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历程 正文 战前小憩

梦中将军 收藏 36 165
导读:光辉的历程 正文 战前小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82/


从延安回来后,战邪和董良一样,好几天都沉浸在幸福和喜悦当中。他永远忘不了在他临上飞机前,MZD主席拉着他的手亲切地说:“小战哪,陕北的穷乡僻壤没有什么好东西送你们,只是这红枣倒是很有名的,你和小董每人一袋子,如果爱吃的话,我MZD一定管够!”,几个工作人员将七八袋子红枣扛到飞机上。战邪也从衣袋里摸出几个打火机递给MZD,“主席,按理我不应该支持您抽烟,毕竟抽烟有害健康,如果您能戒烟我倒是十分支持您。不过很惭愧,我也是一个烟鬼,没烟抽的滋味还是很难受的!”。MZD用手一边点着一边笑着说:“好你个小战哪!自己吸个昏天黑地,反而劝别人戒烟,这是马列主义口朝外嘛,啊?哈哈哈”。战邪在来这个时空之前曾经去过延安,知道陕北土质独特,光照、气温、降雨量等自然条件适宜,所产红枣果大、肉厚、色红、味甜。红枣营养丰富,含多种维生素和矿物质,不但可食,还可入药,深受人们喜爱。而且品种繁多,如狗头枣、滩枣、骏枣、油枣等等。飞机刚刚起飞,他和董良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一袋狂吃起来,其他随行人员受不了诱惑,也加入到狂吃的行列里来。陈艳红大校和梁静上校这两位姑娘,开始还讲究地吃一个用手绢擦一个,吃着吃着感到不过瘾,干脆用手绢兜了一大兜,坐在那里一个接一个地扔到嘴里。甘甜的大枣吃了一路,撑的所有的人整整一天没吃饭。

1938年的元旦终于来到了战火纷飞,满目疮痍的中国,在这兵荒马乱的年月,很少有人去关注这个值得纪念的年首,只有太行山深处的盘谷基地,是这块大地上唯一的没有战火硝烟,高楼林立,张灯结彩的安乐园。清晨,战邪司令员带着一支双筒猎枪,和警卫员一起出了军事核心区,沿着山路慢慢地走着,一边贪婪的呼吸着甜静的空气,一边欣赏被白雪覆盖的太行山壮丽景色。没有被人类工业开采破坏的自然景色就是不一样,在后世的此地是一个大型石灰工厂,在时空转运之前他曾经实地考察过,那环境破坏的呦,真是惨不忍睹。太行山的最丰富的矿产,恐怕是储量丰富的石灰岩了,水泥和生石灰成了后世的人们致富的主要途径,为了眼前的利益疯狂地破坏赖以生存的环境,以至于搞得荒山秃岭,灾害不断,各种野生动物几乎绝迹,唉!真是鼠目寸光啊!

眼下这个地方可是风光无限,不仅山鸡成群,野兔乱窜,还有豹子、猞猁、野猪、狼、黄羊、狐狸等多种野生动物,更令人吃惊的是,有人居然还看到了老虎的身影,在后世早已灭绝的华北虎。华北虎分布的地带南起山东、北至河北,西至秦岭。可以看作是东北虎和华南虎的过渡类型。华北虎体型介于东北虎和华南虎之间,大致相当于孟加拉虎,雄性体重在220到270公斤之间,雌性在140到190公斤之间。华北虎生活在古代中国文化、经济最发达的地区,和中国人斗智斗勇斗了几千年,最终不敌而灭绝。不但如此,这个种族还没有得到正式承认,殊为可悲。华北虎也被老百姓叫做“草彪”,渗透中国文化和中国人生活最密切的虎,是华北虎而不是现在的华南虎。在后世华北虎早已绝迹,只能从历史资料中读到它。此刻,战邪的警卫员不是背的手枪,而是挎了一支56式冲锋枪,就是为了防止这些大型猛兽的袭击。山鸡和野兔太多了,大雪覆盖了地表,由于找不到吃的,成群结队地到靠近人类居住的地方,不到一小时就打中3只山鸡和2只野兔。战邪满意地把枪送到肩上,点燃了一支烟惬意地吸了一口说:“小王,把这些野味送到食堂,告诉刘师傅晚上好好做几个菜。再通知董政委和屠参谋长,晚上我请他们喝酒!”,“是!司令员!不过……”,“不过什么?有话就说!”,“司令员,这几天您天天晚上请董政委喝酒吃野鸡,董政委对我说过,让我引导您干点别的,说是打野鸡破坏什么平衡,还说野鸡肉太柴嚼不动!”。“切!这冬天下雪野鸡没吃的,就是不打它也要饿死一部分,政委是书呆子出身哪懂这个!听我的,告诉老刘把肉弄烂点,另外再设法整点别的菜”。

