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当青蛙遇到野鸭

九天一色 收藏 5 494
导读:[原创]当青蛙遇到野鸭

很久以前我一直认为她是只天鹅,一只美丽的天鹅。认识她的时候我们还都很小,那年我18她17。

认识她是在一个很偶然的情况下,说出来大家也许不会相信,其实我和她之间很多事情都是无法让人相信的,但我还是想把这些不可信的事情说出来,也许因为时间太长的原因有些事情已经被我私自的篡改,但还是希望能在这个我从没来过的地方把这些非真非假,似真似假的往事说出来。

18岁那年我已经上班,没上大学也没去当兵,在一家锅炉厂做电焊学徒工,工作辛苦点,但待遇还成(也许是因为那时候刚刚毕业,没看过钱的缘故大家别笑我~)每个月将大部分交给母亲,一小部分自己买点什么,因为那时候还没有烟酒等嗜好所以经济方面比较充裕,那时候是2001年8月19日,在学校的一个姐姐过生日,正好那天是星期日。再加上毕业后还有点联系所以就去了,在酒店却看到了当初上学时候苦苦追求但还是没追到的一个女孩(现在嫁给了一警察,市分局的),也许那时候他们就在一起了,所以在酒桌上侃侃而谈她现在的男朋友如何如何的好之类的话,这些话再加上很多各种颜色的酒使得菜鸟级酒徒的我第二天头痛的要命,所以编了个理由就私自旷工一天……

电话里约了个有空的哥们去网吧,那时候QQ还是很流行的,网吧里的大多数人都在QQ里聊天,我也不例外,突然哥们神神秘秘的探过脑袋过来告诉我“哥们我一网友就在这网吧”

“你小子运气还真好,快告诉我是那个”

“就在门边上那个,粉色衣服的那个”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因为房间暗的缘故只是模糊的看到一个背影,门外的光和网吧里弥漫的烟在她的背后形成了亦幻亦真的光环,就好象天使背后的光一样。不过说实话这些都是我认识她后加上去的杜撰罢了,那时候只是看到她的背影,也有光也有烟但就是没往那里想呵呵。

从朋友那要来了她的号码,在QQ里山南地北的满嘴跑起火车来,时间过的很快,她到时间了,为了能多和她多聊会假装绅士的我要求送送她,结果那傻丫头也同意了,对了我忘记说的是那天正好下雨,而我们谁也没雨伞,只有我的衣服是那种防雨绸的运动服,不过很快那衣服也就不在我的身上了。

在车站等车的时候要来了她的传呼机号码,毕竟那时候比较单纯,要现在就算给估计也不可能给真号码。



时间过的很快,大概半个月过去了,我和她谁都没有再找过对方,也没再QQ上再看到过彼此。只有一次我给她打了次传呼,但她没回,也许我和她不再会有以后,也许仅仅只是也许。

九月初,一个星期天的中午,一个人在家闷的慌,但又懒得出去。索性翻起电话本,看看有谁能陪我聊会天。鬼使神差的我找到了她的名字,心想最后一次……

事实证明最后一次往往就是成功的那次,我的这个最后一次也不例外……

她回电话了,并告诉我上次她也回过,但当她回电话的时候电话亭的人告诉她我刚走……

记得那天她正在家赶一篇作文,周一要交的,写东西正好是那时候我的强项,怎么说在高中也是文学社社长嘛……(狗屁文学社)就这样,我们聊的很开心,后来她告诉我那时候她爸爸也在家,现在的我想到这心里都会不自觉的害怕一下,不过好在她父亲比较尊重她,只是在事后问了下和谁聊了这么长时间,不过后来她很顺利的完成了作文,也算是我的公德一件罢……

就这样本来已经断掉的线又一次的连上,而且如同病态的增生样比没断之前还要粗,还要坚韧。那时候我和她口袋大部分的钱都捐给了中国的通讯事业,只要一有空我们就会不停的给对方打电话,直到IC卡里的钱变成“0.00元”后来我学会用IC卡电话对线(违法)才使得我们的电话费降了下来。

虽然我们只见过一次,但电话在不知觉间将我们的距离,我们熟的就好象多年的朋友,无话不说,无事不谈,说真的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这么深入的去了解一个女孩子的内心世界,不知为什么听到她的苦恼时心中总是会不自觉的有种想保护她的冲动。

“21号运动会开完下午休息,我们出去玩怎么样?”

