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外篇 202定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应该这么说,我们目前所有政治的、军事的、以及经济的善后工作其实都应该围绕一个主题来做,那就是如何尽可能地利用手中并不长的的权力,最大限度地帮助华裔企业获得利润。在特殊的情况下,驻军也可以直接出面获得部分经济实惠,而不是只能局限于躲藏在后面进行协调和组织,这是第一点,关键的问题是,驻军,包括工作组在内都应该充分地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和缺点,扬长避短,充分利用每一个政治经济局面的变化来谋求利益”

唐文书推门进来了,张凌风立即招呼他,“来,唐主任,坐,我们一起合计一下目前的工作重点”

“还是我先来说说吧。我先給大家通报一个相对秘密的东西,请不要记录也不要外传”,张凌风知道他们不太好出面来说自己的工作不足,“警卫员!封闭外门的通道,没有命令不准任何人靠近”

“是!”

喝了一口水,继续对端正坐好了的三大委员解释,“按照国家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而这个数据将在4月1日正式公布,我就提前告诉诸位了。我们国家目前已经出现了比较严重的经济困难局面,去年经济增长幅度为12.39%,请注意一点,这是战时经济造成的虚假繁荣,而实际上正常的国民经济增长可能还不到3%。为什么?因为大量的钱被投放到欧洲和北非及太平洋战场上去了,国家对国内经济的投入明显减少,这个道理大家肯定都明白。所以,国家给善后工作委员会的任务已经发生了重大转变,要求我们实际上暂停大规模进口日籍新娘的行动,改为战时。。。掠夺制”

从2043年9月开始,到现在为止华夏国已经实际进口了大约17万日籍新娘,虽然是自愿找出路,但这些人在华夏最繁华的上海北京香港等地工作和居住,毕竟还是将要携带不少亚元回日本去,这也是一个不小的数目。

2044年末,整个东方同盟总人口18.25亿(2041年数据),实际的经济增长幅度为9.3%,经济总量90.29万亿亚元(合21.9万亿欧元),人均产值1.3万欧元,人均收入7100欧元;而同盟年总财政收入13万亿亚元(同盟中央留成7.3万亿亚元),实际支出却已经高达8.9万亿亚元了。也就是说,战争两年下来同盟中央已经赤字了2.4万亿亚元,主要就是军费开支占了大头。目前的财政收入分成制无法在短期内获得更改,所以,务必要加强对日菲占领区的掠夺力度,而这个光荣的任务也就很自然地就要落到经济总量5万亿欧元的日本头上,这是没有人可以改变的同盟一致决定,就是北京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

“那末,还是唐主任来说一下这里的具体情况”

“张司令,李主任,你们新来我就简单地介绍一下情况。截止上个月28日,和歌山县实际居民剔除串本外大约490万,其中男性240万,女性250万,适龄就业人口220万,其中农业,含渔业、种植等第一产业就业人口为110万左右,而这个已经是前年大坂经济风暴过后的数字了,加工、制造及建筑等第二产业为60万人,剩下的第三产业就业人口为40万人。失业人口大约4000人,基本上都是中老年男性,这是人口方面的数据。。。”

第二就是经济方面的数字了,去年的实际经济增长率为2.1%,经济总量935亿欧元,人均产值1.9万,人均收入1.3万,区域内经济情况细分情况是,第一产业420亿,第二产业120亿,第三产业395亿。。。嗯,属于两头大中间小,农业占据主要的地位,第三产业是重要的活力部分。

最主要的问题在于由于临近串本,每到周末就有不少的日本人驱车去赌博试图获得翻身的机会。。。这在整个京都城市群都很有代表性。粗略统计,去年一年光是和歌山县就有大约40万人次去串本赌博过最少一次,也给对方带去了至少25亿亚元的收入。而整个和歌山县的行政及公务员系统都出现了这个苗头,这虽然对串本很有利但对和歌山县就很不好了,地方经济出现了困难可以进行掠夺的项目自然也就少了不少,导致去年全县总财政收入才1700亿日元(8.09亿欧元),实际财政支出就是1280亿日元(6.1亿欧元),再加上需要上缴本州国税的320亿日元,年度财政节余不过100亿日元(4762万欧元),历来总财政节余也才230亿。

