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 劫波卷 第八章 金蝉脱壳

雇佣兵团长 收藏 1 80
导读:昆仑 劫波卷 第八章 金蝉脱壳

贺陀罗与花生斗了许久,气力消耗甚剧,梁萧武功又凭空高出一截,此消彼长,胜算大减,便阴笑道:“来日方长,平章大人不急在一时。”匆匆转身步入舱中。


梁萧一招惊退贺陀罗,转身望去,却见大海渺渺,巨鲸母子早已不知去向。心神一黯,转眼看向柳莺莺与花晓霜,只见柳莺莺似哭似笑,小嘴一撇,忽地冲上前来,双拳雨点般落在他身上。梁萧任她捶打,反手将她搂入怀里,柳莺莺不觉喜极而泣。


花晓霜望着二人,呆了呆,默默拉过花生,给他包扎伤口。梁萧瞧她一眼,含笑道:“晓霜,你还好么?”花晓霜笑了笑,微微点头。柳莺莺推开梁萧,将泪一抹,笑道:“晓霜过来,他害你哭得那么伤心,打他三百拳出气。”梁萧死里逃生,得见二女,心头一片火热,闻言摊手笑道:“晓霜若要打,三万拳我也不怕。”花晓霜却笑道:“萧哥哥回来,我欢喜还来不及,怎么会打他?”柳莺莺瞪她道:“好呀,你这么一说,越发衬得我不讲理了。”花晓霜抿嘴直笑。


梁萧见她二人眉眼来去,尽是亲密之意,心中疑窦丛生,不知这对冤家,如何变得恁地友善。略一默然,转身顾视云殊,冷笑道:“当日一掌之赐,不敢或忘。梁某不惯阴谋暗算,你且起来,接我一掌!”云殊咬牙扶着舱壁,颤巍巍站了起来。柳莺莺心头一沉,欲要阻止,却不知怎生开口。不料梁萧却打量云殊一眼,忽地皱眉道:“你受伤了?”微一沉吟,道,“你有伤,我无伤,现今伤你,也不算好汉。”云殊听得这话,只觉一股热血涌上头顶,怒道:“谁要你做好人?我打你落海,你也不用假惺惺装什么好汉,云某性命在此,你拿去便是!”合身一扑,向梁萧冲去,不想足下一绊,跌得满口是血,再也挣不起来。梁萧头也不回,扶起花生径自去了。柳莺莺叹了口气,将云殊搀入舱中坐下,云殊本已灰心之极,被她一搀,蓦地心酸眼热,禁不住涕泪交流。


柳莺莺见他哭成如此模样,也不由一阵心酸,说道:“晓霜,你瞧瞧他伤势好么?”花晓霜俯身给他把脉片刻,道:“伤势虽然不轻,但他内功深厚,服些丹药,调息两天便好。”又从锦囊中取了一支玉瓶,倒出几粒丹药,递在云殊手中。云殊已平静下来,闭着双目,脸上挂泪,胸中兀自急剧起伏。


柳莺莺不好扰他,挽着晓霜,来到梁萧身边,问起他死里逃生之事。梁萧如实说了,众人无不啧啧称奇。柳莺莺听到妙处,眉飞色舞。而后不待梁萧讲完,又连说带笑,将大半月的遭遇唧唧咯咯诉说一遍,她口齿便给,说到惊险处,不免加油添醋,大大渲染一番,听得梁萧张眼握拳,紧张不迭。最后听说花生为救晓霜,与贺陀罗恶战,不由大生感动,站起身来,向花生一鞠到地,道:“大恩不言谢,花生兄弟,将来但有所遣,赴汤蹈火,做牛做马,梁某在所不辞。”花生不料他来这一下,慌忙闪开,双手连摆,却不知说什么才好。柳莺莺笑道:“梁萧,你只管胡说八道,没得吓坏了小和尚。”梁萧道:“这不是胡说。他此番屡屡救护你与晓霜,我便粉身碎骨,也报答不了。”柳莺莺听得这话,胸中酥暖,叹道:“你呀,尽是胡来。你给小和尚做牛做马,岂不存心叫我跟你没脸么?”梁萧笑道:“那你说怎么办?若无一个说法,从今以后,我可睡不好觉。”柳莺莺妙目一转,道:“你方才叫他花生兄弟,依我看来,你二人做个兄弟,岂不更好。”花晓霜拍手笑道:“姊姊这法子好!”梁萧点了点头,挽住花生,叹道:“可惜没有线香牺牲。”柳莺莺取出匕首,在船板上刮下三堆木屑,说道:“别人撮土为香,我们撮木为香好了。”梁萧一笑,向花生道:“我生平自以为是,瞧得上的人少之又少,更遑论义结金兰,同生共死了!”说到这里,他想起往事,叹了一声,又道,“早先有个结义妹子,可惜被我连累惨死,梁萧未能以死相谢,内心极是遗憾。我与你萍水相逢,性子也不投契,只不过,你虽贪杯好吃,却是真情实性、全无虚伪。世间贵重者莫过于真心二字,我很喜欢。从前梁萧没有兄弟,自你花生以后,想来也不会再有。”拉着花生跪倒在地,朗声道,“四维八方,皇天后土,梁萧今日与花生结为兄弟,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今日之后,共当患难,共享欢乐,如违此誓,死无葬身之地。”