我很爽快的答应了,后来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总会拿这事笑我,居然要女孩子主动要求约会,呵呵,也许我就是那种人吧,有色心没色胆那种。

不管是谁约谁,结果我们的这次约会很成功,不知道她是不是,反正我的初吻就在长椅上被我无私的奉献了出来。之后的十一大假我们也是粘在一起,再后来的每个周末我们还是粘在一起,就好象是失散多年的联体人一样。

不过我们之间的所谓“爱情”从一开始就宣告了是个无法长大的拥有先天缺陷的畸形种子,我们甚至在热恋的时候就已经制定好分手日程表,因为那时候她高二,还是省重点高中的好学生,高三的时候是不可以分心的,因为在中国就是有那么一种凭几张纸,几十个符号就决定人后半生的那种“毁人不倦”的制度。所以在一年后,也就是她高三那年我一定要消失,就好象从没在她生命中出现一样完全的、彻底的消失。

所以我们越发珍惜这仅有的一年时间,好象被判决死刑的病人一样,贪婪的榨取着时间和彼此的爱情,所以我们间的“爱情”就如同使用激素的运动员一样病态的强壮、茁壮着……

我们间也有过争吵,也有过裂痕,但就是这个一年之约让我们互相谅解了彼此,让我们互相继续爱着彼此。没想到未来的分手如同未来的幸福一样都可以抚平现在的分歧和矛盾。

一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无论你是否珍惜时间,一年都只有365天。眼看着行刑的那天越来越近,我和她却又开始想象着一年后她考上大学时再次重逢的景象,并彼此约定好再马上就要到来的这一年里谁也不可以找彼此,同样也不可以找别人。那时候天真的我们居然都相信了这个美丽的童话。




最后的暑假过去了,我和她也按照约定分手了。生活突然变的平淡如水,也许生活本身就是平淡的罢,就这样一个月过去了,我表面上似乎也接受了这种平淡,无奈的选择,但无论是否无奈都要选择。向现实妥协是唯一行之有效的方法。我还是只青蛙,虽然是只1米8多的青蛙,虽然她无数次的叫我这只青蛙老公,但她还是只天鹅。夏天过去,我躲到泥洞里,而她则飞向远方……

故事也许该结束了,但如果没那个电话这个故事也就那么结束了……

某天,突然接到她的电话,她说想我了,说着说着电话那头还传来她抽泣的声音,就算我是铁打的心也软了,更何况我的心是那么软溻溻的一砣肉……

生活又回复了往日的快乐,她回来了,回到我的身边,我们把从前玩的时间换成学习的时间,难怪老妈说我“当初你上学时咋没看你这么上心呢?”

买教材,找答案,背单词取代了曾经的亲亲我我、花前月下。就在那个冬天她奉献了她自己,因为她说她找到了一个值得托付的人。为此多少个梦中我为她披上了洁白的婚纱……多少次在傻笑中醒来。

生活继续着,生命延续着,那一年我们都瘦了许多,她简直成了我的补药试验田,各种维生素、21金维他、深海鱼油就差脑白金了(那时候还没有这东西),不过后来我发现原来最补的居然是肯德鸡……

那一年好象格外的长,但又好象转瞬而过。回望那一年只是觉得很忙碌但仔细一想好象什么都没有做,所做的好象都是机械性的连续动作一样。她考试那几天我也好象考生那样的紧张,每天晚上我都会对着电话犹豫,打电话怕影响她休息怕让她分心。不打怕她多想……有时候想想做人还真累……

终于结束了,结束的不是我和她的故事而是她的高考那个夏天的晴天似乎特别的多,每天好象都有太阳,也许这仅仅是因为我们每天都会在一起罢……一起去学校门口卖书,去公园享受午后的凉爽,她教我玩羽毛球,结果两天20多个羽毛球就挂在她家楼下的各个角落,甚至有几个居然顺这窗子跑到别人家去。每一天都是快乐的但我们在物质上依旧是贫瘠的。经常要她请我吃午饭给我买烟。真不知道那时候的她是善解人意还是在可怜我……