公务员系统43000人,其中普通公务员21000人,警察系列3800人,公立医院和学校等16000人,法院系列1000余人,其他比如海关等有1000多。公务员人均工资水平为2.3万欧元左右,但是消费水平并不低,特别是娱乐方面的消费就畸形的高。

“你等等~~这里的娱乐方面的消费水平很高。。。哦,这是因为串本娱乐场所整合以后把人都吸引走了。。。奥,~~继续”,张凌风还是很快就明白了过来。

“对,的确是这样,我们也曾经想整合一下,可这里的特殊环境与串本有很大的区别,两次都无功而返”,毕竟也是一个县级行政区(相当与华夏的省),高层和东京有非常密切的关系,就连扫黑都不是一个很切实的想法,这让驻军有一种难以下咽的感觉,到了现在才6家华裔企业进来,也都只能在驻军关照下进行一点政府招标业务。。。

对于唐文书没有说完的话两位新人都能够理解,可是按照规划最多两年内就将进行县级选举,到时候,和歌山县的全部善后工作将全面移交回給民选地方政府,时间。。。现在实在需要时间。

“那末,这里的政治局势怎么样”

“以前这里从整体上都是民主党占传统的相对优势,苏司令来了以后想故意挑起混乱就把自民主党人任命为主席,而把民主党人任命为副主席,包括高等法院也任命了民主党人,但在自治委员会里面是5比4,自民党占一点优势。但是。。。苏司令预计的混乱局面并没有出现,这也是民主党人不愿意和我们切实合作的原因,民主党和自民党还算是能够相互合作来对抗我们的各种手段,所以。。。”

“你们也稍微急躁了点,挑动他们内部争斗不能这么明显,而要想扶持自民党让他们去杀民主党人就应该让自民党占据全面政治优势才能压制住,反正民主党的根基还在,自民党也不可能这么简单就彻底把他们給消灭掉,这样才有挑动的可能啊~~要么,就干脆让民主党人继续控制政权,我们也可以和民主党建立比较好的合作关系,瞧,这事情干的~”,特别是在大坂经济风暴以后,不少日本人都明显出现了对驻军的警惕情绪,害怕他们继续出狠招,李欲晓就直接说出了张司令没有说出来的话。

两位旧大员对视了一眼都摇了摇头,白树强叹口气,“这事情~~当时~~我们也的确想简单了一点,原本以为这样做再加上我们的搞点动作就可以挑动起来他们的内斗,可惜。。。”

唐文书的脸就红了一点,原来当时他也是竭力支持让自民党人控制政权的,后来也曾经想过,的确是这样的原因。

“好了,这个问题不是属于我们考虑的,我们来这里也不是来否定谁的工作成绩,善后工作委员会对和歌山县的工作也并没有提出什么批评意见。以前的工作还是很不错的,但是我们现在的关键问题就在于如何能够浑水摸鱼?”

的确,善后工作委员会对和歌山的工作成绩很不满意,但也并没有过分地批评。大家实在都不容易,也更不可能都强迫大家把工作做得象串本那样好。这次吴健民亲自出马向总参谋部点将也是付出了一定代价的,把张凌风和李欲晓从菲国要回来就是想让他们在这里快速打开局面,两天前的会见时就明确地要求,张凌风一定要充分利用自己的能力和资源在和歌山县“杀出一条血路出来”,这样也就无愧于北京临时授予的(副师级)陆军上校了。

这又是一个硬骨头啊,这里和串本根本就不一样,那不仅是个小地方,还幸运地有井上家族的内部合作;这也不同于巴拉旺岛上的“血腥”手段,那里,可就都只是些土著和矿山而已。。。

这个上校可真不好当啊。

“喲,张司令,李主任,你们看,这一聊起来就没有个完的时候,现在都已经5点半了,我们还是先去吃饭吧,也让我们司令看看驻军战士们的伙食怎么样”,白树强看了一下时间,站起来请大家去食堂。

“好了,按我们的话说,雷也不打吃饭人啊,走,让我去看看战士们平时都吃什么?”

