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七十二章 夜袭黑狱

龙居士 收藏 8 1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七十二章 夜袭黑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七十二章 夜袭黑狱

棉兰以北二十海里处,有一座地图上无任何标记的小岛。小岛呈长方体形,远观如桌,四面岩如刀削,高出海面一百多米,仅朝南面有一条之字形的栈道可以上下小岛。西班牙人看中了这坐小岛天险,曾在此建立监狱,用于关押重犯。后来历尽数百年,不论归属权如何变更,这坐小岛的用途不变。经过数百的不断扩建,成为世界上唯数不多的几个,让犯人谈虎变色的“黑狱”。因为,无论是谁,只要进了这座黑狱,除非肋生双翅,否则别想离开。事实上,自从建成监狱以来,数百年间,从未有人活着逃脱过。

“黑狱”由巨石垒成,离开海面高达百米,既使是世界上最好的攀岩专家也无法徒手攀登。下面暗礁浅滩,再加上风高浪急的热带海洋气候,使得接应的船只无法靠拢。如果没有船来接应,离岸二十海里的直线距离,足以吞噬掉任何敢于挑战海的宽广的勇士。

顺理成章的,印尼建国之后,这儿成为印尼最重要的监狱,最让人放心的监狱。印尼政府对这座监狱官方称呼是一号监狱。而人们则习惯性的称它为黑狱。那无名的小岛也就成了黑狱岛。

印尼似乎遍地都是盗贼,要不然就无法解释,原本只能容纳三千犯人的黑狱,竟挤下了五千多犯人。这五千多犯人当中,大多数都属于政治犯,其中被认为是“亚齐分离分子”的有一千多人。而华裔政治犯,竟是其中最大的一个部份,多达二千余人。

毫无疑问,在当年苏哈托独裁的军人统治下,所谓的政治犯,犯的到底是何罪了。他们中,绝大多数,既使按苏哈托的军人法律,也属于无辜。

王辉在与“亚齐自由运动”领导人,索夫彦谈判时,索夫彦曾说他手上有三个任务可接。其中最难的就是这个,攻下黑狱,解救里面的政治犯。索夫彦认为,攻下黑狱,任何组织都不可能办到,当时他认为提出这个任务,只能当作笑谈。

不过,印尼国际雇佣军是什么?他是猛虎,是蛟龙,全军三千余人,全都是由国内一流的退役军人组成的军队。论潜伏、营救、攻坚、狙击、特战、陆战、丛林,谁可与之争锋?又有铁血战士助阵,更是如虎添翼。

今夜,一个漆黑的子夜,他们来了。

为的不是“亚齐”的任务,而是为了华商会,为了解救被关押的无辜华人。

数道探照灯,撕开漆黑的夜幕,将几个巨大而明亮的光圈投到海面上,像独眼巨人的大眼。从探照灯的探照范围和频率来看,任何船只都不可能,逃避探照灯的监视。

热带海洋的白天,总是狂暴的,而夜里经常温柔得像躺在身边熟睡的情人。

嗡——嗡——嗡——

水下的平静被底沉的螺旋桨声音打破。睁着眼睡觉的鱼儿们,眼里忽然刺入几道强光。难道天亮了?呀,亮光后面还跟着数条巨大的黑影。啊,是鲨鱼吗?鱼儿们四散而逃,就像是进了猛虎的羊圈。也有些不怕死的热带鱼,展动着他们斑斓的鱼鳍,好奇的围着光柱,展示着它们美丽的衣裳。可是,水底的黑影,在潜水助推器的的带动下,游得太快了,光柱在热带鱼身边一晃而过。黑暗又重新的笼罩在它们的身上。

这几个人就是龙将军黄志明和铁血战士小钢炮、胖子、飞毛腿他们。只能他们才能够仅拥有潜水服的情况下,游过探照灯的封锁区域,也只有他们才能够,攀上一百多米高的悬崖。

全套潜水服是海鲨帮搞来的。德国制造的精工产品,世界一流的潜水服。虽说是民用的,但比起军用的来,毫不逊色。不过,既便这样,水下助推器,拉动着一百多斤重的人和三百多斤重的装备,还是显得很吃力,战士们不得不,一人用二个。等到了礁石区,进入浅滩地带,便扔了助推器,关了灯光,浮出水面。

