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孤独狼日记 玛多岁月 我的玛多生活 17

我热 收藏 0 39
导读:草原孤独狼日记 玛多岁月 我的玛多生活 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6/


我的玛多生活 17


一九九四年十月一日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四十五周年!

自今日起,连续放假四天。要充分利用这几天学习,要认真一丝不苟,锲而不舍,一步一步前进!现在作息又颠倒了,要注意,身体太虚弱了,快没有了。今天去灶上打了十元钱的菜,过节吗?晚电视也无意思,无心看。《情系秀吉滩》是青海拍的,有些看头,比较接近这里的生活吗?

川大寄来的书中,有一本《中医妇科学自学指导》中缺了三十三页内容,重复了三十三页。依照“川大”精神,要及时予以调换。过一阵子订报订书工作开始,要把《青海招生自考报》订上,何时去信问一下征订及考试情况。另外,是否订些杂志看呢?我看,《读者》,《故事会》尚好,其他也无聊。

学习中需找些参考书帮助学习,在西宁有《医古文修辞语法》《生理学》需急用,有机会带上来。

明天为亚运会开幕式,白天发电,十一点十五分,广岛12届亚运会开幕,注意收看,另外,可收拾脏衣物,用洗衣机搅一搅。

拉煤的事也不知该咋办,小井说无有,可有人又拉上来了。这几日需收拾自己物品,以防老爷子归来无法转移。准备到防疫站好好学习!


一九九四年十月二日


中午十一时发电,一刻后,电视转播第12届广岛亚运会开幕式。中国派出500多名运动员参赛,力争夺取第一。兼看了电视剧《阿惠》。用洗衣机洗衣服,拖地板。才让来了,让去通知值班人员签名。大部分未找见。


一九九四年十月三日


通知众人值班,与小曹换了一下,他白天值班。在家学习,夜不睡,昼不起。边看电视边学习。考虑准备转移物品,以免在这里担惊受怕,计划帮哥拉煤。太不是时候了。天很冷了,已上冻。


一九九四年十月四日


想了一大堆,计划拉煤。拉自建民,曰,下宁有事,过几天再说,很着急,天冷成啥了。不是为了用公家已付钱的车,早找车与人拉了。计划转移至气象站去住。今天与川大寄了《中医妇科学自学指导》请求调换。


一九九四年十月五日


早去上班,迟到了,众人正在收拾办公室,因维修。在才让之絮叨责令下擦玻璃。下午与小梅去卫生局领工资,他妈的未能领上自己的钱。这次计一千多元呢?两个月工资九、十月份,补发了300多元。440.6×2+312.1=1193.30元。


一九九四年十月六日


父亲尚未回县,退休不知确切时间,现在是动员强迫阶段,据说通知文件已下发,职务已免,手续已交。同期退休的还有田辛礼等。据小何说,有可能至年底了。

上午发了工资,两月同时发,工资涨了12.68元,成44.60元了,补发了九月份工资312.10元。现在与小金差了1.80元钱,比党志多了十五元钱。很滑稽可笑,工资究竟不知如何回事。下午与小梅去公司买了玻璃板,日光灯等。现在终于拥有自己的一片小天地了,有了一席办公学习勿受别人打搅之地。要充分爱护自己的玻璃板,勿整坏,更要珍惜时间,充分利用一切空闲学习。

才让一行去了花石峡,今年的强化免疫工作提前进行。我仍是花石峡乡,但愿不亲自去下帐。

去气象站预与杨明寿还钱100元,人不在。到时扣除嫂子9月份工资30多元来。与华、杨、李等少来往。在哥处录音,效果不理想。

由于民政局车下宁,几天后才上来。计划另找车与小梅合拉一车碎煤。一家一半,现已上冻,先拉上堆着也成了。父的光就不去沾了,以免责骂。一家半车才400元钱。如不成的话,西宁一车机砖才1600元,半车才800元,见机行事吧?

今日与哥发信、姐去信问候致意!


一九九四年十月七日


准备收拾东西去气象站住,以免老爷子看不顺眼。在家里提心吊胆也学不好。还是一人安心于学习吧?!在灶上整天打饭吃。才让、小牛、小虎、老胡(胡中田)去花石峡未回。上班也无聊,一人静静学习。要常翻书,看书。融会贯通,死记硬背!


一九九四年十月八日


武安正已回来。下午在食堂碰见他了,说拉煤否?父10号以前回来?因此要随时离开,等到他退休了再回去。收拾防疫站房子,钉了门,严密多了,筹集些煤、牛粪,随时去住。一人有个小天地真好!


一九九四年十月九日


今日晚迁往气象站,架火。找车拉煤也未成,拉碎煤也拉不上。去医院李晓艳处坐了一会儿,她妈来了。谝了一阵自考情况,她妈的话很不中听,很反感。在学习中要找些参考书。小牛曾学过,书有了,可很卖关子,诌上了。努力抓紧学习吧,时间不等人啊!


一九九四年十月十日 星期一


父中午回来了。见了小何两次,曰坐私人班车来的。去吃饭时再未敢进去。再放心了,老老实实坐在哥家吧!准备去兵站与哥拉半车煤,300元一吨,一吨120片。求一个人不容易啊!谁都靠不住。


一九九四年十月十一日


才让又下宁了,10时去上班,谝传一阵。刘小虎传言,老爷子,老左手续已办清了,估计老爷子处理完家中事情就该走了。还是不想去见他。反感极了。中午去兵站找姓赵的站长买煤。他看在曾为他开过买油证明份上答应卖给2吨。去找了一手扶,准备下午拉煤,未讲价钱。回来时差点撞上老爷子,说不定已发现我了。弄得像仇人似的,冤家路窄。下午去拉煤,手扶匠要价25元,因无人装煤,煤半个的太多了。与老乡藏民装了一车,因其轮胎气不大,算了九十块。后来又去拉时,曰,只装30块,并立即要了300元钱。手扶匠也涨气,因无人装卸,要了运费30元,很无奈气愤,狗日的无一个好东西。不过也好了,一吨煤一百二十块三百三十块钱。总算拉上了一吨,如有机会再拉不迟。料想够烧了。赵船因放跑了他的狗,扬言要打我,反驳几句,他吼掉了,说,你在气象站住得不耐烦了。我说就是,不住也成了。在外边住,少与人来往打交道,像这几个王八蛋,无一个好东西。世上无一个好人,欺人太甚。我太好欺负了,任何人均可欺凌打骂。

未来几天要办的事:1.打煤砖。2.办工作证。3.领身份证。4.找参考书。5.买菜做饭。6.订阅报刊。7.去文教局问询自考报名情况。8.洗床单。9.领嫂子工资钱。10.存钱。11.买牛粪!(防疫站及气象站)


2006-12-02 19:33 发于行唐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