张凌风明智地停止了谈话,什么事情都还需要自己亲自去看了以后才能下结论,先不着急发表意见,先看看多想想才是最好的选择,这也是两年多来养成的习惯。

自己这个官并不大,但是一定要说是个小官也不符合真实的情况,这里不同于日本的其他地方,本地的地方势力颇为强大,特别是现在几乎都已经被拧成了一股绳就更不好去动手了,何况作为省城,这些个日本人必然都和东京城里面有很大的牵扯。

四人走入食堂大厅,其实很简单,也就大约150平方米大小的房间,墙上贴着几面墙花,上面几盏吊灯,下面就是大约100多个战士坐在塑料硬椅子上,看起来,全部驻军及工作人员需要分两次才能完成就餐,空调也不怎么样。。。

轻轻摇了摇头,这样的条件也实在不能说是象一个县级驻军部队的餐厅。跟在后面的唐文书则面有郝色,看见司令不断在摇头,心知不好,却也只好上前一步来解释,“司令,现在的条件实在是有点。。。”

张凌风点了点头,又摆了一下手,表示已经知道了对方的想法。

值星少尉看见正在进场的四位大员,点了下头表示自己已经看见了,急忙转身对下面端正坐好的战士们下达命令,“全体~起立!”

一百多个战士整齐地站了起来,“同志们,现在请司令员同志讲话”,战士们中许多人还不认识张凌风,都有点好奇,他们都在等新任驻军司令的讲话。

“同志们!都坐下吧”

“坐下!”,少尉发出了指令。

等战士们都坐下后,张凌风摆了下手,“今天是我第一次和你们一起共进晚餐,请大家不要拘束。晚饭以后7点半请包括班长以上职务的同志到会议室集合,我需要先和同志们认识一下,各班都可以派一位战士代表参加。来,少尉,让同志们先吃饭”

“是!”,少尉按照习惯安排炊事班的战士推着餐车到三个过道上,依次给每个战士面前的餐盘上舀上米饭及各类菜肴,又在四个战士的中间端上一大碗汤,轻松瞟过去,应该是海带炖猪骨头,每个战士面前都是两素两荤--炒青菜,家常豆腐,红烧带鱼,青椒肉丝。

听起来还是不错的,可是这分量和味道就实在不能去恭维了,坐在位置上同样吃饭的李欲晓轻轻问两位大员,“这味道。。。还差了一点,我们炊事班有没有专业一点的厨师?”

“这。。。没有”

不仅没有国家级考试合格的厨师,就连炊事班也是不满员状态,6个人就要负责400号人的伙食,光是采购都已经让兼任后勤管理主任的白树强头疼了,每天每人150日元的伙食费用哪里够用呢?

“战士们的伙食需要改善,这营养也不行,需要先解决这个问题,钱的问题我自己来想办法”,张凌风强忍住火气,先给他们定下了基调,免得继续纠缠在这个问题上。

其实驻军也很难做,这与串本驻军占据港口的情况完全不一样,毕竟这里是城区,没有多余的空地自然也不可能在城市里面养猪养鸡什么的,就是种点菜都没有地方。但这些问题在张司令看来都不应该成为推逶的借口,人的脑袋毕竟是活的,没有钱,去“抢”来也就是了~~只要有了钱,哪怕让战士们每天就是吃500日元的伙食也行啊。

