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四.准备,从现在开始. 67.听政!咦,不听吗?

7821144 收藏 9 25
导读:重生奋斗史 四.准备,从现在开始. 67.听政!咦,不听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翁师傅要是说皇母皇太后多嘴,那绝不止受廷仗责罚,载镔只怕翁师傅没那么说,而皇母皇太后的确有不该说地话."

"什么话该说,什么不该说,监国王还要管制哀家么?"

"后宫之内,载镔再大胆,也不敢对皇母皇太后无礼,但这朝堂之上,一切事务自有载镔,自有各位重臣受先皇遗命协助皇上,所以吗,还请皇母皇太后自重."我稍垂着的头颅猛然昂起,稍弯的腰杆子猛然挺起,抱于胸前的双手回到身侧握起拳头,气势勃发.殿下群臣被我一句严厉指责皇太后的话惊地两眼圆睁,心里对监国王于怕中又多了几分敬重.

"你......你......大胆."慈禧又气又急.

根本懒得理慈禧什么反应,只问翁同龢:"翁师傅,你怎么惹皇母皇太后生气了?"

"回监国王万岁话,皇母皇太后关心皇上绝对应该,只是微臣认为,皇上有何事没想到,我等臣子也没注意时,太后完全可以指出不妥,但不好在朝堂上抢占万岁威仪,以回后宫提醒为好.是微臣笨拙,触怒了皇母皇太后,微臣该罚."

"翁师傅,你没错,朝堂之上,就该以皇帝为尊,皇母皇太后,您觉得翁师傅哪里说错了?"慈禧的气焰怎么说也要压下部分,哪怕她恼羞成怒,何况我与她的斗争并没结束.

"监国王,你就不要不依不饶了,皇母皇太后确有不到之处,但你就该这样对皇母皇太后么?"慈安插到了中间.

"是,载镔知错,请圣母皇太后责罚."

"责罚什么,只是你不能总是这般激烈.散朝后你到哀家宫里去一趟."

"遵命."

"皇母皇太后,监国王既然回来,咱俩是不是该回去了?"

"圣母皇太后说地是."慈安表面责备,暗里却是在帮我,慈禧明明知道,也毫无办法.

"恭送圣母皇太后,恭送皇母皇太后."整整齐齐得封建朝廷漂亮话,将两宫太后送走.载淳也站起身来,只有我抱着手冷眼看着.

"皇额娘让朕责打翁师傅五十廷仗,我.....朕没答应......"刚坐到载淳身边,他就伸头过来表功,我当然要给予赞许了,点头中,微笑着说做得好,载淳听地眉开眼笑.

趁着威势,我趁机任命翁同龢到吏部任职,全力选拔有思想有志向的年轻官员,明年张之洞该上京赶考了,让翁师傅当个副主考官,做做一群干才的恩师.

然后开始架空兵部,让胜保当个空头兵部尚书,想造反,亲自赤膊上阵去吧!但这事儿得慢慢来,今儿先把军费挪一部分给新军,以后接着裁军,养那么多废物军队干嘛.不是怕了这个[多]字,第一人口大国还愁没兵源,但目前却是精比多重要,草包带出地也是草包,强将手下才出精兵.

最后,取消兵部,设灵活精干得国防部,参谋部,后勤部,装备部,使军队专业化,只为国开疆拓土,其它事少管,大不了设内务部队就是了.

胜保惨白着脸领旨,我又把矛头对准户部,一句话,资金支出能省就省,殿内百官加点工资我没意见,少部分的贪污浪费,咱知道,急也没用怒也没用.但乱找由头乱花钱,哼哼,户部尚书,把你家抄个精光,不杀人,只让你在京城要十年饭.可以赏个牌子,和苏乞儿一样,御封叫花子.

"有事早报,无事退朝."值事太监日复一日例行着公事.

我手指扫过站位最前得八大臣:"你们八个,午后到大书房,本王要先去钟粹宫."

"遵命."

八大臣齐声应命中,早朝散了.

摆手止住门口太监通禀,步入钟粹宫,远远就听到慈禧正装着嫩在比她小两岁的慈安面前撒着娇说我坏话.可惜呀可惜,慈安不是咸丰,俩人都是咸丰的老婆,表面上再怎么和睦,也不可能好得跟亲姐妹一样对吧?

"......不管怎么说,载镔如此说我总是不对,是不是啊姐姐?"

