萨姆省在12月26日就正式成立,该省的面积达到18万平方公里,曼尼坡省也在同一天成立,曼尼坡省不但包括传统的曼尼坡地区,而且包括南边直到大海的大片土地,原属孟加拉省的吉大港以西地区以及原属新缅省的以孟都为中心的地区也划给了曼尼坡省,这个省的面积达到17万平方公里。大批以汉族为主,加上一些傣族、景颇族、泰族、缅族、老族、京族、高棉族、彝族、苗族、壮族移民将逐渐向这四个省的平原地区移民,而这些省的各个民族的大批青壮年也通过参加工作、学习和军队的形式走出家乡,到更南边的广阔天地去发展。

由于印度一直以来都维持着等级森严的种姓制度,一般的贵族上层和地主阶级也被英国所奴化,即使在100年后,印度的发展也还要受到这种不平等制度的约束,所以经过李得胜总统亲自过问和指挥,人民党和解放军在这里采取比较激进的土地改革政策,那些卖身投靠英国殖民者的各民族的贵族和地主都遭到了灭顶之灾,所有平时对老百姓作威作福和有血债在身的地主恶霸统统被镇压,所有的地主武装和流氓强盗土匪武装也被歼灭,他们的财产和土地全部收为国有,大批地主、坏蛋及其亲属也被送往中国内地和南疆新解放区接受强制劳动改造,大片土地被很低的价格租给贫苦农民和身份更低的贱民、奴隶耕种,所有不平等的等级制度被彻底铲除,尽管这种措施必然导致印度上层和地主阶级更加死心塌地卖身投靠英国殖民者,解放军遇到的土匪流氓和地主武装的抗击也会更多,但这样做有利于在这里建立牢固的根据地,也有利于这些地区的长远发展。大批各族广大贫苦群众看到中国人民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是真心实意为广大劳苦大众谋幸福的,是真正的人民子弟兵,也逐渐接受了科学民主主义思想和人民党的领导,参加人民党、解放军和各级人民政府工作,加尔各答直辖市、比哈尔省、奥萨省、中印省和孟加拉省人民政府也在1906年2月正式成立。

新的孟加拉省的居民全部是穆斯林,人民党和解放军采取了严格的民族团结和平等政策,工作也主要由信仰伊斯兰教的人民党员来做,大批来自甘肃、陕西、河北等省的信仰伊斯兰教的汉族(也就是后世通常所说的回族)干部战士和移民来到这里,进驻伊斯兰教居住区的解放军也是孟加拉师、旁遮普师的指战员。这也是李得胜对于穆斯林聚居地的管理和统治的一种大胆而有益的探索,通过各级干部战士的辛勤工作和艰苦奋战,人民党和解放军最终在孟加拉省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在加尔各答直辖市和曼尼坡省也设有专门的穆斯林居住区,实行充分尊重穆斯林风俗习惯的管理方式。中国人民党采用的是兼容各种宗教信仰的原则,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也同样要贯彻执行,任何神职人员违反了法律必然要受到法律的严惩,虽然神职人员有相当高的社会地位,但他们同样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行事。人民党对于那些人品好、群众威信高的阿訇自然是充分尊重、极力争取,他们中的大多数都被吸收为人民党党员,许多人还成为政府干部和人民议员,而那些平时里与英国殖民者、反动地主以及各种坏蛋一起欺压人民的阿訇也被取消神职资格,送去强制劳动改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