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历程 正文 延安行-寻根

梦中将军 收藏 23 83
导读:光辉的历程 正文 延安行-寻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82/


何为根?一棵松树无论枝叶多么繁茂,即使烈日喷焰也晒不死,严寒冰雪更加郁郁葱葱,如此旺盛的生命力来自哪里?那就是-根。贫瘠的黄土高原,有一座被誉为革命圣地的延安城,中国GCD正是在那里,喝延河水吃小米发展壮大起来,最后终于走出那块贫瘠的土地。如果中国GCD是一棵常青大树,那么,他的根最初就是在那里产生的,深深地埋藏在人民群众的深厚土壤中,在那里汲取丰富的营养,这个根我们又称之为“延安精神”。战邪司令员和董良政委,虽然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在后世成长起来的中国GCD党员,最大的愿望之一,就是渴望寻到根,真正的,实实在在的根。

按照晋察冀军区同特使王鹏师长商议的结果,临时突击建了一个机场,由中央警卫团派部队布置了严密的警戒,没有欢迎的鲜花和人群,只有中GONG高级领导们云集在这里,怀着兴奋、好奇、困惑和焦虑的复杂情感,等待着神秘人物的到来。今天是风和日丽,万里无云,碧空如洗,中共的巨头们三一群俩一伙,聚在一起低声谈论着,尤其是聂荣臻司令员的周围,人们不停地打听所能想象的所有细节。

上午8时整,东北方向的天际传来阵阵马达声,开始只是几个黑点,渐渐地人们看清了,是5架怪模怪样,没有翅膀的草绿色飞机,醒目的带有八一字样的红色五角星的军徽清晰可见,像几只巨大的蜻蜓,围着机场绕了几圈后,慢慢地垂直降落下来。除了聂荣臻已经见识过,没有表现出过分的惊奇,其他在场的所有人都已是目瞪口呆,如果是日本人的飞机,延安不是完了吗?真有些后怕!战士们都不由自主地将枪口指向飞机。

这是5架黑鹰直升机,战邪和董良率领随行人员乘坐2架,其他三架装载的是他们给老一辈革命家们精选的礼品。战邪和董良走下飞机,他们都穿着草绿色呢料军礼服,没有扎武装带,脚穿三接头黑色军用皮鞋,肩上佩戴的是上将军衔,三颗大金色五星在红肩章的衬托下,显得格外醒目。哎!哎!别说三接头皮鞋太土,把现代自由市场上最劣质的鞋拿到那个时代,都是高级品,就这,在延安人们的眼里简直是豪华透顶了。其他随行人员都是身着棕黄色迷彩作战服,脚踏棕色矮腰军靴,军官都佩戴54式手枪,一律右侧夹着制式文件包。警卫战士头戴钢盔,清一色56式冲锋枪,但只是斜挎在胸前。延安的共产党高级领导们,只是穿着臃肿的粗布棉衣,脚下是手工衲制的棉鞋,只有王明等人穿着还比较整齐。言而,这就是他们所能拿出的最体面的衣服了,日常穿的衣服几乎都有补丁。

战邪司令员和董良政委快步走到MZD一行领导面前,以标准的军人姿态给所有的革命老前辈敬了个军礼,举起的右手久久不肯放下,他们看到老一辈在这贫瘠的山沟里,穿着朴素,粗茶淡饭,由于长征路上造成的营养不良,甚至还没有完全恢复,却为了中华民族的解放和崛起,在忘我的奋斗。两个人激动万分,站在他们所敬仰的MZD和朱德面前,不由自主地热泪滚滚而下。“毛主席,您老人家身体还好吧?周总理……”,战邪司令员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鬼使神差地冒出了这么一句!要知道,当时的MZD才44岁,怎么能这么问候呢?战邪是把眼前的MZD当成了后世的MZD了。随行人员中,也有几个来自未来的军官,其中有两名女兵,都是显得十分激动,眼里甚至含着泪花。

