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奴隶 第一章乔依斯庄园 第九章朱莉娅-乔依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7/

几个小时的时间并不能走的太远,加上他现在处在比较高的地势上,于是秦冲还能够隐隐约约看到远处的红光,那是篝火发出的光。

“可能劳瑞他们已经吃上了香喷喷的羊腿了。”秦冲喃喃的说道,“可惜这对于以前来说是奢侈,对于现在来说还是同样奢侈的事情啊!”

因为,自己被驱逐了,虽然名义并不是这样。

他现在接受的命令是找回乔依斯家族的二小姐,可是秦冲显然丝毫没有头绪。

他身上什么武器都没有,秦冲沉思了一会,从身上的便衫上撕下了一条布,在路旁找了一块石头,用布紧紧的绑在上面。

秦冲到现在还不明白为什么乔依斯侯爵夫人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刀子没收,可能是为了防止因为自己的怨恨而又同时拥有报复的凶器,或者是变相的判处自己死刑?

连把刀子也没有的秦冲是不能做出陷阱的,更别说那种几根木棍平衡交叉的复杂的高级货了,秦冲在这个时候几乎是完全不设防的。在危险的森林内,这几乎就是会移动的香肉。

但是,秦冲在乔依斯夫人那里撒了一个慌,就是教会他设置陷阱的方法的实际上是侯爵的藏书,而他说成了是老兵们教他的。这次秦冲制作的东西,却真正是老兵们教他的,这就是投石索。

正经的投石索用的是绳子,秦冲用布条也是没有办法,他身上自然没有绳子,营地有,但是他又不能回去。森林内的树皮倒是有的是,不过他的小刀被侯爵夫人没收了,这让他无法利用树皮的纤维做绳子。

更好的投石索还要在石头上穿孔,但是秦冲同样受限于没有工具而无法赋予实践。

秦冲在石头上将布条以不同的角度缠在上面,他看到绑完后长度显然不够了,他只好在身上再撕下两条布条和已经做好的投石索系在一起。

森林里的夜风虽然不比荒野上的,但是也是很冷的。

扯下几块布条的秦冲很快就感觉到了这个问题,现在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呢!但是秦冲还是觉得一股冷风直从他破损的衫子向里面灌,他的身体表面仿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秦冲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被冷风这么一吹,秦冲可算是想起来了。

秦冲拖那头野羊回来的时候,他可是清清楚楚的听到十字弓放弦的声音的!当时他本来没怎么多想,甚至以为那是幻听,然而此时那个声音却不断的在他的耳边响起!他虽然不敢肯定那是不是朱莉娅,不过这个想法还是让本来已经绝望的他燃起了一个希望。

“如果在那附近找,应该没错的。”秦冲对自己说道。

就这样,秦冲彻底的扎进了森林内。

在三四个小时之后,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那种令人绝望的事情的话,那么此时秦冲面对的困境就可以算是一个了。

现在天已经黑了,秦冲也没有照明的东西,未知的森林内仿佛潜藏着无数的危险和陷阱等着秦冲去触发。

更糟糕的是,秦冲迷路了。

本来刚才他还可以看到营地的篝火,然而现在他却什么也看不见,至于说朱莉娅小姐,也是连影子也没找到,说不定她已经回了营地内了,说不定……鬼知道她去了哪儿?!

秦冲在森林内转了几圈,将本来十分明确的方向感转的乱七八糟,在他发现迷路的同时,他想到了去高处,可是他找了很多地方也无法像傍晚的时候那样的清晰的辨认正确的方向了。这个时候,别说他找到放陷阱或者那个神秘人所在的地方,就是让他辨清楚东南西北恐怕都是奢望!

“真是见鬼,先不说乔依斯侯爵夫人回怎么想,总之现在即使想回去也没办法了。”秦冲想道,他的一只手紧紧的攥着长长的投石索,这是他唯一的武器。

夜渐渐的深了,森林深处幽光闪闪,不明的野兽在嚎叫……

秦冲知道现在可不是害怕的时候,他已经没有了完成任务为先的幼稚想法,现在他正考虑如何安全的度过这个晚上。或许越来越凉的空气让他更加清醒了,他现在甚至比白天制作那可怕的陷阱的时候还清醒。