"监国王说话是有不当之处,但他有如此气度胆量,是大清之福啊,你总不会盼着他唯唯懦懦胆小如鼠吧!"慈安太后这话像是在警告慈禧.原史中,慈禧掌权是因有众多外部条件所致,慈安应该是明白限制不住,才退一步与慈禧和平相处了多年.但历史已有变化,慈安这第一太后之权威,对慈禧有足够得威慑力.

"那倒也是......好,不说监国王,可翁同龢那般无礼,我要打他几仗总不算错喽?"

"翁同龢确有不敬之罪,可我们也的确不该常常干扰皇上临朝威仪.即便监国王久不回京,你我过多决议朝政,总会有大臣要说地."

"不管了,我就是生气."慈禧也没招儿,慈安就差摆明不支持她了.

"算啦,咱姐儿俩在后宫中称王称霸好了,哪管得了许多军国大事.你也别和监国王硬顶,载镔对谁都差不多,可从没怕过谁,先皇在世时他都敢直言.咱们要过份了,其它地方还好说,只要是在朝堂上事关重大,他敢明轰我们走."

"那就这么算啦?"慈禧心里掂量一番,明白难揽到权势.与载垣等人,不过是相互利用中又防着对方,又有可恶得载镔大权在握,要是没强力臂助,不可能在皇位后面坐个长久.心念电转,这女人考虑清了形势,正要压下心火,来日东山再起.

"不算了怎么着,监国王回来了,还有我俩听得什么政......"

"儿臣觉得不然,载斌与皇上均尚年幼,怕处理政事中所虑不周,肯请两位皇太后还是听两年政为好."我接着话头进入二太后谈天儿的暖阁.哼哼,慈禧,你不是想专权吗,我就让你垂帘听政.反正载淳谁也不能独占,一点儿不让你把他往坏里教我做不到,但我做好守门员,其他大臣中,不愿你个女人专权的多了去了,后卫一抓一把.趁机把你的空余时间耗在金銮殿里,少起点儿腻.

"载镔拜见两位皇太后."慈安慈禧楞神儿间,我见过了礼.

"哦,监国王来啦,坐这儿来."慈安指着炕上她的左边.

"谢圣母皇太后."

呵,正坐在慈禧对面儿,一抬头,与她的眼神狠狠交了一次锋:"金殿中实在无礼,还请皇母皇太后恕载镔年幼无知."

"算了算了,哀家确实有错,反正也不想管你们,听政这事儿啊,监国王别再说了."慈禧已彻底看清形势,怎么还愿到金銮殿里干坐着.

"儿臣可是真心诚意,好时常接受两位皇太后提点."这个政,听或不听,都可以接受.不听,情报局要多用心,监视任务重些.听,我要亲自费心压着西太后老老实实坐帘子后面儿当木偶.

"不去啦不去啦,监国王的才干气度,哀家能放心,是不是啊?"慈安太后适时插嘴缓解了气氛.慈禧顺势借坡儿下驴:"放心放心,这不是看监国王没回来,怕皇上不懂怎么治江山么!监国王是去安庆了吧,待了多少时候?"

"四十余天吧,日日瞎忙,倒没算过."

"四十天,监国王在安庆待了四十天,不可能吧?那你在路上花了多少天?"慈禧强装着不动声色,但脸还是变了.话是慈安不信得问道.

"来去一天."用极正常得口吻答了话,心里反应过来,自己小小得上了个当,幸好我在玩儿神秘,本就想让人算出这个帐,只要不被谁知道我怎么日行万里就行.

"呵呵,哀家虽没出过门儿,却知道安庆离京城远不止千里,来去一天,怎么可能,监国王,不要胡说八道."

"是不是胡说八道,日后自知,载镔不好解释,请圣母皇太后莫要怪罪."

"哦,嗯----,数千里路途,真只要一天?"

"儿臣何日离京,您知道,何日抵达安庆,来旺和两江总督曾国藩与一众属下知道,一问便知,现在就不多说了可好?两位太后金殿听政的事......"

"此话莫要再提,先皇是把江山与皇上托给监国王照顾,哀家女流之辈,最多是你不在京时充充场面."

"那......好吧,儿臣就不再强求."

慈安留我一起吃了早膳,我又向慈禧赔礼道歉一次,饭毕,回转俺那大书房去也.

"去请翁师傅前来."回到大书房我就吩咐小太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