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历程 正文 南京浴血(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82/


刘堂连长主动提出担任牵制敌人的任务,谁都明白接受这个任务将意味着什么,最后能够冲出鬼子重围的几率很小。其他几个行动组在话筒里吵成一团,都争着要担当牵制敌人,掩护大队人马撤离的艰巨任务。苑永贤沉默了很长时间,刘堂在“掠夺者”行动中加入我军,苑永贤是刘堂第一个接触的,也是感情最深的我军高级干部,可以说,刘堂加入我军后的每一步成长,都少不了苑永贤地关心和帮助。这次行动,刘堂找到他软磨硬泡要求参加,苑永贤对他的飞速进步感到十分满意,有心提拔他直接担任连长,所以同意他来南京接受一次艰巨的考验,而且,刘堂在南京的表现没有令他失望,他暗自得意又发现了一个人才,可是…….。“谁都别争了!我的位置最理想,如果勉强调动其他行动组不仅容易暴露,而且毫无意义,苑副司令,你就下命令吧!”,受话器里传来刘堂声嘶力竭的吼声。苑永贤定了定神收回了思绪,对着话筒发布命令:刘堂部留下担任牵制敌人任务,其余各行动组立即集中所有人员,向下关码头集结,今天晚上9时开始撤退行动。其余任务到下关码头后再布置,刘堂排长,你们在晚8时开始攻击,注意尽量减少伤亡保存实力,同指挥部保持联系,必要时可以自行决定突围方向,我会努力给你们提供支援的,多保重同志们!随后,苑永贤派了两辆卡车,送来了野狼团的装备,以及塑料地雷、定向地雷,还有“南京人民复仇大队”的45名志愿者,携带着掷弹筒等日式武器,加入到刘堂的队伍中。

1937年12月22日晚8时整,刘堂率领全连突袭了日军第114师团,329联队,仓田大队。全连138名战士和45名志愿者,除了野狼团的一个排是标准装备外,其余后加入我军的战士人手一挺机枪,身上缠着子弹袋,挂满手榴弹,一律身着日军服装,左臂缠着一条白布作为敌我识别标志。原野狼团的特种兵收拾掉哨兵后,全体战士一拥而上冲进鬼子的营地,手中的机枪和冲锋枪泼水般地扫射着,手榴弹冰雹般地砸向敌人,一时间像开了锅一样,打得鬼子晕头转向,有心还击却找不到目标,愣神之间脑袋就搬了家。700余鬼子在我军近乎疯狂地攻击下,很快被消灭殆尽,只有少数的鬼子失魂落魄地逃入黑暗中。刘堂清点人数,我军牺牲11人,受伤17人,其中不能继续行动的12人。在刘堂的指挥下,战士们将缴获的野炮和迫击炮,对准周边的鬼子驻地一通狂轰,打得鬼子鸡飞狗跳莫名其妙。一小时后已将所有的炮弹打完,刘堂命令所有战士补足弹药,以及食品和水,集合部队准备奔向下一个目标。12名伤员坚决要求留下来,刘堂坚决不允,就是死也要死在一起,丢伤员不是野狼团的习惯。伤员里面有2名野狼团的战士,他们十分诚恳地说:“刘排长,苑副司令交给我们的任务是牵制敌人,所以搞得越大越好。如果带上我们,不仅完不成任务,还拖累大家。放心吧排长,这里有吃的喝的,武器弹药遍地都是,我们还能战斗,至少还能换百十来个鬼子。真要是光荣了,麻烦排长每年在我们的牌位前烧点纸,让我们在那里别缺钱就行了,排长!你千万不要感情用事啊,误了事苑副司令饶不了你的!”,说完,摘下野狼团的武器装备交给刘堂,“排长,回到华北代我们向连里的同志们问好,咱没给野狼团丢人!”。刘堂已是泪流满面,这些都是野狼团挑选的精英,临来时营长和连长再三叮嘱他,要照顾好弟兄们。他挨个同伤员们握手告别,“兄弟们,我没照顾好你们,不过,你们不会孤独,很快我们都会在那里见面的。我相信你们绝不是孬种,咱们都多拉几个小鬼子给咱陪葬!”。然后,将几百颗高尔夫球大小的塑料地雷,大面积地布置在12个伤员的四周,将所有定向地雷留下来,挖了许多单兵掩体,在掩体之间,用鬼子的尸体为他们垒起交通沟,最后深情地望了一眼战友,又带领战士们扑向另一处的鬼子。