花生不知何为结拜,只听得糊里糊涂。柳莺莺瞧得生气,从后面对他孤拐一脚,嗔怪道:“你瞪眼作什么?梁萧说的话,你也说一遍。”花生嗯了一声,梁萧那些文绉绉的话他听不大懂,便胡乱念道:“蛇尾巴黄,黄舔猴兔,梁萧……”柳莺莺忍不住又踢他道:“他说梁萧与花生,你该说花生与梁萧。”花生无奈,只得道:“花生与梁萧结拜兄弟,但求同年同月生,不求同年同月死……”话未说完,屁股上又挨了一脚,只听柳莺莺怒道:“念反了,重念!”花生哭丧起脸,一个字也吐不出来,梁萧摆手笑道:“罢了罢了,繁文缛节,俱都免了。花生,你多大年纪?”花生抓着光头,苦着脸道:“好像十六,又像十七,俺也记不清了。”柳莺莺冷笑道:“吃肉喝酒你倒记得清楚。”梁萧笑道:“就算你十七,我也虚长你两岁,我是哥哥,你是兄弟。”说罢拉着花生拜了三拜,方才站起,寻思道:“我自负聪明,先结交一个傻妹子,现在竟又结交了这么个一等一的傻兄弟。”不由想起阿雪,心中酸楚,感慨不尽。这番别后重逢,众人自有说不完的话,柳莺莺不厌其烦,将什么是结拜兄弟,给花生说了两遍,花生始才明白过来,诺诺连声,也自欢喜。


梁萧问起晓霜给哈里斯治病一节,听说哈里斯喝尿,不由笑道:“老子憋了好大一泡仙尿,不知哈里斯还要不要喝?他若喝得完,保他再长出一条腿来。”柳莺莺啤道:“不要脸,老大的人还充童子。”梁萧瞥她一眼,道:“奇怪,你怎知我就不是童子?”柳莺莺遽然醒悟,俏脸绯红,啐道:“下流鬼?不与你说了。”梁萧见花晓霜坐得远远,有问便答,要么只是微笑,暗忖久别重逢,她怎就变得恁地生分了,不觉悒悒不乐。柳莺莺看在眼里,心道:“这丫头真傻。她那日对我说的话,却当真了么?”笑容一敛,轻轻叹了口气。梁萧歇息片刻,起身道:“呙儿还在贺陀罗之手,我须得救他出来。”柳莺莺道:“那老贼武功甚高,既要胜他,又要不伤呙儿,可是极难。”梁萧笑道:“有什么难的!”对着众人低语两句,柳莺莺拍手笑道:“你这小色鬼,鬼点子就是多!”


贺陀罗在舱中调息片刻,内力复元,拍开一坛酒,喝了两口,精神大振,忖道:“梁萧武功虽有长进,却还未必胜得了洒家。但若小和尚伤愈,二人联手,便有麻烦。先发者制人,后发者制于人,洒家须得早些动手,只要杀掉一人,万事大吉。”正自思量,忽听船头传来一阵欢呼,接着便听花生闷声闷气地道:“快些上岸……”话未说完,忽地打住,似被人堵住了嘴。贺陀罗亦惊亦喜:“莫非他们瞧见了陆地?”一跃而起,正要闯出舱外,忽又停步,心道:“不对,梁萧那厮诡计多端,不免有诈……但听小和尚口气,却又不像。”他拿捏不定,瞥了阿滩一眼,寒声道:“你去看看,若见陆地,便来报讯。”


阿滩无奈,忍着伤挪步而出。贺陀罗半晌不闻声息,又生疑惑:“糟糕,这喇嘛近来对我多有不满,倘若当真见陆地,未始不会抛下我父子,独自逃命。”他心性多疑,想到此节,再也按捺不住,对哈里斯道:“等我回来……”哈里斯着了慌,叫道:“宗师……别丢下我。”贺陀罗怒道:“没出息,看住小皇帝,我去去就回。”钻出舱外,掉头四顾,哪有什么陆地,唯见阿滩直挺挺躺在远处,心头一跳,顿知上当,未及转身,便听破壁声响,慌忙冲入舱中,早见梁萧破壁而入,哈里斯急欲挣起,要抓赵呙,却被梁萧抢先一脚踏住胸口,目视贺陀罗,似笑非笑。贺陀罗脸色阴沉,嘿道:“姓梁的,你要怎的?”梁萧笑道:“你占住这里也很久了,该当挪挪窝吧!”贺陀罗不假思索,道:“好,一言为定。”梁萧道:“我不信你,也不怕你。我们四个人,你却只得一个,加上两个残废,好自为之。”将哈里斯一脚挑了过去,贺陀罗伸手抱住,微一冷笑,转出舱外。赵呙见了梁萧,欢喜异常,叫声叔叔,正要扑上,忽地眼前一花,被人抱住,定睛一看,却见云殊脸色煞白,气喘如牛,顿时惊得哭起来。


