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诚 第一部 一寸山河一寸血 第二十三章 伏击

红色海盗 收藏 1 44
导读:忠诚 第一部 一寸山河一寸血 第二十三章 伏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2/


作为维护首都治安和某些秘密任务的宪兵部队,对南京的环境的熟悉是无须置疑的。

李礼成和赵喜从打死的鬼子身上摘下他们的手榴弹,在鬼子的搜索部队到来前,就消失在烟雾笼罩中的小巷中。

第一次的伏击的得手,虽然刺激了他们的战意,但并没有冲昏他们的头脑。受过严格的巷战训练的他们知道在一个敌人兵力占有优势的城市中,没有任何给养和兵员补充的巷战部队并不能战斗多久。

虽然弹药可以从城市中大量遗弃的物质中收集,但随着鬼子占领的逐步稳定,很快他们就会失去弹药的补充。而且他们势单力薄,遇到了大股的敌人就只能避开。而小股的敌人会随着鬼子大规模的进城而难以遇到。

在激情过后,李礼成和赵喜来躲在一栋两层小楼上开始商量怎么办。说是商量,其实还是李礼成提出建议,赵喜来无条件同意。虽然有点意见,也是完善李礼成的计划。

说来说去,他们决定:利用夜晚和他们对环境的熟悉对鬼子发动突击,并尽量寻找还在城里战斗的国军兄弟。

现在鬼子小股部队还很多。在熟悉的地形上,凭他他们俩手中的单兵火力,消灭班级的鬼子部队还是有把握的,唯一的困难是弹药的问题:他们的弹药如果在战斗中,支持不了多久。

好在他们还有另一件武器:匕首!他们部队中的每个战士都有一定的国术基础,再加上德国教练教的西方搏斗技术,恐怕在当今中国国军中,近身搏斗无人能及宪兵部队。

南京的天空已经完全的黑了,除了到处多有的燃烧的房屋外,没有哪个建筑有灯光亮起。黑暗的城市虽然没有光明但并不沉寂。不时响起的枪声和爆炸声,还有激烈的对射声证明着这座千年古城虽然被异族侵入,但还没有放弃自己的反抗。

夜色掩盖了遍地的死尸和鬼子的罪恶,也掩盖了正潜行在阴影中的战士。

李礼成和赵喜来小心的在街道边的废墟和巷子中行进着,目标是还在战斗着的地点。同时还寻猎着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敌人:进入夜晚后,在外面的鬼子明显减少了,有的也是十几人的队伍。虽然李礼成和赵喜来他们有把握干掉这样规模的敌人,但是那就要消耗掉他们绝大多数的弹药。

但是这并难不到训练有素的他们。在弄清了鬼子巡逻队的路线后。几枚手榴弹拉着长长的绊线被固定在了道路的两旁。有点难办的是缴获的那几个日本手榴弹。他们是硫酸点火的,使用前一定要在一个东西上磕一下才会爆炸。

但是就这也让赵喜来想到了方法:一个简单的陷阱,把手榴弹放到较高的地方,在它的下面是个很虚浮的支点,上面连着根绳索,通过几个横向固定的棍子把绳索导向地面系在人小腿高的高度。当鬼子碰到绳索后,绳索拉倒虚浮的支点,已经拔掉保险针的手榴弹就会从高处滚下来,重重的撞在地面上被引爆。

他们做好了好几个这样的陷阱,就等着鬼子的到来。

日本军人还真的训练有素,他们真的按照他们的巡逻规律到来。

根据李礼成和赵喜来的观察,在他们的左边大约三百米的一个大院子只里大概有两个排的鬼子驻扎着,而鬼子的巡逻队会从他们的右边通过。按照他们的估计,如果巡逻队遭到袭击。驻扎的鬼子一定会出动支援的。于是更多的陷阱被布置在了左边。

“轰轰”几声手榴弹的爆炸在夜间显得分外的响亮。为了吸引鬼子出动而踏进陷阱,李礼成和赵喜来没有使用冲锋枪,而是把腰间的驳壳枪掏了出来。

被爆炸搞的晕头转向的鬼子还没有缓过劲来,就被“当当”连响的大肚匣子(二十响驳壳枪的别称)又是一通揍。几个侥幸没死的家伙也在惨叫中闭上了嘴。

远处的鬼子部队听到爆炸声和枪声,立即就意识到是已方的巡逻队遭到了中国军队的袭击。在急促的口令中,他们出发进行增援。

当李礼成和赵喜来听到从鬼子驻扎的地方响起的发动机的轰鸣时,知道坏了:那里驻扎的还有战车!