看来这就是和歌山县驻军的真实情况了,吃过晚饭的驻军司令把三位大员都叫到了办公室进行会谈,至于会谈的目的,无非就是如何贯彻落实善后工作委员会的命令,最大限度地利用手中的权力帮助华族企业获得利润,或者直接参与其中进行更加隐秘的掠夺,因为前年的事件已经让年轻的驻军司令有了更加深刻的自我保护意识。

19点半,大会议室整齐地坐着51人,他们代表着374名军人和27名善后工作人员,大家都默默无语。

“同志们”,行政工作组组长唐文书开始给大家介绍新来的两位大员,“这位是张凌风上校,以后将担任和歌山县的驻军司令;这位是新任民事代表与经济管理主任,李欲晓。请大家欢迎”

掌声虽然还算响,但明显缺乏一点热情,其实这也充分说明台下不少代表的心里面都有不小的怨气。不过,这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毕竟和歌山县驻军系统已经连续两年被善后工作委员会整体评价为“B”,也就是说和整个驻日系统79个一级驻军单位中的53个B级一样,自己的辛苦工作没有得到上级的充分认可。。。

所以,虽然张凌风按照常规向下面诸位代表敬礼的时候自然也得不到代表们的热烈响应,这让李欲晓稍微皱了一下眉头,唐文书则转头过来表示了一下歉意。

“大家晚上好。在今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将和你们共同生活和工作,如果我和李主任有什么错误和疏漏的话请大家不要客气,多提批评意见。在发出会议通知的时候已经给大家都说清楚了,今天我请你们来也就是想开个见面会而已,先和你们互相认识一下,同时再请你们一起来共同商量如何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面顺利地完成祖国和人民交给我们的使命。驻军现在的情况我想大家都心里面都很清楚,我也就不多说了。你们中间~~应该至少是班长或者每个班里面推举出来的代表,或者是善后工作人员,所以我要请大家注意也请大家放心,这不是要否定以前的工作,也不是清算以前的什么事情而纯粹属于就事论事,和你们一起来会商我们驻军目前存在的一些难点问题,天大的难题都是可以解决,三个臭皮匠合成一个诸葛亮嘛”

台上的两位大员不太好说话,毕竟这是以前的事情了,那末还以现在的领导为主吧,谁叫自己才仅仅是一个处级副处级的委员呢,法律事务组组长白树强只好主动出来给下面的代表们鼓气,“大家都不要拘束,踊跃发言嘛”

。。。

和歌山县上京菊路的一所住宅里面,几个人也正在商量着,自治委员会主席山下奉圣把两个政敌-同是民主党人的自治委员会副主席与临时高等法院院长田边太二请到家里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现在他很想探听一下对方的底牌,看能不能达成一个继续合作“软对抗”驻军的协议。

在前两年他们还能够互相合作,但是今后面对的是一个曾经号称“屠夫”的家伙,这样一来。。。如果过分地把对方激怒的话,后果也就不太好了。

不过,要不是受到老同事兼情人的首席法官的极力邀请的话,和歌山县民主党主任委员熊田菊香本来是不想来的,不管是自己的家族,还是自己实际控制的政党,都在和歌山县都有极其强大的政治支持和经济力量,她自己就很看不起面前的这个政治敌人,也不知道当时的中国人(苏杰上校)是怎么被他蒙蔽过去的,竟把只有不到40%选民支持的自民党捧上台去。

哼!