一个迷路的人在森林可能遭到的危险,比起在沙漠、大海、戈壁、沼泽这样公认的危险多发地几率并不会低出多少出来。

正在这个时候,一声巨响让秦冲身体不假思索的反应过来,神经绷紧的他几乎要跳了起来。

虽然他没有注意,不过闪电这么大的电光秦冲还无法忽视。

是个落地雷,这种雷电一旦在森林这种地方爆发,在地上少说也能留下一些痕迹出来。于是虽然有森林大火的危险,秦冲还是准备去落地雷落地的地方看一看。

但凡有落地雷出现,火种自然是少不了的。

强大的电流能够将树木当场劈开,更能瞬间蒸发树木甚至周围石头的水分,在闪电的高能压迫下,不着火都难!而秦冲此时是走夜路的人,对于火种的需要如同饥饿的人需要吃饭一样。况且对于从来没见过落地雷的秦冲来说,好奇心是十分恐怖的,毕竟秦冲还是个好奇心比较重的少年。

这个时候,秦冲几乎连害怕都忘了。

他加紧步子,向雷电落地的方向跑去。

他不忘抬头看了看,天空此时显得阴沉沉的,对于夏季来说,这是雷雨的前奏。

恐怕在营地的乔依斯一家子也不会有一个愉快的晚上了,至少秦冲不知道将要到来的雨水是不是会对他们的烧烤晚会造成影响,抑或者他们还在为朱莉娅小姐的安全犯愁?

秦冲是没机会回去看看了,他想回也回不去。

这个被赶出去的奴隶此时的脚力令人吃惊,他很快就到了落雷的地方,在这个该死的地方,他该感谢某种运气的眷顾了。

只不过他不知道他这个运气是好运气还是坏运气。

上天!女孩!

秦冲几乎可以肯定那绝对是他要找的人,朱莉娅-乔依斯小姐,她现在正躺在一棵大树的旁边,她的面前对着干柴火,火焰并不大,而女孩却在那里瑟瑟发抖。

见鬼!在什么时候不好,就在这个时候找到了他应该找到的人!

对于迷路的他来说,恐怕这个发现毫无意义。

除非他还抱有一种希望,比如说他面前的乔依斯小姐能够清楚的记得营地的方向。

不过看样子,他这个希望破灭的几率比较大。

而此时的朱莉娅-乔依斯小姐却如同一个街边的乞丐一般坐在因为雷电的原因快要成为树桩的大树前面,她的发抖令人想起了赎罪夜里仍旧在街上流浪的人。

这个时候,秦冲几乎用跑的脚步到了朱莉娅面前。“您可让我好找。”秦冲跑到朱莉娅面前,喘了几口大气。

“你找我干什么,我认识你,你是我父亲常常带到餐厅的那个奴隶吧。”朱莉娅小姐意外的没有对秦冲进行讽刺,甚至没有对他用尖刻点的语气说话,这让做好承受一切后果的准备的秦冲很意外。

“您应该知道,您不回营地,乔依斯夫人已经快急疯了。”秦冲不得不用一种非常不恭敬的语气对格拉蒂丝小姐说话。

意外的是朱莉娅小姐并没有多大的反应,正当秦冲以为朱莉娅小姐生气的时候,她说话了。“你不该来这里的,而现在我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或许我们活不到天亮了。”朱莉娅小姐自顾自的说道。

“您说什么?”秦冲愕然道。

“我是因为躲避狼群才到这地方来的,那个时候我看到了这个落雷,应该和你的想法一样,不过我的想法是在这里生一把火以驱散狼群。”朱莉娅说,“不过你看周围的能够作为柴火的树枝我都已经集中到了这里,然而这火也要灭了。”