梁萧不想自己螳螂捕蝉,云殊黄雀在后,更不料他重伤之余,尚且如此敏捷,微一愣神,目有怒色。


云殊这一纵一抱几乎耗尽气力,一时浑身发软,靠在墙边只顾喘气,心中却想:“我便拼了这条性命,也不能让圣上再入恶贼之手。”梁萧见他模样,心知若要强夺,量他也抵挡不住,但见他倔强神色,又不觉叹了一口气:“罢了,让他这一次。”再不理会,向花生道:“好兄弟,你能动手不能?”花生连连点头。梁萧道:“老头儿安顿好他那断腿儿子,必来寻咱们晦气。待会儿,你只管用尽气力,只攻不守!”又对柳莺莺道,“你护住晓霜与呙儿。”柳莺莺瞧了云殊一眼,心道:“呙儿在他手里,护住呙儿,也就是护住他了。”一念未绝,便听贺陀罗厉声长笑,舱门前人影一晃,般若锋化作一道电光,扑了进来。花生紧记梁萧之言,施展“一合相”,全力出拳,贺陀罗只觉劲力如山,不敢硬接,闪身避开,正欲批亢捣虚,忽见梁萧双掌天落,无奈向后退却。一时间,只见花生步履沉实,一拳一脚使将开来,梁萧则如一道电光,绕着花生旋转不绝,双掌神出鬼没;兄弟两人一个至巧,一个至拙,相得益彰,打得贺陀罗遮拦不住,步步退却,不一时便退到船舷,心知再不还手,势必落下海去。猝然大喝,般若锋虚晃一招,逼退花生,左拳飞出,打中梁萧左胸,腰间却挨了梁萧一腿,二人各自跌出。花生一愣,忘了追击,只见贺陀罗反手撑地,纵身跳起,三纵两跳,往船尾去了。


花生反身扶起梁萧,返回舱中,梁萧运功半晌,吐了一口淤血,笑道:“好家伙!但想来他也吃亏不小。”柳莺莺道:“敢情好,我与花生打落水狗去。”梁萧摆手道:“穷寇莫追,想贺陀罗何等人物,此去必有防范,不可冒失。他伤得未必服气,只怕还会再来。”顿了一顿,道,“花生,你神力盖世,却不善运用,我适才想出一门阵法,你我同使,必能稳胜贺陀罗。”当下站起身来,口说手比,传授花生攻守之法。


次日凌晨,贺陀罗伤愈,想好克制二人之法,再来挑战,谁料花、粱二人阵法已有小成。双方斗到两百余招,贺陀罗腹内饥饿,抵挡不住,脱身遁走。梁萧见花生旧伤进裂,流血不少,也不便追击,扶他转回包扎。到得午时,众人正自说话,忽听阿滩长呼一声,凄厉之极。柳莺莺惊道:“发生什么事?内讧么?”梁萧脸色铁青,忽地一拳,洞穿甲板,喝道:“不除此贼,天理不容。”柳莺莺心念一动,恍然大悟,也不由花容失色。花晓霜见梁、柳二人神色古怪,不由问道:“究竟出了什么事?”梁萧沉着脸一言不发。


柳莺莺却凑到她耳边,轻声道:“白发老贼忒也可恶,他不像我们那样捕鱼,却杀了大喇嘛,喝血吃肉!”花晓霜惊得脸色煞白,半晌说不出话来。


梁萧忽道:“阿滩尊者似乎有病在身,武功弱了许多。”柳莺莺笑道:“都是晓霜伤的。”梁萧讶然道:“晓霜武功大进了么?”花晓霜愧疚道:“都是我不好,若……若不是我,大师父或许不会死啦!”梁萧更觉惊讶,细加询问,花晓霜才将那日之事说了。梁萧叹道:“古人说祸福相依,果然不假。你若没有九阴毒脉,可就糟了。”花晓霜生起气来,嗔道:“萧哥哥你还笑,我宁愿害病,也不用那害人功夫。”梁萧笑道:“水能载舟,也能覆舟,万事有利有弊,你也不要自责,即便你不伤阿滩,贺陀罗杀他也易如反掌。”花晓霜落泪道:“但我一运内功,便会害人。”梁萧道:“看来是你功力不够,故而须以人畜为媒,才能泄去毒质。无妨,你将九阴毒度给我,我再逼将出去,只要泄尽阴毒,你的病好了,便不会伤人了。”花晓霜想了想,担心道:“若你逼不出来,怎么是好?”梁萧笑道:“你忒也多心了,五行散我都能逼出来,九阴毒算得什么?”