看见这个样子,只不过是一个小丑而已。

“熊田小姐,田边法官,今天请你们二位来主要是因为我个人认为,目前我们和歌山县的局面已经面临一个很重大的危机,据说,苏杰上校已经被撤消了一切职务正在等待善后工作委员会的处置,我想这对我们来说将是一个很不利的消息,也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

田边稍微有点惊讶,正准备伸向茶杯的手也不自觉地收了回来,不过当他抬起头来看见旁边熊田很坦然自若,也并没有什么过分的反应自己也就稍微放下心来。

“是吗?不过,我得到的确切消息是说苏杰上校目前仅仅是被解除职务等待工作安排而已,而不是主席先生所说的撤销职务。这两个用词在支那人那里的区别是很大的”,熊田菊香很拽地品完了茶才给两个人透露了一点消息。

听到熊田菊香竟然还敢用支那人来称呼驻军,山下有点惊诧,虽然并没有强迫命令。但是自从驻军上来以后至少在公开场合里已经没有日本人敢于这样称呼,这说明熊田菊香对驻军的火还是很大的,要是自己稍微再挑动一下的话。。。不过,自己的面子上还是努力地做出很平静的样子,“是吗?熊田小姐的消息可真灵通啊”

熊田菊香继续淡淡地回答对方,“借用支那人一句话说就是,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因为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发现我面临的局面象主席阁下说得这样严重”,特别还把最后一个“我”说得很重,言外之意无非就是说你才是自治委员会的主席,自然驻军肯定会先上门找你的麻烦。

听到这话,山下有点微怒,我安心请你们来就是为了合力来对付可能的危险局面,可这婊子竟然这样不给面子,也不过就是仗着家里有点钱,在东京上层里面有人嘛~~

虽然不好直接对一个女人发火,他还是把脸转过去看着法官,希望他作为一个民主党人也出面来说点什么。

。。。

熊田菊香,民主党人,本地人,35岁,未婚,有一个14岁的私生女,目前与首席法官保持着情人关系。熊田家族是和歌山县的巨商,背景复杂,家族控制大小企业130多家,主要从事机械制造,零售业及部分自由行业,总资产大约是9万亿日元,家族实际拥有净资产6000亿日元。熊田菊香为家族的主要继承人之一,拥有家族财富的21%,其弟拥有家族35%的财产(几个旁支拥有剩下的财产)。

这份简报是临走时善后工作委员会提供几份情况,还重点说明,这是一个不容易对付的女人,听说此人在本州及四国自治委员会中都有极大的影响力。

这样的家族,显然不是光用蛮力就可以镇压下来的。

这很让人苦恼,三大委员都面面相觑,9万亿日元也就是合600多亿欧元(约2400亿亚元),别说小小的师级部队驻军,就是善后工作委员会也要认真考虑一下如何妥善动手才能全部有效地歼灭这个庞大的企业集团,何况在东京高层和欧洲人那里他们也都有不少的同情者。。。

弄不好,这就是一锅夹生饭,灰头土脸的扫了小小上校的面子是一个小事,但是如果牵涉到善后工作委员会就实在是不好向上面交代了。

“其实,以前~~我们也就是想用自民党控制政权的方式来压迫这个家族,但是我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家族实在太强大了,不仅控制着这里不少普通的日本人,还把自民党也给拴在他们的身上,所以这是一直没有进展的重要原因”,本来唐文书是想说这是苏杰上校的计划,但他已经估计到张司令对这个说法没有什么兴趣也就主动改口为“我们”,免得被对方认为自己是墙头草一样的人物。

“这很正常,不管是自民党还是民主党,他们的后台都是这些垄断家族,不过就是給谁的捐款多一点而已”,深吸了一口烟的年轻人继续说道,“看来,我们的重点目标应该就是这个家族,其他的事都可以暂时缓一缓。只有彻底击败甚至最终控制这个企业才是我们目前的工作重点!明天晚上的联欢晚会是我们来了以后第一次和这个家族的正式接触,我看应该重点安排我和李主任先初步接触下这个女人”

当然,一个有40亿欧元资产的家族至少就可以带来不少于100亿欧元的财富。

目标,已经悄然确定,如何尽最大的力量和计谋去肢解与掠夺这个熊田家族的初步目标已经摆在了驻军四大委员的面前,那末接下来的工作就应该是如何确定突破口再制订出一个详尽的计划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