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历程 正文 收复山西(四)

梦中将军 收藏 21 4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82/


日军集中了约一个联队的兵力,约4000余人,另有伪军2000余人,共拼凑了近7000余人的兵力,于11月29日夜间12时,突然向我军阵地发起疯狂的炮击,紧接着就是猛烈的集团冲锋。主要方向是太原的南面,妄想给我军造成一种突围后同20师团会合的错觉。由于我军刚刚站稳脚跟,防御工事尚未完善,突如其来的炮火造成了一定的伤亡。不过,很快日军的炮弹告罄,紧接着我军强大的火箭炮和105榴弹炮,就将所有日军的炮阵地覆盖。失去优势炮火掩护的日军,仍然一波又一波地涌向我军阵地。日军的表演的确煞有介事,甚至出动了十几辆残存的坦克配合进攻,日军气势汹汹的假象,使我军南线的指挥员误以为日军真的要突围,去同第20师团会合。

我军迅速组织起防御,密集的火力给敌人以巨大的杀伤,大批日军像秋后的庄稼一样,成片的被无数挺轻重机枪,和各种口径的迫击炮、掷弹筒、枪榴弹扫倒。日军不计伤亡的自杀性冲锋,一度突破我军前沿阵地,同我军展开白刃格斗,但是,后续部队被我军密集而猛烈的炮火封锁,不能及时增援扩大战果,很快就被我军赶出阵地,丢下大批的尸体狼狈退去。那十几辆坦克,早就在大口径迫击炮和火箭筒的打击下,成了十几堆燃烧的废铁。几个回合下来,日军的冲击的后劲渐显不足,再也无力进到我军前沿50米处,完全演变成一场实力悬殊的屠杀。

在日军向南佯攻的同时,其主力乘火车沿同蒲铁路向北逃窜而去。开始,就连张文革司令员也以为日军真要突围,刚想派出装甲部队增援南线,突然意识到,很可能是日军设置的骗局。因为,即使是日军真的突破了我军防线,突围成功并且和20师团会师,还将要受到我军和国民党军的南北夹击,与其这样还不如死守太原,板垣不会愚蠢到这个地步吧?鬼子要逃跑!张文革司令员立即果断地命令装甲集群,从东方向太原发起反冲锋。同时电告大同方向的前指王鹏师长,要他们注意太原方向的可能出逃之敌,立即做好阻击准备,勿使一个日寇北逃,一定要把板垣第5师团全歼在山西境内。

大同前指的王鹏师长接到命令后,立即调整部署,华北集团军的3个团,西北集团军的1个炮兵团,一个12辆缴获的92式轻型坦克分队,继续向晋察冀方向搜索攻击。联络沿同蒲铁路向南搜索攻击,已经进到原平附近的上田王志勇部,命令他们立即停止前进,就地构筑阻击阵地,不惜一切代价阻止日军第5师团北逃,3-5小时内由大同集中的增援部队才能赶到。王志勇团长回电:不必增援,建议其他部队继续肃清大同周围的残敌,我团有能力独立完成阻击任务。如有可能,只需大量的炮弹。王鹏师长也是来自未来的战士,毕业于信阳陆军学校,参加过对Y国的自卫还击作战,也是一个军政双优的人才。一个多月前还是侦察大队3中队的战士,随着部队的扩大已经成为统帅几万人的师长,授少将军衔。接到王志勇团长的回电,心里不禁暗暗骂道:华北集团军的人都是什么毛病?粘上边就变得牛比烘烘,好像本事比老子还大!骂归骂,他对华北集团军的战斗力还是清楚的,为了慎重起见,除了紧急调运20个货车皮满载各型炮弹,利用铁路紧急调运到上田外,还集中了西北集团军的2个团约3000余人,布置在王志勇团两翼的后方防备万一,利用先进的通讯手段调动起部队来,十分的及时和灵活,况且,还有米-8直升机,强大的机动运输能力,使1个团可以当几个团用。