两个月,也许是我生命中最快乐的两个月。但就是对我再宝贵时间还是会将这一切带走,最后只剩下一无所有的我。

开学了,她所靠上的大学就在我们所生活的城市,但毕竟这是她第一次离开家。也许动物的直觉告诉我她就要离开我了。也许是因为在我的印象里大学是最容易滋生爱情的地方,也许是因为我是青蛙而她是天鹅……


生活又变的平淡如水,我又回到我的生活中一个渴望但却又恰恰缺少她的世界。大学的生活很丰富,电话中她说的最多的就是这些,这样那样的社团,形形色色的团体还有貌似热心的学长……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觉得我们好象已经是两个世界中的人,就算能看到对方但中间却又着透明的玻璃墙。就算知道对方的存在但却无法感觉到彼此……

也许我们在彼此心中都不那么重要了,也许我已经沦为她周末无聊时就会想起宠幸的朋友罢了,也许是我多心了罢,我时常这样安慰自己,毕竟两年多的“感情”……

那年的冬天来的有些早,也比其他冬天更冷,也许只我有一个人这样想罢,因为她说我们间也许没有可能了……听到这话的时候我却显得出奇的平静。也许这一天早就已经在我的脑海中预演了多次的原因罢。一切来的都是那么突然但却又是那样的意料之中。一切就好象是个玩笑一样在老天的安排下突然相识又突然分手。我没有像当初我想象中那样企求她的回心转意,只是淡淡的提出想要回一些“寄存”在她那的东西。而她却很大度,没向我要回什么但我还是将所有我能找到和她有关的东西都找了出来,本属于我的就丢掉属于她的整理起来还给她。

那个星期天的我特别的清闲,她离开后我所有的朋友却都回来了,在他们看来终日的玩乐也许会让我淡忘那些个所谓的刻骨铭心罢。那个星期天本来约好要去玩篮球但是可恶的教委居然征用冬日里为数不多的室内篮球场。真搞不明白高中生篮球联赛为什么要在冬天举办,也许夏天的时候教委的大员们要去海边游玩罢……

愤慨归愤慨,但愤慨过后也只好无奈回家,到家后看到角落里用黑色塑料带装着的她的东西感觉越发的别扭,堆在哪就好象别人丢在小巷尽头的尸块一样。于是决定拿去送还给她。还是往常那路公交车,也许这条线路的每一辆车我和她都一同座过,只是此刻的我不知道现在座的这辆车上、这拥挤却冰冷的车厢里有着的是我那短回忆。

很快她的家到了,在她家楼下打了通电话给她,说东西就放在楼下的花亭里,自己来拿好了。但我却没走,真是很奇怪。说实话也许是在心里还是期望可以再见她一面吧。没多一会她从楼里走了出来,看到我在迟疑了一下但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来。说了句好象离婚多年后又重逢的夫妻见面说的话“你最近还好吧”

“恩,还成。朋友们给我介绍了不少(少吹牛了,谁不知道我那群哥们一个个还都渴着呢~)你呢?”

“还成,就是有时候会想你”

“哦,真的啊?那还和我分手?现在后悔还来的急~哈哈哈哈……”

她没说什么,但我们俩谁都知道这个玩笑其实并不好笑

“对了,我的满月照能还给我吗?”那是我为数不多小时候的照片。

“恩,我回去找找罢……”

“还是别再找找了,现在就找吧,老往你这跑人家还以为我们有一腿呢”

“我家现在有同学,不太方便找东西……”

又一次动物的直觉告诉我现在在她家的那个人决不是一般的同学“是谁?”

“你别问了,我找到后一定给你……”

没等她说完我已经向她家走去,和她再一起两年多的时间我知道,这个时候她父母是不会在家的……

她跑来追上我,拉着我叫我别上去,但我什么也听不到了……

敲门,门应声而开,我看到的是一小个子男生,脸上的粉刺和痘子分布的就好象月球表面(也许没那么严重,属于我时候恶意丑化罢)

