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祭山河 第四卷 第十四节 夜袭阳明堡(下)

反手一刀 收藏 5 46
导读:血祭山河 第四卷 第十四节 夜袭阳明堡(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64.html


第十四节 夜袭阳明堡(下)

(昨天没更,晚上有局,过段时间再补,送上利息,四千字)

月黑风高天,杀人放火夜。

吴德半眯着眼睛看着头顶那一轮被乌云遮拦的月影,抬起左手看看表,12点整,时间正好。

“整队!”

一声令下,原来还东倒西歪躺成一片的八路军指战员们全部跳了起来,没有人说话,只有那偶尔传来那枪械碰撞声,无声中同志们迅速站队集合完毕。

吴德从左走到右,又从右从到左,眼神停留在每一个人脸上,似乎要把所有人的脸都记进自己的脑海。

吴德很想做最后一次战斗动员,脑中也早已打好了腹稿,但真正到了这个时候,嘴巴抖动了半天,吴德硬是一个字没有说出来。任何语言在这个时候都是苍白的。

良久。

“就让我带你们去死吧!”

吴德闷闷的终于说出了一句,低沉的声音响彻在同志们的耳旁。

“就让我们去死吧!”

没有准备,没有停顿,同志们整齐划一的声音闷雷般回荡在整个山谷。

在两名留守的小战士的帮助下,所有的伤员都挣扎着站了起来,朝着出征的战友敬了一个庄重的军礼。

“出发!”

吴德转身回了一个有力的军礼后,带领队伍向阳明堡开进。

“一定要活着回来……”两个小战士敬礼的手迟迟没有放下,红肿着双眼,口里小声的喃喃道。

在老乡的带领下,八路军趟过了河,七拐八拐接近了飞机场。昏暗的灯火下,塔楼上有个鬼子兵在打着盹,静静的飞机场上偶尔有一小队鬼子兵打着哈欠巡逻着。稀稀拉拉几排房子,分别是鬼子的油库,后勤保护的住房,其中有一排设施较好的房间为飞行员的房间。

“老乡,你可以走了,谢谢你了。”吴德对机场仔细观察了一阵后,缩回了身子小声的对着旁边的老乡说道。

“不,首长,让我跟你们一起干吧。”经过这两天的接触,大牛已经对八路军有了一个新的认识,特别是八路军指战员的豪情激起了大牛身上的血性。自己无牵无挂,没有什么放不下的,能跟着这群勇士一起战死也是一种荣誉,大牛已经下定了决心。

吴德好好的看了看大牛,发现他是认真的,也就没有再废话。

“会用枪吗?”

“会,老李教过我,已经会用了。”

吴德把自己的三八式递给大牛,然后卸下子弹匣一起递给了大牛,对他说道:“你就暂时跟着我,我叫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对于一个新人,还是放在自己身边照顾比较好一点。

“诶!不,是,是!”

“同志们,白天已经做好了布置,大家都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位置,在这里我再重申一遍,这次偷袭重在一个偷字,大家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一环扣一环,我不希望任何一个环节出差错,大家明白吗!”

“明白!”

“好,分头行动吧。”

肖排长已经带着他的排已经到达了指定位置,正在进行破坏与布阵。其它两个排也分别来到了机场左右,分别负责哨兵与巡逻兵。

对于偷鸡摸狗,杀人放风,兄弟几个可都不陌生。就拿小孙来说,别看他瘦的没有二两肉,但身体灵活了一笔,在小鬼子的视线死角,唰唰二三下就爬上了鬼子的岗楼,把那打盹的小鬼子脖子一撸就给扭了,那叫一个干脆,随后他又套上小鬼子的外衣军帽,把岗楼上的歪把子一架,有模有样的站起哨来。让吴德相当怀疑,这小子是不是末来特种兵的模板。

另一个排也相当顺利,五个巡逻的鬼子兵没来的吱一声,就被几个用刺刀活活捅死,那个利索,看来以前没少干这些月黑风高杀人灭口的事儿。

看到他们分出几个人穿上鬼子的军装巡逻后,吴德等人就向机场摸去。吴德带着一排把目标放在了飞行员身上,一个优秀的飞行员没有几年时间是培养不出来的,杀了这二三十个飞行员,小鬼子肯定会哭死。

