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外篇 203交锋

zyzhy678 收藏 8 2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3月3日,星期五。

今天是华历正月十五,早上9点30分善后工作委员就与驻军司令部联合通过网络发来给各驻日机构的《节日祝贺词》,希望各驻日机构能够各负其责,继续努力,“都能够在今年为祖国和人民抱回一头金猪去”

整个和歌山县的驻军系统都被迅速动员起来,一部分人保持上街的正常巡逻,剩下的分成三块来做事,部分战士负责采购年货和打理伙食,部分战士负责打扫驻军司令部的卫生,剩下的人就全部都集中到大会议室去排练节目,准备晚上的联欢晚会。

按照张凌风的说法,中午是我们驻日系统人员的聚会,晚上因为有日本人参加在宴会方面也就简洁一点吧,在院子里面架上柴来个篝火晚会,烤上肥羊,开上三五十件红星二锅头也就足够了,何必在吃上面这么费事呢?

这主意好,过大年嘛,中午吃饺子,晚上烤全羊,战士们听说以后觉得这个主意还很不错,都希望晚上的篝火晚会能够冲一冲去年的悔气。

可。。。这得要多少只羊啊?

司令部里面是402个人,就算只来30个日本人吧,估计15人一只(25斤重)羊也得来个三五十只的才够啊,何况这可能还不够分,司令,您看,这钱。。。怎么弄啊?

“这顿晚餐就算是我请战士们加餐的,先帐上支着,回头我付给你!”

极为大方地就给出了方案,50只羊才多少钱?1只150亚元够不够?50只羊,再加上酒水也不过就才1万块嘛~~这点小钱还没有放在张司令的眼里,个人掏腰包给战士们拉近一下感情也是一个机会。

“那。。。这么多的柴火,还有,在哪里烧火呢?”

“你。。。这脑袋!”,这下司令可真的有哭笑不得了,“还要我给你说怎么弄柴火?去!马上去给和歌山县市政管理局打个电话,就说我们驻军今天上午就要到山上去进行军事训练,然后带人去给我撞断三五十棵树回来,现在正是干燥季节,拖回来之后就用中火烘干,晚上倒上汽油点燃不就行了嘛~~至于在哪烧火?这么大的一个停车场,把车都给我停到外面去不就腾出地方来了吗,到时候30个人围一堆火,每堆火烤上两只羊,中间的地方全部都给我空出来,大家好好乐和乐合一下。明天早上,去找几个人扫干净以后用热碱水一冲,不就完了吗,反正污染的也是日本人的环境和水质,你着个急干什么?”

“是!我马上去安排”,对啊,司令就是司令,自己咋就没有想到这个办法呢,我着急干什么,终于想明白过来了的中尉叫上一个排的战士,招呼几辆卡车引导一辆步兵战车去完成这个“撞树”的任务。

“真是的,连这点办法都没有,他这个后勤副主任还得多学习啊”,张凌风回头和三位大员笑道,“这都全怪你,唐主任,你也不把你的技巧都全部给他们传授一下,也让自己过得这么累,都你这样的话。。。能不累吗?”

唐文书看见司令在开玩笑,只好苦笑着回答,“我倒是~想教他们这些办法,可我得会才行啊”

四人都会心地笑了起来,唐主任说得是张凌风对付日本人的手段颇多,也不给大家传授一下经验。

唐文书转了下眼珠又皱了下眉头,终于上前一步对众人说道,“张司令,这样~~不太好吧,怎么说这也是为了工作,怎么能让您来付钱呢,我不赞成”,稍微停了一下,“不过万吧块钱的,还是在帐上支吧”

心里暗骂了一句无耻的白树强也只好跟上附和。

李欲晓深知张凌风的意思,也就笑着上前回道,“我说老唐老白,还是算了,这是司令和我第一次来过这么大的节日,择日不如撞日,还是由我和司令来请这顿客吧”