从这儿到岸边探照灯的盲区,有大约一百来米的距离,是最危险的地段。水太浅,无法从水下游过。在乱礁丛中,还残留着二战时的铁丝网、水雷,以及现在新布置的水中障碍物。脚下踩着软软的泥沙,齐腰深的水,叫人浑身有劲使不上来。移动速度,慢得像蜗牛。

喘着粗气,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汉水混合着海水,直往下淌。黄志明感觉手上的灭日枪,越来越沉重了。在水底游了一个多小时,原本就是极费力气的事,现在还得扛着重达三百斤重的装备。当然,以龙将军的体格,这点重量原本不算什么。但伤后重愈的他,体质下降了很多。负重以及耐久能力,反而不如铁血战士了。

走过二十来米,黄志明手中的灭日枪,无力的垂了下去。肌肉的酸痛,一阵阵的传到他的大脑中。就像是刀割一样。

咬牙坚持!

离岸只有一百多米了。一定要坚持住。

一旁的胖子,见之,伸过手去,低声道:“老排长,我帮你背吧!”

“不用!”黄志明横了胖子一眼,“我能行!”言罢,停了下来,站稳马步,气运于足,嘿咻一声,将灭日枪给扛到了肩上。

胖子伸到半途的手缩了回去。他真恨不得打自己一个耳光。老排长的个性他是知道的,宁可死,也绝不拖累战友。老排长作为战血战士当中,领头的一位,自有他的骄傲,无论在何种条件下,都不愿成为,需要别人照顾的一员。

一步,一步,一小步,一小步,黄志明两条深陷在海底泥沙中的脚,艰难的拔出来,又狠狠的踩下去。好像大海是他的仇人一样,这一脚踩下去,恨不得踩破大海的肚皮。

胖子跟在黄志明的身后,小心翼翼的护着。腾出来的左手,无数次的伸出去,想扶黄志明一把,又缩了回来。

他们两个,不知不觉的落到了队伍最后面。

“快潜水!”在前面观察的飞毛腿,见探照灯的光柱扫过来了,低声的发出警告。然后,率先潜入水中。后面的战士,也纷纷潜下了水。

“扑嗵!”潜入水中的战士,听到重物掉入水中的声意。“谁那么大意?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但愿岛上的守军,没人听到。

探照灯一晃而过,既没有听到报警声,也没有听到机枪扫射过来的声音。一切平静如常。

胖子急急从水中钻出,往黄志明那摸去。刚才潜水时,他分明看到黄志明,是屁股猛的坐水的,发出了很大的声响,而不是像别的战士那样,轻快的入水。这种现像,分明是负重的人,承受不住重量而被压倒的样子啊。

胖子抓住黄志明的衣襟将他提起,定睛一看,吓了一大跳。只见黄志明脸色腊白,呼吸微弱。

“老排长,老排长!”

唤了几声,黄志明突然转醒,在胖子耳畔骂道:“我还没死呢,叫什么魂啊!”一把推开胖子,站直了身体,从水中摸出灭日枪,身体弯曲如躬,“嘿”,足腰臂同时用劲,将灭日枪给扔到肩上。

胖子嘴张得老大。刚才老排长分明不行了,怎么一转眼就恢复呢?

这种气力的快速恢复能力,要归功于龙将军级铁血战士的强大的内脏。黄志明受伤的仅是筋骨,重要的内脏没有伤到。筋骨愈合处,与普同人没二样,当要做超过普通人身体极限的事时,容易拉伤,疼痛难忍,而且不得劲。这就是黄志明觉得难以支持的原因。

第二个原因,则要归功于黄志明坚强的意志。每当人体能达到极限,而意志上仍不愿放弃时,这时候人的潜能就容易激发出来。这也是老龙训练龙居士煅炼精神力量的方法。在这方面黄志明可算是无师自通了。不过,他的这种潜能激发,是肉体上的激发,潜能有限。与老龙所创的《笑傲法则》精神上的激发,不在一个程次。

小钢炮潜在水下时,听到那一声响,就想骂人。出水后,朝水响处看去,刚才那一声竟是老排长发出来的,张开的嘴又赶紧闭上。心想:哎,自从上次老排长受伤后,身体就远不如从前了。但老排长不服体能上的变化,仍坚持要带队。这样下去,尽早有一天会出事的。要是,老大在就好了,老排长的伤也就不会拖到现在。