MZD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讶,很快就若无其事地走向前,同他们一边热烈地握手一边说:“欢迎啊!欢迎让鬼子闻风丧胆的两位将军,如果我没猜错,你就是战将军,喔!你就是董将军吧!”,随后MZD向他们一一介绍了站在前排的主要中央领导同志。渐渐地战邪和董良都冷静下来,微笑着和领导同志们握手敬礼,不过,到了周恩来的面前时仍然显得很激动。其实,这里的领导差不多他俩都认识,走到王明面前时,还特地仔细打量了一番这位党史里的知名人物。在战邪和董良上中学时的政治课中,就知道王明左倾机会主义路线,害的红军损兵失地,最后不得不进行战略大转移,被迫进行了二万五千里长征。此时,王明刚从苏联回国才一个月,现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共中央长江局书记。主张对国民党只要团结、不要斗争,使他领导地区的革命事业又受到严重损失,总之,给人的印象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过,现在的王明看起来挺精干的,大眼睛很有神,个子不高,微微发胖,长得有点像王若飞同志。更令战邪和董良感到惊讶的是,在欢迎的人群中看到了一个人,他就是后世的军委主席邓少军同志,目前的职务是八路军总政治部副主任。战邪和董良都紧紧握住这位后世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手,当时的心情极为复杂,很难想象一个人在短时间内,经历的时空剧烈地跳跃性转换,同时看到了在两个不同的时代的一个人,那种感觉用语言是不能描述的。随行的摄影师摄下了历史性的会见,虽然延安也有新闻记者,只是用老式的笨拙的照相机,由于胶片十分短缺,没按几下快门。而随行的两个记者就不同了,不仅录像录个没完,照相机的闪光灯就没停过,最使人眼馋的事,脖子上居然挂了3个照相机。我们的两位女兵好像对彭雪枫很崇拜,拉着非得要合影。摄影师换上宝力莱,当彩色相片从相机里出来时,又引起了一片震惊之声。

按照事先商定的日程安排,先到王家坪八路军总部搞一个欢迎仪式,然后到MZD居住的凤凰山,单独同MZD和周恩来举行秘密会谈,晚上举行欢迎宴会,第二天同中共各部门举行实质性的会谈。延安的条件十分艰苦,倾其所有,不知从哪里弄来两辆破烂的卡车,作为迎宾的车辆。MZD指着汽车风趣地说:“这家伙在我们这里相当于十八抬大轿,请各位快上轿吧!”。战邪拉住MZD的手说:“主席,请等等!”,说完把手一挥,从后舱盖已经打开的直升机上,开下两辆雪佛莱轿车来。在场的所有人又一次惊呆了,车一直开到MZD等人面前停下,两个警卫人员钻了出来站在一旁。战邪对正在吃惊中的MZD说:“毛主席,这是我们缴获日本鬼子的,一辆送给主席,一辆送给董老,徐老,谢老等革命老人,就算是给您的见面礼吧,您千万不要拒绝呀!”。毛泽东抚摸着汽车对战邪说:“战将军……”,“主席,您以后就叫我小战吧,一来我的岁数比您小,二来到了延安总有一种到了家的感觉,你老是战将军战将军地叫着,显得有点太外道了不是”,董良也接过话头,“战司令说的对,主席,您今后也叫我小董吧!”。MZD显得格外激动,回过头对周恩来说:“恩来呀,我们这些乞丐今天交上了龙王朋友,这么贵重的礼物我还真是有点接受不了哇!”。“主席多虑了,战将军和董将军把缴获鬼子的汽车赠给您,今后,您再把缴获鬼子的火车送给他们,这样您看怎么样啊,啊!哈哈哈哈”,周恩来不愧是机智的外交家。MZD也大笑起来,拉着战邪和董良的手说:“小战,小董,那我就先谢谢你们了,就按周副主席说的,将来我一定送你们火车,哈哈哈哈!”。战邪司令员提出,由他和董良政委开车送各位领导,其他随行人员步行到目的地,这也是学习共产党八路军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的好机会,顺便看看陕北的风土人情。MZD和周恩来坚决不同意,最后决定,由王明开一辆雪佛莱轿车,MZD、周恩来、战邪、董良乘坐此车。另一辆有一名警卫人员开车,将董老等革命老人送回驻地,其他随行人员乘坐卡车,并将随行物品装到卡车上。当车队开进延安时,引起了巨大轰动,人们挤在道两边争先恐后地看着稀罕之物,尤其是卡车上两位女兵,一位是我军卫勤部部长梁静上校,一位是基地政治部副主任兼战旗文工团团长陈艳红大校,两人都是二十五六岁左右,都是来自未来的战士。带着剪绒棉帽,上面镶嵌着八一军徽,草绿色呢料校官服,黑色将校棉军钩皮鞋,外罩一件呢料军大衣,显得格外英姿飒爽,充满一种女兵所特有的美丽。看得大姑娘和小媳妇,还有延安的女学生和女兵们,啧啧称赞,羡慕不已。男人们就不必说了,头一次看到这么精神美丽的女兵,自然会产生诸多的遐想。