说得很轻,语言用词上也很正常,但是道理很简单,李欲晓公然这样来区分与另外两个主任的关系,无非就是想说明自己的特殊身份。

从理论上说,一个驻日正处级干部加上所有收入及补贴可以得到5万亚元左右的年薪,但比较起来还是要比同级的驻军人员低大约10%,要说李欲晓一点不心疼肯定是假的,毕竟在国内这5000亚元还是可以做不少事的,但也有个不足为外人说明的好处,这就在感情上再次和张凌风拉近了一点距离,也隐晦地表示自己愿意维对方马首是瞻。

张凌风暗自苦笑了一下,知道李欲晓这是在变相地向大家宣布一下和自己特殊的渊源,但现在也只能默认,“也对,这钱就由我和李姐来出吧”

老唐和白主任互相对视了一眼,只好选择不语。

场面上稍微就有了一点尴尬,张凌风继续把主任们都带到大会议室来看排练的情况,免得气氛影响到情绪。

排练中初步拟定的两个大节目是由驻军200人大合唱的《黄河颂》,还有由27名善后工作人员演唱时下流行的《华夏万年》,这都是带有一定政治色彩的任务节目,就是不说大家也都明白,自然不能反对。

接下来还初拟了几个小项目,比较吸引人的是驻军武警选了9人出来的硬气功表演(无非也就是指钻砖头,掌劈石块之类的功夫),还有驻军战士们准备好的散手博击等武术项目,看见这么短的时间里战士们都已经准备得这么充分,李欲晓心知不好,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张凌风却还是只有问出来自己的已经想了很久的话,“司令你都准备好了吗?俺们这几个很有可能会被战士们要求出来表演一个节目哦~~”

“那还有什么办法呢,谁叫才来就赶上这么的节日?”,张凌风对正有些笑意的两位主任道,“笑啥?你们两个也跑不,都准备好啊,到时候肯定会把你们两个也陪上”

“我说司令啊,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您那至少还有李主任给您出面帮助一下,那我就~~先申请和你们一组,免得等在后面出丑”,已经思索半天的唐文书立即主动出面表态。

但是,这个看起来很平常的一个说法听在白树强的耳朵里面无疑就是一个炸雷,该死的唐文书,怎么这么早就靠上去了,在暗自痛斥对方的同时自己的脸上却也装出一个很着急的样子,“老唐,你太不仗义了,那我怎么办呢?我也要求和李主任一组”

稍微点了下头,听得出来,两大善后工作委员暂时是在向自己表达了“善意”,至于今后能不能真正收服他们还需要观察才行,但至少现在他们已经公开暗示愿意服从自己,司令官也就自然拉开了笑脸,“那末,你们看我们四位还是~~就一起给战士们表演一两个节目吧?”

“当然罗,不仅是战士们,就是在日本人的眼睛里面我们都是驻军的四位大员啊,肯定应该集体表演节目”,暗自发笑的李欲晓急忙出面来支持。

午餐是牛羊肉芹菜饺子(别问我为什么是牛羊肉,因为里面有回民),宗教禁忌,还有民族团结都还是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特别是现在的同盟军队中已经出现了不少穆斯林军人。就是昨天那顿饭,都还是把穆斯林排派出去巡逻才临时采用猪肉的(4排也就是穆斯林排出去巡逻的那两天时间就是华籍士兵们吃猪肉的机会,但也总不能天天都派人家出去啊)

多数战士们都还能够品尝饺子,但细心的司令却发现在餐厅里面两次就餐的战士和善后工作人员全部加起来还不到一半,悄悄问唐文书才知道和歌山县驻军中也有一个排41名军人是伊朗和巴基斯坦籍的。这让驻军炊事班没有了任何选择余地,多数时间只能都不安排猪肉。而非常想吃猪肉的战士们则都采取了“曲线吃肉”的方式,也就是以班为单位乘巡逻或者是办事机会溜出去光顾附近的华籍餐厅,当然,要出去吃饭必须预先给食堂报告,否则剩菜剩饭肯定是需要没有请假就出去的人负责吃完的。

这是一个严重困扰驻军的老大难问题,不仅是在驻日军队中,在同盟的其他地方,尤其是在营团级的部队中这种情况最严重。特别是在日本这样物价高昂的地方采用分餐制单独来做穆斯林族军人的伙食是极为不现实的事情,而且也没有这么多的人力和财力来办理。

