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历程 正文 延安行-不眠之夜

梦中将军 收藏 22 15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82/


夜已经深了,董良政委披着衣服坐在炭火前,一支接一支地吸着烟,没有丝毫睡意。明天就是1937年12月20日,他和战邪司令员将要启程前往延安,早在几天前就开始沉浸在激动的情感中。他们这一代在新中国建立前后出生的人,对MZD具有很深的感情,渴望能够亲眼见到这位巨人。1966年那场红色风暴中,他还是个中学生,同千千万万的红卫兵一样,到祖国的首都北京串联,并接受MZD主席的检阅。说是检阅,几十万红卫兵聚集在天安门广场,除了感受到当时热烈而激动的气氛,有几个人能够清楚地看到所敬仰的MZD呢?董良是在爬上一位大哥哥的肩头,才看到乘吉普车向红卫兵挥手的MZD,但是距离太远,留在印象中的只是一个伟人的剪影。直到1976年MZD逝世,董良再也没有见过MZD,但是,对MZD的崇敬是这一代人挥之不去的思绪。明天就要其眼见到这位伟人了,在后世渴望实现而没实现的事,就要变成现实了,要同伟人站在一起来开辟一个新时代,加上近日来我军在南京和石家庄取得的胜利,使他兴奋无比,正在思考着见到MZD和其他老一辈革命家时,满腹的话从哪里说起。这时,警卫员敲门进来:“首长还没有睡?战邪司令员要见您!”,董良看看表,已经是凌晨1时了,“这个夜游神不好好睡觉,这么晚来干什么……”,董良政委的话还没说完,战邪司令员已经走了进来,“哈哈!说我是夜游神,你不也是个夜猫子吗,你怎么还不睡呀?”。“喔!老战,快坐,坐!警卫员,给司令员倒杯茶!”,一边说一边递上一支烟。战邪摘下军帽交给警卫员,在董良政委的对面坐下,“咳!不知怎么的,就是睡不着,还不如找你聊聊,一想到明天我就激动不已”,“是啊!彼此彼此,我在想,如果我们的党避免再走那些弯路,咱们的国家会怎样?”两个人在这个时空中,最寒冷的冬天夜里,促膝畅谈起来。

在陕北延安的一个窑洞里,GCD的领袖MZD也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干脆坐起来点亮油灯,披上一件大衣拥坐在床上,凑到火上点燃一支烟,陷入沉思中。

MZD,1893年12月26日出生于湖南省湘潭县的一个农民家庭。辛亥革命爆发后在起义的新军中当了半年兵。1913至1918年在湖南第一师范学校求学。毕业前夕和蔡和森等组织革命团体新民学会。五四运动前后接触和接受马克思主义,1920年在湖南创建共产主义组织。1921年7月,出席中国共产党建党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后任中共湘区委员会书记,领导长沙、安源等地工人运动。1923年,出席中共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被选为中央委员,参加中央领导工作。1924年国共合作后,在国民党第一、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都当选为候补中央执行委员,曾在广州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代理部长,主编《政治周报》,主办第六届农民运动讲习所。1926年11月,任中共中央农民运动委员会书记。1925年冬至1927年春,先后发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等著作。

••••••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当选为中央人民政府主席。建国以后,同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邓小平等领导中国人民进行革命和建设,取得了巨大成就。1950年迫于美国军队攻入北朝鲜,威胁中国东北部的形势,进行了抗美援朝战争。1954年,第一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了由他主持起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按照这部宪法,他在这次会议上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任主席,任职到1959年。1958年,他轻率地发动"大跃进"和农村人民公社化运动。从1960年冬到1965年,在中共中央的领导下,对国民经济实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初步纠正"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中的错误,使国民经济得到比较迅速的恢复和发展。1966年由于对国内外形势作出了极端的估计,他发动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并且曾一度失控造成了混乱,这一混乱一直延续到他1976年9月9日在北京逝世。MZD在他的晚年虽然犯了严重的错误,但是他对中国革命的不可争论的巨大功绩仍然受到中国人民的崇高尊敬。