阻敌的肖排长带的是二排,剩下的三排的目标就是那一排排整齐的飞机。运气不错,油料库有不少的航空汽油,三排长脑子一转,先把油料库给倒了个满地油,然后一人拎上两壶。

掀掉飞机上的油布,银白色的飞机就像是脱光衣服的小娘们一样出现在三排指战员的眼前。三排长跟几个班长嘿嘿几声偷笑,就把汽油往飞机上泼。这敢情好,还能省不少手榴弹。

事情的进展顺利的超乎了吴德的想像,如果真的能不费一枪一弹把目标都给解决罗,那事情真他妈的是太爽了。吴德有点兴奋的拔出了破军,伸出舌头舔了舔刀锋。

“哥们,就靠你了!”

吴德在心里说了一句,带着几名战士推开了飞行员房间的大门。黑夜中吴德的眼睛冒出点点红光,是个通房,飞行员都睡在里面,唯一与普通鬼子的区别就是它们有单独的床。吴德已经摸到了一个鬼子床边,刀子慢慢的举起……

“嗒嗒!”

“敌袭!”

“啊……”

“八格!”

机枪的点射打破了夜空的宁静,整个飞机场像炸了窝了一样,小鬼子乱糟糟的床上跳了起来,端起枪就往外冲。

“强攻!”

吴德喝了一声,挥刀将身下的鬼子给砍死,然后掏出左手的黑星一个个点名。飞行员毕竟比不过步兵,地面作战反应相当迟钝,当有几个冷静点的飞行员知道出什么事,准备反抗时,飞行员都已经死了大半。

“八格!”

就算是神风队的敢死队员,没有飞机,这个时候也是白搭,剩余的小鬼子还没有摸到挂墙上的王八盒子就被同志们给打成了马蜂窝。

“轰!”

“轰!”

三排的手榴弹也响起来了。吴德冲出房门一看,干的漂亮!只见漫天的火光,油库大火,机场上的飞机也燃烧大半。三排长正组织人员用手榴弹炸毁剩下的没有来的急泼上汽油的飞机。

不知是不是小鬼子有半夜起床尿尿的习惯,就当吴德认为这次任务能完美结束的时候。那些看守机场的后勤兵中有个小杂种半夜起身小便,本来夜黑风高,出门就尿的小鬼子也发现不了什么。不巧的是一阵风吹来,满鼻子的汽油味让这个小杂种打了个寒战,以为是油库漏油的它就跑去察看,岗楼上小孙见状当机立断的给予击毙,枪声加上这小杂种临死前的惨叫,让小鬼子给清醒了过来,迅速组织起来反抗。

主要还是人太少,如果多有那么几个人,能守在后勤保卫兵的门前,可能就不会发生这事,也许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这群狗杂碎全部弄掉。

小鬼子真的不要命,一个个吆喝着“天蝗万死”,光着个白屁股就往外冲。老李的机枪班跟岗楼上的小孙根本就阻挡不住,奋死拼杀的鬼子已经冲到了门外,组织起了进攻。

也许你会对这光着屁股进攻画面感到滑稽,但小鬼子战斗力决对不会滑稽。就在小孙换弹匣那一当儿,鬼子一名神枪手就在小孙的脑门上开了个洞。小孙只来的急扣动扳机就往后倒去,人死,枪不熄!小孙满腔的火焰把岗楼顶篷打了稀巴烂。

月亮出来了,一缕月光透过顶篷的弹洞照在小孙的脸上,他那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脸,在那一刹那恢复了平静,宛如就此进入梦乡。

“进攻!将小鬼子的注意力吸引到我们这边来!”

看到小鬼子将兵力向三排压去,吴德组织一排,迎头不计损失的朝着鬼子大部冲去。

“小鬼子,到你爷爷这来!”

吴德挂了一串手榴弹,以空中保持三枚弹的速度向小鬼子投去。其他一排的兄弟也不间断的扣着火,狂吼着,不躲不避的,只要还站的起来就不停火。在熊熊烈火的印照下,同志们菜色的脸上激起一道道红晕,宛如下界收魔的天兵!

三排的兄弟,基本上没有组织抵抗,一个个冒着枪林弹雨奋不顾身,心里头只希望着能够多炸掉一架飞机。一个人倒下,另一个接过他手里的手榴弹,继续破坏,破坏!