也就是说,同盟目前这种以排为单位的合编制度看来也有很值得商榷的地方。也许,如果能够用连营为单位来合编就可以避免这个问题,一个由220人组成的陆军标准连应该就能够单独设置炊事班,或者,干脆以营为单位是最好不过的,咳~~我又不是总参谋长,还是有机会再向上反应一下吧。

咬了一口饺子,但是张凌风的思绪至少就已经飞出到了5000公里远的地方。

出去执行“撞树任务”的战士们很快就回来了(当然也是在外面吃了午饭以后回来的),中尉兴奋地跳下车招呼战士来搬运还算是比较粗壮的木头,也就大约40多根吧。

看见主官正在瞟向自己这里,中尉急忙上前立正,“报告司令员,任务已经完成,请指示”

“哦,让我们都来看看你的任务完成怎么样啊”,四位大员围了上来。

“还不错,都是日本特产的奇杉木,象这种树要长到这么大~~”,指着里面中等个头的大约五六十公分大的一根木头唐文书笑道,“这都最少也要长个二十五六年的”

“没有遇见什么麻烦吧?”

“报告李主任,才上去的时候,日本人的森林警察就在远处看,开始我们还准备做个样子搞个演习什么的,后来还没有到20分钟日本警察自己就走了,我们也就没再继续搞什么演习,直接撞上去拖上卡车就回来了”,中尉有点得意。

“日本人的德性就是这样的,想当年麦克阿瑟初到日本的时候,天皇还天天早上象奴仆一样到五星上将的房间前面去鞠躬请安,整个一民族的被虐狂啊。所以,你根本就不需要担心他们会上来阻止你们撞树,也不应该搞个什么演习去遮人耳目,要是我,直接撞上去就可以了。好了,中尉,现在给你的任务就是在晚上之前把这些树烘干就可以了”

张凌风说完了以后,大家都会心一笑。

“是!司令员同志,我保证完成任务!”

“司令,司务长把东西都采购回来了”

白树强指着正在卸车的几个战士,一群羊从三辆卡车上被卸了下来,四五个战士把山羊赶进临时圈出来的栅栏里,现场一片咩咩的叫唤声,司务长手忙脚乱地命令炊事班就在栅栏外面架锅摆盆。

机械化的操作流程就是不一样,挑出来的16个臂粗腰圆的大汉分成四人一组,两个人负责扯紧羊腿,一个人抓住羊角按在长木案上,第四个战士上前去用刺刀利索地割断脖子然后吊在架子上滴血,不到3分钟,还在挣扎的羊就因为流干了血而断气。

而等在后面的炊事班战士则把滴完血的羊取下来,拖住羊腿浸在滚烫的热水里不断拖动翻滚,再抬到旁边的案板上麻利地用剔刀剥下整个羊皮挂在绳上晾干,这可是好东西啊~~剩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劈开羊腹取出内脏集中到另外一个大盆子里面去(下水自然有人收拾出来,做出来的羊杂汤可是明天的可口午餐,这个美味可不能便宜給日本人吃了去),就连羊头都不会浪费掉,这是晚上的鲜汤主料。。。

一排溜看过去过去,七八只雪白的胴体已经被厨师带领战士们在上面抹上了盐,花椒粉和老抽等作料,再填上诸般大料和葱姜蒜、南瓜等菜品又用大号线缝上羊腹,再挂在树上沥干水份,几位官员默算了一下时间,连二十分钟的时间都还不到,呵呵,好,速度还可以,这样的话要不了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架火了。

驻军司令部的准备工作暂且不表,单说临时自治委员会成员里面就已经出现了一点点分歧。

主席山下奉圣在上午11点就已经接到了驻军在山上肆意撞毁树木并且把树全部都拉走的报告,虽然有点介怀,但他明显不愿意因为此事对驻军的行为发出正式的询问,他轻松地命令正在旁边观察的森林警察全部撤离,“不要上前阻止”,因为“驻军已经正式通知了市政局要临时举行一个小规模的反恐怖演习”,至于撞坏的树木,自治委员会自然会给树林所有者一个交代的,不就千八百亚元嘛~~

不巧的是,树林的所有者恰恰就是民主党委员青赳由纪夫的妹妹和田记春。

中年女人的火气很大,虽然自己还不至于敢亲自上前去阻挡“正在行凶”的驻军士兵,但是面对已经撤下山来的森林警察的时候还是很有气质的,她“非常嚣张地”拦住警察要求对此作出解释,为什么不去阻止正在“破坏私有财产的强盗”,难道我缴纳税金,就是来养活你们跑来玩一趟的吗?