晓霜这才放心,施展“转阴易阳术”,将九阴毒度给梁萧,梁萧再行逼出。两人二掌相抵,约莫运功一个时辰,花晓霜只觉倦怠异常,忽地撤掌,自行把脉,却觉九阴毒并无减少,气血却亏了许多,不由沉吟道:“萧哥哥,我们白费气力了。九阴毒与我同生共长,便如血液一般,流失之余,也在增长,若抽取太多,又无阳气补充,只会气血大亏,送了我的性命。”梁萧大觉灰心,道:“那可如何是好?”花晓霜笑道:“不妨事,九阴毒脉难治,全在于导不出体外。我最近研读婆婆给我的《神农典》,想出几种怯阴补阳的方子,再若将‘转阴易阳术’练到某个境界,九阴毒流泻之速胜过生长之速,而后补以灵药,佐以针灸,不出十年,必能痊愈。”梁萧叹道:“十年之期,未免长了些。”花晓霜道:“师父那么大本事,都无法治好我,而现今我却已找到了治愈的法子。”她淡淡一笑,道,“萧哥哥,你说得对:‘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古人未必就胜过今人,今人也未必不能超过古人……”她脸上笑着,两行泪水却夺眶而出,忽地转过身子,奔到墙角,肩头轻轻耸动。梁萧吃了一惊,正欲上前宽慰,花晓霜却摆了摆手,哽声道:“萧哥哥……你……你别过来……别过来……”


梁萧莫名其妙,柳莺莺将他拉到舱外,低声骂道:“大笨蛋,还不明白她的心意么?”梁萧茫然摇头。


柳莺莺定定地瞧着他,叹了口气,道:“她的病好了,你就不用陪着她了!”梁萧眉头一耸,低头不语。柳莺莺不耐道:“小色鬼,三天早就过了,你打算好了没有?”梁萧一言不发,柳莺莺美目蓦地涌起怒意,伸手重重打了他一个耳光,顿足道:“你是笨蛋,她也是笨蛋,都是笨蛋,气死本姑娘了。”怒冲冲奔入舱内,愤愤坐着一阵,又吐了口气,将花晓霜搂入怀里,细声宽慰。梁萧转身眺望大海,心中烦闷之极。


两日内,贺陀罗或明或暗,又来挑衅数次,初时凭般若锋之利,尚与二人有攻有守,斗到后来,但觉梁萧掌力一日强似一日,仅是一对肉掌,已难对付,况且还有花生助阵,再斗下去,有输无赢。当下猛攻两招,抽身退出,装腔作势放出两句狠话,方才退去,他余威所至,梁萧倒也不敢过分相逼。


贺陀罗回到藏身之所,暗暗发愁,此刻阿滩尸身已被吃尽,贺陀罗拴了般若锋捕鱼,但却不知为何,船边海鱼竟越来越少。贺陀罗当然不知这是洋流衰竭所致,费了半日工夫,竟未勾上一条,海中无鱼,海鸟没有食物,也俱都飞走。贺陀罗沉着脸坐了半晌,忽然站起,死死盯住哈里斯,哈里斯对这老子再也清楚不过,瞧他眼神,便知其心意,顿时发起抖来。贺陀罗盯着他,叹道:“哈里斯,你别怨我,为父也是没法子。”他与哈里斯之间极少以父子相称,这话一说,哈里斯便知他心意已决,眼中惧意更甚,颤声道:“宗师……”贺陀罗打断他道:“你若要怨,便怨梁萧那厮,不过你大可放心,为父吃了你,有了气力,必定杀光那帮鸟男女,给你报仇。”哈里斯听他如此说话,情知必死无疑,浑身蜷作一堆,直向后缩,蓦然间,他眼神一亮,指着贺陀罗身后,急道:“宗师,你看,你看……陆地……陆地……”贺陀罗摇头道:“到此地步,你何必还要说谎。这个计策,梁萧已经用过一次,为父不会再上你当。你放心,为父出手,包你不觉痛苦。”说着踏上一步,便要动手,哈里斯却哭将起来,号道:“阿爹,你信我这次,我腿没了,跑不掉的。”贺陀罗见他如此惶急,不似作伪,回头一瞥,只见海天交接处,果有一道细细的黑边,不觉一阵狂喜,叫道:“不错,当真!”精神大振,扶起哈里斯,汕笑道:“我的儿,我方才都是跟你说笑呢!”哈里斯却知自己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但此刻万不敢触怒他,脸上赔笑,暗里却恨到极处:“你总有年老体衰、动弹不了的光景,届时我要你生死两难……”


父子俩各怀鬼胎,虚与委蛇。贺陀罗拖来一条小舢板,将哈里斯吊下海去,正要跳上,眼珠忽地一转,转到前船,回来时,哈里斯见他手中提着那只大铁锚。贺陀罗跳上舢板,划出一程,忽地发声沉喝,将铁锚飞掷而出,只听豁得一声,大船破了一个窟窿,海水汹涌灌入。


梁萧觉出船只震动,当先冲出舱外,但那大船沉没极快,顷刻间已有倾斜之势。梁萧举目眺望,贺陀罗父子已在二里之外,再看救生舢板,原本三艘,但剩下两艘都被贺陀罗掌力震毁。其他人随后赶出,均是失色。梁萧略一思索,忽地扯断一段长木板,插在腰间,又拾起两丈长一条缆绳,一头递给花生,反拽另一头,飞退数步,陡然纵在半空,顿将缆绳崩得笔直,叫道:“花生,甩起来。”花生应声而动,使足“大金刚神力”,将梁萧凌空甩动起来,只听呜呜作响,梁萧化作一道淡淡的影子,以花生为轴,飞旋起来。柳莺莺顿时喜道:“是了,这是套野马的法子。”她生长天山脚下,草原上多有野马,牧人捕捉时,就挟着绳套乘马追逐,追得近时,将绳套飞速甩动,便可抛得极远,套住野马。这种力量后世叫做离心力,铁饼链球俱是凭此抛飞。梁萧通晓格致之理,自然明白,凭借这根绳索,可将花生的神力增长数倍。