“小鬼子!我日你姥姥!!”

三排长身中十枪,临死前拉响了弦,整个人扑在一架飞机上。

“老子值了!”

三排的兄弟有样学样,一个个抱着手榴弹跳到飞机,在一片片的爆炸声中与敌机同归与尽。

“哈哈……小鬼子,爷爷就没想过活着回去!”

“**你大爷啊!!”

“爷爷来了……”

“哈哈……”

“轰!”,“轰!”“轰!”……

最后一架飞机,在抱着必死之心的三排战士手下毁了。硝烟散尽,三排再也没有一个站起来的弟兄。

“不!**你小鬼子十八代祖宗混蛋加八级的狗杂种!去死吧!!”

吴德发狂了,带着一排的兄弟冲到小鬼子面前,用刀砍,用脚踢,用牙咬……

看到飞机被八路军全部破坏,小鬼子也是恼羞成怒,剩下的一百来号鬼子兵全部向吴德等人围了上来。

死战,混战,鏖战!

打光了子弹,杀弯了刺刀,打断了枪托,咬碎了钢牙,拼光了力气,身受重伤的八路军战士们,纷纷拉响了身上最后一颗手榴弹,冲进小鬼子的包围圈,与敌俱亡!

“兄弟啊!兄弟,我的兄弟啊!!”

吴德流出了血泪,扭曲了脸孔,身上沾满了鲜血,有自己的,有兄弟们的,但,更多的是小鬼子的!

挥刀,踢腿,挥刀,踢腿。

吴德心头那最后一点的理智已经消失,脑中只剩一个意识——杀敌!身体只有一个机械的动作,劈!

围在吴德身边还能战斗的只剩下六个人,其中就有今天刚加入队伍的大牛,他从来没有见,也没有听说过如此悍勇的军人,这才是一群真正的军人,真正的中国脊梁!

大牛跟在吴德的身边,没有经过系统训练他只能把步枪当棍子使,因为吴德的缘故,大牛现在还没有怎么受伤,体力也很好。看到逐渐疯狂的吴德,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护,保护再保护。

“**你大爷!”

“我日你祖宗!”

“我上你老母!”

“我是你爹!”

“……”

大牛,流着眼泪,哭喊着用枪托砸花着一个个小鬼子的脑袋。他妈拉个巴子,老子山西汉子也不是吃素!

“嗒嗒……”

老李带着机枪班冲了进来,三挺捷克式打散了鬼子进攻,与吴德等人会合到了一起,在吴德的耳边大喊,“老吴!撤!我们撤退!任务已经完成了!”

撤?!经过遭遇战锤炼的吴德被老李这一吼给震醒了,任务完成了,飞机与飞行员都去见它们的天照大婶了。

“撤退!撤退,他妈的!爷爷们的任务完成了,撤!”

在三挺机枪的开路下,剩余的八路军在吴德的带领下打开了小鬼子的一个决口,眼瞅着就要冲出鬼子的包围圈。

突然,鬼子后腰枪声大作,吴德回头一看,正是完成阻击任务的二排。

“哈哈!老肖干的不错!妈拉个巴子!给老子冲回去,把兄弟们给接回来。”

吴德抢手夺过一挺捷克式,回头就往鬼子包围圈里窜。

肖排长带着二排破坏了公路桥梁,在机场火起后,狠狠的给了从阳明堡方向过来支援的小鬼子一家伙,破坏了当头的几辆卡车,堵塞鬼子的通路。看到机场火光冲天,感觉任务完成的他没有撤退,反而带着人急急的赶了回来支援吴德。

肖排长后背的这一下,把光着屁股的小鬼子打了个措手不及,迅速突破鬼子的包围,跟吴德会合到了一起。

“哈哈!老肖,妈的,牛B!”吴德先朝着肖排长竖了个大拇指,然后大声喝道:“同志们,任务完成了!跟着老子撤!”

七挺机枪组成了一股不小的力量,同志们一阵风似的冲出了机场,朝着东南方向的深山跑去。

身后的火光越演越烈,最终引爆了仓库剩余的汽油,发生了大规模的爆炸,整个机场陷入一片火海。红透半边天,月亮也不甘寂寞的钻了出来,红色与白色交相辉印着,真美!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