王志勇团长并不是逞匹夫之勇,常言道:艺高人胆大。华北集团军对士兵的强化军事训练的内容之一,就是必须熟练掌握步枪、轻机枪、重机枪、迫击炮、掷弹筒、拚刺刀的技术操作,基本掌握卡车驾驶,坦克驾驶,步兵炮和野战炮的操作,这些训练的目的就是为部队规模不断扩大作准备,同时大大提高了士兵的素质和战斗力。而且,王志勇团的大部分士兵都参加过“掠夺者”和“狼吞”行动,又是一个加强团,加强的1个炮兵营和2个迫击炮连的火力就够强的了,这还不算众多的重机枪和掷弹筒的火力,有点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掷弹筒实际上就是小型迫击炮,在几百米的范围内,比迫击炮还优越。收编的3600余人的战俘组成的3个团也带在身边,全部用日式武器装备起来,为了便于指挥,暂时命名为2、3、4团。把战俘里面的炮兵挑出来,又临时组成了2个92步兵炮连。虽然大同战斗是远距离奔袭,没有像攻打太原的部队,有那么多的火箭炮和59式坦克等现代重武器,但是,以5000余人的兵力,14辆缴获的97式坦克,150余门各型火炮,自动化很高的步兵武器,先进的通讯设备,充足的弹药供应等优势条件来打这场阻击战,用王志勇的话说:这是手拿把拤。

我军的500余辆,由59式主战坦克和装甲运兵车组成的钢铁洪流,大开车灯,一路狂吼地冲向太原。在东面佯攻的只有少量的日军,大部分是伪军,同南面相比没有太强的攻击力,本来密集的弹雨和炮火已经使他们心惊胆战了,当我军的装甲部队涌来时,战斗的意志彻底瓦解了,向太原城里狂奔逃窜,来不及跑的只好龟缩在战壕里,浑身颤抖地接受噪音和尘土的折磨。谁说日本兵战斗意志强不后退?此时,同伪军一样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没命地逃窜。在太原外围早就领教了我军的火力和单兵素质,同他们曾经面对的其他中国军队决不一样,彻底压倒了所谓的武士道精神,剩下的只有恐惧和自卑了,还有什么勇气不逃跑呢?

我军攻进太原城里,发现日军主力已经逃跑,基本没有像样的抵抗,立即向指挥部张文革司令员报告。我军士兵跃出装甲运兵车追击残敌,占领仓库、工厂、车站,后续部队源源不断地涌进太原。张文革司令员立即向基地战邪司令员报告,趁天还没有亮,基地派出5架武装直升机攻击逃跑的日军,以减轻北面部队的压力。

板垣第5师团北逃的火车,一路上不断有小股日军加入,达到了30000之众。板垣在临时的指挥车厢里,看着地图盘算着下一步计划。以他的性格,这样在支那军的追击下逃跑,实在难以容忍,自侵华战争爆发以来,能征善战的大日本皇军哪里受过这样的窝囊气?以现在的30000余兵力,在一个适当的地方给支那军一个强有力的反击,然后收复大同,再会同归绥方面的友军重新占领太原,否则,这辈子的军旅生涯和荣誉算是完了。突然,传来阵阵剧烈的爆炸声,车厢剧烈地摇晃起来,一个参谋跌跌撞撞地推门进来,“报告师团长,空袭!”,“空袭?胡说!支那军哪来的飞机……”,板垣的话没说完,就看到车厢内的所有物品都向一边滑去,自己的身体也不由自主地扑向车厢的壁板,霎时大脑一片空白失去了知觉。

基地派出的5架武装直升机发射火箭击毁了机车,又将所有弹药倾泻向翻下路基的列车,在大量杀伤敌人有生力量后迅速返回。日军损失惨重,人员伤亡接近半数,黑暗中,剩余的日军在军官们的组织下,放弃救治伤员,徒步沿铁路线向北逃去。