片时功夫,梁萧估摸力道足了,算准方位,陡然放手,身似若脱弦之箭,掠过里许之遥,不偏不倚射向舢板。半空中,梁萧取出腰间木板,抓下一块,抛出踏上,使出“乘风蹈海”,踏浪飞奔。顷刻间,距离舢板已是不远。贺陀罗折断船桨,左右开弓,飕飕飕奋力掷出。梁萧抛出木板,纵身闪避,顷刻间,木板便已用尽。


船上众人远远瞧着,无不心惊,忽见一断尖木射中梁萧心口,梁萧啊哟一声,捧心大叫,胸口溅血,身子倏地一斜。众人见状齐齐惊呼。贺陀罗大喜,出手顿缓,谁想梁萧略一下沉,忽又纵起,抖手之间,射出手中尖木,动若脱兔,飞身踏上,滑水丈余,身子一缩一伸,已到舢板上空。


贺陀罗恍然惊悟,后悔不迭。原来梁萧手中木块耗尽,眼看再无借力之处,瞧得贺陀罗尖木掷来,索性行险接住,但那尖木带上贺陀罗十成功力,又是就近掷出,力道惊人,梁萧虽然勉力接住,却人肉三分,鲜血迸出。他长于机变,就势诈伤,骗得贺陀罗心神懈怠,然后掷出尖木,借其浮力,蹿上舢板。贺陀罗不待他落足,般若锋飞劈过来,梁萧也是拳脚齐出。舢板狭小局促,二人这一上一下,俱都用上全力,刹那间,梁萧腿现血光,贺陀罗则左肩中脚,身形后仰,未及变招,只见梁萧左掌按上哈里斯后颈,厉声道:“掉头回去,要么大家没命。”


贺陀罗面色铁青,动弹不得,哈里斯死活倒是其次,但若梁萧足下一顿,立时船破水人,无奈摇动木桨,原路返回。此刻大船尽已沉没,众人抱了几块木板在海上漂浮。梁萧将二女接上舢板,柳莺莺伸手再接赵呙,贺陀罗怒道:“再上来人,船便翻了。”梁萧冷笑道:“嫌人多么?”抓起哈里斯,抛入海里。贺陀罗大怒,正要喝骂,却见哈里斯情急求生,双手扣住船舷。梁萧笑道:“贺陀罗,你养的好儿子,当真机灵。”贺陀罗气得头发上指,偏又发作不得,唯有恨在心里。云殊不肯放开赵呙,柳莺莺只得连他一起接上。花生则扣住船舷。胭脂与白痴儿俱都会凫水,金灵儿站于花生头顶,也得幸免,唯独快雪不会水,梁萧到时,已然溺死。花晓霜望着爱驴沉没,不觉落泪。柳莺莺抱住她连声安慰,只说要把胭脂送她,花晓霜慌忙推让,如此竟忘了伤心了。


傍晚时,舢板拖着众人抵达陆地。略一查探,却只是一个岛屿,只是规模甚大,四面礁石嵯峨环抱,其内竹木蓊郁,溪流淙淙,禽飞兽走,滋衍甚繁。梁萧腿伤不轻,贺陀罗肩头中掌处也甚疼痛,哈里斯断腿,花生、云殊也自不消说。五名男子既然无人无伤,只好暂且休战,各自觅地休养。岛上水甜食丰,较之船上真有天壤之别。当夜梁萧打了一只黄羊,柳莺莺则与晓霜采来清水椰果,钻木取火,美餐一顿,各自觅地睡了。


次日清晨,梁萧搜寻全岛,并未发现土著,怏怏而回,叫起花生,二人伐木取材,搭建房屋。梁萧心灵手巧,花生力大无穷,不一日,便在山谷中搭起一座吊脚小楼,中有木塌三张,柳莺莺与晓霜同卧。梁萧想方设法,又寻来草茎树叶,鸟羽兽毛,织成四张被褥,抑且砌石为灶,烧土做陶,造水车引来山泉。


经他一番经营,不出数日,小楼之中,大有家居气象。柳莺莺笑道:“这么过上一世,却也不枉啦!”花晓霜也笑着点头。花生有吃有喝,自然无忧无虑。只有梁萧摇头道:“粱园虽好,却不是久留之地,暂且住上几日,终究还是要回去。”花晓霜听了这话,收了笑容,低头回房。柳莺莺狠狠瞪了梁萧一眼,转身跟进。不一阵,便听二人在房中唧唧咯咯大声说笑,接着柳莺莺便放开嗓子,唱起歌来,她歌喉极美,唱一句,花晓霜便跟一句,歌声婉转,令人听而忘俗。


