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祭 正文 第十三章 悦月再现

通吃小墨墨 收藏 0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6/


第十三章


慕辰点了点头,心里暗自佩服。

在地上画了一个太极图,然后掏出八张符咒分别放在东南西北等八个方向,用一树枝代表桃木剑,每放一张符咒就会舞动一个剑招,嘴里喃喃有词。

掏出了一条红绳子,一头系在任天行右手的无名指,另一头系在左手的中指。任天行把绳子拉紧之后,慕辰咬破食指,把自己的血沿着红绳从左到右涂上。然后在任天行的额头上用血画了一个奇怪的符号。

任天行盘坐在太极图中,看着慕辰在摆弄着,慕辰额头都是汗,可能是之前受了伤,非常虚弱,一边臂膀隐隐作痛。

慕辰拿出了一个铜钱,放在嘴巴里吹了起来,一声口哨声直入云霄。之后一声大喝,在太极图里里面作法。

任天行虽然看不懂,但是依然能感觉到周围空气的凝重,围绕着这个太极图好似有一股力量在转动着,而且越来越快。

这力量带起附近的树叶,到处的飘舞着,但是没有一片能进入太极图的范围,任天行感觉自己的两手不是在拉着绳子,而是被绳子拉着,脑子也越来越沉,渐渐的,他把眼睛给闭上了。

闭上之后,任天行完全靠感觉去感受,想睁开眼睛,但是缺没有睁开的能力,自己的身体在此刻,似乎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但是,能让他放心的是,他还能感觉到自己身外发生的事情。

慕辰点燃了几道符咒之后,嘴里一直喃喃有词。正打算施法的同时,意外的发现了上空的一股破风的声音。

来的竟然是之前的那只僵尸,正张牙舞爪的向他们两人飞疾而来,慕辰用了几把糯米,把僵尸打退之后,围着太极图再散了一圈糯米,僵尸向攻击他们,但是却极为顾忌糯米。

慕辰不在理会僵尸,继续作法,任天行心里还担心着,这僵尸要是来个鱼死网破的打法,两人岂不是惨了。

不知道是不是任天行跟这僵尸有缘,刚刚担心僵尸这么做,这僵尸就这么做了,吼着一声之后,半跳半飞的往他们攻来。

慕辰手里捏着那枚硬币,当作飞镖一样飞了过去,僵尸一只手横着把硬币拍到一边。

慕辰突然间起身,从袋子里掏出一黄色符咒往上空抛,用脚跟狠狠的跺了几下地下,嘴里喝道:“有请阳明君!急急如律令!”

任天行突然全身一颤,自己的意识渐渐的模糊,手上的那条红绳就像激光一样亮了起来,一股力量从体内爆发了出来,沿着红绳带出一片红光。

红光一闪之后,任天行眉心之间多了一只眼睛。一只红色的眼睛。

红色的眼珠带起一股黄光,直射如天空,红绳带起的那片红光也随着黄光铺天盖地的往天空射去。

“破!”慕辰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往那红光喷去。这鲜血就像是催化剂一样,遇到红光之后,力量明显强了很多。

突然乌云变色,几声雷鸣之后,黑压压的乌云中间渐渐有红色的云出现,之后红色的云侵蚀着黑云,把黑云透出一个黑洞。乌云背后的阳光透过那个洞照射了下来。

不到半分钟时间,整个笼罩在上空的乌云全部消失,阳光照射下,显得格外刺眼。

任天行身子一软,倒在地上之后,后脑接触着地面,把他给弄醒了。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记得自己突然间就晕了过去,然后又醒了过来。如今浑身上下几乎没有力气,就像是虚脱一样。

在事后他跟古晶谈起这件事的事后,他才知道,这就是请神上身。

“飞僵呢?”任天行小心翼翼的看着天空,似乎对那僵尸非常忌惮。

“跑了!僵尸怕见到太阳!”慕辰见任天行似乎没有力气,让他休息了一下说:“我们根本没法对付僵尸,如果在天黑之前不离开凤凰县,天黑之后就走不了了。”

“咱们不是有糯米吗?”

