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历程 正文 挤走阎老西

梦中将军 收藏 22 20
导读:光辉的历程 正文 挤走阎老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82/


接到战邪司令员和董良政委联名签署的,《关于以政治和平的方式统一山西》的电报,西北集团军司令员张文革立即召开党委会,制定出了:以政治手段为主,军事压力为辅,有理,有力,有节的原则,迫使阎锡山让位,和平统一整个山西。围绕这个原则,集团军政治部和司令部各有关部门,很快制定出行动方案,上报特纵党委讨论通过后,报送延安中央政治局和中央军委。

在政治局会议上,绝大部分中央领导同志都赞同挤走阎锡山,山西统一军政领导有利于抗日大局。目前,以阎锡山的个人能力,以及晋绥军的战斗力,都没有继续领导山西抗日,抵御日寇进攻的能力,为了抗日大局应该让出国民革命军第二战区司令长官之职,该由现任国民革命军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的ZD担任。根据特纵情报部传来的情报,华北日军正在紧锣密鼓的准备一场大规模的扫荡,可能从晋北和沿正太路进攻山西,几乎和七七事变后进攻山西的路线差不多。大敌当前,如果没有一个巩固的后方,不利于长时间地同日军对抗。另外,山西的工业基础和矿藏都是我军急需的,党中央也将前往太原,那里将成为抗日救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从这个意义上说,也需要一个统一军政,治安良好,社会秩序稳定的环境。只有王明等少数人提出,这样做怕是不符合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如果国民政府军委会质疑怎么办?MZD强硬地说:“那就让他质疑好了!现在进行的是民族战争,谁有挽救民族危亡的能力,谁就应该起到主导作用。再说,山西是他阎锡山个人的吗?也不是国民政府军委会的,是中国人民的嘛!”,MZD心里有数,手握几十万装备精良的雄兵,连小鬼子都不在乎,还用怕谁吗!ZNL也是心知肚明,微笑着补充说:“统一战线也是为了更有利地抗日嘛,就目前来讲,阎锡山没有能力抵抗日军的进攻,总不能让我们把部队交给他指挥吧!不过阎锡山一直和我们保持较好的统战关系,这件事我的意见尽量还是和平解决为好,阎锡山那边我建议派付波同志去做工作,同志们有什么意见没有?”。ZD总司令拿出一份文件,“这是特纵西北集团军制定的计划,主要内容是在晋南举行军事演习,有装甲兵、陆军航空兵等多兵种合成演习,从军事上给阎锡山施加压力。政治上,在山西人民群众中间大力宣传GCD和八路军,宣扬我军在收复山西过程中的歼敌战果,以及日寇的种种暴行。在舆论制造方面,分析国民党军失败的根本原因,重点强调军令不统一,片面单纯抗战,战术呆板等。实际上山西的人民已经对GCD八路军有了很多的了解,都把八路军当作主心骨,根本不对晋军抱有任何希望,说明我军统一山西有很深厚的群众基础,必定得到山西人民的拥护”。经过讨论达成了共识,理解统一山西的重大政治、经济、军事的意义,在西北集团军开始行动的同时,ZNL到重庆去作国民党上层人物的工作,使山西的统一工作充分的合法化。统一认识后,中央军委给山西抗日决死队的领导人付波发电,命令他将决死队的4个纵队,全部移交给西北集团军并速来延安,做好同阎锡山集团谈判的准备工作。按照原来的历史进程,阎锡山的简历应该是这样的:

阎锡山,字百川,别号龙池。1883年生。山西五台人。1902年入山西武备学堂。

1904年入日本上官学校。1905年加入同盟会。1910年任山西新军第八十六标标统。1911年辛亥革命后任山西都督。

1927年“四•一二”政变后投靠蒋介石集团,任国民革命军第三集团军总司令,陆海空军副总司令兼山西省政府主席。1930年与冯玉祥等出兵反对蒋介石,爆发中原大战,失败后逃居大连。1931年返回太原。次年任太原绥靖主任。1935年阻挠中国工农红军开赴抗日前线。