张文革司令员命令已经进入太原的装甲部队,立即集结补充油料弹药,沿铁路向北快速追击。天亮时装甲部队赶到被击毁的列车处,留下2辆坦克和10辆装甲运兵车清理现场,其余的战车继续向北追击。令人惊喜的是,板垣征四郎居然还活着,车翻被撞昏后,由于天黑以及日军慌乱忙于北逃,没有被及时搜救,醒来后看到的是一个陌生的军队。当他知道就是这支中国军队使他的几万人马遭到灭顶之灾后,深知自己罪孽深重,另外,帝国军人的荣誉感决不受被俘之辱,使他想立即自杀,但是未遂。战邪司令员接到报告大喜,这个头号战犯,屠杀中国人民的刽子手落入法网,对日军的士气该是多么大的打击啊!于是顾不上保密,派了一架黑鹰直升机将板垣押解回基地。

剩余北逃的万余名日军,一夜惊魂,又累又饿,到了上田附近想休息一下,没想到一阵铺天盖地的炮火砸了下来,鬼子死伤累累。但是,求生的本能战胜了疲劳和饥饿,意识到处境险恶的日军,开始了最后的疯狂。由于大型火炮基本全部丢失,只好集中小型炮火,发起更大规模的集团冲锋,在我军防线上的一个点上,最多时竟然2000余人冒着我军密集的炮火同时冲锋。要说这小日本鬼子真是有点精神,居然一度占领了上田车站,但是,毕竟是疲劳之师,缺少重武器,弹药不足,只凭武士道和求生的本能又能坚持多久呢?要知道,物质产生精神,没有物质,精神必然消灭。在我军猛烈的炮火轰击下,14辆97式坦克全部出动,很快夺回了车站。极度的疲劳、饥饿、绝望,加上残酷的血与火的拦阻,日军的斗志逐渐衰退,山本旅团长是幸存的最高指挥官,看着不到三千人的部队和遍地伤兵,知道归绥肯定去不成了,为了保存一点第5师团的种子,决定分散行动,越过太行山,能出去几个算几个,把山西发生的一切向华北方面军司令部报告。当我军装甲部队赶到时,日军以作鸟兽散了,多则十几人,少则三五人潜向太行山,至此,日军第5师团作为王牌战斗部队已不复存在了,军旗最后也被我军从击毙的山本旅团长身上搜出。这股残余的日军,不仅遭到我军的追杀,也遭到其他各色武装包括土匪的袭击,最后走出太行山到达北平的幸存者,不足百人。日本朝日新闻后来发表评论哀叹,称之为“帝国有史以来最悲惨的灾难”。殊不知,这仅仅是开始,还有更大的灾难将降临到侵略者的头上。

第5师团覆灭后,我军又向南横扫第20师团主力,肃清各个小据点的日伪军,以至打到临汾附近,同国民党第二战区的部队相望时才停下来。我军已经拥有了大半个山西,另一半要靠政治手段获得了。按照历史原来的轨迹,日军统治太原长达8年,日军第5师团将在1938年1月转用于青岛、胶济路;1938年3月参加徐州会战的临沂、台儿庄战斗;10月12日调入华南第21军,10月22日登陆珠江口攻占佛山;1939年9月自华北方面军转隶关东军;11月15日调回第21军参加桂南作战在钦州湾登陆,11月24日占领南宁,12月投入昆仑关争夺战。第20师团将在1939年11月调回朝鲜军,日本战败投降时隶属南方军第18军在新几内亚向澳军缴械。

然而,这一切都不会再发生了,历史轨迹发生了严重偏转。山西战役共歼灭日军主力主要有,第5师团,第20师团,第109师团一部,东条英机为司令官的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日军混成第15旅团等约十余万人。活捉第5师团长板垣征四郎;击毙第20师团长川岸文三郎,其他各级军官无数。俘虏日军1293人,伪军14482人。我军亡5639人,伤12247人。此役,我军获得决定性的胜利,不仅获得一个战略复兴基地,对整个中国的抗战和政局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历史,将沿着偏转的轨迹继续向前发展。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