“糯米只能驱尸毒,根本不能把僵尸消灭,不是长久之计。”慕辰说:“早在一百多年前,还有消灭僵尸的方法,只可惜失传了。”

“一百多年前?”

慕辰似乎很惋惜,说:“不错,很多的绝技和重要的书籍,都被国难弄的失传,有的甚至被外国人给抢走了。”

任天行心里突然觉得非常的沉重,一百多年前,那是国家受辱的开始,在受辱的一百多年历史里,不知道有多少珍贵的东西被人家抢走。

八国联军进军中国的事后曾经喊着:不只是要把中国的物质财富给抢光,还要把他们的精神财富带走。

慕辰看了看天说:“咱们赶紧下去看看,时间不多了,要赶在天黑之前离开。”

慕辰是受伤过重,肩胛处被僵尸抓伤,虽然敷上了糯米,但是还不一定凑效,加上流血过多,全身酸疼。而任天行是刚刚被阳明君上身,把他十年阳寿给带走了,身子近乎脱力,两人相互扶持着,往山下走。

走到半山腰的时候,任天行警觉的反应了过来,抽出手枪对着侧面的林子喝道:“什么人,出来!”

“任老大!任老大在这里!”一阵熟悉的声音的惊喜的喊了起来,任天行一看,除了黄风还有谁。

“任老大,你受伤了!”黄风见任天行受了伤,急忙过来扶着他。

“小事,一会就好。对了,这位兄弟叫慕辰!”任天行给黄风介绍了一下,随后,黄风背后也跟着出来了两个人。

让任天行大跌眼镜的是,黄风背后还有大石头和悦月。大石头在背后还能接受,但是悦月在这里,感觉非常的惊讶。

更惊讶的是,本来非常虚弱的慕辰,见到悦月之后,立马精神了起来,还故意的咳嗽了几下,跟黄风和大石头大了个招呼之后,两眼直直的看着悦月。

美女有很多种,但是像悦月这种的美女,天下一定找不出几个。有着东西方美女的混合容颜,而且身上带着一股魅人的气质,让人看了之后感觉有着无穷的吸引力,这种吸引力对男人们绝对是杀伤性极强的,会让人窒息。

幸好悦月早就习惯了别人看她的眼神,所以微微给慕辰一个微笑之后,就把注意力放在任天行身上。

悦月见到任天行似乎受了伤,伤势还不算重,说:“任天行就是任天行,连僵尸都奈何不了你!”

话音刚落之后,往任天行身后瞟了几眼,似乎再找什么,最后失望的在心底叹了口气,问他:“长风呢?”

“长风?你看我这模样!”任天行把自己那破烂的衣服的扯了一下给她看:“他要是在我身边,我至于这么样狼狈吗?幸亏多了慕辰兄弟!”任天行拍了拍慕辰的肩膀表示感谢。

慕辰正在欣赏着眼前的美女,眼镜眨都不眨,被任天行这么一拍,倒也发现了自己的失态。嘿嘿的笑了几下之后,习惯性的摸着自己嘴角的那大黑颗痣说:“不客气!不客气!跟任天行相遇,完全是巧合,也算有缘分,我正想找他的时候,他不请自来了。”

“你想找我?”任天行记起来了,之前自己报自己的名字的时候,慕辰说了一句“你就是任天行”,似乎对他很熟悉。

慕辰无奈的耸肩说:“要是早知道你们居然把僵尸都弄出来了,死我也不来!马俊峰那混蛋专给我找破事。要不是看在有刚哥照顾的份上,就算马俊峰拿刀逼我我也不干这活。”

他奶奶的,慕辰这小子来这里是看在钱的分子上了。看来刚子的200万信息费还不是白给,不过倒是让这慕辰白白拣了个大人情送给马俊峰。

任天行问黄风:“下面的兄弟怎么样!”

黄风叹了口气,沉沉的说:“伤亡很重!”