上午,战邪来到转运场,这已经是转运的第三批物资了,主要是从日寇那里夺回的珍贵文物、书籍,以及来到这个时空中搜集的资料,包括特遣队在南京拍的摄像和照片,还有这次延安之行的资料,在另一个时空中,都是无价之宝。这次转运还给那个时空的中央军委写了一份总结报告,详细地汇报了整个工作情况,同时,按照科研部门的要求提供了各种所需的数据。战邪本人也给李建华院士写了一封信,并送给他一把日本指挥刀,以及缴获的各种诸如军大衣、军毯、军旗、银元之类的稀罕之物,并委托他想法再给弄点红塔山、红山茶、大重九之类的云烟,还有一箱“二锅头”,没办法,对茅台都不感兴趣,就爱喝北京产的红星二锅头。真的很难想象,隔着时空能够传递信息和物质,在理论上和与上帝对话差不多。忙完后,又跑到他最常去的地方,情报部所属的电子监听站,去了解鬼子的最新动态。

自从华北的日军屡次遭到我军的打击,连续损失5个师团后,也曾怀疑密码已被对方破译,几次更换新的密码。但是,在最先进的电脑和熟知历史的未来人面前,再复杂的密码也同儿童的算术差不多。情报部刚刚整理出情报记录,冈村宁次即将接任华北方面军司令官,日军正在酝酿一场大规模的报复行动,针对的目标就是华北和山西。战邪司令员看着情报不禁笑了,兔崽子们才明白过来,来吧!老子等你们都等急了,南京的仇老子还没报彻底哩,在华北要让你们这帮兔崽子领教一下,什么是人民战争。冈村宁次,老子太幸福了,有机会好好和你过几招,不打翻你老子就不姓战!他立即指示情报部,通报各集团军和延安方面,暗中开始进行反扫荡的准备工作。

晚上,在战邪司令员的住处,董良政委和屠豹参谋长如约而来,一进门就看到桌子上摆着四个菜,花生米、清炖野鸡、红烧野兔、拌萝卜丝,还外加两瓶二锅头,显然不是这个时代的酒,又是压箱底的奇货。尽管这里是后方,而且有军用食品厂,还有各部队送来缴获鬼子的各种食品。但是,为了保持廉洁,树立牢固的一切为了前线的思想,党委书记董良专门召开了党委扩大会,制定出这个时空中的《党的领导干部行为准则》,其中一条就是后方领导干部生活标准,决不允许高于前线。所以,基地的伙食标准是以吃饱为原则,一切都优先供应一线部队,要想额外打打牙祭,对不起,自费。在战争年代,就是有钱也不见得能买到东西,基地的副食生产才刚刚起步,目前的副食供应水平不是很高,华北集团军的钟国兴司令员,特地将缴获的几支猎枪送给几位首长,让首长们打点野味改善伙食,这也许是唯一的特殊了。董良政委不太爱玩枪,改善伙食都靠战邪,可是野鸡吃多了他又唠叨破坏生态平衡,战邪也不理他,每次都照样叫他,董良每次也都不少吃。“好菜!好酒!”,屠豹大声喝彩,董良也不断地抽着鼻子,捕捉着空气中的气味分子。三人坐定,警卫员给三个杯子斟满了酒,战邪举起杯子笑着说:“这第一,今天是元旦,第二,又要来大买卖了,今天既是庆祝又是工作餐。来!为来到这个时代的第一个元旦,干了!”,说完举杯“咕咕”几声,二两白酒就进去了。董良和屠豹也不示弱,一仰脖子也干了。警卫员又给三个人满上,战邪又要端杯,董良按住他的手,自己端起杯子,“来!为M主席和Z总司令的健康干杯!”,三个人又干了一杯。屠豹抹了抹嘴,夹了块兔肉嚼着,“你们二位哥哥到延安见到了M主席,Z总司令,ZNL总理,高兴吧?兴奋吧?可弟弟我呢?”,战邪拍了拍屠豹的肩膀,“急什么,我保证凡是中央领导都让你见到,日子不是长着呢嘛,来来喝酒”。屠豹指着还剩不多的酒瓶对警卫员说:“去!把司令员的库底子全拿来,这哪够喝的,至少还得两瓶”,战邪也一摆手,“再拿两瓶,这两个小子能喝着呢!”。战邪看到董良正握着一只鸡腿,鼓着腮帮子津津有味地吃着狡诘地一笑,“老董,这鸡还算烂糊吧?”,“嗯,嗯,烂糊!”,董良一边啃着一边点头。“不塞牙吧?”,“不塞,不塞,嗯.…..!你啥意思?”,董良停止了咀嚼瞪着眼睛问战邪。战邪连忙摆手说:“没意思!没意思!随便问问,我今天让老刘用文火足足炖了5个小时,你满意就行,就行!”,“靠!”,董良又伸手捞出第二只鸡腿。