可是,小小警察哪里敢上去呢?

一推二挡的,这事就被捅到了警察局长上户一郎那里,得理不饶人的和田记春还打电话给自己的哥哥,要求出来给警察施加压力。

得到消息的委员大怒,虽然不敢他自己就因为“这么个小事情”亲自去找驻军的麻烦,但这并不妨碍他去找警察局长讨个说法。

在怎么说,自己也是自治委员会9大委员之一,怒火中烧的青赳由纪夫电话质询上户一郎,要求给个合理解释并对驻军的行为提出了质疑,还提出,所有受到损坏的树木和财产(他妹妹大开口报了12万亚元的损失,说什么已经损坏了100多棵树,还破坏了大量的植被和景观等等)都应该由驻军依照〈驻军条例〉来赔偿,还要求警察局保证下不为例。

局长先生可真是苦哈哈的,把事情报告给主席吧,不太好办,这么个小事情都不能摆平,还咋去混个局长当。不报告吧,也不对,自己单独去面对驻军,可没有这个胆子和底气。他只好低声下气地去给青赳由纪夫赔小心,说自己会立即着手调查,所有的损失会帮助追回来的。

放下电话的局长先生很沮丧,还没有回味过来的他就再次接到了主席的电话,因为主席先生也遭到了民主党委员的骚扰,局长也就给山下奉圣解释了半天。

主席先生才明白了原委,却只好指示警察局出面给和田记春谈一下,先把赔偿金额给降下来,一两万亚元以下就由市政局赔了也就算了,不要把事情闹大了,一点木头而已。

鬼话,局长放下电话就在大骂山下滑头,对方可是民主党人哦,现在都已经狮子大开口了,还一两万亚元呢?

这叫人怎么去谈?

只好命令手下先去现场调查一下,该拍照的拍照,该损失评估的叫上保险公司业务员,该去走访的走访,算了,走访的事情还是由我亲自出面去吧,反正今天晚上就要去驻军那里参加晚会,这事情就还是不要你们去了。

山下奉圣主席先生已经完全想好了对策,准备在可以接受的价钱内就由自治委员会私下出钱赔偿了结这个事情,但民主党人又怎么会放弃这个“已经威胁到和平居民财产安全的重大恶性事件”呢?

得到消息的民主党委员大肆鼓噪,这还了得了啊!

吃过午饭不少人就迅速组织起来,纷纷找上门来要主席先生出面主动和驻军协调,还得保证今后下不为例,青赳由纪夫甚至还威胁说,如果不能得到满意答复就将拒绝出席今天晚上与驻军的联欢晚会。

“呵呵”,暗笑了两声的主席至少脸上的表情还是很诚恳的,“这应该是一个意外事故,不然的话驻军也不会主动把被撞坏了树木都拉回去,可能他们自己也是要评估一下好再来谈赔偿损失的问题吧。不过,青赳君就此来过分地渲染这个事情,并且提出不参加与驻军的联谊会是否不太好?同时,我能否能够把这个表态理解为整个民主党的意见呢?”

话没有说完,有两个问题可以继续延伸,第一,损失的是你妹妹的财产,你在这上串下跳的不就是想多得到点赔偿吗?第二,你Y的一个人能够代表民主党的4位委员吗?