梁萧听了片刻,心中说不出什么滋味,站起身来,转出山谷,来到海边,攀上一块礁石,遥望茫茫大海,心中也仿佛海中波涛,起伏不定:“若是没有仇恨,与莺莺、晓霜、花生兄弟活在这岛上,却也不坏,但我身负血仇,总要与萧千绝一决生死。”想起这数月光阴,恍若梦寐:“以前我喜欢莺莺,后来以为她变心,又喜欢上阿雪,只是与她有兄妹之约,表白不及,她已殒命。但如今莺莺、晓霜均钟情于我,却更叫人为难了?情之一物却不似数术,要么我浑天一转,便知根底。唉,倘若始终难断,我便学花生做个和尚,了此残生罢。”他望着大海,蓦地心灰意懒起来。


坐了片刻,忽一个浪头打来,撞上礁石,飞琼溅玉,尽都扑在梁萧脸上。梁萧神智一清,举手圈在嘴边,纵声长啸,啸声悠长,远远传出。三声啸罢,梁萧吐出心中块垒,胸怀大开,一眼望去,但见海天相接,万里一碧,真真浩荡无极。他瞧着海景,蓦地想起在海中所感知的阴阳海流变化,但觉变化万千,又思索当日与释天风交手时所创的各种招式,不由依阴阳之变,去芜存菁,化繁就简,如此沉思良久,心头忽动,当下身形微蹲,运转鲸息功,双掌吐个架子,掌风所至,满地碎石尽都跳动起来。梁萧遥想深海奇景,双掌绵绵圆转,便如波涛起伏,使得数招,突如海风惊起,浪涛陡疾,鱼龙潜跃,奔鲸长歌;忽而夜叉奋戟出水,推波助澜,怒蛟摆尾穿空,吞云吐雾;俄尔,云如浓墨,风似牛吼,白浪触天,日月惊坠,道道闪电撕裂长空,红光乱蹿乱进,霎时异变忽生,海水如沸,豁然中分,水精海怪不计其数,乘风御浪,呼啸而出……练到此处,梁萧周身劲气涌动,不吐不快,忽地双掌齐出,拍向一块礁石,轰然巨响,石屑飞溅,尘烟冲天而起,偌大礁石化为一堆碎石。梁萧未料自己掌力一强至斯,也不觉收掌呆住。


忽听远处传来鼓掌之声,梁萧转眼望去,却见柳莺莺站在远处,含笑道:“好啊,小色鬼你可不老实,偷练成这么厉害的武功,也不让我知道。”她来了许久,梁萧沉迷于创造武功,竟未发觉,听了这话,笑道:“我也是莫名其妙学会的。”柳莺莺轻哼道:“鬼才信你!”穿过一片礁石,跳了过来,梁萧见她专拣险僻处行走,怕她摔倒,伸手扶持,柳莺莺却甩开他手,撇嘴道:“你当我是风吹就倒的千金大小姐么?哼,你武功是厉害了,却不要瞧不起人!”


梁萧见她娇嗔薄怒,越发堪怜,当即坐下,笑道:“冤枉了,你柳大神偷,飞檐走壁况且如履平地,区区岂敢小瞧。”柳莺莺白他一眼,傍他坐下。二人并肩瞧了一阵大海。柳莺莺忽道:“梁萧,你那掌法看得我心惊胆战的,叫个什么名儿。”梁萧道:“这掌法是我从惊涛骇浪、阴阳海流中悟出来的,尚未圆熟,更不用说名字了。”柳莺莺笑道:“还没练熟就这么厉害,倘若使熟了,岂不把贺老贼打个一佛出世……”梁萧接口道:“二佛升天。”二人都笑起来。


柳莺莺笑罢,又道:“这么厉害的掌法,定要起个好名字。既是你从惊涛骇浪里想出来的,那就叫做‘碧海惊涛掌’,好么?”梁萧笑道:“你说什么,便是什么,不好也好。”柳莺莺啐道:“小滑头油嘴滑舌。”两人又依偎一会儿,柳莺莺叹道:“梁萧,我问你。呙儿说得那个婶婶,究竟是怎么回事?若不问明白,我始终不能心安。”梁萧沉默一阵,终道:“那是我结义妹子,呙儿不知道,胡乱叫的。”柳莺莺心中一块大石落地,喜道:“她现在哪里?”梁萧抬起头来,苦笑道:“在天上罢。”柳莺莺愣了一下,醒悟过来,见梁萧神色痛苦,便轻轻一叹,偎着他,良久道:“梁萧,晓霜若离开你,定然一生都不快活的。”见梁萧低头不语,心中大为不悦,站起身来,冷冷地道:“回去罢!”


梁萧颔首起身。二人并肩转回小楼,还未走近,便见贺陀罗站在楼前,花生拿了一根木棍,拦在晓霜身前。梁萧吃了一惊,纵身赶上,贺陀罗见他过来,双手一摊,笑道:“平章勿要多心,洒家决无歹意。”