三个人一边喝酒,一边讨论着大买卖,敌人将要进行的扫荡。日寇这头野牛被我军揪住了尾巴,拽住了腿,咬住了屁股,没有力量再向南冲了,现在要掉过头来把双角对准我们。我们首先要打掉它的角,耗尽它的力,然后再给它致命一击。董良喝了一口酒,又吃了一口菜,边嚼边说:“不过咱得有精神准备,这很可能是一场持续时间较久的硬仗。我的意见是,华北可以采取诱敌深入,充分发挥根据地群众基础好,村村都有能打能藏的完善地道,野战军,地方军,民兵都能很好地配合的优势,肯定能拖死小日本子!山西根据地可能困难一些,为了保护以太原为中心的工业基地,势必要以阵地战为主,不仅机动性大大减小,还要保证前线部队充足的弹药、给养和兵员,屠参谋长,你是主管后勤保障的,到时候就看你的了!”。屠豹充满自信地说:“没问题!不仅基地中心仓库各种物资充足,所有工厂都在加班加点地生产,储备战略物资。各集团军也都有自己的小仓库,尤其是钟国兴那小子,专找鬼子的仓库下手,现在富得流油呢!就是民兵的武器装备都和国民党中央军的水平差不多,我估摸着小鬼子肯定栽倒华北集团军那帮屠夫的手里,听着别人杀鬼子真他妈的眼馋那!”,说完,解恨似地灌了一口酒,抓了一把花生米丢到嘴里。董良拿着筷子点着屠豹笑着说:“你小子别不知足了,最起码你还指挥过石家庄战斗,我和老战就蹲在这山沟里都没怨言,你倒是牢骚满腹,发牢骚能轮到你小子吗?”。“还有,派出大批的武工队和特种部队,破坏敌人的物资和人员的集结,东北和南方两个集团军分别展开攻击,这样一闹腾,我估计没有半年敌人别想做好进攻的准备,咱们备战的时间就更充分了”,战邪补充道。

三个人边喝边议论着,反扫荡的作战方针的轮廓逐渐清晰起来,一致认同董良政委的意见。但是,目前最紧要的工作就是统一山西的军政指挥,要抓紧难得的几个月大战前的平静,将山西问题解决。在延安已经把这个想法向MZD和ZNL汇报过了,MZD只说了一句话:“卧榻旁边岂容他人酣睡!”,中央已经将这个精神秘密传达到各有关部门,以及八路军各部队师以上干部,要求他们全力予以配合。如果把阎老西这个狡诈的老狐狸挤走,整个陕甘宁边区就和山西连成一片,一个大纵深,高度统一的抗日复兴基地就诞生了,这是多么令人振奋的前景啊!决定将挤走阎老西的任务交给西北集团军,由集团军司令员张文革全权处理,由他们制定方针和计划报到基地,经特别党委讨论,不!应该按照延安党中央的决定,改称“八路军特别纵队党委”,简称应该是“特纵党委”,再上报中央军委。基地各部门近期的主要工作就是给予全力支持.


董良政委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咦!我说老战,‘狼吞行动’结束后,华北集团军组建的摩步师怎么样了?”,“喔,前几天钟国兴在电话里汇报,说是已经基本成军,现在山里秘密训练,在适当的时候请我们去验收。当然,同后世的摩步师是比不了的,就算是这个时代的特色吧,不过就这样也是世界一流了。我已经命令他加快训练进度,半年内务必形成战斗力,不光是摩步师,还有一个陆航团,也是这个时代的特色。老屠,他要什么你就给他什么,尤其是油料,别太抠门了,我想在关键时刻把这支虎狼军撒出去,非把小日本给打服不可!等到山西统一了,立即着手飞机的生产,最后战胜小日本,没有空军怕是要费点劲!还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给未来时空的军委转去的报告中,提到能否把部队退役的歼-5,强-5,轰-5等飞机支援一部分,估计问题不大,这样就能同我们的飞机生产接续上了,很快我们就会拥有当今世界上,同美国接近的强大空军了!”,董良和屠豹同时把大拇指伸到战邪的眼前,“高!实在是高!”。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