抗日战争初期任国民党第二战区司令长官,在中共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影响下,曾组织牺牲救国同盟会,建立抗战决死队,进行抗日。1939年在第一次反共高潮中制造晋西事变和晋东南十二月事变,进攻人民抗日武装,屠杀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此后采取消极抗日积极反共方针,暗中与日本侵略者勾结。

抗战胜利后参加反人民的内战。1949年3月离开太原逃往南京。1949年6月在广州任国民党政府行政院院长兼国防部长。同年12月逃往台湾。1960年5月23日病死于台北。

阎锡山老奸巨滑,拥蒋拒蒋,恐日抗日,反共联共,成了他制订各项政策需要考虑的关键问题,其中心是要玩联共牌,在共产党、蒋介石和日本这三个鸡蛋上跳舞,也真够难为他的。经过忻口战役和太原战役,阎锡山的晋绥军已经不到4万人,还有一点残存的国民党的中央军,总兵力不到5万余人,龟缩在以临汾为中心的十几个县,如果按照历史进程,阎锡山将于1938年2月,日军大举南侵时,经吉县渡过黄河到陕西宜川县秋林镇避难。1940年4月将第二战区司令部迁往山西隰县南村坡。由于南村与“难存”同音,阎锡山就把南村坡改为“克难坡”。把战区司令部驻地称为“克难城”。这样,一来表示要在不断克服困难中存在和发展的决心;二来表示“克去难存”便能住下去。他还把1940年命名为“克难年”。果真,阎锡山在这里一住便是五年,直到抗日战争结束。同样,由于未来人的介入,历史已经偏离原来的轨迹,阎锡山的历史怕是也要重写了。

1938年1月,西北集团军在晋西南地区,集中了1个步兵师,华北集团军1个独立师,晋察冀部队集中了5个团,加上刚刚归属西北集团军的抗日决死队的4个纵队,共约6万余人。首次露面的陆航中队的5架国产武装直升机。2个装甲团,坦克200余辆,装甲运兵车150余辆。4个炮兵团,1个火箭炮营,1个高炮营,其中2个是重炮团。加上工兵、舟桥、运输、卫生等等辅助部队,集结在这一地区的我军总兵力达8万余人,联合举行代号“光复一号”的军事演习。内行的人一看就知道,这不仅仅是演习,一旦有风吹草动,整个演习部队马上就是一个能独立作战的军事集团。一时间晋南地区马达轰鸣,枪炮齐鸣,喊杀声震天。

临汾城内阎锡山的官邸,阎锡山靠在一张太师椅上闭目养神,旁边的椅子上坐着梁化之,副官正在报告最近山西境内八路军的动态。阎锡山刚刚同梁化之谈完话,梁化之面色铁青,看着阎锡山,一付欲言又止的样子。

早就听说八路军要在晋南举行什么联合演习,邀请第二战区司令长官观摩演习,并通知第二战区在演习区内的部队暂时回避,避免意外误伤。阎锡山差点没背过气去,这也太欺负人了,跑到晋绥军的家门口来舞枪弄炮,还喧宾夺主地要晋绥军回避,有心严词拒绝。但是又一想,人家刚刚打败日军士气正旺,手里的家伙事儿也十分过硬,又是统一在第二战区指挥下的友军,人家搞演习没有道理不允。为了防备万一,电令61军军长陈长捷派一个师的兵力,部署在临汾与洪洞县之间,既加强临汾的保卫力量,又可以监视演习的八路军。