这话把人给噎住了,青赳由纪夫自己当然不能代表其他委员,但是,就这样向对方屈服并表示不代表民主党也不行,青赳由纪夫楞在这里,脸上开始出现了红潮,只好转身去看其余的民主党委员们,希望他们出面来说上两句。

“主席先生,我也来说两句吧”,心里摇了摇头的熊田菊香作为副主席当然不能让自己的手下过分尴尬,“哼~~,这件事情应该这么说,在还没有调查结束以前我们现在还不能得出一个最终结论,但作为自治委员会的委员我们有责任也有义务去维护区域内日本居民合法财产的安全,在这一点上,不管驻军是否故意,都应该坐下来就此问题与我们的受害者进行协商并最终达成一个妥善的解决办法,我想这个要求应该不过分吧。至于,是否抵制今天晚上的联谊会,我看,到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当然,民主党人不会把这个看起来可以和驻军拉近一点关系的事情全部都放到自民党那去,但是当她说到驻军是否故意的时候还专门拖长了语调,似乎已经认定驻军是专门这么干的了。

看见熊田菊香这样说,山下当然明白这是民主党人想借此逼迫自己和中国人“商谈”, 混帐东西,肯定是想逼迫自己去和驻军冲突,如果自己在这个小事情上得罪了驻军,就只能和他们彻底地穿上一条裤子;但是,要是自己拒绝的话,肯定会被民主党抓住问题大做文章,说自民党不愿意因为日本居民的财产损失去和驻军交涉。。。本来在这里就是民主党人占多数,要是处理不好的话,他们的后续手段肯定更多了。

真的是两难啊~~

不过,在山下奉圣眼里,他还是认为这是民主党人在刻意拉拢自己进入他们的阵营以携手对付可能正在磨刀霍霍的中国军队,如果两党能够真正捐弃前嫌齐心协力肯定也可以象对付苏杰那样获得比较平安的场面吧,但是这次来的这个张司令可不是个善碴,就凭他在串本的那些作为,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能够逃脱被当作替罪羊的命运吗?

论经济力量,民主党人在这里占据着70%的财富,论民众支持度也是大约这个数字,所以民主党人自然有充分的资本,也有足够的力量去和驻军司令拼一下,但是自己,或者说和歌山县的自民党有这个力量吗?

绝对。。。没有。

虽然占据着政权和4000名警察,但这些和占领当局的强大力量相比起来只能是一个渺茫的期望,甚至就连本州自治委员会都可能随时把自己给抛弃掉。想到这里他准备转移话题,故意轻松笑问对方,“那末,我能够把熊田小姐的建议看成是民主党的正式提议吗?”

“当然!我们民主党决心支持自治委员会在这件事情上的所有决定,为我们的纳税人讨回合法利益,我们也希望山下主席能够带领我们和歌山县居民作出正确的选择”,后面两位没有说话的委员立即出面来支持自己的大姐,就连青纠也点了点头对熊田的话表示认可。

聪明人就是聪明人,不得了啊,熊田敏锐抓住了问题的症结所在,现在就看你山下识相不了,谁叫出了这个事情呢,只要把事情闹大了就看你自民党如何落台,要么就与我们合作无间,共同与中国人保持距离,反正即便中国人生气也要先找你的麻烦;要是你不愿意去得罪中国人,那就让你痛苦不堪,光是500万和歌山县居民就要让你自己下台,到时候也只能是我来上台组织政权,呵呵,反正在这个事情上民主党没有什么不利的地方。

走入驻军大院的20多个日本人很吃惊。

空旷的操场上已经被腾空,泥地上凭空多了二三十堆架得整整齐齐的木柴,以驻军司令部的办公大楼为中心围成一个大圈,每个架上都悬挂好了铁架等物,下面放置着各式的铝桶等,十几个士兵在来回搬运着杂物。

陪同他们的中尉轻描淡写地解释道,“今天晚上是一个篝火晚会,这可是专门为欢迎山下主席和自治委员会成员准备好的”

“哦~~”

哦,这话在每个日本人的心里面产生了不同的效果。

对山下奉圣来说,第一感觉是驻军准备好了这么大规模的篝火晚会来欢迎我(和自治委员会),面子上总还是觉得很不错的。不过,第二感觉就很不好了,他们为了准备篝火晚会而公然找演习的借口去撞毁树木。。。,这不太好下台啊,悄悄瞟了一眼后面的民主党人。

果然,听到这话的青赳由纪夫面色转暗,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很不高兴地盯着那些火堆。