梁萧见花生、晓霜俱都无碍,才放下心来,冷冷道:“那你来作甚?”贺陀罗左顾右盼,喷喷笑道:“平章不止武功高强,手艺也巧得紧啊,瞧瞧这里,洒家那破山洞真如阎罗地狱了!”梁萧道:“你有话就说,何必这么多弯曲?”贺陀罗笑道:“好,爽快。洒家早就听说平章长于巧思,精通各类机关建造之学,向日南征之时,军中许多犀利战船,都是由平章画图设造,对也不对?”梁萧恍然笑道:“敢情要我帮你造船?”贺陀罗摇头道:“非也,不是帮我,是帮大家,海路凶险,若无坚固船只,实难通过,但如此大船,非平章巧手不能成之。若能造好船只,大家同舟共济,一起返还陆地,岂非天大美事……”柳莺莺不待他说完,冷笑道:“谁跟你同舟共济了?这里有山有水,有鸟有鱼,惬意得紧呢!姑娘我乐不思蜀,这辈子都不想回去了呢!”贺陀罗双眉倒立,脸上倏地腾起一股青气。梁萧摆手笑道:“大师不要听她说。你且回去,待我想好,明日大家一起伐木造船。”贺陀罗击掌笑道:“平章果真英雄了得,见识高远,娘儿们有什么主意,咱们做汉子的,岂能受她们支使?”嘿嘿一笑,扬长去了。


柳莺莺气得脸色发白,待他走远,揪住梁萧,怒道:“大蠢材,你怎就受他欺诳,不听我话,这个臭贼,哪会安什么好心?”梁萧笑了笑,还没说话,却见云殊抱着赵呙从远处走来,走得近了,却神色迟疑,逡巡不前。梁萧眉头大皱,柳莺莺也怪道:“有事么?”云殊瞥了花晓霜一眼,道:“圣上病得厉害,我带他来给你瞧瞧……”众人皆惊,花晓霜忙道:“请进屋里来。”云殊点了点头,足下依旧徘徊,柳莺莺大不耐烦,骂道:“婆婆妈妈。”伸手将他拽进屋里。梁萧也跟进来,坐在花晓霜身后煽火烧水。


花晓霜见赵呙面如白纸,气息微弱,眉头微皱,再摸额头,热得烫手,不由变色道:“病了几日了?”云殊忙道:“三日前便不舒服。”花晓霜略一迟疑,长叹道:“你该早些带他来的。”云殊听得这话,如雷轰顶,目瞪口呆一阵,颤声道:“你……你是说他没救了。”花晓霜又犹豫一阵,低声道:“你若早来三天,或许有救,现今我……我只能克尽己能,减轻他的痛苦……”说道后来,声音细小,几不可闻,似乎便要哭出来。云殊见她如此愧疚难过,浑身血流似都凝住了,只想无怪自己如何输入内力,始终不见效果,原来竟是患上不治之症,一时间悔恨无及。花晓霜用手抚着赵呙小腿,叹道:“你若不信,可以自己把脉,他‘手厥阴心包经’与‘手少阴心经’之间,有一股阴郁之气,驱之不散,可见他是患了心病,想来这些天他受尽惊吓,故而发病。若日夜救治,大约能活十天半月,稍不小心,只怕……只怕活不过今天。”云殊伸手把脉,果觉那两条经脉之间果有一团郁结之气。一时间,只觉脑子里连响了十几个闷雷,呆了许久,颓然放下赵呙,涩声道:“既然如此,便请大夫您聊尽人事,略减圣上痛苦,过了今日……我再来探望。”摇晃站起,踉跄出了门去。


花晓霜待他走远,忽地长长舒了口气,道:“萧哥哥,这等事下不为例,以后无论如何,我……我也不做啦。”梁萧叹道:“我只怕你说错了话,没想你却做得很好。”花晓霜将赵呙抱入怀里,取出银针,给他灸治,说道:“我是不愿云大人带呙儿去打仗,才违心骗他,但愿从今往后,呙儿都能决活过日。”梁萧道:“一定能够。”花晓霜道:“倘若这样,我就堕入拔舌地狱,却也不枉了。”梁萧苦笑道:“你若下地狱,天下便无人不入地狱了。”柳莺莺心里糊里糊涂,皱眉道:“你们到底打什么机锋?”话一说完,忽听赵呙哇得哭了一声,睁开眼来,看见众人,喜极而泣。晓霜伸手抚慰赵呙,对柳莺莺道:“呙儿是受了风寒,并非不治。萧哥哥在我身后,用‘传音入密’之术,教我骗过云大人,说这样可让呙儿快乐过活。我想既然这样,只好做了。至于心包经与心经那两团郁结之气,却是萧哥哥以‘转阴易阳术’传给我,我再如法传入呙儿体内。没想到当真就骗倒了云大人。“


柳莺莺听罢,默然一阵,站起身来,踏出门外,耳听梁萧问道:“你做什么去?”柳莺莺不答,行出一程,遥见云殊站在一块礁石上望海号哭,不由心道:“梁萧做得忒也过了,云殊把这孩子当作复国之望,绝望之余,会否做出傻事?若他跳海,我不会水,怎么救他?当年他救过我一次,如今落到如此地步,我岂能袖手旁观。”犹豫间,忽听贺陀罗的大笑传来,不由心下一惊,藏身一块大石下面。