这种塑料地雷,在我国西南边境同Y国的防御作战中,交战双方都曾经大量应用。这种地雷很缺德,一般不会致命,只是炸飞一条腿而已。不过这就够了,不仅使士兵失去战斗力,还要搭上至少2名士兵照顾伤员,消耗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即使治愈也成了残疾人,给敌对国增加社会负担,而且长达几十年的时间。笔者曾在1986年L山前线,看到我军战士扛了几麻袋的塑料地雷,在山顶顺着陡坡往下倒,地雷滚得到处都是,就是Y军特工队每人长了8条腿,相信也走不过雷场的。现在,这种缺德的武器,用在缺德的日本人身上,负负得正,再合适不过了。

日军逐渐从慌乱中清醒过来,情况不明不便出击,一边报告一边固守,等待天明后再行动。松井石根刚刚得到报告,有迹象表明,支那军的特殊部队使用了化学武器,造成日军大量的伤亡,截至目前,中山东路爆炸事件造成的死亡人数,已经上升到12200余人。气得他在屋里一瘸一拐地走来走去,“可恶的支那人竟敢如此卑鄙,一群下等的卑鄙小人,我要杀光你们!”满腔怒火无处发泄,狗咬刺猬没地方下嘴,顺手抓起一只杯子狠狠地甩在墙上。这时桌子上的电话响了,他又接到114师团的报告,雨花台我军遭到攻击,现对方情况不明,我部已将这一地区包围,待天明查清后再攻击。松井石根放下电话单脚跳到地图前,一拳砸在地图上的雨花台,对参谋命令到:“传我命令,第6和第16师团各抽调1个联队,支援第114师团。命令各参战部队给我抓活的,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支那军人!”

就在我军掩护部队同敌人浴血奋战时,苑永贤副司令用50余条民船,和一艘驱逐舰,两艘巡逻艇,先将10余万南京的难民运到江北,将所有部队都布置到敌人可能出现的方向。他给全军的命令是:只要还有一个难民,我们决不撤退!由于事先已派部队到江北,在肃清几个据点的小股敌人后,建立了后勤保障点,将在南京城内缴获的物资和粮食运到江北,再加上缴获各据点的粮食,基本可以维持10余万军民的短时间用粮。由于刘堂率领的牵制部队打得狠,将敌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过去,敌人忙于调兵遣将,所以,整个难民的运送和部队的撤退没有什么麻烦。只是敌人的海军过往船只询问了几次,由于负责这一江段的敌舰已被我缴获,从战俘中征集到国民党海军人员,我军情报人员冒充敌人进行通讯,敌人的海军也未怀疑。

