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历程 正文 联络中共

梦中将军 收藏 21 114
导读:光辉的历程 正文 联络中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082.html


在贾家屯附近的一座农舍周围,布满了荷枪实弹的我军士兵,几十门迫击炮和92式步兵炮也布置在四周,不远处的打谷场上停着一架黑鹰直升机,这是基地战邪司令员听说同共产党的游击队接上了头,特地给王鹏师长派来的。在收缴武器的行动中,尽管也有一些武装同延安的共产党有关系,但是都是一些外围组织,柳林不仅是雁北抗日游击队第8支队支队长,还是大同中心区委宣传部部长,通过她很可能同延安高层领导人接上关系。此刻,王鹏师长和雁北抗日游击队第8支队支队长柳林,相对坐在一张八仙桌旁,桌上点着一盏煤油灯,两个人的身后站着各自的警卫员。王鹏师长好奇地仔细打量着柳林,这位归国华侨的巾帼英雄,只见她穿着当时中国军队很普通,很常见的灰色粗布军装,肩上和袖口多处都打着补丁,裤子看不到,想必也是如此。扎着一条很旧的牛皮带,斜挎着一支驳壳枪。梳着这个年代特有的不长不短的刘海头,带着一顶不算十分板正的灰布军帽,一双能说话的美丽的大眼睛,一张清秀的瓜子脸,已被晋西北的冷风吹成黑红色,显得格外英姿飒爽,哪里还能看出一点华侨的影子。哇!这才是正牌的老前辈,如果按照年代计算完全是我的奶奶辈儿,真是幸运,能和革命的老前辈一起抗日救国。王鹏师长激动的心情难以抑制,真正体验到了沧海桑田的复杂情感。

柳林也在观察着对面的年轻的将军,好像也就25岁左右,比自己大不到哪里去。草绿色的细布军装怎么这样整齐,连一个皱褶都没有,她当然不知道,我们的王师长临来着实刻意整理了一番。帽徽是八一五角红星,红色的肩章上闪耀着一颗大大的将星,还佩戴着印刷十分精美的“八路”蓝色臂章,棕红色的皮带上挂着自己从未见过的手枪(54式手枪)。浓眉大眼,宽阔的肩膀,十分英俊和富有男子气,以标准的军人姿态端坐在那里。突然,她意识到,对面年轻的将军也同样在看着她,不禁面色微微泛红,害羞地垂下了眼睑。还是王师长打破了僵局,“你好柳林同志,我是八路军特别纵队,西北集团军步兵第8师师长,想必128团的李团长已经介绍了我的情况,你们坚持敌后斗争辛苦了,我代表西北集团军对你们表示感谢”。

“不!不!王师长,应该感谢你们才对,我听说你们消灭了好多鬼子,还收复了大同。要不是你们及时赶到,我们支队的损失就大了,我代表被营救的80余位同志,向你们表示衷心的感谢!”,柳林十分激动地说。其实,柳林对这支强悍的部队感到十分困惑,八路军115师的部队她见过,武器装备同这支部队根本没法比的,再说,从没有听说过有“特别纵队”这支部队。128团已经使她感到十分惊讶了,不仅机枪多,大炮多,三八步枪能打连发,居然还有坦克,尽管是缴获日军的,可是在这个时代,中国人会开坦克的又有几个人呢?500多鬼子三下五除二就给收拾光了,而且,对缴获的日军武器不屑一顾,等到游击队挑拣够了,才懒洋洋地收走,嘴里还抱怨说是破铜烂铁。在她赶到这里时看到,被解救的同志们吃着罐头,嚼着据说叫做“压缩饼干”的干粮,几个烟鬼战士还向他展示了,128团战士送给他们的香烟和精巧的塑料打火机,但是,打火机上贴着一个只穿三点泳装的女人,这令她十分不快。看着战士爱不释手的样子,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严厉地批评了战士们,眼看着将女人像刮掉才作罢。像钢笔、打火机、手表、香皂、雪花膏等日常用品,在现代是很普通的东西,在那个时代可是十分高级的奢侈品,就算是柳林在海外见过世面,仍然感到惊讶。不仅如此,几个伤员都得到十分完善的包扎,输液的卫生材料也十分先进,不是开放式的,比同她在国外见到的最先进的医院设备还先进,居然输的是“盘尼西林”,一种比磺胺还先进的药物,比起正常的历史进程,青霉素1942年才大量应用于临床,整整提前五年,这时的盘尼西林也许还在英国细菌学家弗莱明的实验室的试管里。更令她震惊的是王鹏师长居然乘坐一种从未见过的飞机,从遥远的大同到这里才一个多小时,居然还能不用机场就降落在山沟里,别说是八路军,就是中央军也没这样阔气!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到底是什么部队?百思不得其解。管他呢,反正是抗日的部队,抗日就是友军,就是朋友,最后柳林只好这样宽慰自己。