云殊蓦地停住哭泣,沉声道:“你来作甚?”人影一晃,贺陀罗站在礁上,笑道:“听得云大人向隅而泣,特来瞧瞧!”云殊冷笑道:“你想打架么?”贺陀罗摆手笑道:“错了错了,洒家此来,是要助云大人兴复汉室呢!”云殊道:“你来消遣云某?”说罢神色一黯,怔然道,“兴复汉室?还有什么指望?圣上患了不治之症,活不了几天啦!”贺陀罗道:“那小孩儿济得什么事?死了更好!”云殊怒道:“云某虽斗不过你,却也不怕你。”贺陀罗笑道:“我说过啦,今日决不是来与你厮斗。方才不过一时口快,实话实说罢了,若你生气,洒家道歉便是。”说着拱手作礼。云殊只觉惊疑不定,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贺陀罗微微一笑,说道:“常言说得好:‘皇帝轮流坐,明年到我家’,赵匡胤不也是从孤儿寡母手中夺来天下的么?姓赵的既然能做皇帝,难道姓云的就不能做天子?”云殊一惊,怒道:“这话大逆不道,休得再言。云某生为宋臣,死为宋鬼,岂是篡逆之辈,草莽之徒?”贺陀罗冷哼一声,道:“就我们西域人来看,曹操、王莽杀伐决断,敢做敢为,倒是天大的英雄。再说,难道那小孩一死,你就眼瞧着宋人被元人欺辱么?”云殊一愣,半晌方道:“圣上活着一日,我便保他一日罢了。”贺陀罗道:“若那小孩死了呢?”云殊颓然一叹,无力道:“这与你有何干系?”贺陀罗笑道:“大有关系!你们汉人有句话说得好:‘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洒家眼下虽替蒙古人行事,但却并非蒙古人,哼,我们可是色目人。”云殊身子微震,道:“此话怎讲?”贺陀罗道:“蒙古以征战夺取天下,当年成吉思汗王钺一挥,伏尸百万,洒家的族人死在蒙古刀下的不计其数,你当我面上恭敬,心里也那么恭敬么?”云殊冷笑道:“但你们为虎作怅,灭我大宋,确是不假。”贺陀罗叹道:“我们都是蒙古人的牛羊,为其驱使,既然力不如人,也是别无他法。但若有机会,我们也非不想反抗。你可知道,蒙古人善于征战,却不善理财,大量财富都交给我的族人打理,几十年下来,色目商贾个个富可敌国,非我夸口,洒家九代行商,但凡色目富商,大都与洒家有些干系,只是人口稀少,虽有财宝无数,却不足以在战场上与蒙古争雄。你们汉人则不同,人口众多,地域广大,只要精修兵甲,凭着南方水泽之地,仍可与蒙古人一战。我们色目人有钱,你们汉人却有人有地,倘若齐心协力,里应外合,十多年下来,难道就不能灭亡大元么?”


云殊听得这话,血为之沸,但对贺陀罗其人终有戒心,半晌方道:“你总不会白白助我吧?”贺陀罗笑道:“自然不会白白助你,将来事成,阿尔泰山以西和蒙古乃蛮旧地都归我们,其他土地属你汉人,抑且色目人在中土经商,不得征收赋税。”云殊怒道:“岂有此理?”贺陀罗笑道:“漫天要价,落地还钱,价钱之事,大可商量。何况能否成功尚难定论,说这些话也早了些儿。”云殊听得心中怦然,沉吟不语。贺陀罗又道:“不过,你我合作之前,须得先杀一个人。”云殊问道:“谁?”贺陀罗寒声道:“梁萧那贼子非杀不可,他与你我不同。他有蒙古血统,更是伯颜的师侄,萧千绝的徒孙!”云殊双眉陡立,叫道:“此话当真?”贺陀罗道:“你与他交过手,难道不知他的来历?据我所知,此人实乃蒙古人中的奇才,倘若有朝一日,让他把持大元国政,定是第二个成吉思汗!”云殊怒哼道:“你也不必夸大其词,我早巳立誓,非杀此人不可;既然你也有意,大伙儿联手,谅他也抵挡不住。”柳莺莺听得云殊被贺陀罗说动,按捺不住,方想出头驳斥,谁料背心一麻,浑身顿僵,耳听得梁萧叹道:“随他去吧!”柳莺莺无法动弹,心中大急。却听贺陀罗笑道:“此事不急,他会造海船,洒家说好与他一起建造,造好之后,再动手杀他不迟。然后你我乘船返回大陆,图谋复国大计。”他见云殊仍是犹豫不定,便道,“你若信不过我,我将儿子作质如何。”云殊当即接口说道:“如此说定,只要你真心实意,我绝不动你儿子一根汗毛。”贺陀罗嘿嘿干笑,二人说着话,去得远了。


梁萧放开柳莺莺穴道,柳莺莺怒道:“你来做什么?”梁萧道:“我怕你遭遇不测。”柳莺莺冷笑道:“你是不放心我来见云殊吧!”梁萧道:“你说得对。我来,是不放心你;我若不来,却是不把你放在心上。”柳莺莺神色稍缓,叹道:“罢了,算我说你不过,但我心中有许多疑惑,比如云殊为何定要杀你?”梁萧叹道:“你若不问,我也不想说,但你问了,我也不会瞒你。”又叹了口气,将来龙去脉一一说了。柳莺莺听罢,不觉呆了,心道:“若是当年我与小色鬼不曾分开,这些事都不会有啦!”怔怔瞧了梁萧一眼,心中不胜黯然,“想这些有什么用,唉,怨只怨我们命苦。”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