雷电看起来不止是一个人的指向标。

不过秦冲听了,此时身上确实感觉到了一种来自周围的那种被窥视的感觉。

“狼群很狡猾,它们现在潜伏在外围,我敢保证它们在这堆火熄灭的瞬间就会淹没我们,而且我还能肯定,它们是故意放你进来的。”朱莉娅抬了一下头,然后又重新的低了下去。

秦冲也清楚的看到了一群绿幽幽的眼睛,甚至那种低沉吼叫的声音也如同在耳边一般,他也毛骨悚然起来。

可以看出,秦冲的运气与这个笨蛋小姐有的一比,好不容易在这个偶然的情况下找到了要找的人,却陷入了另外一种尴尬之中。

“我去把火拨旺一些。”秦冲说。

“最好别做傻事,那样会让这些树枝燃烧的更快,我们的命就更短一些。”朱莉娅说。

“难道就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么?就这么等死?”秦冲问道。

“你会爬树么?”朱莉娅小姐抬头问道,她的眼睛里闪放着异样的光彩。

“这个……不会……”秦冲确实不会爬树,在庄园内的时候他也没有功夫练习这个。

“那我们的死去就只是时间问题罢了。”朱莉娅的表情顿时变得黯然起来。

“您有什么武器可以抵抗呢?”秦冲问道。

“原来有一把十字弓,可惜被野猪追的时候丢了。”朱莉娅小姐摇了摇头。

“十字弓?难道您就是那个独自行猎的猎人?我听的很清楚,那个十字弓弦发出的弹跳声音!”秦冲惊呼道。

秦冲并不知道发怒的野猪有多么可怕,他的问题还是停留在表面上。

他没想到自己还真的蒙对了,那个用十字弓打猎的人确实是眼前的朱莉娅小姐。

至于她一个人出来的原因,倒是有很多的理由和方法来解释,比如说朱莉娅小姐喜欢独自行动,或者别人不愿意带着她一起去,或者是她本来的目的仅仅是散散心,没想到误打误撞碰到了猎物,一直追击之下就进入了深深的丛林之中。

至于说她能够碰到狼群这样可怕的种群,运气可谓是糟透了。

据说,狼群会派出一些比较灵巧的独狼去侦察,如果发现单身或者弱小的动物即全体出动,用整个种群强大的牙齿乱咬乱撕,甚至将对方撕裂吃光,这样即便是对手个体特别强大也无法抵御住这种“狼海战术”。

如果是其他小组,恐怕在弩箭以及人数的威胁下狼群还不敢有什么异动,不过在朱莉娅小姐这里就不同了。首先她失去了自己的武器,再次她没有强大的个人能力,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就是侦察狼也发现朱莉娅小姐只是孤身一人。

孤身一人相当于什么概念?

一个长的稍有姿色的女人孤身一人走在荒郊野外,在这样的情况下,遭受绑架甚至强暴危险的几率就会特别的大。更别说这种处在最原始食物链中的环境了,可能在这些狼群的眼中,这个送上门的女孩就是上天赐予它们的点心。

软西红柿没多少人不爱捏,没有刺的玫瑰花会灭绝恐怕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看起来我们只能坚持到天亮了,只要到天亮,这些狼群会自己退去的。”秦冲说。

朱莉娅苦笑道:“没有火,狼群就会立即上来把我们吞噬,现在距离天亮至少也有六七个小时,你说怎么坚持到天亮?”

秦冲看了看四面八方,说道:“会有办法的。”

“我倒是希望你能够找到办法,这样我们两个人都不用死了。”朱莉娅说。

“至少我已经有了一个想法,不过您的手臂能够承载住我的重量么?”秦冲说这句话的时候正看着头顶上的树枝。

朱莉娅仿佛想到了什么,她的两眼放起光来,又看了看自己的两条手臂,又摇了摇头。

“您该知道,一个人没有办法,未必两个人就没有办法,许多东西不能随便的以简单的加减乘除予以计算的。”秦冲说。

“我明白。”朱莉娅点了点头。

“我的想法您也应该清楚了吧。”秦冲又抬了抬头。

秦冲的想法十分的简单,这个树枝十分的粗壮而且分叉,距离地面只有三米多的距离,这个距离对于一个没有接受过系统训练的奴隶和娇贵的大小姐来说都是太高了,不过如果两个人的身高加在一起,就足够克服这个几乎可以说是先天性的毛病了。

“你的想法真的胆大包天,如果我是塞勒或是我的姐姐,现在估计都不会考虑到脱险的问题,先杀了你再说。”朱莉娅知道秦冲问她的手臂负重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意味着两者之间谁踩着谁的肩膀先上去,然后再在那个分叉固定好自己的腿部,再将另外一个人拉上来的整体分工。

“可是您不是塞勒少爷,也不是大小姐。”秦冲说,他也习惯了在敬称前面使用二少爷的名字而不是姓。看了看四面八方,说道:“会有办法的。”

“我倒是希望你能够找到办法,这样我们两个人都不用死了。”朱莉娅说。

“至少我已经有了一个想法,不过您的手臂能够承载住我的重量么?”秦冲说这句话的时候正看着头顶上的树枝。

朱莉娅仿佛想到了什么,她的两眼放起光来,又看了看自己的两条手臂,又摇了摇头。

“您该知道,一个人没有办法,未必两个人就没有办法,许多东西不能随便的以简单的加减乘除予以计算的。”秦冲说。

“我明白。”朱莉娅点了点头。

“我的想法您也应该清楚了吧。”秦冲又抬头说道.

朱莉娅再次点了点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