纪律散漫,再加上黑狱从来没有出过事,守卫黑狱的印尼兵显然缺乏警惕。极度渴睡的印尼探照灯操作士兵,对下面传来的“扑嗵”一声响,没有重视。这让铁血战士得以成功的淌过一百来米的最危险的浅滩。步入悬崖下的视线死角。

将装备和灭日枪放在石头上,黄志明叫了声,休息半小时,便喘着粗气,坐了下来。

“老排长,喝点水!”胖子解下自己的军用水壶,将掺了糖的生理盐水,给递了过去。黄志明也不客气,仰起脖子,“咕咚、咕咚”的牛饮起来。

糖水很容易消化,喝进去之后,只需二十分钟,就可以直接转换为身体所需要的能量。是战时快速补充体力的最佳物品。

一壶水下肚,黄志明觉得精神和疲劳都恢复了很多。解下自己的水壶递了过去:“你喝我的!”

胖子伸手推了回去,道:“老排长,我不渴,这壶你也喝了吧!”

铁血战士背的东西多,能量消耗得自然也快。饭量是常人的几倍。为减少负重,出发时,战士们每人只背了一壶水,是应急用的,以铁血战士的需求来说,自然不够。胖子将自己的一壶省下来,给黄志明,为的就是尽可能多的恢复黄志明的体能。

“我叫你喝你就喝,你心里想什么,我还不知道吗?告诉你,我们是铁血战士,能人所不能。不是需要照顾的普通人!”黄志明微微怒道。

“可是……”胖子尴尬的看着水壶,犹豫着接还是不接。

“拿着!”黄志明直接将水壶,扔到胖子怀中,“别婆婆妈妈的!喝完了,好打仗。”

“这——”胖子想了想道:“要我喝下也行,呆会让我打头阵!”

摸到山崖下后,需要攀上去。一百多的悬崖,光面处,光滑如镜,无法攀登;凹凸处表面风化很严重,一受力容易崩塌,十分危险。为此专门准备了二枚无声钩弹,可用灭日枪发射上去。绳索钩好后,首批上去的二个人是最危险的。万一在攀登的过程中,被守军发现,枪炮打下来,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只要上去了二个人,那就不怕了。以两支灭日枪的火力,足以为后来的人,提供足够的掩护。

照计划首批是飞毛腿和黄志明先上。飞毛腿原本就是山里人,善于攀登,当年在部队时,他的攀登技术,也是全军数一数二的。当仁不让,他是首批的人选。胖子说要他打头阵,显然不是想替换飞毛腿,他的潜台词明显是想替换黄志明。

“日!喝个水,还讲条件?”黄志明感觉自己的自尊心又受到了挑战。

“是啊,老排长您就让胖子先上吧!”小钢炮在一旁帮腔道:“我们这全队人马的指挥,离不开老排长,要是您在攀登的时候,万一有新情况,你那时又不方便指挥,可就糟了。”

“如果,我不第一个登上去,那才叫糟!”黄志明竖起了眉头,“兄弟们,你们的意思我明白,现在的我和以前的我一样行!记住,我们铁血战士中没有冲锋在后的孬种!”

“老排长,我们没有那个意思。”小钢炮急忙解释道,“您要是看胖子不行,就让我先上吧。”

“呵呵,老排长,我瞧兄弟们的意思是说,居中指挥离不开老排长。要是收拾这股下三烂的印尼猴子,也要劳动您亲自打头阵,这也太瞧得起他们了。不如这样,老排长你第二批上。我们吸引住印尼人的注意力,您去生擒了狱长,……”飞毛腿也掺合了进来。

“嘿嘿!”黄志明盯着飞毛腿的脸看了几眼,“真看不出来,你不但腿长,嘴也长了。”

飞毛腿赶紧捂住自己的嘴道:“老排长,我不说话了,行不行?”

黄志明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可是,兄弟们越是照顾他,就叫他越是难受。他虽是头,一切行动,他说了算。但兄弟们的意思,都是这样,一人难敌众口,说理是说不过了。只得命令道:“听我命令,休息完毕,开始行动!”

“是!”

听到命令,所有人“嚯”的站了起来,屹立如松。六个人所组成的小小军阵,竟似千军万马一般,有着一股雄视天下,无人能敌的气势。

黄志明左手举起灭日枪,右手一摆,道:“照原计划不变!行动!”