演习开始的第二天,对方派来2辆吉普车和一辆卡车,一个中校军衔姓王的军官随车同来,说是接阎司令长官观摩演习和检阅部队,还带来演习指挥部总指挥ZD和副总指挥张文革的联名邀请信。阎锡山虽然一肚子气,但是这点城府还是有的,满面笑容地接受了邀请,带领王靖国等7名高级军官,和34名营连军官观摩演习,主要目的是想亲自摸摸八路军的底,到底靠什么把日本人打得屁滚尿流。在我军攻克太原收复整个陕西后,阎锡山曾经同延安联系过,要求将太原还给他。由于当时我军尚未同延安发生联系,延安也不了解我军底细,遂告之阎锡山自称八路军特别纵队的部队,非我部所属部队,还望阎司令长官明察。直到最近,战邪司令员和董良政委访问延安认亲后,阎锡山也闻到一点风声,给八路军总司令兼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的ZD写了封信,重提索要太原的要求,可是犹如石沉大海再无任何音讯。今天ZD亲自邀请他去观摩演习,阎锡山感到十分高兴,心想,ZD呀ZD,到时候看你ZD怎么说。

临上车前,阎锡山围着北京吉普车和解放牌卡车转来转去,这几辆崭新漂亮的军车居然一个洋字码都没有,只有“北京”和“解放”几个字,按说我也是见过世面的,怎么从来没听说这种牌子的车,再说了,中国从来没听说哪能生产汽车呀!阎锡山暗自心思着。阎锡山忍不住问了王中校一句:“这车是什么牌子的?”,答曰:“卡车解放,吉普车北京”,“厄知道,厄是说是哪一国的牌子?”,“中国!”,阎锡山瞠目结舌,“中国?厄们中国能造汽车?在哪里?”,“太原”,“太原?什么时候的事?”,“最近的事,这是试生产下线的几辆新车……”,阎锡山瞪着眼睛——傻了。其实,太原刚刚解放,虽然有一定的工业基础,但是由于战争的破坏,以及日寇已将设备拆卸准备运回国内,工业生产尚未完全恢复,这是从盘谷基地运来的零件在太原组装的,不过,这就已经把阎锡山吓得够呛了。

阎锡山一行人在洪洞县境内的汾河边,在ZD总司令和张文革司令员的陪同下,观看了强渡汾河的演习。大口径的炮火把汾河对岸假想敌的阵地打成一片火海,舟桥营在不到1小时的时间里架起了3座浮桥,坦克和装甲运兵车轰鸣着冲过浮桥涌向对岸,当5架武装直升机出现时,阎锡山等人再一次地变傻,怪模怪样的直升机以及它的骇人的火力,震撼着他们早已变得十分脆弱的心。特别是检阅演习部队时,那装备别说是晋绥军,就是日本鬼子也逊色得多那,怪不得收拾起鬼子来毫不费事儿。更让他感到尴尬的是,被检阅的部队里大部分是原晋绥军和中央军的士兵,还有为数不少的下级军官,都是在忻口和太原保卫战中被打散的部队,被八路军特纵收编后,又参加了收复山西的整个战役,同样是他们,在战斗中如狼似虎,杀得小日本闻风丧胆,差不多每个人都杀了3个以上的日本兵。此刻,这些昔日的旧部威风凛凛,杀气腾腾地列队站在那里,良好的营养使每个士兵都精神饱满,体格健壮,充满自信。随行的人员不时地同队列中认识的旧部打招呼,阎锡山心里不是个滋味,犹如打翻了五味瓶,也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味儿!这八路军特纵真他娘的怪,同样的士兵到了这里咋就像脱胎换骨了呢?ZD总司令让他给演习的部队训话,他也不知道都讲了什么,整个精神一直处于恍惚状态中,根本没顾上向ZD提出索要太原之事。回来的路上谁也不说话,都在沉默中想着心事。演习带给他们的震撼太大了,以八路军特纵现有的实力,十万八万的中央军绝不是对手,更何况只有几万人的晋绥军,看来八路军特纵还是很给第二战区司令长官的面子。

回来后连续3天闭门谢客,除了贴身副官和家人,任谁也不接见。到了第四天,他把十三太保之一,最信任的梁化之叫来,说了一句令人震惊的话:“化之啊,我准备隐退了,不要劝我,我意已决,同延安联系叫他们来人会谈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