“柳林同志,请问你能尽快联系上聂荣臻司令员吗?”,王师长问道。

“你们是……”,柳林的脸上带着疑惑。

“柳林同志,不要问为什么,有些事情还是需要保密的,我们现在急需和延安总部取得联系”

“呃……,可以!我可以立即同特委取得联系,通过交通站同军分区取得联系,不过,需要3-5天的时间”,柳林还是懂得工作纪律的,不该问的机密绝对不问。

“好!柳林同志,我给你留下一部电台,随时同我保持联络,希望尽快!”。这句话又使柳林的嘴成了“O”型,好阔气,一部电台说给就给,要知道,八路军团级单位都不一定有电台,一个小小的雁北游击队居然也有了电台!柳林的“O”型还没收回来,王师长的另一番话使“O”型彻底固定了,“为了感谢雁北抗日游击队对我军的支持,特赠送贵支队抗日-1型半自动步枪300支,轻机枪10挺,重机枪2挺,掷弹筒20具,子弹10万发,掷弹筒炮弹200枚,手榴弹2000枚。另有军装300套,钢盔300顶,胶鞋400双,压缩饼干50箱(每箱10公斤),希望你们力量壮大后,消灭更多的日军。另外……”,王鹏师长欲言又止。

“另外什么?王师长但说无妨”,柳林扑闪着美丽的眼睛,诚恳而认真地说。

“哦!我个人……,我个人想送柳支队长一点纪念品,初次见面,还请笑纳!”,说着拿出一个草绿色军用挎包推到柳林的面前。柳林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面色飞红,慢慢打开挎包,兴奋的呼吸都急促起来。原来里面是59式手枪1支,子弹100发,人造革棕红色武装带1条,英雄牌钢笔1支,精美的日记本1本,各色的袜子1打,仿玳瑁梳子1把,电子表1块,友谊牌雪花膏2瓶,美加净香皂4块,中华牌牙膏2筒……。尽管是在战争年代,但是年轻姑娘爱美的天性是泯灭不了的,王鹏师长真是了解女性的心理,所有的物品都是姑娘们梦寐以求的。柳林抬起头来,呐呐地对王鹏师长说:“王师长,这有点太贵重了吧……”,“叫我王鹏吧,一回生,二回熟,三回是朋友,何况我们都是在抗日的战场上,以后还会经常见面的”,“那好,谢谢王师……不!谢谢王鹏了!”,柳林羞涩地说。两人又就一些细节问题以及对雁北游击队的发展问题进行了探讨,又对当前抗战的发展局势进行了探讨,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了,王鹏师长看了看手表,已经是21点了,随站起身,“柳林同志,我还要赶回大同,大同刚刚解放,工作实在忙不开,咱们后会有期”。

“什么?这么晚了你回大同,明天……”,柳林的意思是大同那么远,白天走不是更好嘛,干吗要赶夜路,不过很快地意识到王鹏有飞机,也就个把小时的路程,随把下面的话咽了回去。临上飞机,王鹏握着柳林的手嘱咐说:“你一定要注意身体,尤其是注意安全,进犯晋察冀边区的鬼子还没有彻底被消灭,万一有什么难处立即给我发电,我会在1小时内赶到的”,柳林的脸羞得像红布一样,幸亏是黑夜别人看不见,因为,王鹏师长的话听起来向嘱咐情人一样,一个姑娘家又是在那个保守的时代,能不臊得慌嘛!其实,王鹏是担心历史的悲剧发生,他要保护这位巾帼英雄,没有考虑到此时姑娘的感觉,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嘛。望着逐渐消失在夜空中的夜航灯,柳林将王鹏师长送的挎包紧紧抱在胸前,心里泛起阵阵暖流,手上还残存着王鹏的余温,心里不由自主地叫了声:好年轻的将军!

王鹏坐在飞机上,心里也难以平静,充满了幸福感,不由得自言自语:“难道我爱上了这位奶奶”,“师长!你说你爱上了谁?”,警卫员小汤打断了他的沉思,他抬起头看见几个警卫员都把头扭向一边偷偷地笑着,抬手拍了小汤的脑袋一下,“小兔崽子你懂什么!不该问的机密绝对不问,知道吗”。

五天后,王鹏师长接到柳林的电报,立即飞临晋察冀边区同聂荣臻司令员会面,并通过晋察冀军区的电台同延安联系,确定,12月20日,战邪司令员和董良政委,将飞往延安同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会晤。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