他看到我楞了一下,接着看我身后因为拉我而气喘吁吁的她

“不好意思打扰了,没别的意思,我来取些我的东西”现在的我一直以为这是句为了让那小子放松警惕的话

他没说什么,看看我又看看她,好象很迷茫。也许是因为没遇到过这情况而感到无挤可施。我径直走向她的房间回头对着她笑着说了句“快点帮我找啊”说着穿着鞋我就走进了那从前袜子不干净我都不可以进的她的房间。随后他们俩也跟了进来……

电脑开着,CS,沙漠2,警察,沙漠之鹰……

那一刻好象很多很多我喜欢的卡通明星都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其中最明显的就是樱木那个白痴和EVA里那疯狂的“初号机”……所以我也如同这两个家伙一样,不是变成了他们俩的合体,变成了一个疯狂的白痴。

他伤的很重,而且都被我选择性的让他伤在脸上(毕竟冬天穿那么多打到身上也不会很疼)我并不是一个喜欢打架的人,也很少打架。家人和朋友眼中的我有时候甚至显得有些懦弱,但那一刻也许真是神灵附体(我是电焊工,每天面对的都是铁板,自然会比这些“书生”多点力气,而且我的身高快超过他20厘米,显然这是场不对称的较量。好在这场较量用拳头而不是什么英语高数)

丢下趴在地板上装死的他我走了,临走时回头对这卷缩在一边的她说了句“照片我不要了,丢掉吧”

后来的很长时间里我都会突然的不自觉的害怕,害怕他和他找来的人会在她的指点下躲在某个我经常会出没的角落等着我,我不怕挨打,但我害怕被我曾经爱过的人出卖,但没能等来他们,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失望。

故事该结束了,也许大家都已经看的厌倦了,其实我也厌倦了这种无谓的回忆,但既然想起来的话我想最好还是该说完的好,也许再过一段时间那段现实真的会被我自己改成一个故事,所以抱歉这个故事还有最后一段……





元旦来了,快春节了,我也换了工作,托老爸同学的福进了国企,不是当工人,办公室里有空调,有自己的办公桌,工作很清闲虽然有时候要上夜班,但每个月我上班的天数不超过15天,这还不包括我迟到和早退的时候。工资不高,但要比当初做工人的时候高一半。也许对我来说比从前不知道要好多少。那时候我心里总是会默默的想“好日子就快来了罢”

一天夜里(也没那么晚了,北方的冬天天黑的早)电话响了,接了电话发现是她打来的

“我在XX车站,过来接我”她是不是打错了

“你打错了吧,知道我是谁不?”

她在那边大声喊我的名字并告诉我快过来,别问为什么快过来就是了。我想她大概喝多了……打车,求司机用最快的速度到那,结果我发现我猜对了,她的确喝多了……

“今天我们高中同学聚会,我没喝多少……”她看上去就像个酒鬼(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一定是在酒桌上她的同学向她问起我了,毕竟和她在一起的两年里她的同学没少收我的贿赂,并且在他们幼稚的眼中我们是最“恩爱”的一对,所以酒后的她才会想起我罢)我提出要打车送她回去,而她却说要走走(这离她家直线距离算少说也要5站)但无论我怎么劝都没用,又不能扔她一个人在这无奈只能无奈的把自己的棉衣披到她的身上。

“等我大学毕业我们就结婚……要生个和你一样的孩子……孩子最好长的像你……因为你比较帅,但千万不能和你一样黑……”听到她这些话我真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你还爱我吗?”看着她那认真的模样我怎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我不想在她酒后占她的便宜,哪怕是随便说说也不行。但她似乎不领情……

无奈的我也只能一次次无奈的说“爱,爱……”每次想到这我都只能摇着头苦笑

“今天晚上我不想回家了,我们去旅店好不好?……”!!不过还是拒绝了。有时候自己想想,还真想不到底该不该和她去旅店。

一路上我们聊了好多,不过我也不知道是她酒后的真言还是胡话……

好不容易送她回到了家,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冒出股甜蜜的感觉,就连耳朵冻伤都不知道,搞的现在一到冬天耳朵就痒的要命。

不过无论那一晚、那一路我和她是如何的缠绵到了第二天我知道那仅仅是一次她的酒后失态罢……

第二天的下午我接到她的电话,她向我道歉,但不是为和我分手而道歉,而是向昨天晚上的事情道歉……






“呵呵,为什么,以后别喝那么多酒了,常喝酒的女人老的快知道吗?呵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