“是!”

所有人都将目光盯在黄志明的左手上。能够单手举起重达三百七十斤的新式灭日枪,这说明了黄志明的力量。但细心的胖子知道,黄志明这样做,其实是硬撑着的。因为他的手在微微的颤动。

“噗——噗——”两声轻响,无声勾弹用灭日枪上的二七炮管发射了出去。其疾如离弦之箭,在空中发出沉闷的呼啸声,带动着勾弹后,盘作一团的绳索一圈又一圈的跳起拉直。

“当!当!”两声金石相击的响声传了下来。飞毛腿和黄志明拉了拉手中的绳索,觉得很紧,便招呼一声,背着灭日枪,舒展猿臂攀了上去。刚开始,黄志明攀得很快,还走到了飞毛腿的前头,但很快,速度就慢了下来。越来越慢,每向上动一寸都像是负着千斤重担。在下面等着的胖子、小钢炮他们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心理在默默的喊着加油。

胖子真想爬上去帮黄志明一把。可是,一个铁血战士,连人带装备有近五百斤重。特制的野战绳索虽在理论上可以承受一吨的重量,但铁钩与石块钩搭处可就不见得有多牢固。上去一个人已是在冒险,要是同时上两个,那危险系数可就成倍增加。

等到半途时,黄志明停下不动,飞毛腿已经到了顶端,消失不见。胖子急忙从飞毛腿的绳索那攀了上去接应。没上几步,黄志明猛的滑了下来。

“啊,失手了!快!”

胖子荡动绳索,不顾一切的靠进黄志明。想从下面接住他。但从黄志明到胖子那,两者高度差,有三十多米。相当于十多层楼的高度。连同装备重达五百斤的黄志明,摔下来,即使以铁血战士的能力,恐怕也接不住。

危矣!

在下面的小钢炮等人,几乎不敢再看下去。

嗞……绷!咔!轰!

好个黄志明,临危不乱。在身体下坠十来米后,又狠命的抓住了绳子。手掌与绳索之间,勒出了火花,发出一长串“嗞嗞”的声音。但此刻他的潜能已用完,没有力气,止住下滑之势。身体下坠速度缓了缓后,又不断的加速。带动着大片的风化岩石往下落。胖子见状,一拉灭日枪的皮带扣,让灭日枪掉了下去。双脚狠踹了二下岩石,在上面形成了二个踏脚窝。嘴咬着绳索,双臂朝上,拼命去接滑下来的黄志明。

黄志明,又滑落了二十多米,自身的重量带着装备的重量,再加上重力势能,裹携着碎石,灰尘,其势何其惊人?五百斤的重量啊,分明是一头牛从上面摔下来!两人一接触,胖子的手顺势往下一沉,御去一部份力道。但终究有限,随着“绷”的一声,嘴中的绳索被生生咬断。胖子急忙腾出一只手来,抓住黄志明的那条绳索。“咔!”绳索上面的钢抓处断了。两人一起摔了下去。

在下面接应的小钢炮他们,知道硬扛是扛不住的,便从侧面,狠命一推,将两人推离了直落处,又御去了一部份下坠力。

以铁血战士的体质,从十来米高处摔下,只要不是头下脚上式,就不会有多大的事。胖子落地后,顺势一滚,便站了起来。黄志明也想滚动,无奈背上背着长长重重的灭日枪,滚动不灵便。结果背按在了灭日枪上,“轰!”的一声响。一阵钻心裂骨的疼痛传来,让他短暂的昏迷一会。

“老排长,老排长!……”

战士们围了上去,焦急的呼唤着。

“我……没……事……”黄志明睁开了眼,挣扎着想站起来。但他身上一动,背后就传来一阵,钻心的痛,两眼发黑,间中杂有无数金星闪动。“唉,我这身体……你们别管我,死不了!完成任务要紧。这是我们接的第一个任务,决不充许失败。”

“要是老大在就好了……”小钢炮望着动掸不得的黄志明道。

铁血战士们,亲眼目瞩过老大的有如仙术般的医疗能力。只要手往上面一搭,无论多么严重的伤,几分钟就好。黄志明也不会旧伤未愈又有新伤了。

可是,老大不能出国,而铁血战士又不能回国。如何是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