不过当唐主任迎上前来的时候,日本人几乎都面带微笑和对方寒喧,仿佛都没有听到中尉的说话一样。按照自己在委员会里面的排列顺序,日本人明显分成两部分,公职人员中人数最多的当然是占据左边位置的自民党人,5大委员再加上几个局长之类的公务员就有11个之多。

但是很显然,民主党人这边的几乎都是清一色的经济人士,看起来右纵列就有些庞大,这让驻军司令稍微有点发笑,还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啊,有点滑稽。。。

“请,欢迎诸位到我们这里作客,来,请诸位不要客气,请~~”,张凌风邀请山下、熊田与法官三位坐到正中与自己相对的椅子上来,三大委员也把剩下的日本人都安排在旁边的几个火堆前面。落座以后,司令员又笑对日本人侃侃而谈,“你们看,我这里可就没有什么豪华的宴会,只有特产,我们的北方烧烤来招待和歌山县的政治和经济届的领头人士,大家不要见笑啊”

18点10分,唐文书对中尉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开始。

二十多个战士把手中的火把投入火堆中,“轰~轰~”,25个火堆连续被点燃,已经被焙干的木柴依次在汽油的催化下燃烧起来,伸出四五尺高的火舌贪婪地舔噬着上面的铁架。

驻军士兵排成5列纵队,整齐地从后面的营房中跑出来,在值星军官指挥下列在火堆前面,中尉大喝一声,“立正!向右看齐,稍息,全体坐下!”

驻军士兵取下挂在腰后的折叠櫈麻利地打开,只听见下面的泥地上落下了整齐的“扑”的声音,“哗~”,又整齐地坐了下来,这让警察局长先生有了一点感慨,都是纪律部队,别说是自己下属的内卫警察,以前看过日本常备军的演习,哪里有这样整齐划一没有一点杂音的部队?

“女士们,先生们,诸位!今天是我们华夏最富有传统的节日元宵节,我谨代表驻军及善后工作组荣幸地邀请到了和歌山县自治委员会及商届的朋友们来欢聚。今天既是庆祝我们的节日,也是对两年多来和歌山县政经届的朋友们对我们驻军支持的一次答谢,用我们的话来说就是薄酒一杯,聊表心意,感谢诸位朋友对驻军系统的大力支持。我也期待明年能够得到诸位的继续支持,请干了手中的这杯酒”,

简单扼要的话说完以后,张凌风爽快地把手中的一两瓷杯喝了下去。红星牌的二锅头,我喜欢。。。

不为别的,光是驻军和善后工作委员会就开始大肆推崇起来,自然,这也遭到了很多日本人的抵制。但是在针对日本人的口味进行了部分改进以后(反正是为了挣钱嘛)一部分简装酒得以从2043年以来逐步在日本三岛上流行起来,当然,驻军自己喝的酒都是原汁原味的东西。

他到是轻松喝完了,可苦了这些日本人,就算是简装酒也是45度酒精的东西,远比日本人喜好的清酒(呸!这也叫酒?roger只能称呼为猫尿!)和葡萄酒狠了去了,何况这上来的还是59度的原味二锅头。装做没有看见日本人的尴尬,司令员礼貌地将杯子倒过来表示自己已经干了,嘴巴上还在热情地邀请“请!请!”

山下奉圣和多数男人还好说,勉强一下也就过了,熊田只好咬咬牙强迫自己喝下去,剩下的几个女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也无奈地端起了杯子喝了下去。

“咳~”,茂屋财金会社首席执行官夏川美芝感觉苦不堪言,辣烈的酒呛得喷出来,洒了前面一地,她急忙捂住嘴巴把剩下的酒吐在手帕上,才算是躲过了一劫。

看见大家都喝完了,山下奉圣站起来也端起了酒杯,“鄙人代表自治委员会真诚祝贺元宵节快乐,希望在新的一年里能够得到驻军和善后工作组的大力支持继续创造美好明天,谢谢诸位!请!”,也故做潇洒地一仰脖子把烈火一般的酒倒进了喉咙,免得引起多次灼烧。

主席带了头,委员们和局长们怎能不继续?