中午,MZD和周恩来等几个领导人,陪同战邪一行人共进午餐。午餐很是奢侈和丰富,主食油馍馍,副食羊肉炖萝卜。由于是吃小灶,延安的普通工作人员吃得什么不得而知,董良政委代表全体来延安的人员,向MZD很郑重地提出,今后就餐不搞特殊化,一律在大食堂就餐,延安的同志吃什么,我们就吃什么。饭后,暂时回窑洞休息,下午2时准时举行秘密会谈。战邪和董良都像小孩子一样,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这里摸摸,那里看看,拿着照相机屋里屋外到处乱照,还一边不断地发出感慨。总算是亲身体验了老一辈革命家的生活,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坚持红旗不倒,最终夺取了全国的胜利,靠的就是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这就是我们共产党人的家,这就是我们共产党人的根,心中百感交加,感慨万千。

暂且不说战邪和董良的寻到根回到家的兴奋,MZD和周恩来一同回到MZD办公的窑洞里。MZD点着一根烟,陷入沉思中。周恩来则是抱着胳膊,在屋里低着头慢慢地走来走去,两人好半天都没有说话。MZD在把第三支烟掐灭时才打破了沉默,“恩来呀,说说你的感觉”。周恩来拉了一把椅子坐在了毛泽东的对面,“我的感觉只有一个,那就是不可思议!不知主席注意到没有,他们都显得十分激动,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久别重逢的故友,主席,在我先后担任的所有职务里,有总理吗?我听荣臻也说过,他们的联络特使第一次见面就称荣臻为聂帅。还有,午餐时从他们谈吐中可以听出来,马列主义水平不低咧,但是又有些不同,究竟哪里不同我说不好!还有,他们似乎了解我们的一切,就连董必武、徐特立等老前辈他们都知道,而且十分地崇敬有加。至于他们的武器和装备,用左权的话说,他们不是神仙吧?更是不可思议!”。MZD又点燃了一支烟,“恩来呀,不瞒你说,我都有一点怀疑无神论的正确性了,因为他们干的事情,目前看来只有神仙能做到,至少在中国是这样!可是,他们就办到了,怎么解释?我倒有个直觉,好像有一些令人震惊的事要发生,这只是个直觉。你还不知道吧恩来,我的《论持久战》还在打腹稿,他们的士兵已经人手一册了!”,MZD还没说完,就看到周恩来的嘴已经成了固定的“O”型。关于这件事周恩来是很清楚地,而且MZD有时同他交换一些观点,还没有动笔对方就有全文了?MZD摇了摇头,从桌子上的一摞书中抽出那本书,“你自己看看吧,这是被他们软禁后释放的我们情报人员,当时对方送给他们的读物中的”。十分钟后,周恩来一脸茫然地看着MZD,嘴里小声地反复念叨着:“不可思议,不可思议……”。MZD把右手用力一挥,“算了,别去想他了,反正2小时后都会水落石出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该来的总是要来的,第一,世界上肯定没有神仙,第二,天肯定也塌不下来,从他们的言行上看,我们应该是朋友,好像他们早就有意地接触我们”。“这一点我也不怀疑,战司令向我透露,这次随行人员中有军事、卫生、文艺、工业、农业的领导,看来对方是很有诚意的”。临近2点时,周恩来出去布置警卫,派车接战邪和董良,会谈地点就在毛泽东的办公窑洞。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