明天上午就要同神秘的“八路军特别纵队”的司令员和政委会面了,事前,委托王明等人向第三共产国际东方部作了详细了解,在所有发展共产主义运动的地区,都没有这支部队所有负责人的资料记载,可以肯定,不是真正的共产党。但是令人不解的是,既然不是在册的共产党,为何要打着共产党八路军的旗号,而且实行的路线和纲领,就是彻头彻尾的共产党人。不仅如此,好像同延安的共产党有着天然的亲近感,对国民党有着天然的戒备心。据李克农报告,一个月前被这支“特纵”释放的我情报人员,与一同被俘的日谍和国民党军统人员相比,受到差别悬殊的对待。所有日谍都被残忍地折磨致死,无一幸存者。关押国民党军统人员和我方情报人员的大院子,只被一道铁蒺藜网隔开,却成了天堂和地狱的分界。军统人员每日只有两顿饭,都是难以下咽的不堪之物,每天只放风一次,才30分钟的时间。严刑拷问是家常便饭,一到夜晚惨叫之声不绝于耳,屈服的很快被押走,顽抗的都被毫不留情地处决。曾经有一个军统人员壮着胆子质问来视察的一个军官,我们都是在国民政府军委会领导下的友军,为什么同是被关押的谍报人员,那边的共产党谍报人员却待遇优越?令人惊讶的是,当即被那个军官一顿拳打脚踢,还扬言,再多嘴就毙了你!而我方人员除了被限制不许出院子外,可以随意进出走动,每日好吃好喝烟酒管够,不仅没有人来审问,还送来一些书报,病了还有军医来给送药。国民党的军统人员羡慕得不得了,我方同志有时于心不忍,偷偷递过去一点食物和香烟,被看守的士兵撞见几次,也只是口头警告,没有任何处罚,供应丝毫不见减少。本来我们的同志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没想到隔壁的国民党军统人员,连押走带被杀已经没有一个人了,除了中间的铁蒺藜网被撤掉,增加我方人员的活动空间外,仍然没有人来审问。除了个别的士兵态度和语言有些粗鲁外,大部分都对我方人员友好,尤其是军官彬彬有礼,问寒问暖,还对态度有些生硬的士兵横加训斥,只是拒绝回答我方人员的任何问题。在释放我方人员的那一天,全体同志被带到一间大屋子,里面有一位姓苑,军衔是中将的高级军官,还客气地向我们的同志道歉,每人送了20块银元,军用干粮,罐头,通行证等,还是没说任何实质性的问题,并派士兵一直护送到晋察冀军区的地界才回去。

MZD听完汇报感到十分惊讶,尤其是打开被释放人员带回来的书报包裹,几乎晕了过去。里面有一本印刷十分精美,封面标题是“论持久战”,作者赫然写着“MZD”三个毛笔字,完全是他本人的手写体。勉强抑制住狂跳不止激动的心,翻开阅读内容,又是一阵犯晕。不仅这简体字头一回见到,还有一些不太认识,就是论持久战目前还在刚刚构思打腹稿阶段,这里面都是他尚未搞清和犹豫中的观点,都在这里清晰的表述出来。这是我写的吗?他在问自己,可这就是自己要写的所有问题答案。他又翻了翻封面,没有日期。据说,这本书在“八路军特别纵队”人手一册,乖乖,我不是在梦里吧!掐了一下大腿,唔!还知道痛,不是梦里。MZD的《论持久战》应该是在一九三八年五月发表的,主要是总结十个月的抗战形势。而这时还是在1937年12月,为了不穿帮,这本《论持久战》中的“十个月”,都改成了“五个月”。