第二天,大批的鬼子向这里压过来,刘堂率领化装成日军的战士们同鬼子周旋,在鬼子的缝隙中穿来穿去,冷不防狠狠地咬上一口,然后迅速转移。直到下午5时左右,除了击毙大量的鬼子外,还搞掉了一个炮阵地,将20余门重炮全部炸毁,引爆了所有炮弹,一时间地动山摇,天昏地暗,他们已经搅得鬼子后方乌烟瘴气,疲于奔命。他们暂时隐蔽在一片树林里,吃点干粮恢复体力,然后准备继续攻击。刘堂将战况向苑永贤报告,苑永贤告诉他们,难民已全部转移,负责警戒的部队正在登船,三千余人的部队估计2小时即可撤完。指示刘堂率部队沿秦淮河向夹江方向突围,计划用缴获的驱逐舰掩护,待全部登上船后,驱逐舰打光所有弹药,安放定时炸弹后弃舰,全部人员随船转移到江北,共派出巡逻艇2艘,民船3只接应你们。刘堂将苑副司令的指示向所有的战士传达了,很多战士都哭了,尤其是新加入我军的原国民党官兵。本来他们在接受任务后,就没打算活着出去,一来为了给死难的战友报仇,二来为了报答我军的救命之恩,奋力冲杀,杀敌无数,在自己临报国前尽可能多杀几个鬼子。实在没想到,长官如此呵护部下,如果当初保卫南京的是这位长官,南京还会沦陷吗?刘堂掏出地图和指北针,标定好了地图,参照远处的灵谷塔和紫金山,在地图上确定了现在部队所处的位置,距离秦淮河不到2公里。刘堂清点了人数,还有83名战士,大部分都带着伤,他命令战士们除了武器和弹药,其余物品全部丢掉轻装前进,向秦淮河进发。突然,在他们身后响起激烈的枪炮声,那里正是12名伤员隐蔽的地方,全体战士一起向那个方向举手敬礼,向战友做最后的告别。

在刘堂率领部队离开后,12名伤员召开了一个会议,由一名腿部负伤的野狼团战士主持。“各位,我姓高就叫我老高吧,名字就算了,反正也用不着了。我们虽然负了伤,但是我们仍然是战士!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战斗!也许我们可能都会牺牲,杀了这么多鬼子,救了那么多的百姓,掩护大部队撤退,值了!听枪声,现在刘排长还在同鬼子战斗,我们别的做不了,只要能把鬼子吸引到这里,刘排长他们也许能突出去。大家备足弹药分散隐蔽,减少炮击时的伤亡,争取同鬼子多玩一会儿”,说着,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黑色的瓜形炸弹,食指套在拉环上转着圈摇晃着,“这叫光荣弹,说白了就是自杀炸弹,我们野狼团没有俘虏,最后我要用这家伙拉上几个鬼子……”,他的话还没说完,一个新加入不久的国军士兵说:“高大哥别说了,谁都不是孬种,咱没有你那玩意儿,但是有手榴弹,你就指挥咱们干吧!”。“好!有种!子弹有的是,多用自动武器,轻易不让鬼子靠近。几位动弹不了的弟兄,你们就在坑里用掷弹筒吧,就凭耳朵瞄准,反正一会四周都是鬼子。刘排长在周围布了大量地雷,一定引诱小鬼子发动集团冲锋,嘿!到时候瞧好吧!各位,多找点吃的喝的,上路时别饿着,行动吧!喂,把清酒给我留一瓶!”

12名伤员的英勇抵抗细节不得而知,只知道整个晚上枪炮声没断,几乎把所有的鬼子都吸引了过去。天亮时鬼子占领了阵地,12个伤员没有一个活着被俘虏,在最后关头都引爆了各种爆炸物。大约有500多具新增加的鬼子尸体,被炸掉胳膊和腿的鬼子有200多人,鬼子是用人趟出一条冲击的道路,并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看着眼前的尸山血海,打了整整一个晚上,伤亡了那么多的士兵,而对手仅仅才有12个人,活着的鬼子感到阵阵胆寒,一个鬼子军官,对着死状惨烈的我军战士遗体感叹道:“支那民族不可战胜啊”。后来鬼子工兵排雷时,又被炸伤不少,这个时代的探雷器怎能探出没有金属的塑料地雷呢?

刘堂率领部队跳出敌人的包围,登上了前来接应的船只,不远处的我军缴获的驱逐舰,正在向岸上倾泻弹药。刘堂双眼血红,从旁边战士手中抢过一挺机枪,向南京方向一边扫射一边狂喊:“老子还会回来的——”,全体战士都举起枪,枪声,在为牺牲战友的亡灵送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