这是两辆九四式坦克,又称为“豆战车”。这种战车重3.5吨,装备37毫米战车炮一门,机枪一挺(后期型两挺),装甲厚12毫米,乘员两人(后期型三人),时速40公里。它们本来是准备到南京总统府去参加战斗的:那里的守军特别顽强,甚至还有战车和迫击炮。使得进攻的日本部队死伤惨重。

但是因为在路上战车的乘员参加了几项“娱乐”使得他们的时间和油料大大消耗了。因此就到这个日本部队的驻防地来加油:这里的部队有几辆汽车,带的油料比较多。

当听到爆炸和枪声的时候,刚刚加完油正吃饭的战车兵听闻自己的巡逻对遭到袭击,立即启动战车,会同步兵进行增援。

李礼成和赵喜来知道踢到铁板了,别说现在就他们两个人,就是再有几个,也不是鬼子战车的对手。在雨花台上的战斗用血的事实告诉他们:没有反装甲武器的步兵面对战车,将是一边倒的屠杀!他们牺牲了多少的兄弟才炸得掉鬼子的一辆战车他们可是知道的很清楚。而且,现在他们就是想炸,也没有可用的武器。唯一对战车有效的步兵武器目前只有两样:炸药包和集束手榴弹。

炸药包,根本没有,就是连炸药,部队中也装备很少,因为用的上的机会几乎没有。集束手榴弹?现在也没有,身上的手榴弹只留下两颗做预备,其余的全布置成了陷阱。而地上倒着的鬼子身上倒是有手榴弹,可是全是日本产的硫酸点火式的,没法做集束手榴弹。而且还没有时间去他们的身上收集武器了。远远的已经有鬼子跑步的声音响起。

但是就这样放弃了也不是李礼成和赵喜来他们的想法。

李礼成立即和赵喜来会合,李礼成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赵喜来:他们不再使用交叉火力对敌人进行打击,而是隐蔽在暗处,等待鬼子的战车过后对鬼子的步兵打一家伙就跑,引着鬼子在小巷里捉迷藏,等他们队伍分开后再逐个猎杀。

街道上手榴弹爆炸点燃起的火焰散发着暗淡的光芒。就是这一点点的亮光,让已经习惯了黑暗的李礼成和赵喜来能够勉强看到黑暗中活动的物体。

忽然,两道明亮的灯光照亮了街道。在发动机的轰鸣中,两辆战车出现在街道上,从炮塔上照射出的探照灯的光亮在街道上扫视。

李礼成和赵喜来下意思的更底的伏下身子,防止被鬼子发现。

鬼子的战车在靠近战场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一个鬼子从炮塔中探出头叽里呱啦一通叫唤。然后两辆战车上炮塔“呼”的转动了方向,对着另外两个路口显示出警戒的动作。有 几个鬼子步兵从坦克后面小心的走了出来,走向倒在地上的鬼子巡逻队。

李礼成的心放下了点:他开始还害怕鬼子的战车撞响陷阱而惊动了鬼子的步兵。现在总算放下心了。

但是一个鬼子还是发现了拦在路面上的细绳子。他狐疑的做个停止前进的手势,然后蹲下小心的查看离地一尺来高的绳索。

李礼成知道坏了,这个家伙只要顺着绳子一找,陷阱就全暴露了。他当机立断,手中冲锋枪一个长点射过去,那家伙就一头扎到地上,顺便把绳索拉动了。

黑夜中冲锋枪的声音分外响亮,明亮的枪口焰暴露了李礼成的位置。还没等李礼成隐蔽好自己,雨点般的子弹已经射了过来。而战车上的炮塔也在转动,37MM火炮的炮口正移动着。

这时,赵喜来的冲锋枪也响了起来。他们并没有组成交叉火力,但是为了安全,他们并不在同一所房子中。

新出现的火力点让鬼子的阵脚有点乱了,但是他们到底在兵员和火力上还占据有优势。遭到火力攻击的鬼子立即分开在街道两边隐蔽起来,用猛烈的火力压制着李礼成和赵喜来他们的火力。等待战车调准炮口。

猛烈的射击声掩盖了从两边高处滚落的几颗手榴弹的落地的声音。它们的导火索飞快的燃烧着。

突然,鬼子群中爆发出几团强烈的光芒,手榴弹爆炸了。还不明白这些手榴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鬼子兵的身体已经在爆炸中飞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爆炸炸混了还活着的鬼子的脑袋:难道埋伏的中国人有很多?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手榴弹一起爆炸?

惊恐的鬼子开始四处胡乱开枪,连坦克上的机枪也开对着四周黑糊糊的房子疯狂开火。

而有着自知之明的李礼成和赵喜来已经乘着鬼子的混乱,溜进了黑暗的小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