几天前,为了这次会面,召开了多次会议,并且特地将聂荣臻司令员、柳林支队长等同这支神秘部队打过交道的同志,紧急召回延安,参加GCD的高层会议,并详细地介绍这支部队的情况。几乎中国GCD的高层领导都来了,张闻天、任弼时、周恩来、刘少奇、朱德、王明等等,有不少人是从外地急三火四地赶来的,如彭德怀、左权、彭雪枫等人。聂荣臻同志先做了介绍,他对这支部队的归纳是:信奉马列,来历不明,不可思议,亲切如故,素质很高,作风凶悍,谦虚有礼,爱护百姓,就差说这支部队比共产党还共产党,比八路军还八路军了。聂荣臻详细地介绍了同特使王鹏打交道的整个细节,先进的武器装备,比日军军装做工面料还精细的军装,有点近乎奢侈的部队供应的口粮,同工农红军相似的帽徽,建军日期也是在1927年8月1日,当介绍到这支部队已经消灭了日军至少5个师团,居然还有飞机和坦克的时候,会场掀起一阵惊讶之声。聂荣臻同志还介绍了,就在南京沦陷不久,这支部队派出了约一百多人的特遣队,据说在南京给鬼子制造了很大麻烦。而且,他们的电台和报纸首先独家报道了日军在南京的大屠杀,还有大量的彩色照片,太令人不可思议了,在整个世界还没有这项技术,而他们居然应用了。世界各国舆论都在谴责日本,搞得日本政府十分被动,下令调查南京事件。不过,他们在攻占石家庄后,居然没有一个日军俘虏,很显然,都被杀掉了,说是对南京大屠杀的报复。倒是我们晋察冀部队抓了不少漏网的日军俘虏,听说我们优待俘虏,都跪地磕头感谢,嘴里絮絮叨叨,没完没了。据翻译同志说,鬼子在说“灰八路菩萨的干活,绿八路魔鬼的干活,都是八路,为何一个菩萨一个魔鬼的干活?”,说到这里,所有人都哄堂大笑起来。看来鬼子被这支部队的确打怕了,战斗力确实很强啊,MZD心里暗暗合计着。聂荣臻讲完后,MZD又点名让柳林补充。柳林从一个绿色的挎包里,就是王鹏师长送给她的那个,掏出了59式手枪、人造革武装带、塑料打火机、压缩饼干、半导体收音机、军用罐头(基地抗日军用食品厂生产)等物品,这是同王鹏的两次见面中,王鹏送给她的,柳林说明这些都是这支部队的常用物品。不过很显然,柳林没有拿出全部,喜爱的化妆品、钢笔、笔记本等被打了埋伏。到会的各位首长不认识这个塑料盒子是什么东西,朱德总司令摇摇头放下59式手枪,又拿起半导体问柳林:“小柳同志,这是啥子东西嘛?”,“总司令,这叫半导体收音机”,柳林说着就打开了开关,里面传出了清晰宏亮的女声,基地的抗敌之声广播电台正在报道南京大屠杀。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在这个时代只要拥有一台电子管收音机就相当了不起了,在座的也都是见过世面的人,这么精致小巧的收音机还是头一次见到。MZD很感兴趣的拿过半导体:“很不错嘛,小柳同志,你这是在哪里搞的呀?”,“主席,这是西北集团军王鹏师长送的,现在交给组织吧!”,一说到王鹏,柳林的脸不禁有点微微发热。MZD看着柳林似乎明白了什么,同朱总司令对视了一眼,“喔….喔……,人家送的礼物,我看组织上就不要干涉了吧,啊!哈哈哈哈”,两人都笑了起来,柳林的脸更红了。

窗外传来第一遍鸡叫,把MZD从思绪中拉出来,天快亮了,就要同这支神秘的部队领导人见面了,MZD吹灭了灯躺在床上,仍在想着,明天该会发生什么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激动了吧?这两位高级指挥官可是从来就没有近距离地见过毛大爷的哟,这下可以得偿心愿了。

突然冒一只队伍出来,还打着GCD的旗号,作为GCD的最高领导人,不感到奇怪是说不过去的,只是为何到现在才与之联系,这一点确实没有想通的。

人家王鹏送的东西,可是别有用心的,组织上不能随便就给收了。

21楼jhxj12

淡化m的错误,打算再次捧上神坛吗?

杀光倭奴一个不留,杀到东京去搞东京大屠杀。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