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这一段,也许军团里有些人可能还会记得,那天在跳舞之前,我还在军团群里问过谁会跳交际舞。水师说他会,还给我讲了好多,我没听懂。后来不知是雷达还是踏雪,发上来一张两人旋转着跳舞的图片,可惜我太笨,什么也没看出来,他们又让我在网上查基本动作什么的,结果还是不行,最后不知谁说了句,女的会就行了,到时让她带你,我一想,死就死吧,豁出去了。

于是,带着他们送我的几句话,毅然然去赴约了。

本来是前一天她打电话让我去的,约好的时间地点,我说什么事呀,还整这么浪漫,我又不会跳。她说:“我不管,到时你一定要去,不然以后不理你了”

没办法,一般女生交待的事情俺是不怎么拒绝的,何况又说了这种话,只能去了。死就死吧。为了爱什么都可以不要!(经典吧)

等我到了那,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怎么里面没有一个中国人!不会是走错了吧,还是她故意恶搞我?

我一见我来,便把我拉了进去,对着那些人说:“这就是我跟你们说的,我的男朋友”我心里咯噔一下,我什么时候成了她男朋友了?怎么没人通知我?

那几个人站起来和我握手,居然一个个都说汉语,还您好您好的,我不知道什么情况只好懵懵懂懂地跟他们握手。她亲昵地挽着我的臂弯,拉着我坐下才悄悄告诉我,这些都是她们俄国人,他们今天在这里搞了一个聚会,我一惊,这种聚会我来像什么?

也许是由于我在场吧,于是就有了一个很滑稽的局面,一群俄国人聚会为了照顾我居然都尴尬的一句句说着汉语,我查觉出来对他们说:“没关系的,你们说你们的国语好了,我能听得懂”其实我能听懂啥?这不是为了长咱中国人的脸嘛!他们尴尬的笑笑,半中半俄的谈着,气氛有点不对!丝丝站起来说,大家起来跳舞吧。

音乐响起来了,那些人也一对对跳起舞来,我还是坐着没动。丝丝跟我说,你应该邀请我跳舞的,我说我不会,她一把把我拉起来,撒娇似的晃着我的胳膊,说现在你是我男朋友了,我要你陪我跳。没办法真受不了她,我说好吧你教我。她高兴的说好的一定。却坐下来了。我一愣,说你不跳啦?她说,你还没请我呢!

晕了,摆个姿式伸手请吧,谁让咱是爷们儿的呢,她这才满意的笑了。

可是跳了没一圈就不行了,不是我不行,而是她不行了---脚痛!被我踩得啊!我连忙扶她坐回去,再看看其它那些人,还在跳着,没有人过来关心一下她,也没有人笑话我,这些都是什么样的人啊?真是搞不懂。

我正在那陪她坐着,突然走过来一个女孩,很小巧(当然是跟她比),长得却很可爱,尤其是眼睛,很活泼。走到我面前对我说,可以跳支舞吗?我说对不起我不会。她说“没关系的我可以带你。很容易学的。”这时我看了一眼丝丝,她的表情有点不自然,转过头看着别处,完了,吃醋了?我连忙对那个女孩说:“不好意思,我还要陪我的女朋友呢。”说着伸臂揽住丝丝的肩。

等那个女孩很识趣的走开,丝丝才说:“人家请你怎么不去呀?多没礼貌啊!”女人哪,真难理解,不知道她们哪句话是真的,但是前人曾经教过我一个原则,就是当面对一个女人时一定要把她当作全世界最美的。我说:“谁让我有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呢?一分种也舍不得离开啊”一句话就把她哄开心了,推着我说:“去吧,你去请她跳。”我还能分出来这话的意思,说:“还是算了吧,我又不会跳,再说都拒绝了再去请显得不太好。”

看来那会儿她是真的有些醋味了。在我以前的印象中和在电视里看到的外国人没有一个像她这样的呀,倒是她那些朋友比她更像个外国人。

望着舞池里的那些人,我真的能融入到他们当中去吗?我在问自己!

(未完,待续)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