任天行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黄风嘴里说的“伤亡很重”的程度几乎达到那种尸横遍野,惨绝人寰的地步,除了少数的几个人能逃生之外。

“天行,要不要把古晶和长风请来,不然以我们的能力,根本对付不了僵尸。”还是女孩子心细,一言就点破了其中的关键,她对长风的身手是深信不疑,想想两个星期之前跟九菊派的那一战,简直是惊天动地。

慕辰虽然不知道古晶和长风是谁,但是听到悦月和任天行这么推崇他,想来也是个厉害人物,担心的说:“除非你请的人能在两小时内到,不然的话,我们来不及了!”慕辰指了指表,说:“只要天一黑,我们再不走,晚上保证你们能跟那些僵尸来个人僵阿拉丁舞。”

“来不及了,咱们趁着还有时间,先下去救人!”任天行率先下山,转头交待大家一定要多加小心,目光重点放在悦月的身上。

僵尸属阴性,最怕阳性的东西,阳光是他们的克星,众人一路下山,到山下也需要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

悦月是SUPPER组织的人,对这些道术深有研究,只可惜不得其法,本来想跟完颜长风多了解一点,但是这人太过神秘,根本研究不透。

回美国总部报告了那把枪的事情之后,把自己了解到的道术作了一份长达万字的详解,经过众多的科学家研究,还是没有很肯定的答案。SUPPER组织对中国道术和佛法的研究已经有相当长的历史,但是毕竟是门外汉,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对他产生兴趣。

因此悦月就被再次派遣来中国,希望能更加深入的了解。单单凭这些科学家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不然中华的五千年文明史岂不是就是一张白纸了。

悦月虽然不像完颜长风那样有着神秘的力量,也没有王婷婷那样的身手,更没有任天行样的经验,但是她能做到SUPPER组织里相当有地位的人,其阅历之丰富,胜人一筹。

一眼就能看出了慕辰是道家中人,她又怎么能不抓紧这次机会呢。一路上向慕辰请教一些道家的相关事情,还嬉笑着说自己一直都对入道有很大的期望,如果可以还宁愿拜慕辰为师。

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更何况是慕辰这种标准的猪哥呢。见到悦月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如今有美女主动跟他搭话,恨不得把自己所知道的一骨碌全告诉她,以此来表现一下自己。

正说的兴高采烈,悦月想拜自己为师的话刚刚出来,慕辰愣了一下,之后回口拒绝。任天行在前面听着他们两人的对话,无奈的耸肩,心里暗自发笑,小孩子毕竟小孩子,慕辰那点心眼,谁都看得出来。要是真让悦月拜师了,他还能泡个屁!

到了山下,空气中漂浮着一股血腥味,路边停靠的汽车没有任何人,旁边的几辆汽车撞在一起,冒着呛人的烟。

他们走进了军区之后,军区的大门还开着,却没有人站岗。

任天行终于看到了黄风说的“伤亡惨重”的意思。

诺大的一个操场,横七竖八的摆着各种各样姿势的士兵尸体,石头铺成的地面到处动一摊西一坨的鲜血。

几辆军车上面还挂着士兵的尸体,低垂着头,半腊身子一片红色。

他们强忍着自己的情绪,一步一步的走进营地。突然,悦月不小心差点被绊倒,低头一看,是一个士兵的大腿,露出白森森的腿骨,不禁反胃捂住了嘴,跑到一辆车旁低头呕吐。

吐了几口之后,胸口舒畅了,抬头松了一口气,眼光刚刚扫过这辆车的车窗,吓的大叫了起来。

车窗里的一个司机身子坐在位置上,但是头居然陷在了玻璃中,两颗白色的眼珠贴在玻璃上,血沿着玻璃从眼珠旁边流了下来。仔细一看,鼻子好像还在抽动。

大石头一看,惊呼:“小武,小武!”

“还活着!”

任天行二话不说,把车门拉开之后,上车就把小武的头从玻璃中拉出来,但是没想到,就轻轻的一拉,脖子中间突然就断开,头和脖子分家,一小股鲜血往上喷出,洒在任天行的脸上。

断了的头颅嘴里挤出两个字:“谢谢!”

这一刻,所有人都愣住了,没有人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局,他们不是被吓倒了,而是被这种场面给震撼了,这就是真正的的魔罗波地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