又是一个苦差事,熊田暗骂着,但又不能象其他女人那样把酒吐在手帕上,只好在强烈咒骂的同时勉强自己喝了下去,换来的却是一阵阵翻胃和呕吐的想法。

一丝冷意出现在了司令员的脸上旋即却就变成了微笑,“对!对!爽快!看来诸位都能够适应我们的传统美酒,下面请诸位观赏节目,请~~”,热情地邀请大家坐下品尝几样来自台湾的新鲜水果。

饱受二两烈酒摧残的日本人急忙喝茶的喝茶,吃西瓜的吃西瓜,好让辣味可以缓解一下,这看得李欲晓和唐白三个人直想发笑。

第一个节目是武警的胸口碎石的硬气功表演。

一个北方大汉上前来,对四周用拳向大家示意一下后脱掉军装上衣利索地躺在泥地上,这看得日本人几乎就是寒风刺骨一般,3月天,还不到5度的天气~~

一位战士搬来一块比胸口还大了两圈的石头,故意在日本人面前滚动过去然后放在少尉胸口上,另外一个战士则猛喝一声,上前抡起大锤“砰~~通”砸在他的胸口上。

“啊~~”,日本男人还无所谓,因为在意识里面他们知道这是气功表演,可女人就不行了,本性中的习惯使她们捂住了眼睛,好大的锤(子)啊~~这要是。。。

听到下面的欢呼声,女人们睁开眼睛惊讶地发现少尉没有任何不适的地方,还摇动了一下自己的强健身体把碎石头扑掉,这才利索地站起来向主席台和战友们挥了一下手。

“哦”,好强壮的男人,一不小心,在心里面就出现了对比,这可要比家里的男人强壮得多啊~~

坐在椅子上的熊田则非常冷漠地看着这一切,微微撇了撇自己的嘴巴,转身对坐在自己旁边的情人也就是临时高等法院院长笑道,“他们就是喜欢这些暴力的东西,看来~还没有真正的开化”

虽然自己也并不满意,不过田边太二还是有点不好说,但情人的意见绝对不能反驳,也就微微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听到了。但是,坐在左边的山下奉圣品了一口茶以后若有所指般地用极其轻松但富有挑衅性的语调说道,“我们日本~~虽然已经开化了100多年,可最终还是被这些崇尚暴力的民族所占领,而且,到现在还不到两年的时间,就有不少企业在经济上也全然依靠上去了~~”

言下之意无非是在讽刺熊田菊香,别看你Y的平时在自治委员会和媒体上频繁露面以强硬态度著称,不过虽然你没有参与企业的管理活动,但你的家族早就已经转向与华夏企业合作以获得利润。面色微变的熊田菊香本想反击,但最后还是按捺住自己不去和他在这里公然进行争论,免得让中国人来笑话自己。

场地中间的表演还在继续。

一个武警上士手里面拿着两块砖走到中间,放下一块把手中的剩下的那块向四周展示了一下,用手敲了敲然后蹲上马步,后面的一位战士接过他手里面的砖头,猛喝一声砸在上士的额头上。

青砖,应声断落在地上。

“好!”,下面的战士们开始喝彩起来。

已经被表演给吸引住了的日本人吃惊地看着场上,不过似乎看起来后面还有更精彩的,也就凭声静气地等待着。

只见上士摇了摇头,上前一步拿起前面的半块砖头用手面对委员们的火堆方向亮了一下招数,然后左手持砖,竖起自己的右手食指,不断地运气调功。

约莫过了不到半分钟时间,上士睁大眼睛,猛地断喝一声“啊”,对准砖头中间右手轻翻半圈食指顶了出去,“哈~”,半块青砖被生生地钻出一个指头大小的洞来,碎渣飞扬起来飘落在前面的泥地上。

“啪~~”,四下里面的驻军士兵纷纷兴奋地拍起手来。

在场的日本人心里面都有点惊诧,甚至说是有点莫名的感觉也可以。哦,天照大神啊,这可不是假的啊,一开始人家就用砖头砸在头上,剩下那半块砖头肯定做不了假。特别是女人,不少人不自觉地就在想,这末大的力气要是能够插在那个。。。里面,还不爽死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